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九孤轶闻 > 第四卷 北境轶事 第十六章 天王寨攻防战(上)
    天王寨背靠两界山脉,其护寨的石制城墙依山而建,呈半圆形的模样。城墙竟然高一丈有余,宽也有半丈多,跟蜀宁的一般小城都相差无几了。城墙之上天王寨持刃带甲的喽啰们精神奕奕、虎视眈眈的死盯着三英寨的营地。城墙内的天王寨占地三百余亩,内里营房布局紧致却错落有序,贸然攻入其间不熟悉道路的话,光是巷战都能让来犯的敌人吃个大亏。寨子的最里面坐落着一座大殿,像是天王寨的主殿。

    葛木白三人在营地搭建完毕后的第二天正午来到一处易于观察敌情的位置认真审视着天王寨,眼见此寨布防严密不好相与,木四肃穆的对葛白二人道:“两位兄弟请看,这天王寨依山而建,墙高城深,看来我们得准备一些攻城器械了,不然的话哪怕是折了众多兄弟也是攻不进去的。”

    “依着愚兄的性子你我三人直接杀进寨中擒拿贼首就是了,树倒猢狲散,那需要这么多周折!”葛旦大大咧咧的回应着。

    “兄长莫急,我知道二哥的意思,据冯老所言,那郑汛深不可测,我们贸然杀入若是敌他不过,咱们多日来的努力奋战可就付诸东流了。”白海听闻此言赶紧搭话劝诫起来。

    “正是此理,我等还是应该循序渐进、稳扎稳打,冒进怕是要吃亏。”木四点头称是。

    “罢了,罢了,你们说怎样就怎样吧,就依你们先试试正面强攻吧,不行咱们再出奇兵制敌也可以。”葛旦一如既往的保持着纳言听谏的好品格。

    “谢大哥支持,走吧,回去召集众人商议一番。”木四闻言拱手称谢。

    “你我兄弟哪有这么多客套话,走吧!”葛旦摆摆手豪爽的回应着。

    三人回到营中将所见情况和应对方案给众头目简单阐述了一番,众头目连称英明。最后商议一番决定让通晓鲁班之术的田军带人打造攻城器械,张明率部护卫。

    数日后一些简单的诸如云梯、冲车之类的攻城器械就打造好了。三杰在给众喽啰做了些鼓舞士气的演讲后就带着队伍洋洋洒洒、浩浩荡荡的朝着天王寨进发了。

    “尔等小儿磨蹭数日,今日总算带着这帮土鸡瓦犬白痴草包前来送死了!”城墙之上的郑泽朝着下方摆好阵势的三英寨众人运气喊话,语气极为蔑视。

    “哼,尔等作恶多年,为此地的贼酋,我等兄弟矢志除贼灭寇,今日就是尔等的死期!”木四不甘示弱的出言回击。

    “多说无益,放箭!”郑泽不再废话,风淡风轻的招呼手下弓手开战。

    天王寨持弓的喽啰们应声放箭,阵阵箭雨呼啸着朝三英寨众人洒去。三英寨持大盾的喽啰们赶紧上前列阵抵御迎面而来的箭雨。

    “弓手放箭,自由射击,盾手列阵缓步挺进,攻城兵跟随盾手小心行进!”木四也不再跟郑泽打嘴炮,发出一连串指令。

    只见双方弓手拉弓对射得你来我往好不热闹,三英寨的攻城喽啰在盾手的掩护下不断的朝着城墙挺进。不多时就陆陆续续来到城墙之下,云梯架墙,冲车撞门的开始了攻城战。

    “严防死守,落石制敌!”郑泽仍是云淡风清的发出简洁明了的八字命令。

    战斗持续了整整一天,三英寨损伤惨重,二百多好汉命丧在了天王寨的坚固壁垒之下。毕竟都是盗匪出身,余者心惊胆战、士气大跌,甚至陆陆续续出现了逃兵。反观天王寨依仗坚垒损伤轻微,一天的战斗下来伤亡不到五十,众喽啰士气大振,信心满满。攻城战就是这样,进攻的一方肯定吃大亏,历史上可不乏几万人驻守坚城重创几十万来犯之敌的典故。

    战后三英寨在议事的营帐行进了战斗总结会议。

    张明在会上忧心忡忡的言道:“三位寨主,今日一战损伤惨重,不能再这样打了。敌人仗着坚墙居高临下、以逸待劳,我们太吃亏了!”

    “张明所言在理,硬的不行,我们就来软的,撤攻变围吧,围他个十天半月的,我看他们能在那龟壳之中待多久。”木四今天虽然调度有方,但毕竟是带着一群草寇攻城拔寨,攻城不利也是必然的。他心中恼恨却也无计可施,细细反思后提出了围困的策略。

    “这个办法可行,不过那天王寨长年盘剥敲诈我等,寨中粮草怕是甚为充足,寨中又有水井数口,那郑泽这些年又引了山泉进寨。十天半个月怕是不够的。”要说在座的众天王寨头目对天王寨最了解的还是冯贵,他细细思索一番后如是说。

    “目前只有先围他一围再说,田钻林对投石之术是否通晓?”木四也猜到这天王寨怕是有恃无恐,否则定然不会轻易放弃外围阵地困守孤城了,他将希望寄托在了通晓鲁班术的田军身上。

