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九孤轶闻 > 第二卷 平西稗史 第十七章 不战而胜
    西蛮胡蛮前线驻地。

    这次四族联盟是真的面临完蛋的危机了,丰刀胡蛮联军覆灭后,虽然不旦和十赫调了部分兵力前来增援,总兵力也不足五万。他们身后是天堑关的四万生力军虎视眈眈,身前是得到援军到来的消息后士气大振的三万霉沃残部。

    在他们得知耶律古成全军覆灭的消息后,第一时间果断的封锁了消息,这个事情还是不胫而走的在军中传播开来,显然是对手细作干的好事,军中一时间人人自危士气大跌。

    天时、地利、人和,他们样样没有。更要命的是天堑关方面有万里行亲自训练的刺客死士充当斥候,四族联盟的斥候被虐杀得已经完全不敢出军营一步了,四族联盟成了睁眼瞎,完全不知道对手的兵力布置和进攻动向,所谓瓮中捉鳖不外如是。

    “我乃蜀宁朝特使,姓赵名开源,尔等蛮夷听着,今我天朝大军前来只为救援我霉沃盟友以及讨伐引起此次大战的贼酋克烈,劝尔等速速看清形势,若献上克烈首级,赵某可饶尔等不死!”赵开源在王黎等众将及万里行的护卫下策马来到四族族盟驻地,他在弓箭射程外神态悠然的高喊着。

    闻讯而来的克烈愤怒难当,放声长啸道:“呸!什么狗屁特使,老子必取你性命,报我汗庭子民与古成贤弟之仇!”

    王黎听了克烈的咆哮后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他冷冷的大喝道:“哼,一个案板上的肉,待宰的货,还敢如此嚣张?我乃蜀宁天堑关守王黎,本帅给尔等三日时间考虑,三日后我将亲自领兵攻伐尔等!”

    “嗯,尔等听清楚了?三日内若不献上克烈狗头,定要尔等片甲不留!我们走!”赵开源紧接着恶狠狠的撂下这段话后调转马头带着众人离开了。

    当夜是个不眠之夜,被点名要首级的克烈被愤怒与惊恐交织着难以入眠,而将要陪葬的土默特在帐中面带烦躁之色的来回走圈圈,他也难以入眠,他绝不甘心做克烈的陪葬品。是啊,凭什么他土默特要陪克烈一起去赴死呢?人家要的是克烈的性命,又不是他土默特。

    他当即召集了族中亲信问计,在他有意的引导下,族中将领纷纷表示不愿沦为胡蛮的殉葬品,要求连夜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而土默特更狠,他觉得这是一个机会,说不定出卖一个克烈用来当做与蜀宁合作的砝码,他就能得到比现在更高的地位。

    在这样的情况下,土默特的使者哲别三更时分摸黑来到了蜀宁军的帅帐。

    “这么说土默特想要归降我蜀宁?”赵开源听懂了来者的意思,懒洋洋的问着。

    “不是归降,是合作,大人。”哲别很是郁闷,他冒着性命危险摸黑来到蜀宁军营,却被安排站在帅帐外苦苦等到赵开源他们睡到太阳高照了才得以升帐接见,并且态度很是恶劣,他也只得厚着脸皮跟他们周旋。

    “没错,是归降!要么归降,要么灭族,就这么简单!”赵开源毫不理会哲别的话语,他自顾自的说着。

    “可是你们点名要灭的是胡蛮啊!”哲别很是不忿的高喊起来。

    赵开源一脸戏谑,语气玩味的道:“没错,你们四族联盟不就叫胡蛮么?”

    哲别闻言急忙争辩道:“错了,大人,您错了,我们四族联盟可不是胡蛮。”

    赵开源听罢佯装惊讶的问道:“那是什么蛮?野蛮?”

    “我们四族联盟不是一个族的,所以胡蛮的死活跟我们无关啊!”哲别很是无语。

    赵开源突然面色一沉,他冷冷的厉声大喝道:“所以你们就能肆意出卖盟友?”

