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九孤轶闻 > 第四卷 北境轶事 第三章 降服
    北境的天黑得早,亮得也早,月亮还没落下太阳就已然升起。那个时代的人解释不了,南方士大夫之流就称之为日月同辉、怪力异象云云。其实不过是所处地理位置不同南方,天地日月自然运转使然而已。

    虽是身处密林之中,北方强烈的日照也透过密集的粗枝细叶稀稀落落钻了进来,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后半夜值守的白海此刻正手杵佩刀盘膝于卧具上,他双眼微闭,似在闭目养神。一丝温暖的阳光正好洒在他身上,他原本都要打盹了,在阳光的轻抚下顿时感觉清醒了不少。

    他看了看周围情形,木葛二人还在酣睡,而绑在树上的喽啰们好像都醒了,在树干上轻微的挣扎着,似有什么小动作。他站起身走到俘虏身边很是警惕的挨个巡视捆绑喽啰们的绳子是否有所松动。

    “哼唧啊呀喔。”当他来到小钻风张明身边时只见他奋力挣扎,被牢牢堵住的嘴哼哼唧唧的想要说话。白海想着本来也打算盘问他们一番此地的情况,于是他解开了堵嘴的碎布细绳。

    “总钻风大人不会放过你们的,混账东西!”张明嘴被堵了一晚有点麻,哼唧了半晌才喷出这么一句比较清晰的话。

    “冥顽不灵!”白海一个大嘴巴就抽了过去,抽得张明眼冒金星,涕泪横流。

    “哎哟,哎哟!”张明嚎叫着,双手奋力挣扎,下意识的想要捂脸,可是奈何此刻他被绑得牢实,办不到哇。

    白海接着不断的掌掴着张明,打得他双脸红肿,刺痛难当。人在屋檐下,好汉也低头,何况他张明不是好汉,他哀嚎道::“别,别打了,小的该死,别打了。”

    白海摩挲了下双手,被打的吃痛,打人的其实也不是很舒服。

    “该用个什么东西打,这样我也难受。”打人的心里如是暗想着。

    “妈的,总钻林你他妈怎么还不带人来寻我啊!找到这群王八蛋,老子要用马鞭抽死这小王八蛋!”被打的看来很有打人的经验,他心里恨恨的如是想着。

    “我且问你,此地情势如何?”白海半蹲着轻搓手掌,眼神很是犀利的问着。那样子看来是一个说不好就又是一巴掌的节奏。

    “什么情势如何?”张明余恨未消,语气中略带怒意的敷衍着。

    “啪!”果然,又吃了一掌。

    “别,别打了,我说,我说,此地名叫萨玛尔罕林地。”红肿着脸又吃一掌的张明彻底怂了,他赶紧答话。

    “别说没用的,说此地盗匪的情况,分布,实力等等。”白海轻搓着手厉声喝问着。

    “这里有大小匪寨十二家,以天王寨实力最强,人强马壮,有好汉五百余人!我们家应该是最弱的,就几十口人混饭吃。”张明努力挤出个谄媚的笑脸,认真的答着话。

    “分布如何?”白海见其终于算是识趣了,他撤蹲变坐,语气缓和了不少。

    “天王寨应该是在林地最深处的一个地方,然后按实力从里往外分布,我们这种小寨没实力被分配在这边缘地带驻扎。”张明认真想想了后如实回答着。

    白海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讯问道:“你们那个什么快活林什么杨虎寨的,是什么意思?”

    “这萨玛尔罕密林实际上是被天王寨控制的,天王寨将此地分为了富贵林、酒池林、香肉林、巡猎林、快活林五块。天王寨自居最里面的富贵林,其他或二或三的分治一林。我家寨主叫杨虎,寨随他名就叫杨虎寨,被分配在快活林。寨主以下设有总钻林、大钻林、小钻林这样的头目称呼,不才为杨虎寨小钻林。我家人少,没法设大钻林,就总钻林辖制几个小钻林这样子。”张明这番答话算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哦,意思我们所处这块就是快活林了?”不知何时睡醒起身过来的木四正好听到了这段,他插话发问着。

    “是的,少侠。”张明态度恭敬的堆笑回答。

    木四闻言若有所思的问道:“那么,你家寨子离我们这里有多远?”

