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九孤轶闻 > 第二卷 平西稗史 第四章 公王斗
    邺都楚王宫书房。

    “什么孤狼团都失手了?难道寡人养的一群废物?”芈枢怒不可遏的猛拍案几怒骂不已。

    易谟言见状,面带玩味之色,微笑着道:“看来,那小子不简单。”

    “报。金城传来消息!”这时一个太监进门禀报。

    “念!”芈枢怒意未消,不耐烦的喝了一声。

    “是。吾王万岁,吾王千秋昌盛,万世。。。。。。”太监恭敬的吆喝着。

    “废话少说,拣要紧的念!”芈枢不耐的怒斥。

    “是,是,金城密探天元禀告:‘不日前,赵开源现身金城。芈旭遣人相邀一叙,赵有一神秘剑客相随。期间源旭二人虚伪互夸,剑客不耐,与旭冲突,后不欢而散’。”太监有点怯怯的念着。

    听罢,芈枢气不打一处来的怒斥道:“就这些乱七八糟?紧要的都没说,一群废物。”

    “奴才该死。”太监吓得跪地磕头不已。

    易谟言见状淡然的吩咐道:“你下去吧。”

    “是,是,奴才告退。”太监借机快步离开了。

    易谟言若有所思的道:“看来问题出在这个神秘剑客身上。”

    芈枢犹自不依不饶的怒骂道:“这群废物!神秘剑客的来头,怎么跟那个死老头子起冲突的都没说清楚,真是废物。”

    易谟言颔首点头恭敬的道:“嗯,这些得弄清楚。王上为臣护法,我用传魂术一问。”

    听闻此言,芈枢怒意稍缓,面色镇定了许多,他和颜悦色的道:“好在有先生,请先生用仙法,寡人为你护法。”

    传魂术是一门法力高深的仙道中人才能使用的方术,施术者用自己的元神为引沟通千里之外目标的灵魂,当然前提是被施术者不能反抗。若遇被施术者反抗,施术者功力不深者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传闻中还有一门更高深更邪恶的搜魂术,施术者能遍查被施术者的灵魂记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会对被施功者造成很大的损害,轻则头痛难当,重则沦为白痴,而且运功距离要求较近,越远对运功者的法力损耗越大,且效果很差,甚至可能会失败,施术者反受其害。

    金城定西书斋。

    “天元?”正在为芈旭磨墨的一个小厮诧异的发现自己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

    “啊。”他情不自禁的轻声惊叫了一声。

    “怎么?”芈旭正在写字,听到这个不和谐的声音,他皱了皱眉,语气不悦的问了一声。

    “不要惊慌,不要抗拒。我乃易谟言。”神秘声音温和的说着。

    “君上息怒,奴才不小心把墨洒手上了。”天元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密探,马上用手沾了点墨解释敷衍了一番。

    “大惊小怪。”芈旭呵斥了句便不再多说,继续埋头写字。

    “是,是。”天元恭敬的回应。

    “你听我说,我问,你答。不需要出声,用脑袋想我要问的答案即可。”易谟言在天元脑海中继续“说”着。

    “先生请问。”天元依言回应。

    一场在天元脑海中的问答开始了。

    “赵开源身边的剑客什么来头?”

    “据说叫万里行。”

    “嗯?何门何派?”

    “不知。”

    “。。。。。。”

    “跟芈旭为何冲突?”

    “也说不上是冲突,他们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就互相敌视,后来芈旭又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跟赵开源应付了几句就把他们赶走了。”

    “细细说来。”

    “嗯,。。。。。。”天元把当天的情况再细细想了一遍。

    “知道了,你好好做事,来日回楚必有厚赏。”易谟言得到了想要的信息后给天元画了个大饼就准备收功了。

    “慢着!来了也不向寡人请安就走?易,谟,言。”这时原本在一旁专心写字的芈旭突然转身,大手一挥凌空举起天元,芈旭对着天元的头颅和颜悦色的说着。

    “君上,您,您,说什么?”天元奋力的挣扎着,惊恐的叫喊着,不过他怎么也挣脱不开芈旭那只苍老却矫健的大手。

    “哼!孤容你二人私语半响,你却不给本公问个安?易小子!”芈旭不理他,他继续自顾自的说着。

    “君上,什,什么一抹烟,没,没,烟啊。”天元努力的挣扎并狡辩着。

    “天元,你暴露了,好自为之。”这是易谟言对天元说的最后一句话。

    “哼。想溜?”芈旭突然用力一捏,天元的脑袋便如鞭炮般炸开,肉末横飞,惨不忍睹,怪异的是横飞的血肉像是被无形的护盾挡住一般,不沾芈旭身躯分毫,天元身躯缓缓的从芈旭手中滑落在地。

    “易谟言,有点本事,不错,有意思。”芈旭擦了擦手中的血迹,饶有兴致的看着邺都方向冷冷自语着。

    邺都楚王宫。

    “哇。”易谟言吐了一口鲜血,收功后虚脱的坐下。

    “先生,怎么回事?”芈枢赶紧上前搀扶,很是关心的探问。

    “定西公,深不可测!”易谟言稳住了身形,他心有余悸的看着金城方向如是感叹着。

    “那老头?”芈枢闻言不解的问。

    “天元,牺牲了。”易谟言神色黯然,语气略带感伤。

    “消息可问到?”芈枢不以为意,急切的问着消息。

    “嗯。”易谟言虚弱的回答。

    芈枢神态漠然的道:“那死了就死了,一个密探而已。”