    “啊,这,这,没,没。”哲别被人当面道破心思,一时间竟然语塞得结结巴巴的。

    “所以,你们也配跟我们合作?”赵开源面带讥诮,语气不屑的诘问着。

    哲别被赵开源毫不留情的一顿训斥激得怒火中烧,盛怒之下他居然镇静了下来,语气冷静的问道:“那,你们想怎样?”

    赵开源惊异的盯了哲别一眼,语气戏谑的缓缓说道:“好说,你十赫部归降我蜀宁,成为我蜀宁的部落,受我蜀宁管辖,如此而已。”

    “这,可能办不到,容我回禀大汗。”哲别一听就火气上涌,这不是欺人太甚么,他还是压制了怒火,极力用平静的语气回答着。

    “好,我知道你决定不了。如果你们大汗决定归附,就要在明天做掉克烈,不然你们十赫将片甲不留,我说到做到!不送。”赵开源闻言面带肃杀之气冷冷的说出这么一番话后摆摆手以示送客。

    次日,西蛮胡蛮汗帐。

    克烈面带焦虑之色的看着努尔和土默特忧心忡忡的道:“两位兄弟,今天就是南人通牒的最后一日了,你们做好准备了么?”

    “做好准备了,我准备这样干,看地图这里,这里。”土默特左手指着作战地图,右手却飞快的抽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突然间就一下狠狠刺入了克烈的胸膛,克烈胸前霎时间就涌现出一片血红。

    “你,你,你?”克烈惊讶的看着面前一脸凶狠之态的土默特,他面带不甘与愤怒的厉声喝问着。

    土默特拔出匕首,轻轻的擦拭着,他闻言不屑的吐了口唾沫道:“我什么我?蜀宁的人说了,收了你的命,我十赫就能活,换做你,你怎么做?”

    “哼,你个无耻之徒,你,不得。。。。。。”克烈悲愤的嘶吼着冲向了土默特,没跑几步,他就感到眼前一黑,随后就重重的倒了下去当场含恨。

    一旁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的努尔这时回过神来,他拔出佩刀,警惕的看着土默特,厉声喝问道:“土默特,你这是干嘛?”

    “干什么?我这是自保,也随带保你不旦一命,你不谢我还想杀了我不成?”土默特边嘲弄的说着边拔出佩刀与努尔对峙起来。

    努尔恨声怒骂道:“你个卑鄙小人,咱们还有近五万余草原勇士,与他们决一死战未尝不能获胜,你这是自掘坟墓!”

    “哼,呆子,五万哀兵能顶个鸟用?跟他们死拼只会落得个身死族灭,还不如牺牲他胡蛮换你我两家的十数万生灵的平安!”土默特也冷哼着高声回骂毫不示弱。

    “卫兵,卫兵!有人刺杀你们大汗,速来救援!”努尔再不理会土默特,他高声示警。

    土默特收回佩刀,傲然负手而立,他面带讥笑的道:“你叫吧,我既然决定刺杀克烈,你认为他的人还能活?”

    他话音刚落哲别就带着一队十赫的亲兵杀进大帐将努尔团团围住。

    “努尔,说实话,我真想杀了你,但不能。如今这五万人,我只有一万,你有两万多,克烈有一万多。没你帮助,我十赫马上得完蛋。将努尔绑起来,作为人质,马上开营门向蜀宁投降!”土默特撇了眼愤怒不已的努尔,语气轻蔑的缓缓说着。

    四族联盟驻地外,赵开源骑着骏马,傲然而立。王黎等将环侍在他身旁,身后数万大军杀气腾腾的摆阵待命。土默特手捧克烈的首级盒进行在最前方,身后是哲别等一众亲兵押着努尔紧随其后,他们低着头表示顺意缓缓的朝蜀宁军走去。

    不,有一个人是昂着头的,那就是被绑着的努尔。

    土默特来到赵开源马前,手捧克烈首级,他缓缓跪下行礼,语气恭敬的道:“降酋土默特参见特使,今率四族联盟残部投降蜀宁天朝,愿天使摒弃前嫌接纳我等!”