    “以前营建军营的时候倒是见过,就是不知道搭建打造之法,之前仓促间只好打造一些简单的机械,如今我军打算跟敌人长期相持,我或可尝试一二。”田军思忖一番后如是回答。

    “好,有劳田钻林,今日我三英寨五百精锐折损近半,需要休整,围困天王寨的事能否有劳香肉林的诸位豪杰呢?”照理说三英寨跟香肉林一起攻打天王寨,最先出战的应是新降该立功表现的香肉林,葛木白三人细细商量一番后觉得先让香肉林出战有借刀杀人的嫌疑,为了安稳军心,就让三英寨当了先锋。三杰没提此事,心怀二志的冯贵等人自然不会主动请缨,这才出现了三英寨首战失利的情况。

    如今三英寨损伤惨重,木四这才将围困敌人这种便宜差事交给香肉林去办。

    “二寨主哪里的话,我香肉林也是三位寨主的部下,什么有劳不有劳的,该当如此,该当如此!”冯贵奸猾成精的说着漂亮话满口答应了下来。

    “既然如此,张明留下,其他人散会吧,大家好好休整一番。”木四见商议得差不多了宣布散会,却独独留下了心腹张明。

    “三位寨主早点安歇,我等告退!”其余众头目拱手告退,纷纷离去。

    “不知二寨主留下小的有何要事要吩咐?”张明也是机灵之辈,待众人离去后,他走出帐外嘱咐看守的喽啰远离百步饶帐巡逻要确保营外无人偷听后才回到帐内向木四恭敬的请示。

    张明的所为,木四都了然于胸,他满意的点点头后神色肃穆的吩咐道:“很好,你速去点齐二百我部精锐,稍后我自有安排。”

    “难道您要趁敌人大胜志得意满放松防备之际夜袭敌寨?”张明一听此言,心中了然,出言相问。

    “我军新败,士气不振,此时夜袭怕是也收获寥寥,我另有打算,你先去准备吧。”木四摇摇头否决了张明的想法。

    “是,属下领命,三位寨主容小的告退!”眼见木四不想多说,张明也不再多问,领命下去了。

    “二弟,愚兄不解,你这神神秘秘的想做什么?”葛旦见木四这神神秘秘的安排一番,很是好奇出言相问。

    “兄长容禀,这郑泽今日重创我等,气焰嚣张,我猜想今夜天王寨怕是会有所动作。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已早早的安排了几个机灵可靠的探子前去探查敌情去了,若有异动,今夜我等或可扳回一局。”听到葛旦发问,木四也不好相瞒如实回答。

    “二弟心思细腻,愚兄佩服!今天观战看得老子手痒痒,恨不得飞到城头去杀他个人仰马翻,就依贤弟所言,今夜打他个出其不意,就怕这些杂碎缩在龟壳里不出来呐!”葛旦听完木四一番话后大加赞赏,然后摩拳擦掌的很是兴奋。

    “二哥满腹韬略,跟我等做山大王真是可惜了!”白海深知木四的抱负,他面带钦佩之色由衷的感叹起来。

    木四连连摆手,满脸羞愧的言道:“两位兄弟如此夸赞可真是羞煞我也,今日大败木四难逃准备不当的干系,希望那郑泽得意忘形派人来袭吧,打他一场胜仗也好振奋军心,告慰今日战死兄弟的在天之灵。”

    “好,我等就在此静待探子的消息了!”葛旦不再多说,他合上双眼开始了闭目养神。

    木白二人点头称是,也各自静心养气。

    此时,在冯贵的营帐,冯马牛三兄弟也在私下商议。

    “大哥,这三英寨首战就折损过半真是一群草包,我看他们是敌不过天王寨的,此时我等若打他个出其不意的话定能全歼三英寨、活捉葛木白三人献给郑泽,或许可以凭此跟天王寨和解。”马全仍念念不忘的想要背叛三英寨立个大功再次投靠天王寨。

    “二哥所言在理,眼见这三英寨从老虎转眼就变成了病猫,大哥你想坐山观虎斗怕是很难了,不如当机立断活捉这三个小子献给郑泽立功求得谅解啊!”牛武也很是赞同的极力附和。

    “二弟所言在理,不过,我还想在看看,今日一战我观那木四调度得法,胸藏韬略,很有一番大将之风。败是败了,不过面对如此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情况,谁都得败。此人或许还有后招,两位贤弟不要着急,事情或许还有转圜的余地,我们再看些时日吧。反正如今是他弱我强,我等胜券在握,不妨事的!”冯贵摆摆手,细细的道出了他对今天这一战的看法。

    “大哥之言也不无道理,听大哥的!”马全听罢思索一番后点头称是。

    “好,就再看他蹦跶几天,如果仍是作战不利,他们三个小子就不能怪我等翻脸无情!”牛武也应声赞同。

    “明日咱们就带上人马到寨前应付一番,这种便宜差事交给我等,也算是遂了咱们的意呐,哈哈!两位兄弟早点回帐休息吧。”冯贵微笑着嘱咐了一番。

    “是,我等告退。”马牛二人点头称是告退离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