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九孤轶闻 > 第二卷 平西稗史 第十二章 毒计连绵
    蜀宁朝圣都皇宫上书房。

    “真给朕丢人,堂堂正规军拿去搞贼匪劫掠那一套,这赵开源脑子被狗啃了?”芈临愤怒的甩下天堑关传来的密折,口中怒骂不止。

    秦瑟见状恭敬的道:“陛下息怒!这小子做事是太没章法了,要不还是臣亲自去吧?”

    “不用!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说五年,朕至少得让人家试一年吧?才几个月就换帅,朕之威信何在?”芈临强忍着怒气,言语间犹是愤怒难平的感觉。

    “也是,要不派个人过去敲打下他?”秦瑟接着试探性的问着。

    “也不用,先给他一年时间以观后效。秦瑟,你说说,朕那里说了不给天堑关补给了?天堑乃我蜀宁第二边防要塞,再怎么不管也不至于断了补给啊!朕没那么愚蠢!”芈临犹自不忿的说着,其实他真正怒的是这个,一国天子怎么可能会如此儿戏的对待边防重镇呢,赵开源安敢如此看他芈临?

    “那是,这是那赵开源自己愚蠢,妄自揣摩圣意。”秦瑟随声附和着。

    芈临摆摆手,语气恼怒的道:“算了,不说了,赶紧叫地部把军需给养发过去,省得他们继续乱搞给朕抹黑。”

    “遵旨,臣马上去办,容臣告退。”秦瑟言罢躬身离去了。

    “赵开源啊赵开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希望朕没看错你吧!”秦瑟走后,芈临摸着头怒气未消的自语着。

    贵省天堑关。

    “咦,大人,朝廷给咱们送军需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呢?”王黎今日得到了关上军需官的禀报,朝廷循例的补给居然比往日提前几天送来了,往常的情况那群孙子巴不得拖个十天半个月呢。王黎听闻后当时就纳闷了,不是说不送补给来了么,怎么还提前了呢?他当即来到了帅府向赵开源禀报这件事。

    听闻此言,赵开源放下手中公文,神态从容,语气淡然的问道:“噢,提前了?”

    “您不惊讶朝廷送补给来?”王黎见状感觉好像不太对,他不解的探问着。

    赵开源犹自从容淡然的答道:“有什么好惊讶的?本来就是应该的事,不过是提前了几天而已。”

    “您不是说陛下不管我们了么?不给我们补给了么?得我们自己找补给了么?”王黎闻言越发惊讶了,他一脸疑惑连珠炮似的发出一连串疑问。

    “我说你就信?天堑关作为我华族特别重要的边防要塞,除非是真的反了,不然中央能不管么?哪个圣皇敢不管?万一因为补给问题被敌人攻陷,谁敢做这个千古罪人?”赵开源神态从容淡然,他连珠炮似的回答。

    “可是,可是。”王黎闻言顿时就郁闷了,他姥姥的,他被这赵某人给耍惨了。

    赵开源见状面带戏谑的笑着道:“可是什么?我不那样说你们会去做那些事?这个嘛,是你们自己不动脑子多想想。”

    “你,骗,我。”王黎哭丧着脸嘟囔着,心里却暗骂道:“靠,你是老大,我不信你说的还不像云风一样给你宰了,人也是你,鬼也是你,姥姥的。”

    “这段时间下来,收获不错吧?”赵开源适时的转移开了话题。

    “还行,得战马两万余匹,牛羊四万余头,财货无数。”王黎愣了愣,细细思索了一番后如是回答。

    赵开源玩味的笑着打趣道:“那不结了,该骗不该?”

    “该。”王黎闻言神态窘迫,语气发苦的回答。

    赵开源见状收起了玩笑戏谑之态,他和颜悦色的道:“好了,我向你道歉,不过赵某也是为了大事着想,望大帅海涵!”

    “大人那里的话,只是这种事希望大人下次还是能知会属下,省得老王为生计操心。”王黎一时有点接受不了赵开源向他道歉这一事实,面带自嘲之色的说着。

    “那好,将军去叫那五个师帅把他们手下的那两千骑兵都连人带马给赵某交上来。”赵开源微笑着甩给王黎一个很是闹心的差事。

    “什么?叫他们连人带马的上交那无异于杀了那几个兔崽子,不成,这事王某干不了!”王黎一听此言惊呼着连连摆手表示不干。

    赵开源见状好言劝抚道:“放心,马再给他们每队补两千,人嘛,他们自己再训练去。”

    王黎闻言连连摇头道:“可是,那两千骑兵不论是人还是马都是他们百里挑一的,那怕是给他们补上两千也不会干啊?某家还是干不了哇!”

    赵开源面带奸商般的笑容,他打趣着道:“废话,不然我让他们去操练个什么劲?不是百里挑一我还看不上呢。”

    “敢情这几个月来大人是在养猪啊,养肥了好宰?”王黎闻言一下就明悟了,脸上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聪明!”赵开源微笑着赞许。

    王黎闻言有点兴奋的摩拳擦掌着道:“那咱们要有大动作了?”

