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九孤轶闻 > 第二卷 平西稗史 第十六章 丰刀之殇
    西蛮胡蛮境内,科尔呼啦草原。

    在科尔呼啦草原的一处靠近太阳山丘的地段,其地势险要,口大里窄,犹如一张蛇口,当地人称之为“鬼蛇关”,是通往胡蛮汗庭的要道。

    秋天的鬼蛇关芳草茂盛,天高气爽,微风拂面,舒爽宜人。耶律古成此时率领大军来到了鬼蛇关口,他朝里一望,顿时勒住了战马,叫大军原地休整,然后叫来了斥候。

    “此处太过险要,你们先去探探有无埋伏,千万要小心在意,本汗与大军等着你们的消息再行动。”耶律古成神态肃穆的对斥候吩咐着,斥候离去探路不表。

    耶律古成的长子耶律刚见状神态疑惑语气不解的问道:“父汗太过谨慎了吧,华族怎知我蛮族有此险地?”

    耶律古成闻言拉长了脸对儿子厉声呵斥道:“小子,给我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能轻视你的敌人。此地如今草叶茂盛,空气干燥,清风呼啸,地势险峻,敌人若有埋伏,我们贸然钻进去必死无疑。”

    “也是,敌人如果火攻我们,我们就完了。”耶律刚闻言转念一想,他不禁冷汗直流。

    “且等探子回来再说吧。”耶律古成翻身下马席地而坐开始了闭目养神。

    不久之后。

    “报大汗,关口里面无埋伏。”探马道的斥候如是回报。

    “报大汗,坡子上也没埋伏。”探山坡的斥候如是回报。

    “报大汗,关口周围也没埋伏。”探关口附近的斥候如是回报。

    “报大汗,关尾周围也没埋伏。”探关尾附近的斥候如是回报。

    “看来南人对咱们蛮族的地形还是不了解啊,这样的险要居然都不设防,此战我们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若是不胜天理难容啊,哈哈。”耶律古成听完各路斥候的回报,他面带鄙夷的哈哈大笑着。

    耶律刚见状摩拳擦掌、斗志盎然的道:“父汗,那咱们马上开拔?”

    “且慢,为了万全起见,我带大军进关,你领五千儿郎留守关口,万一被敌人埋伏了也不至于全军被包了饺子。”耶律古成沉思片刻后还是决定谨慎行事。

    “是!”耶律刚点头领命。

    耶律古成带着人马行进在关道中,眼看要出关尾了,前方一员大将踱马而出,只见此人头戴虎头盔,穿白银亮金铠,身披乌红战袍,手持亮银枪,赫然是天堑关大帅--王黎。

    王黎横枪一指,看向关里面蛮族部队其中一名身着华贵蛮族服饰的中年汉子,他语气淡然的道:“来人的首领可是丰刀大汗耶律古成呐?王某候您多时了。”

    “怎么会?你们是哪里冒出来的?”此人正是丰刀大汗耶律古成,他看见王黎身后蜂拥而出的天堑军顿时诧异万分的惊呼起来。

    王黎傲然一笑,冷冷的大喝道:“哈,我蜀宁神兵当然是天降的!今天你耶律古成就乖乖下马受缚吧。”

    “哼,儿郎们给我冲,杀了他们就出关口了。”耶律古成大声疾呼着,接着他一马当先挥刀杀出。

    王黎见状冷冷一笑,从容淡然下令道:“放箭!”

    只见王黎身后的战士齐齐让到两侧,露出了身后的一排弓箭手。这些弓箭手此时都箭上裹油,引火待发。

    一声令下后数不尽的火箭朝耶律古成的大军飞去,火苗顺着风和干燥的空气将茂盛的野草成片成片的点燃汇聚成一片火海,炙热的热浪朝耶律古成的大军扑去。耶律古成急急的带领大军掉头返回,大军一时间在甬道里混乱不堪,战士们纵马狂奔,相互拥挤。有那不幸被挤下马的瞬间就被无数马蹄踩成了肉泥,有那无奈落后的马上就被滔天的火海吞没。

    哭喊声、哀鸣声、痛嚎声、咆哮声等无数让人心惊悲怆的声音汇成了一曲混乱的黄昏乐章,丰刀军的末日到了。

    耶律古成好不容易奔回关口,只见关口一谋士模样的人在悠闲的踱着马,身后万里行、石章伟、兰超、段毅、董立五员战将傲然而立,再往后是一杆大旗,上书:“蜀宁天堑”,旗杆下一人被跪绑着,他是耶律刚。

    “刚儿!”耶律古成见到此情景,顿时怒火攻心,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赵开源踱马上前,语气淡然的道:“我乃天堑关赵开源,奉我蜀宁圣皇诏征伐西蛮,你丰刀部若愿归降于我朝,赵某可饶尔等不死!”

