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九孤轶闻 > 第二卷 平西稗史 第一章 生死追逐
    蜀宁朝西州凉省一处密林。

    这是一片似乎远古时期便存在的老林,树干伟岸崎岖,枝叶茂盛密集。地面的枯叶层层叠叠的堆积着,一眼望不到头。远处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是有猛兽在穿行,不,更准确点的说法是像一群猛兽在奔突穿行般的声音。

    “这群该死的混蛋,追了这么久都不放弃,到底为个什么!”赵开源在奋力奔行着,或飞纵,或在地面艰难的“疾行”。自离开中州进入西州凉省边城玉门起,他就隐隐约约的感觉自己被人盯上了。虽只是一种感觉,他还是提高了警惕。果不出其然,离开玉门不久就窜出数名携带利刃的黑衣蒙面大汉,二话不说上前就下死手,赵开源稍作抵抗自知不敌后拔腿就窜进了不远处的老林。

    深山老林中的一场追逐游戏就这样开始了,这样的日子已持续了好几天。

    这几天来,赵开源吃不饱,睡不好的亡命着。黑衣人也吃不好,睡不香的追逐着。赵开源一向觉得自己的意志很坚定,不过连日来的折腾让他精神都快崩溃了。

    他反复的问着自己这是为什么,但他得不到答案。

    “贼子,你们到底是为什么追杀赵某?”赵开源边逃边高声喊话。

    “沙沙沙”,还是没有回答,只有身后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向他表明了敌人的意志。

    “妈的,要老子命也得给个理由好吗?”文人赵开源难得的说了句脏话。

    “沙沙沙”,身后还是只有悉悉索索的声音,敌人还是无言的追逐着。

    “哼,要取我性命,也得先累垮你们,我别的本事没有,逃命的功夫一流,来吧。”赵开源略带怒气的喊着。

    “小子,看你也是个练家子,有种停下来咱们单打独斗?”终于有个沙哑的声音回应了赵开源的喊话。

    “我斗你个头,来吧,追我,追到大好头颅奉上!”赵开源不屑的回答。

    “气煞我也,追到你必分你尸,喝你血!”那个声音愤怒的嘶吼。

    “哼,追到再说吧你。”赵开源嘴上讥笑不已,脚下却一点不敢怠慢。

    追逐继续着,这是生死的追逐,输的代价就是付出生命。似乎赵开源的生命不是那么好付出的,他一直将敌人甩在身后,虽然他快筋疲力竭油尽灯枯了。

    南州邺都王宫书房。

    “易先生我不明白了,为什么先生对一个贬谪士子这么执着,杀他何用?”一个身穿蟒龙袍,头戴王冠,脚穿朝天靴的五十左右的男子不解的向一个谋士打扮的中年人发问,这人是楚王芈枢。

    “我得到消息,此子曾上削藩策。”易先生淡然的回答。

    这易先生名叫易谟言,楚王谋士,人称“神机军师”。

    传言当年楚王继位之初遍寻人才,得知此公隐居南州,便亲自登门请教。此公一番言语让楚王佩服得无以复加,遂相请出山,此公不允。

    此后数年间楚王相请不下十次,且都是亲自登门。最后此公被芈枢的真诚所感动,终于入了楚王幕僚做谋士。

    “那又如何,此子不是就是因为上削藩策而贬谪的么?”芈枢不屑的说。

    易谟言一副洞察一切的样子,微微笑道:“贬谪有那么多地方可去,为何偏偏来南州,还是去天堑关?”

    “贬谪就是贬谪咯,难道还有什么深意不成?”芈枢不屑的笑着。

    易谟言也不介意,他面带微笑,玩味的道:“王上知道要一个人倒下从正反两面那面入手更容易么?”

    芈枢闻言笑道:“当然是反面容易!先生何意?卖什么关子嘛。”

    “天堑关就是我楚国的反面。”易谟言指了指芈枢的身后如是说。

    听闻此言,芈枢止住了笑,扬了下头,示意道:“嗯,你的意思是上边想用此人给老夫下绊子?”

    “但那小子好像只是去天堑做个书吏吧?”紧接着芈枢有点疑惑的问。

    易谟言引导着提示道:“换成王上您要这样做,您会怎么办?”

    “嗯,换成寡人,一纸密令就可控制天堑雄兵了,难道?”芈枢听闻此言,灵光一现,若有所思的说着。

    “有没有等他们回来了就知道了。如果有,我要重新估计他们了。”易谟言扬了下头面带微笑的说着,他双目中似乎闪烁着一丝兴奋。

    “哼,那群废物,杀个书生也这么久都没回音,不过量那个小子也没那个谋略。”芈枢还是有点不屑看了看中州圣都方向。

    “或许吧,这个人必须死,即便不是易某所想一般,死个书呆子,又有何妨。”易谟言森然一笑,淡然的说着。

    “那为何不在他来我南州的时候除去,不是更容易么?”芈枢不解的问。

    “如果我的猜测是真的,死在芈旭那个老家伙的地界上比死在我们地界上好。”易谟言微笑着答。

    芈枢闻言大笑着道:“好计策,哈哈。”

