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九孤轶闻 > 第一卷 群星毕集 第七章 鬼戎军神
    武德元年六月,鬼戎帝庭。

    一名身穿名贵兽皮,身材魁梧,国字脸,络腮胡的青年戎族汉子在吼着:“小崽子们,今天没吃饭么?使劲啊,把你们用在自己婆娘身上的劲都给我使出来!不用心的,小心老子的鞭子!”

    他是在对着一群在练习使用攻城器械的草原汉子们嘶吼。

    “查殿下,要不咱们歇歇?儿郎们也练了大上午了,都还没歇会呢。”年逾半旬的老将戈木奇现在像个慈祥的老人,年轻时候的凶狠劲似乎被岁月磨去了痕迹,只剩下了老人的啰嗦。

    “师父,您知道的,对他们严厉不是害他们,反而是在救他们的命。我知道师父您爱惜咱们的儿郎,但现在不严厉对待,以后上了战场他们会被我们的仁慈害死很多,很多。喂,说你哪,那个对自己扇凉的。老子转头你就偷懒,过来自领鞭子!”国字脸的查殿下先是温和谦恭的对老将说着,一转脸他又恢复了魔鬼教官的本色。

    “是啊,是啊,那殿下好好训着,老戈先回去了。那仗过后,老戈只剩下了仁慈。”老将有点怅惘的说然后蹒跚着离去了。

    “放心吧,师父,以前的失败,我们不会再重演。”查殿下对着老人的背影坚定高喊着。

    “那就好,就好。”老将没回头,轻轻的回应着,只是语气中似乎带着点苦涩。

    “你们,给老子用心练。今天的鞭子增加了,被老子逮着加三鞭!”看着老人寥落的背影,查殿下感觉很不是滋味,于是他愈加发狠了。

    “查殿下,哥木查殿下,大帝让您去汗帐一下。”这时,一个传令兵纵马过来高喊着。

    “知道了。”哥木查回应了传令兵,然后对着侍立在他身后的副将喝道:“胡尔固,你看着他们!给老子用心看着,不努力的给老子狠狠抽。”

    “是,殿下,我一定严格要求这群小崽子。”胡尔固执了个军礼肃穆的回答。

    帝庭,汗帐议事殿。

    “大帝,您找孩儿有事?”走进汗帐的哥木查执了个军礼恭敬的问。

    “查儿,这边坐下,我给个老东西看看你。”哥木蓝山还在忧郁的沉思着,哥木查的到来打断了他的沉思,他指了指王座下的一个侧座微笑着回应。

    “老东西,谁,在哪?”哥木查打量了下汗帐,除了自己和父亲,没有其他人。

    “你看不到的,我也看不到的,他看得到我们,那个老东西一定会来看我们的,一定在看。”哥木蓝山向上仰望着,神经兮兮的喃喃着。

    “父亲,您怎么了,您?”哥木查感觉很不对劲,他作势欲上前查看父亲是否生病了或者中邪了。

    哥木蓝山摆了摆手,淡然的道:“好好坐着,孤,没事。”

    “那就好,那就好。”哥木查长舒了口气。

    哥木蓝山缓缓的道:“我想说个故事,一个你们三兄弟只听过一半的故事。”

    “嗯,大帝请说。”哥木查嘴上安分的答着,心里却很诧异,难道父亲把自己找来就为说个故事?还是自己听过一半的故事,他,很好奇。

    “孤登位以来,只进行过一次对外的大战争,靖旷绞肉机,你们是这么叫的吧。”哥木蓝山平和的说着。

    “嗯,这个故事?”哥木查越发好奇了,这场战争他从十岁听到现在,却被父亲告知只知道一半,那另一半呢?

    显仁二年秋,北州蒙省靖旷原。

    靖旷原鬼戎汗帐外。

    “哈哈,南国那些胆小鬼那些乌七八糟的玩意好像没了。他们只能跟咱们的儿郎面对面的搏杀了,他们输定了。”戈木奇看着蜀宁军再没有用那些屠宰草原儿郎的杀器,多年领兵经验告诉他,对手的底牌没了,于是他高兴的对哥木蓝山禀报。

    “是啊,感谢苍天,南国没戏了。”哥木蓝山长舒了一口气,有点苦涩的回应。

    这场战役至今,他已经损失了近三十五万战士,大部分都是他哥木部落的儿郎。他虽然一直在咆哮儿郎们的蠢笨如猪,但他内心中却在滴血,三十五万人哪,这该死的南国,这该死的战争。

    “告诉儿郎们,南国那边的境况只会比咱们更差,差好几倍。叫儿郎们退下来休息一下,准备最后的总攻。”哥木蓝山双目如电的指着靖旷关。

    “是!”戈木奇喜悦的领命下去了。

    靖旷关上。

    “林卿,远距离兵器都没了么?一件不剩?”芈汶看着关下黑压压一片的戎族战士语气苦涩的问。

    “没了,一件没剩。”林仲也看了看关下那一片黑压压苦涩的答。

    “我们还剩多少将士?”芈汶平和的问。

    “还剩五万可战之士,两万伤兵。”林仲苦涩的答。

    “戎子那边呢?”芈汶还是很平和的问,神态却很苍白无力。

    “大约还有十来万吧。”林仲很是无奈苦涩的答。

    “哦,知道了,朕去关楼休息一下。”芈汶淡然的说了句,他神色很是疲惫惆怅,缓缓朝关楼走去。

    “陛下,没有援军么?”林仲没来由的问了句。

    “没有,朕带过来的大军就是我蜀宁朝最后的援军。”芈汶黯然了,蜀宁朝廷能指挥的军队大半都带过来了,诸侯们表面说着要齐心抗敌,结果一个都没来,他们是想看着中央被鬼戎击垮,然后趁乱分杯羹,那还有什么援军呢?