    “休想!我就知道织田那个杂种是引狼入室,要我投靠你们蜀宁,做梦!”耶律古成恨恨的喷了一口血后愤怒的嘶吼起来,他接着取下佩弓一箭射向赵开源面门,却被赵开源用一种鬼魅般的身法避开了。

    “宁顽不宁!”赵开源做了一个杀的手势,身后的耶律刚随即被一刀斩首,血溅大旗。天堑军的弓手们并肩上前又是一通猛射,顿时耶律古成的三万余大军被烈火前后夹攻,那叫一个苦不堪言、惨不忍睹。

    “事已至此,我败局已定,不过我死也要拉你陪葬!”耶律古成长啸一声,从火海中飞出,一刀直取赵开源。

    “有趣,在我面前杀人?你没那个本事!”这时,万里行纵身飞出,轻飘飘一剑就挡住了耶律古成的杀招。

    “你是什么人?挡我者死!”耶律古成握刀在手,一股滔天的杀气冲天而起。只见他一刀劈出,愤怒疯狂的刀气如一颗流星一般狠狠的冲向万里行。

    “要你命的人!”万里行凝神聚气剑光化作一面光盾顶住了耶律古成凌厉的攻势。

    “哼,该死!既然如此,都去死吧!伟大的思吉汗啊,赐予您的子民力量吧!”耶律古成一口精血喷出,他捏了一个手诀,顿时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天而降,他竟然化作上古蛮族思吉汗的模样,手持蛮荒战刃,缓步踏出。

    “该死,这厮居然通晓蛮族唤神术,速退,此人暂时拥有半神的力量,不可力敌!”万里行见状定睛一看,一看之下顿时惊诧不已,他连忙飞身后退,口中不断的示警着。

    “今天,你们都得死,不然怎么对得起我死去的儿郎们?”耶律古成愤怒的咆哮着,他一刀劈出,庞大狂怒的刀气朝蜀宁军如远古恶龙般扑去,除了几名将领能稍微抵挡外,所过之处战士们犹如谷壳般被翻飞,残躯断肢被抛得到处都是,场面惨不忍睹。

    “你们速走,我来抵挡这厮,放心我死不了!他顶多可以使用三招,此处人多了反而是送死。”万里行飞身到后方凝神聚气片刻后就返身杀出,挡在耶律古成身前。如果说此时的耶律古成是如来,那么万里行此时就是孙悟空,他只有挨刀的份,却死不了。

    “好!大军速退!”赵开源闻言当机立断返身就跑,石章伟等四将也率军紧随而逃。

    他们逃至关口外十余里处,只见关内大火滔天,烟云密布,时而传来山崩地裂的声音。约莫半柱香后,一人蹒跚着朝他们走来,赵开源飞马上前,此人正是是万里行,他受了重伤,只见他披头散发,浑身浴血,脚步虚浮,疲惫不堪。

    “大人,你说得对,跟着你,真有趣!”万里行没来由的说了这么一句后就瘫倒在地昏死当场。

    “我还有句话没说,有你相佐,真好!”赵开源见状赶紧翻身下马上前扶着万里行,他眼含泪花轻轻低语着。

    西蛮科尔呼啦草原,蜀宁军临时驻地。

    “醒了,万兄醒了!”王黎高兴的看着缓缓睁开眼的万里行大声嚷嚷着。

    “哈哈,终于醒了!”赵开源闻声小跑而来,笑咪咪的看着万里行。

    “我睡了多少天了?”万里行用力摇了摇昏痛的脑袋,有气无力的问着。

    “五天,你终于醒了。”王黎大笑着回答。

    “王大帅,您小声点,我头疼!”万里行不悦的摸摸头。

    王黎压低了声音,满是歉意的道:“好,好,好,你醒了怎样都好!”

    赵开源上前握住万里行的手很是诚挚的道:“阿行,有你在,真好!”赵

    “大人言重了,我说过,要看着你能走多远,怎么能倒在耶律古成那个宵小手中呢?对了,他人呢?”万里行摇摇头,继而紧张的问着

    “或许死了,或许逃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王黎面带惋惜的回答。

    “那应该就是逃了,可惜了!我若能多坚持一会,定能斩他狗头!”万里行闻言也懊恼不已很是悔恨。

    “已经很不错了,此战我们灭丰刀胡蛮联军三万五千多人,损失不过两千,虽然逃了个耶律古成,他翻不起大浪了。四族联盟也基本算是完蛋了。”赵开源好言劝慰了一番。

    “都是大人智谋超群,桃代李僵,让耶律古成走进埋伏。那小子什么都小心在意,却对自己人的小变化毫不注意,区区易容术就让他遭了道哇!”王黎笑呵呵的说着。

    万里行闻言佯作不满的笑着道:“什么叫区区易容术?我万里行教出来的杀手使的会是区区易容术?”

    “哈哈,是天下第一的易容术可好?”王黎赶紧笑着改口。

    “这还差不多!”万里行满意的笑了。

    “此役大家都有功劳,不过还是阿行的功劳最大,挡住了半神化身,不然我们都得死。话说回来,蛮族贼酋难道个个都会此招?阿行能挡得了几次啊?”赵开源很是担忧的问着。

    “大人不必惊慌,这种招数必是他耶律家的保命招数,他在战士都死光了,他自己也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才用,我看不可能有几个人会使,而且这种招数使的次数必定不会多,不然他就不会在那种情况才用了。”万里行冷静的分析着。

    赵开源闻言微笑着道:“嗯,我看也是。既然如此,王大帅,吩咐下去,明日咱们就朝四族,哦,不,是三族联盟阵地开拔,我们从他们屁股后面杀他个措手不及!”

    “是!”王黎兴奋的应命。

    西蛮凶孥蛮境内。

    “哼,可恶的蜀宁,灭我儿郎,杀我骨肉,废我一身功力,不报此大仇我誓不为人!”已经散去全部功力,成为废人的耶律古成恶狠狠的仰天咆哮着。

    “武德元年秋,源率军击丰刀于鬼蛇,大胜,斩首五万,贼酋古成不知所踪!”《蜀宁志•赵开源传》如是记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