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九孤轶闻 > 第二卷 平西稗史 第十一章 天堑蝗虫
    蜀宁朝贵省天堑关帅府。

    “哈哈,大人,儿郎们回来了。”王黎兴奋的冲进了正堂,高兴的叫嚷着。

    他能不高兴么,出去的时候,石章伟部的五千人都是赤脚出门长途奔袭,回来的时候有千余人都骑上了战马,还带回了数千头牛羊和大量的财物,看着凯旋队伍带回的丰厚战利品,他似乎看到那些牛羊财物换成了白花花的耀眼银子堆,他脸上满是铜臭的一直傻乐着。

    这里也许看官们要问,天堑关上无战马,这群丘八怎么会骑马呢?士卒们那是都经历过专业战斗训练的,骑马是他们必须学会的一项技能,就跟我们学过自行车的人一样,也许很久不骑了,但是咱们还是会骑,只是技术好坏而已,故他们不骑马不代表不会骑,只是没马可骑。

    “收获颇丰?”赵开源正在埋头处理公务,听到这话,他放下了手中公文抬起头神态从容淡然的问了句。

    “跟原先筹划预想的一样,得战马千匹,牛羊数千,财货无数,哈哈。”王黎哈哈大笑的禀报着。

    赵开源心里其实也很高兴,嘴上却是很淡然的道:“噢,既然是预想中的结果,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叫石章伟自己留下三百匹战马,三百牛羊打牙祭,其余的东西全部充公!”

    王黎点点头打趣的笑着道:“呃,也是!不过叫那小子一下子交出这么多东西,他恐怕是要哭了。”

    赵开源闻言愣了愣,似乎在想凯旋的石章伟上交战利品时哭丧的表情,于是也打趣的笑着道:“那就叫他再去抢,抢得多上交东西就没那么肉疼了。”

    “经此一战,已经了证明咱们这个法子暂时是行得通的,那末将就吩咐那群小崽子按此例自己‘找食’去?”王黎恭敬的探问着。

    赵开源闻言故作严肃的纠正道:“什么叫‘找食’?是操练!”

    “对,是操练,操练!”王黎也故作严肃的重复了句,他们两人面面相觑顿时都乐了,事情进行得如此顺利,换谁都得乐。

    天堑关石章伟部营房。

    “什么,叫老子上交七百匹战马?大帅,你杀了我吧!”石章伟一听上交战利品的数目,顿时就哭丧着脸很是不愿的高声嚷嚷着。

    王黎见状笑骂道:“老什么子?小兔崽子充什么老子?出去前就给你们说了,战利品三七分成,你现在嚷什么嚷?”

    “可是大帅,那是战马啊,其他的交也就交了。某家和儿郎们辛辛苦苦才能让千余人骑上战马,转眼又成穷光蛋了,谁也不服哇!”石章伟继续叫苦着。

    王黎摆摆手,玩味的笑着道:“哎呀,你们的心情,本帅是理解的,我们不是还给你们余了三百么。你们先弄个骑兵小队,自己再去‘操练’嘛!西蛮小部落百余个,还怕不够你们吃的?”

    “哈,某家就等着大帅这句话呢!接下来打哪?”石章伟闻言摩拳擦掌兴奋的问着。

    “我说老石,你都是个师帅了,怎么事事还要老子操心啊?拿出点将领的样子,自己去筹划去,筹划好了给老子知会声就行!”王黎语重心长的说着。

    石章伟闻言更加兴奋的问道:“哈,那敢情好,那我们哪能抢,哪不能抢?”

    “抢什么抢?是操练,给老子记住了,操练!我蜀宁朝廷以外的地方,你随便抢,呃,随便‘操练’!”王黎闻言故作严肃的纠正了一番,他在“朝廷”二字上加重了语气。

    “嗯?意思是南边也能抢,不,‘操练’?”石章伟略一沉思,惊诧的指了指楚国方向。

    “聪明!具体怎么做,自己去想,我先走了。”王黎会意的点头赞许,言罢转身走了。

    天堑关帅府。

    “诸位统领,近日你们应该已经知晓,我军石章伟部袭击胡蛮查哈部大获全胜,收获颇丰。我们预想的操练模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喏,石将军那帅府大门外的座骑就是很好的表现。”赵开源笑意盎然的对着众将如是说。

    “大人,啥时候派我老董出马啊?”一名叫董立的师帅眼热的想着府外石章伟那匹骏马,酸溜溜的问着。

    “就是,大人不要偏心啊,我老段等好久了都,儿郎们嘴里都淡出鸟了,都想出去打打牙祭呢。”一名叫段毅的师帅也不甘人后的说着。

    “是啊,我老兰的丘八们都说关上是不是偏心呢,怎么好事就先给了老石呢?”一名叫兰超的师帅也不忿的嚷嚷着。

    “就是,就是,大人不要偏心啊。”一名叫任强的师帅也赶紧附和着。

    石章伟用鄙夷的眼神瞧了瞧四人,一脸不屑的冷哼道:“哼,你们四个想得美,我老石还没吃饱呢,哪轮得到你们?”

    “够了,吵什么?有你们打仗的时候!现在都听大人示下!”王黎适时的呵斥了五人几句后恭敬的对赵开源行礼请示。

    赵开源见状和颜悦色的道:“很好,赵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人人想战,人人要战!很不错!今天我要跟你们说的就是,从即日起,你们五个师自行安排操练事宜。目标是除了自己人以外的其他任何目标。”

    兰超闻言不解的问道:“自己人,那么什么叫自己人?”