    “陛下,既然事已至此,微臣斗胆请陛下撤离!”林仲很是郑重的跪下喊着,言辞之间充满急切与热忱。

    “林卿,朕不会撤离的,除非是朕的尸体。朕去关楼等他们来,朕就是我岚枫朝的最后一道防线。”芈汶还是语气平淡的说着,但每一个字都透露着誓死决然的坚定。

    “陛下!”林仲热泪盈眶,不知道该再说什么了。

    芈汶镇定了心神,双目如电的指着戎军坚定的说。“林卿不必再言,朕亲率大军来援就决定了,不退鬼戎,绝不还朝。朕,就是我蜀宁朝的最后一道防线。朕,等着他们!”

    “好,陛下执意如此,那么请允许微臣侍立关楼门外指挥,臣就是我蜀宁朝倒数第二道防线。”林仲站起身,语气决然坚定。

    “好,黄泉路上有林卿相伴,朕不孤也!”芈汶微笑着回应。

    靖旷原鬼戎汗帐外。

    “儿郎们,今天注定是你们的日子。靖旷关上的南国残军不行了,他们就如枯树、残叶一般在苟延残喘。现在,你们给我上去砍掉那棵枯树,扫掉那些残叶,胜利必将属于我草原的儿郎,鬼戎万岁。”哥木蓝山对着十多万草原战士高呼着。

    “慢着,南国那边在喊什么?”哥木蓝山突然间听到蜀宁军山呼海啸的喊着几个模糊不清的字。

    “都快玩完了,喊个什么劲。”戈木奇不屑的吐了口吐沫。

    “报,报,大帝,南,南国的援,援。。。。。。”前线的传令兵纵马奔来,气喘吁吁的喊着。

    “援什么?”哥木蓝山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愤怒的把话说不清楚的传令兵凌空抓到身边。

    “南国援军到了,是镇北王芈泰的镇北卫,十万精锐亲军!”传令兵被抓到哥木蓝山身边后,他仰望着哥木蓝山愤怒得铁青的脸庞一下子吓得来了精神,一鼓作气的说完了。

    “什么,援军?不是说蜀宁朝的诸侯都选择坐视么?这芈泰哪根筋搭错了。”哥木蓝山愤怒的咆哮着。

    没有人能回答他,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草原大军得知这个消息顿时鸦雀无声。南国平添十万助力,他们此时想要取胜已然无望了。

    良久,哥木蓝山语气中充满了不甘缓缓的道:“撤后五里,等待后援。”

    靖旷关上。

    “臣,芈泰见过吾皇。”镇北王芈泰此时是个健壮的中年汉子,他精神抖擞,气若洪钟,颇有虎将之态。

    “皇叔辛苦了,这次得皇叔相助,朕无忧矣。”芈汶长舒一口气,语气很是真诚。

    “陛下哪里的话,镇守北疆本就是微臣的职责,只是。”芈泰说着说着突然有点欲言又止一般。

    芈汶面带笑意温和的道:“皇叔来了就好,如果有些话不方便说就揭过不提吧。”

    “说也无妨,是臣的家事,本来陛下到我蒙州老臣就准备提兵北上与陛下会和。但是,但是我军中出了乱贼,是那帮老小子安插的奸细,还是我的一员爱将。”芈泰有点苦涩的说着,看来其间是发生了很大的变故。

    “嗯,朕知道了,皇叔咱们先计划计划,林卿给皇叔讲讲现在的形势。”芈汶摆了摆手,向芈泰递了个会意的眼神。

    父皇说得不错,自己的亲叔叔在关键时候不会不管朝廷的,而那群堂叔、堂爷爷、堂兄弟子侄们就真的是管自己去死了,他们居然动用了安插的高级别将领来阻止援军。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显仁圣皇对自己如是说。

    武德元年六月,鬼戎帝庭。

    “那咱们是怎么输的呢?”哥木查插嘴发问。

    “那群老家伙,听说我哥木部落损失惨重。便坚持不再出兵,甚至要求撤回他们部落的残部。孤被逼无奈,只得撤兵。”哥木蓝山恨恨的回答。

    “那群该死的老顽固!”哥木查听闻此言,愤怒不已。

    “所以,他们都死了。”哥木蓝山神色平淡的说出一句让人发寒的话。

    “呵,老家伙,很好奇我怎么收拾那群给孤下绊子的老家伙吧。这事得从我长子哥木鞑泰说起呢。”哥木蓝山又状若疯癫的仰望着、痴笑着、呢喃着。

    哥木查再次打量了一下殿内,确实没有其他人,他觉得冷飕飕的,很冷。

    “查儿,叫你大哥过来,我跟他也说说话。”哥木蓝山仍在仰望,平淡的吩咐了句。

    “是,大帝。”哥木查心里很急,他觉得他的父汗不是疯了就是见鬼了,言罢立即出帐去寻他大哥去了。

    那个除了父亲,他唯一可以仰仗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