    蜀宁朝西州凉省老林。

    “呼,呼,跑啊,怎么不跑了。”那群黑衣人的首领气喘吁吁的嘲笑坐在地上喘气的赵开源。

    “呼,呼,累了,不想跑了。”赵开源喘着气无力的回答。

    首领提着刀狞笑着道:“那你可以去死了,死了就再也不会感到累了。”

    “等等,我都快死了,能告诉我到底谁要杀我么?朝廷?不会,要杀我可以用一百种死法让我死在天牢里。定西公?或许是。但我一个叫嚣削藩的刺头死他的地界上不是个好事。莫非是楚王?有点像。”赵开源自顾自的说着。

    听到这里首领有点愠怒的大喝道:“够了,要死了还这么多废话!做了他。”

    “噢,真是楚王。说到楚王你就急了,谢了。”说完,赵开源飞速起身又一溜烟开溜了。

    “妈的,这厮诓我们,读书人就是他妈的花花肠子多,追,逮住他我要把他大切八块方消我心头之恨。”赵开源身后传来了首领气急败坏的咆哮。

    他们继续在老林中开展追逐游戏,赵开源离胜利却越来越远了。终于,他耗尽了最后一丝体力,瘫坐在一处枯叶堆上。

    “看来,我命中注定要绝命于此杳无人烟的地方,楚王的贼子们,来吧,赵某的命你们拿去。”说完,他干脆平躺于枯叶之中。此情此景,真舒服啊,放下对生命的执着,坦然面对死亡的感觉真舒服啊,特别是着这厚厚的枯叶,松软的感觉如华贵大床一般舒服。

    “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赵开源临死前对自己如是说。

    凉省定西公府。

    “你是说,那个叫嚣着要削藩的刺头小子来到寡人的地界就消失了?”七十多岁的芈旭一扫在圣都大殿的病态,虎踞龙盘的高坐王座,目光炯炯的对手下管事谢蒙如是说。

    “是的,君上。据咱们的密探说,他一路跟着那小子直到玉门。然后,他再也没传回过消息了。”谢蒙恭敬的禀报。

    “遭了毒手吧。我很好奇,谁干的。”芈旭淡然一笑,他的话里包括两个人,赵开源和他的密探,他认为他们两都死了。

    “微臣马上安排人去查,容臣告退。”谢蒙说完后躬身退下了。

    “哼,芈枢小子,不用查我都知道是你。不过也不是你,易谟言,你是个人物。”芈旭了然于胸的自言自语着,说完闭上了双目养神打坐。

    蜀宁朝西州凉省老林,傍晚。

    “小子,又想诈老子?”黑衣人首领见赵开源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对手下做了个包围手势后小心的探问着。

    “哼,装死?别想再诈老子了,老子不上那个当了。”见对方毫无回应,黑衣首领恨恨的怒骂起来。

    “楚王的人都这么胆小?我躺着给你杀都怕这怕那的?”赵开源翻了个身,嘴里不屑的嘟囔着。

    “你不跑了?”首领不可思议的问。

    “真的累了,真的不跑了,我困了。”赵开源语气中充满了疲累,他无奈的回应着。

    “真的?”“幸福”来得太突然,首领一时没法接受。

    “我靠,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难伺候,跑吧,你又不依不饶的穷追不舍。我不跑了,躺下给你杀吧,你还不信,唉。”赵开源很是不屑的回应着。

    “哈哈哈哈哈,这厮不跑了,给我乱刀砍死!”首领闻言高兴的发令。

    “等一下!”赵开源大叫了一句。

    “又怎么了?又要诈我?”首领带着哭腔问。

    “等我睡着了再砍成么?这,是我最后的愿望。”赵开源略带苦涩的回答。

    “嗯,我答应你。”首领沉思片刻后答应了。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当他们停止追逐后,林子就变得很安静,安静得只有他们听来很是空洞的对答。

    这突然传出的声音从哪来的,野兽?

    “怎么回事?”首领疑惑的看着手下问了句。

    “不知道。”黑衣人面面相觑,异口同声的回答。

    “去看看。”首领指了指声音的来源处吩咐手下去查探一番。

    “三月草,何萋萋。人间苦,不得生!”这时,如来自地狱恶魔般嘶哑的声音吟唱着一段唱词从声音的源处传了过来。

    “什么人,故弄玄虚,找死!”首领怒喝一声,作势欲上。

    唰,突然一个鬼魅般的身影飞了过来。一道灰光闪过,一个黑衣人应声倒下。他喉结出出现了一道伤口,一道不平滑的伤口,伤口边缘挂着些肉沫,血肉自里向外翻滚。

    “敌袭!迎敌!”首领高声喊着,黑衣人们顿时朝他身边聚集。

    “唉,想死都这么难。”赵开源翻身坐起,他惊诧的看着这诡异的一幕。

    “你,你,你,是人,是鬼?”首领定睛看了看那个神秘的身影,有点惊慌的问着。来人身法太过飘忽诡异,让他有点胆怯了。

    只见那身影好像是个人,此人破衣烂衫,蓬松的头发遮住了脸,看不清面容和表情,手中拿着一把像剑一样的锈烂兵器,刚才那道灰光似乎就是它。他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似乎在酝酿杀意。

    “死。”良久,那身影突然低吼一声,旋风般杀向黑衣人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