    “额,嗯,怎么说呢!”涉及到关键问题,张明有点支支吾吾的不想回答,就在这磨磨蹭蹭的关口,他就吃了一脚,木四踢的。得,这位爷好像还要狠点,直接上脚飞踹。

    “哎哟,哎哟,二十里左右,二十里左右!”吃痛的张明赶紧哀嚎着回答。

    木四听罢有所明悟的道:“嗯,二十里么,不远!看来你在你们寨地位不怎么样啊,这么近的距离整整一夜都没人来寻。”

    “那么咱们待葛兄醒了,饱餐一顿,带上这人去他们寨子一探如何?”木四问向了白海。

    “可以。”白海不假思索的回答。

    “还吃什么,直接找上门去,这些家伙常年打劫边旅,伙食肯定不错。走得早还能赶上抢他们早饭吃,可比这里啃干粮舒服多了,走,走,走!”葛旦之前就醒了,他正好听到了后面几句就赶紧插话。

    “葛兄豪气干云,让人赞叹,也罢,事不宜迟,走吧。”木四听到这话,觉得这葛旦很是豪爽,他微笑着点头应允了。

    “行,两位兄长既然都这样说,咱们直接去吧。”白海见二人干劲十足,不好反驳,也爽快的答应了。

    “不过,其他几个喽啰怎么办?”白海想起了还有几个喽啰被绑在树干上。

    “先不管他们,后面再说。”葛旦摆摆手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也罢。”白海也觉得确实没必要管这几个喽啰,这种情况下,带的俘虏越多越麻烦,不如就这么绑着好点。他想通之后也开始收拾行装准备出发。

    整装完毕,三人押着张明徒步出发。虽然张明口称林中也有马道,三人商量之下觉得马道定是贼匪常行的要道,贸然行走其间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是林间徒步比较安全。

    众人在林间缓行着,不知不觉的就看到一条比较宽敞的马道。马道上有人,人数不少,约莫七八个。其中一人骑马而行,余者紧随其后。

    “总钻林大人,我在这啊!”张明一路上假意奉承,毕恭毕敬的给三人引路,实际上是仗着三人不熟悉这里的情况,一直把他们往大道上引,妄图找到同伙解救他,此时,他总算是如愿了。

    “不好!”木四赶紧上前捂住张明的嘴,防止其再次呼叫。为时已晚,习武之人,特别是长期刀口舔血的习武之人警惕性极高,路上的人已经发现他们的所在了。

    “哈哈,我说你小子怎么一夜未归,还以为被什么野兽干掉了呢,原来是劫道的被几个小孩劫了,你可真他么丢人啊!”只见那骑马的人闻声看向了他们所在的位置,看来是对此情形有所明悟的哈哈大笑着。

    这人男性,华族人,年约四十上下,国字脸络腮胡,身形孔武有力,腰插一柄大刀,身穿轻甲,看上去很是厉害。

    “不知道几位小兄弟是哪路的,我家这个没用的东西又怎么得罪几位了。相逢是缘,不如给我快活林杨虎寨总钻林杨豹一点薄面,放了他,咱们既往不咎如何?”这个汉子叫杨豹,他看似态度谦和有礼的说着。

    “哼,什么杨虎寨快活林的,我们就是来找你麻烦的。”葛旦听闻此言,神态鄙夷,语气不屑的答着,言辞间很是倨傲。

    “哼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非要闯!找死么,给我上!”杨豹撕下佯装的谦和面具,呼喝随行的手下动手。