    “尘归尘,土归土,让往生者安宁,让在世者重获解脱。”易谟言皱了皱眉,他吟唱起了这么一段往生词。

    “事情是这样的。。。。。。”吟唱完毕后他把问到的东西向芈枢讲述了一遍。

    “噢?芈旭那个装模作样的老东西居然如此厉害。”芈枢听完之后诧异万分。

    “深不可测。”易谟言仍心有余悸。

    “那个万里行好像也有点本事,居然敢跟芈旭拼杀气。”易谟言若有所思的补充了句。

    “嗯。叫独狼亲自去?”芈枢探询着问。

    易谟言闻言摇摇头道:“罢了,独狼寻过去的话,他们都到我楚国了,暗杀已经失去了原本的价值。”

    “那待如何?”芈枢恼怒不已。

    易谟言眼中闪烁着深邃的精光,似乎有点兴奋的道:“芈旭见得,我们也见得。看看这两个小子再说吧。”

    “也好,不过即使在本王的地界弄死个贬谪书生也没什么。不过那个姓万的小子寡人很有兴趣,把芈旭那个装模作样的老东西逼出原型。哈哈,有意思。”说着说着,芈枢笑了,大声的笑着。

    “赵开源,你倒是让我很好奇,很期待呢。”易谟言暗自如是想着。

    半月后,夜,南州邺都郊外。

    “奇怪,怎么没人来送死了?”万里行很是无聊的自言自语着。

    这半个多月太无聊了,自从进入南州地界后就再没蒙面人来送死了,赵开源又不断阻止他滥杀无辜。没人杀,真的是太无聊了。

    “或许他们知道你老人家的厉害了,怕了。”赵开源发觉讥诮这个活宝还是很有意思的,他根本不能会意,还会傻傻的回应,比如这次:“那是,我万里行活这么大,杀人无数,谁见不怕?”万活宝毫不客气的往自己脸上贴金还傻傻的笑着。

    赵开源讨了个没趣,摇头苦笑着道:“是,是,是。你厉害,你无敌。

    “那是!”万活宝继续很是得意的如是回应。

    “早点睡吧,明天咱们去邺都看看。”赵开源往地上一躺,疲倦的说着。

    “不行,没杀人,睡不着。”万活宝不怀好意的看着赵开源。

    “你还想有意思的杀人不想?”赵开源坐起身,冷冷的看着万里行,正色怒喝。

    “想。”万活宝想都没想,直接接话。

    “那就给我老实点。”赵开源说完安然躺下准备睡觉了。

    “我真的睡不着,不然咱们聊聊天?”万活宝难得人性化的来了这么一句。

    “聊什么?有什么可聊?”赵开源不耐的回答。

    “随便聊,比如你是不是法门的?”万里行好奇的问。

    “废话,除了法门,哪里有那么高明的逃避之术?”赵开源不屑的回答。

    “切,法门六学科科高超,你选的居然是最不被人称道的《政》《避》两科,蠢蛋。”万里行嗤之以鼻的讥笑起来。

    “哼。你懂什么?慢着,你也是法门中人?”赵开源开始还是很不屑,他突然翻身坐起严肃的看着万里行,认真的问着。

    “法门算什么?”这次轮到万里行不屑了。

    赵开源很是严肃的问道:“回答我,是也不是。”

    “不是。”万里行冷冷的回应。

    “那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赵开源不解的问。

    “我家老头说的。”万里行还是很冷的回应着。

    “他是?”赵开源更惊讶了。

    “也不是。”万里行傲然回答。

    “那,你们怎么知道我法门的《政》《避》不分家的规矩?”赵开源更不解了。

    “我家老头见多识广,很少有他不知道的。”万里行自豪的说着。

    “你家老头是你父亲?”赵开源不解的问。

    “师父。”万里行简洁的回答。

    “如此大能居然是你师父,匪夷所思。”赵开源面带不忿的说着。

    “哼。”万里行不屑的应了声。

    “那,你也无所不知了?”赵开源好奇的问。

    “一点点。”万里行很是谦虚的答。

    赵开源好奇道:“那你师父教了你些什么?”

    “剑术。”万里行冷漠的回应。

    “可惜。”赵开源叹息了句。

    万里行闻言毫不在意,他面带不屑的道:“我只想学剑术,他也只好只教剑术,有什么好可惜的。”

    “噢。你师父对你好吧?”赵开源随便问了句。

    “他,经常打我,经常骂我。但我要的东西,他都给我,比如这把剑。”万里行似乎回忆着往事,然后看着那把锈剑喃喃自语,脸庞带着微笑。

    “那你想他吗?你又为何独自在外?”赵开源也想起了自己的老师,那个一丝不苟,但对自己尽心尽力教授所学的老人,他温和的问着。

    “他,死了。”说完,万里行飞身上树,坐在了树干上。

    赵开源很是有兴致的问道:“那他叫什么啊?如此大能,我应该听过。”

    万里行没有回答他,而是就那么坐着,背朝着赵开源。

    “哼,不说算了,困了,先睡了。”赵开源气鼓鼓对着万里行的背影嚷了几句,然后安然睡下。

    树上,万里行黯然的仰望着夜空寥落的繁星,眼中似乎噙着泪花,良久,一滴晶莹的泪水从他脸庞滑落。

    树下,传来赵开源轻轻的呼吸声,他似乎已然入睡。

    “没想到,这个杀星似乎有一段伤心的往事呢。”佯睡的赵开源眯眼看了看万里行哀伤忧愁的背影如是想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