    “知道就好,还不快去要人?”赵开源笑着回答。

    “好嘞!某家马上去办!”王黎得到明确的回复后竟然爽快的答应了,他当即笑意盎然的跑去收缴“肥猪”了。

    “哼,赵某办事,不鸣则已,一鸣必惊人,你们看着!”王黎走后,赵开源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傲然自语着。

    石章伟等五个将领很是郁闷,一连几个月辛苦下来才搞好的两千骑兵队给上面“连锅端”去了。不过听闻要有大动作,一个个的也兴奋得不得了,全部都自告奋勇的要求当先锋,不过赵开源是一个都没应允。

    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那个“大动作”。除了被集中的一万骑兵天天在辛苦操练战术战法外,一点要有大动作的样子都没有。将领们都觉得自己貌似又被赵开源给坑了。

    “西蛮分裂后分为十二个大部落以及无数小部落。十二大部落分别是:拉瓦蛮、胡蛮、不旦蛮、十赫蛮、大革蛮、猛骨蛮、丰刀蛮、男假蛮、凶孥蛮、图觉蛮、霉建蛮、沃蛮。他们中战力最低的应该是沃蛮,只有两万骑兵,最高的是拉瓦蛮,有六万骑兵。其他都在两万到五万之间。离我们最近的胡蛮有三万战士,是个中等水平。”帅府里,王黎向赵开源介绍着西蛮各部的战力情况。

    赵开源点着头问道:“恩,那么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如何?”

    “他们之间经常因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关系很不稳定。所以只能知道个大概:拉瓦蛮是西蛮公推的盟主,但是其余十一个大部落基本上是听调不听宣。哦,对了,猛骨蛮和大革蛮是拉瓦蛮的铁杆盟友,三家经常联合打击其他部落。凶孥蛮是西蛮第二大部落,有可战之士五万余人,图觉蛮和男假蛮跟它走得比较近。丰刀蛮、不旦蛮、十赫蛮、胡蛮号称四族联盟,霉坚蛮和沃蛮是个小团体。不过这也不一定,他们经常狗咬狗,听说不久前拉瓦和大革还干了一架呢。”王黎仔细的说着自己知道的一切。

    赵开源听罢略作思忖后问道:“丰刀蛮,不旦蛮,十赫蛮,胡蛮此四族是一家么?那要是咱们先动胡蛮另外三家会如何反应?”

    王黎闻言细细的思考了下后斩钉截铁的回答道:“肯定会救援!这几年这四蛮关系很好,好几年都没内斗了。不像其他几家,偶尔还会窝里斗一下。”

    赵开源又问道:“除了胡蛮,谁离我们最近?据我所知好像是沃蛮?”

    王黎点头答道:“是,沃蛮就在我天堑关的东北方不远处驻扎。”

    赵开源饶有兴致的道:“嗯,把你所知道的沃蛮情况细细说来,包括他的盟友。”

    “沃蛮有正规战士两万人余人,族人一共七万左右。现在的驻地离我们大约有七百余里。其盟友霉建蛮有战士四万余人,族人十万左右,在沃蛮正北方三百余里处驻扎。按战马一日可急行一百里左右计算,咱们十日内可袭击沃蛮,而霉坚蛮在三日内即可赴援!说句实话,凭咱们集结的那一万骑兵是不可能拿下西蛮十二部落其中的任何一个的,即使是最弱的沃蛮也不是咱们现在能啃得动的。面对外敌入侵,西蛮会不会团结一致还是个未知之数呢。”王黎有点泄气的说着。

    “嗯,是的。”赵开源摇摇头,事情比预想的要糟糕,看来直接靠武力打败西蛮使之臣服是非常困难的,甚至是根本不可能的,雄心勃勃的赵开源觉得一盆冷水当头泼了下来,看来自己还是太年轻了,把什么都想当然了。

    “看来直接动用武力慑服西蛮是不可能的事了,除非我们有至少五万骑兵,不过这花的时间可就太长了!”赵开源吐了口气,面带不甘的缓缓说着。

    王黎见状劝慰着道:“是啊,咱们可以慢慢来嘛,先不着急。”

    赵开源忽然阴测测的道:“无妨,明的不行,就来阴招。”

    “噢?愿闻其详。”王黎闻言奇了,他赶紧发问。连劫掠这种恶毒招数都使的赵开源说的阴招那么肯定是阴得不能再阴了。

    赵开源面带戏谑之色,他玩味的微笑着道:“他们不是喜欢内斗么,想办法把前段时间咱们搞的事嫁祸给沃蛮,让他们斗爽快去。”

    “咦,着啊。这个可以,不过他们再怎么打也不关咱们的事啊,即使咱们想插手也插不上啊。”王黎先是一喜转而神色黯然的说着。

    赵开源见状成竹在胸的笑着道:“当打到沃蛮和霉坚蛮招架不住想请外援的时候,咱们就能插上手了。”

    王黎闻言好奇的问道:“请外援也轮不到咱们头上啊?”

    “所以前面做些准备,让他们除了咱们没人能请不就结了。不然咱们之前建的商号来干嘛的?”赵开源神态从容,语气自信,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

    “贿赂那些部落让他们不参战?好计策。”王黎会意的称赞着。

    “除了这些还可以动用万里行那边的杀手,把阻碍咱们的人干掉,总之,事情必须按咱们设计的来。我等着沃蛮的使者来请援!”赵开源目光炯炯,充满了期待。

    “是,属下马上去办!”王黎欣然行礼告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