    “蠢,朝廷的人就是自己人!”石章伟事先听王黎说起过此时,他装模作样的向众人解释起来,顺便还嘲讽了兰超一番。

    兰超见状不忿的回应道:“切,拽个什么,要是老子先去,肯定比你干得好!”

    赵开源摆摆手,微笑着的劝抚道:“两位师帅勿要窝里斗,石师帅说得对,除了朝廷的兵马、我蜀宁朝的百姓,其他都可以成为我们操练的目标!把你们的劲头用在对外上面吧!”

    “是,大人!”五个师帅都异口同声的回答。

    赵开源见状满意的点点头后神态肃穆的叮嘱道:“另外切记,出去操练不可全军出动,每个师顶多出去一半人马,一定要余下一半人马好好守关。如果安排不当,我天堑关就成了一座空关,万一有敌来袭,被夺了关,我赵某人、王大帅以及你们几位可就成千古罪人了。

    “对,切记不可一窝蜂全部出去,出去的计划得事先给老子禀报,包括动用多少人,敌人实力如何,何时去,何时能归,都要让老子要有个谱,老子准了你们才能去施行!”王黎闻言也严肃的补充着。

    “是,末将谨记!”五人神色肃穆,语气郑重的异口同声如是回应。

    赵开源满意的摆摆手道:“那你们先散了吧。”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天堑关的私掠活动非常平凡,他们犹如蝗虫一般袭击着一个个天堑关周边的西蛮小部落以及过往的楚军运输队。

    石章伟有过一次抢掠经验,在此基础上他对计划做了更完善的修正,抢掠西蛮的时候他部队的人就穿西蛮战士的衣服,即使留有活口也只能从衣服上看出他们是西蛮某个部落的战士,而不会与南国战士联系起来。抢掠楚军的时候,他则将部队打扮成了山贼马匪的模样,本来贵省天高皇帝远,山贼和马匪就非常的多,楚军也怀疑不到他们头上来。

    其他四个统领见这个法子很有效,都有样学样大搞“化妆操练”。

    很长一段时间里,天堑关周围的马匪和山贼那是异常的多,多到真正的山贼马匪都异常兴奋的四处掠夺。让人没想到的是师帅任强是个正义感很强的人,既然大帅他们说了,是除了自己人之外的任何目标,与其抢那些无辜的牧民和运输队,还不如去清扫山贼呢。他发现其实打击山贼、马匪的收益也不比抢小部落和运输队伍差多少。

    于是,山贼响马们遭到了毁灭性的清扫,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被剿灭,到后来他们都干脆解散部众化整为零的四散逃去了。

    逃出去的山贼响马们还给任强取了一个响当当的绰号--“镇天幕”。

    总的说来,天堑关的军队在大部分的时间里还是掠夺的西蛮小部落和楚军运输队。有看官肯定要问,难道他们运气就那么好,这么抢人家的小部落和运输队,西蛮和楚军都没点脾气,就听之任之不管不顾的?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西蛮胡蛮部作为天堑关附近草原的宗主在发现自己手下的很多附庸部落一夜之间被什么人清洗得干干净净后,马上做出了反应。他们派出了五千余人的骑兵队伍在草原上游弋巡逻想要找出凶手。兰超部派出新组建的一千骑兵旅刚好遇上这五千蛮族骑兵,他们的第一反应是立马开溜,但还是晚了,他们被追着杀,最后只有三百余人逃出生天。

    兰超得知消息后很是肉疼,他立即通知了关上,关上因此对西蛮的‘操练’消停了一段时间,转而跟任强一起狠狠的清扫山贼马匪,不然凭任强派出的几千人,怎么会打得天幕山脉的数万贼寇解散逃逸呢。

    楚军在吃了几次亏后,也加强了对运输队伍的保护工作,从原来的五百人的卫队增加到了一千人,大大的增加了天堑军袭击的难度。甚至愤怒的楚军也加入到了对贼寇的清扫工作,天幕山脉楚国段的贼寇就是他们打垮的。

    不过,总的说来天堑军的私掠活动是成功的,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他们抢得了两万多匹战马,牛羊近五万余头,财货无数。在兰超队损失了新建的千人骑兵队后,赵开源将军需处的战马留了一万匹好马,其余的全部发放了下来,每个师营都有了两千人以上的骑兵队。

    天堑军从战力、战心、财力上都得到了飞跃般的提升。

    在野史中,蜀宁朝的文人们对赵开源这种行为是很不齿的,因为“掠夺”这两个字属于草原野蛮部落的标签,现在居然在华族的军队上出现,这无疑甩了一直用文字批判草原野蛮掠夺行为的华族文人们一记响亮的耳光。

    于是乎,他们在日后得知这个事情时,一脸鄙夷很是不耻的在自己的笔记中诸如此类般的写到:“年月日,天堑蝗虫掠西蛮查哈部,斩尽杀绝,无一活口,其明曰练军,实为敛财,此等恶行惨绝人寰,天理难容,必遗臭万年耳!。”

    这段时间的天堑军被后世史家心有灵犀不约而同的统一称之为“天堑蝗虫”。

    “源自经略天堑,终日苦思练卒之法,遂得,谓之野战操练。此后源常用兵出关练战,或袭西蛮,或击贼寇,或扰楚藩。数月后,得颇丰。帝闻之,大赞源有经天之志,纬地之才,乃旷世能臣也!”《蜀宁史•赵开源传》如是记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