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九孤轶闻 > 第二卷 平西稗史 第二十章 丈夫志向
    圣都后殿上书房。

    芈临凝神打坐,只见周围零星的天地元气不断朝他体内涌入,身体内似有浊气不断排出,修道天才芈临的功夫看来是又上了一个境界,似乎他已经接触到了《圣皇决》传说中的一个境界--摒俗纳仙。

    “臣秦瑟参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书房外传来了秦瑟叩首跪拜行礼的声音。

    “秦卿请进。”芈临屏气收功,出言回应。

    秦瑟进门后感觉道芈临的气息很不一样了,于是面带喜色的称颂道:“吾皇近日似乎大有精进,恭贺吾皇!”

    “朕已踏入摒俗纳仙境。”芈临微笑着回应。

    “什么?摒弃凡俗气,吸纳神仙气的摒俗纳仙?恭喜吾皇,我华族已有数千年无人接触此境了,我看吾皇业已成为天下第一人了。”秦瑟听罢顿时震惊不已,他赶紧躬身称贺。

    芈临摆摆手面朝北方道:“非也,北边有个人跟朕有同样的天赋,朕感觉得到。”

    “北边?看来上古谶语--‘五气重现,双雄并立’将在我们这一代成为现实吗?”秦瑟有点担忧的说着。

    芈临闻言面带微笑的道:“秦家果然有根底,连上古十六字谶语都知道。不过秦卿没说完是怕朕不悦?不妨,无非就是‘诸圣黄昏,天道沉寂;五气重现,双雄并立;人杰陨落,群豪纷争;万法归元,战神独尊’而已。难不成秦瑟认为所谓的双雄、人杰之言会被朕应验么?上古谶语罢了,秦卿不必当真。”

    “臣知错,臣实不该如此乱想。臣家族虽有此预言的记载,但是并无注解,不知陛下可为臣讲解一二否?”秦瑟恭敬的回应。

    “无妨,且听朕道来:所谓诸圣黄昏应该指的是上古世间的十位圣贤大能讨伐暴君恶神的故事,此战过后十圣缺七,天道从此沉沦。”芈临面带憧憬的缓缓说着,似乎在神往上古诸圣之战的景象。

    “而所谓五气,指的应是五种可以吸纳的天道元气,据朕所知,分别是清净气、天象气、光明气、黑暗气、狂乱气。”芈临定了定神继续说着。

    “此五气之论言,臣亦略有所闻,一般人也可炼气,不过皆是凡品,称作凡俗气,世人皆言的俗气。”秦瑟闻言若有所思的补充了几句。

    “正是如此,朕近日已然接触到了清净气,摒弃凡俗,即将成圣。”芈临面带微笑自信满满的说着。

    “什么?竟有此事?真是天降的喜讯啊,恭贺吾皇!”秦瑟听闻此言当即激动不已的下拜行礼称贺。

    “平身,朕受你此贺!此事不得外传,还不到时候。”芈临笑了笑后肃穆的嘱咐着。

    “臣明白。”秦瑟会意的点点头。

    芈临满意的点点头面带憧憬之色道:“就是不知谶语所言的五气重现是否会成为现实,若是如其所言,往后的日子会越来越精彩有趣吧?”

    “五气当真有那么厉害?”秦瑟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断不会假,以朕看来,不得五气是绝无可能脱凡入圣的!”芈临斩钉截铁的回答。

    “五气若真重现,必将天下大乱吧!若真是那样,我们该怎么办?”秦瑟听闻芈临的话,不再疑惑,芈临作为此世间绝对的高手,他对练功方面的论言是有不可质疑的话语权的。五气若是重现,天下不就乱了么,想到这里,他不免产生了深深的忧虑。

    芈临傲然一笑,镇定从容的道:“无妨,朕在,这天下乱不了!”

    秦瑟见状恭敬的行礼称颂道:“天佑蜀宁,得降圣主!”

    “若真如谶语所言,北边那个,你是双雄之一么?待朕剪灭世家、削平诸侯之后必提兵北上与你一会,希望你不要让朕失望呵!”芈临陷入了沉思,心中喃喃自语着。

    蜀宁朝天堑关。

    平西都护府正堂,平西伯赵开源端坐主位,天堑伯王黎、征西五将、万里行等分坐两侧。

    “天堑伯,你先说说蛮族骑兵的组建情况。”赵开源亲切的向王黎询问着。

    “禀都护,在人数方面,按协议霉沃、不旦、十赫四蛮各留五千战士治理族人,我军共征得约五万蛮族战士;在战马方面,我们共征集了十万匹战马,草原铁骑冲锋陷阵一般得两匹马交替骑乘才能发挥最大的运动作战效果。”王黎微笑着点头回应细细的阐述了这段时间的工作进展。

    “不过,据我了解,最理想是三匹马,两匹作战,一匹托运单兵辎重,战马方面还得想办法。”赵开源听罢补充了几句。

    “都护不愧是用兵的行家,不过四蛮本是小邦,马群虽多,良马太少。在辎重方面我准备组建由马群组成的运输队,战马先行,运输队随行补充给养,或可弥补这个缺憾。”王黎拍了个马屁后说出了预想的谋划。