    赵开源闻言赶紧翻身下马,他随便瞄了眼克烈的人头后郑重有礼的扶起了土默特,语气欣喜谦和的道:“好!十赫首领果然识时务,赵某必上达天听,请陛下赐您一诸侯称号!”

    “谢天使!”土默特闻言面带欣喜恭敬的行了一番跪拜礼,随后他指了指被打跪下的努尔不好好意的道:“大人,这是不旦部的努尔,此贼仍有两万余众在负隅顽抗,被我的人马暂时挡住,不知如何处置?”

    “哈,赵某久闻不旦部的努尔汗是个宁折不弯的汉子,今日一见果不虚传,松绑吧!”赵开源见状哈哈一笑,朝哲别等人做了个释放的手势。

    “大人,这?”哲别等人闻言惊异不解的看向了土默特。

    “没听赵大人说的?放人!”土默特见此情形心里虽很不情愿,表面功夫却做得很足。

    “华族人,我承你的情,不过,你要我归降,没门!我今天只求速死!”努尔朝赵开源拱了拱手以示感谢后用视死如归的表情高呼求死。

    赵开源见状的语重心长的道:“努尔汗,你还是先去叫你的人放弃抵抗吧,一会我再与你详谈,你难道真的想你不旦部覆灭么?”

    “唉,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且看你有何话说!”努尔见赵开源没有杀他的意思,他长叹一声后借坡下驴回营整军去了。

    “大人,您这么放这个努尔回去,不怕他顺势造反?”土默特佯作担忧的问着。

    赵开源闻言淡然一笑,随后他一脸肃杀气,冷冷的道:“哼,五万人我都不怕,凭他区区两万来人,能翻起大浪?你叫你的人做先锋,我的人做后盾,把胡蛮的残部彻底灭了吧!”

    “一个不留?”土默特很是惊诧的探问着。

    “留来找你报仇么?”赵开源玩味的笑着回答。

    “好,明白。”土默特闻言老脸一红,心中悻悻的骂了几句后转身督战去了。

    “哈哈,大人,此战我们不损一兵一卒就获此大胜,王某是越来越佩服您了!”王黎这时哈哈大笑起来,他适时的拍了个恰到好处的马屁。

    “可不是,我老石当了半辈子兵,还没遇上过这样的胜仗呢!”石章伟也由衷钦佩的高兴附和着。

    赵开源朝土默特远去的背影撇了撇嘴微笑着道:“喏,这得感谢咱们的土默特汗啊,没他的怕死自私,那有我们的大胜?随带还收服了一个不旦。”

    “对,可不是,都是这王八蛋,我老董都没立功的机会了!”董立佯作不平的怒骂着。

    “想立功,机会多得是,不必急于一时,董立,石章伟听令,你们带一万人巡逻于四族联盟的军营外,有任何人胆敢带队离开,杀无赦!”赵开源闻言止住了笑,神色肃穆,语气严肃的发起了军令。

    “领命!”董石二人闻言神色恭敬的高声应命。

    赵开源接着面带玩味之色的发令道:“段毅,兰超听命,你们率两万人‘尾随’十赫部去征剿胡蛮残部!”

    “哈哈,好,我们懂的,不用特别强调嘛!”段毅和兰超闻言哈哈一笑,神态会意的异口同声回答。

    赵开源又朝万里行言道:“万里行率亲兵死士保卫我军帅帐。”

    “那我呢?”眼见众人都有事做,独独落下他堂堂天堑大帅,王黎急忙发问。

    “当然是和我去写捷报啦,哈哈!”赵开源哈哈大笑的回答。

    “啊,哈哈,这个差事好!”王黎会意,也哈哈大笑起来。

    “武德元年秋,源率军伐四蛮,天兵所至,皆不战而降,声威大震,响彻西蛮。”《蜀宁史•赵开源传》如是记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