    “两位兄弟,我将直取敌酋,劳烦你们收拾下喽啰,咱们也算是晨练动动筋骨吧!哈哈,我来也!”葛泰说话间提刀就上,只见他一个飞步上前,三下五除二的就窜到杨豹近前,又是刀都不出鞘的砸了过去。

    木白二人不敢大意,紧跟上前,杀入喽啰中为葛泰分担压力。只见二人一人持枪,一人握刀的分别对战三四人竟然还稳站上风,呼救的张明见此情形不由得暗叫不好。

    “他,他们,居,居然这么强,坏了。”张明懊恼极了,他是真没想到他眼中的三个毛头小子居然如此强大,看此情形一顿暴打那是免不了了。

    再说那葛旦,一刀砸去,杨豹赶紧抵挡,虽然勉强算是挡住了,却让他感觉虎口发麻,酸痛不已。

    他赶紧翻身下马,调整呼吸,稳扎马步,紧握佩刀,极其警惕。

    “哪里来的小子,这么厉害,有趣,有趣!”杨豹嘴里说着有趣,其实他极其慌乱,但久经战斗的他明白,战斗的气势很重要,自己都泄气了的话,就绝对输了,于是他故作从容之态的出言调侃。

    葛旦也不答话,又是一劈直取面门。杨豹赶紧举刀使出浑身气力来奋力抵挡,上面的刀看上去是挡住了,可是那葛旦紧接着就是一脚踢来,杨豹下意识的想要抬腿护住,被正好踢到小腿上。

    杨豹吃痛之下当即扔刀抱腿嚎叫,看来是被踢骨折了。

    这时木白二人的战斗也完毕了,一干喽啰歪倒在地,已然没有还手的能力了。

    一场战斗须臾之间就结束了,惊得张明下巴都快掉地上了。看来这三人绝对是专业的练家子,不像他们一样是野路子打架,鲜有妙招。那木四的枪舞得滴水不露,攻防兼备;那葛旦看似蛮力制敌,但出招的时机却把握得非常巧妙,甚是厉害;就连看似最弱的白海的刀法也算是有板有眼,就是感觉有点后劲不足,但对付他们这些三脚猫选手却是游刃有余。

    他想起他们遇到劲敌常常喊的一句话了:“点子扎手,扯呼。”但他被反绑双手,又能扯呼到哪去呢。

    他灵机一动,赶紧冲上前去,面朝三恭敬的跪了下去。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三位少年英雄武艺高强实乃人中龙凤,小的愿从此鞍前马后服侍三位,愿三位原谅小的先前的无知举动!”被反绑着手的张明堆着满脸的笑磕头不已,那模样恰似小鸡吃米一样,极其滑稽。

    “呃,也罢,我们对此地不熟,只要你真心归顺必然有你的好处。头都磕破了,打住吧,不必多礼了。”木四看他满头血污还在磕头不已就动了恻隐之心,他如是说。

    “行了,就按木老弟说的吧。”葛旦闻言也同意了。

    “好了,好了,就这样吧。”白海本来就心软,自然爽快应允了。

    “谢三位少侠,前方不远就是杨虎寨了,那杨虎跟杨豹是亲兄弟,两人武艺相差不多,以三位之力定能轻松取胜。以后兄弟我就是三位少侠的马前卒了!”张明此时其实是在内心中仔细盘算过了,杨虎寨覆灭是难免的了,赶紧表忠新主才是正确的举措。

    “很好,待我们灭掉杨虎寨,再回来收拾这些喽啰吧!”木四也适时的上前扶起张明,解开了捆绑,拍了拍肩,面带微笑的表达了善意。

    “三位寨主,这边请!”张明借坡下驴的叫起了寨主,神态谄媚的躬身引路。

    如此看来,张明算是被彻底降服了,他的人生自此走上一条应该是比原路更加精彩纷呈的道路。

    多年以后,他的尊称是蜀宁北顺伯--张公讳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