    “嗯,很不错,确实可行,请继续。”赵开源听罢微笑着称赞了一番。

    王黎微笑着拱手还礼表示感谢后接着道:“五万铁骑计划分成六队,五个五千人队分别充入征西五将的大营,剩下的归在我和都护您的麾下。”

    “不错,分下来的蛮骑要选用我们的人做统领,从上到下都不能让蛮族的人参与管理,大家要谨记。”赵开源神态肃穆,语气严肃的叮嘱了一番。

    “谨遵教诲。”五将齐声回答。

    “任将军,顺天帝汗那边怎么样?”赵开源望向作为顺天帝汗禁卫军首领的任强。

    “顺天帝汗目前来看只关心他蛮族的民生,兴水利,重畜牧,办教育。他还想试着在一些土地比较肥沃的地方兴办农业。总之,他目前是一副圣帝明君的样子还给自己找了一句中原诗句,所谓:‘凡克己以济民,皆力行而不悔’为座右铭。”

    “也不知道我选择努尔做蛮族帝王是错是对,此子忍辱负重大搞民生,图谋长远,必成大器,恐非我蜀宁之福啊!那他儿子如何?”赵开源听罢,有点担忧的说着。

    “术齿?这小子可不老实了,他在不旦境内纠集十五岁以下的少年演练战阵,后被努尔喝止,我看此子必成我朝心腹之患,可以除之。”任强一说起努尔的儿子术齿就来气,他面带不忿的回答。

    “演练战阵?哼,竖子如此沉不住气,努尔一片心血必毁此子手上,吾无忧矣。”赵开源听到这话,顿时愁眉一展,开怀大笑。

    “都护高见。”任强闻言转念一想,佩服的拍起了马屁。

    赵开源摆摆手道:“好,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万里行留下,各位将军请回。”

    “属下等告退。”王黎率五将恭敬的行礼退下。

    “阿行,你那边如何?”赵开源低声发问。

    “公子,我们已渐渐融入江湖,旗号万剑楼。”万里行也会意的压低声音回答。

    “很好,江湖向来是一个人才辈出的地方,我叫你成立杀手组织也是希望能发掘一些可用之才为我所用。”赵开源满意的点点头。

    “嗯,我知道的。”万里行也点头回应。

    赵开源微笑着道:“不过,你得再成立一个组织。”

    “嗯?为何。”万里行听罢诧异不已。

    “一明一暗尔。而且两个组织都必须在江湖排上号,以你的本事应该不难。”赵开源笑着回答。

    “我懂了,公子日后要除掉一些政敌可不能用万剑楼的杀手。不过此事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其他我不怕,就白云寺的秃驴和枯荣观的牛鼻子有点麻烦。”万里行闻言若有所思的说着。

    赵开源见状微笑着安抚道:“这是自然,白云方丈道空与枯荣李观主并列国师可不是浪得虚名。不过我相信假以时日你可与二人并驾齐驱。”

    “嗯,那是自然。”万里行傲然回应,神态间很是自信。

    “阿行,我一直有句话没点破,你的师父是已故魔君天地游吧。”赵开源忽然没来由的说了这么一番话。

    “你怎么知道?”万里行听罢一脸的惊诧之色,他赶紧出言发问。

    “本来我不知道,现在知道了。”赵开源狡黠一笑,戏谑着回答。

    “。。。。。。”万里行无语至极。

    赵开源微笑着解释道:“其实也不难猜,第一,你修炼剑道,好杀成乐;第二,天地游修炼剑道,年轻时也好杀成乐。所以我就诓了你一下。”

    “也罢,你迟早会知道。法门避术分三层,躲死境,晓天机,控天命。你已经半步踏入晓天机的层次了吧。”万里行无奈一笑,继而发问。

    “嗯,假以时日,吾可比肩诸葛武侯矣。”赵开源自信满满的回答。

    “不过,公子,有些事不知当问不当问。”万里行踌躇着、迟疑着。

    赵开源见状微笑着道:“但讲无妨。”

    万里凝神运气探查了下周围情况,确认四下无人偷听后道:“第一,目前的局势,我们只能困居西蛮,仅此而已否?第二,以公子的才华和城府,不像一个愚昧忠君之人,我们究竟何去何从?”

    赵开源愣了愣神,然后神态坦然从容的答道:“其一,古言云:‘蚯蚓霸一穴,神龙行九天’,我赵开源不是霸穴自满的蚯蚓,我观武德圣皇芈临此人也不是甘愿主权分裂蛮夷傲慢困居皇宫的蚯蚓,不出三年中原必生动荡。在此之前,吾等秣马厉兵等待时变,是时吾等必能建万世不拔之功业。其二,阿行可听过一句话?圣人在上,则为治世之能臣;庸主主政,当为乱世之奸雄。我赵开源从来就不是一个愚昧忠君之人。此答案,君满意否?”

    万里行听了这个回答,哈哈大笑道:“还是我当初那句话,跟着你有趣,且看我们能走到什么地步。”

    “好!”赵开源上前紧紧握住万里行的手如是说。

    一个“好”字代表了两个热血男儿牢不可破的联盟将更加的坚固。

    “上安下顺,弊绝风清;秣马厉兵,人强马壮。”《蜀宁志•赵开源传》用这十六个字如此形容赵开源平四蛮后经略顺天汗国的景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