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游戏小说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 356.在芒草丛中,迈步向前。
    「汤本站」,对于箱根而言,一个类似玄关的站台。

    正值旅游旺季的十一月,月台人来人往,穿黑色制服的神川学生,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今天天气很好,能看见富士山呢!”

    “富士山?在哪里?”

    “来的路上看见的呀,乘务员还特意用广播告诉乘客来着!”

    “我睡着了。”

    “不,你当时在打游戏。”

    “真的假的?我没睡吗?我怎么感觉我睡了一觉?”

    对于游客的视线,学生们不以为然,兴奋地聊着天。

    “人都到齐了。”小泉青奈高声说,“第一天是集体行动,所以大家不准私自离开队伍,听到了吗?”

    “是——”

    “会有自由活动拍照的时间,但必须在规定的范围和时间内。”

    “是——”

    “如果出现意外状况,各组组长记得立马找我。”

    “是——”这次回答的声音小了很多,只有十位组长。

    渡边彻这组的组长是一木葵,当选理由是用渡边彻的话来说,是一木葵这次修学旅行的功课做得最多,实际是他们三个人懒。

    小泉青奈说完该说的,又再三叮嘱大家注意安全,便带着众人离开「汤本站」,朝第一个目的地「箱根汤寮」走去。

    沿途经过箱根的购物街,街头有各种食品屋,琳琅满目。

    女生们恋恋不舍,纷纷决定第二天的自由行要来这里。

    “要走多久?”九条美姬在队伍最后面,问身边的渡边彻。

    “一木组长?”渡边彻又问走在他们前面的一木葵。

    “我看看,”一木葵摊开旅游杂志,“十五分钟左右。”

    “走十五分钟去看一个温泉。”九条美姬冷笑着哼了一声。

    如果是她公司属下制定的这个方案,百分之一百会被调职到神奈川,永远告别繁华的东京都。

    「箱根汤寮」的景色还算不错。

    一进门,大多数人被眼前的景色惊艳。

    翠绿的常青木、火红的枫叶,石板小路掩映在这些树叶投下的绿荫中。

    逛完「箱根汤寮」,又搭乘箱根登山电车,前往山上的「强罗公园」。

    红色的铁皮车,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攀爬。

    “这条铁路,据说是岛国坡度最陡。”渡边彻靠在窗边,欣赏沿途仿佛要烧起来的红叶。

    “然后呢?”九条美姬用‘这又怎么样’的语气问。

    “然后呢?”渡边彻学着她的语气重复一遍,然后因为太喜欢她,忍不住刮了她一下精致挺拔的小鼻子。

    “哪有那么多然后?”他笑着说。

    九条美姬抱着手肘,冷眼看着他:“我允许你刮我鼻子了?”

    “好像.没有。”

    “弯腰。”

    渡边彻一副要亲九条美姬似的弯腰。

    九条美姬嘴角露出轻蔑的笑容,然后亲了他一下。

    “嗯?”渡边彻疑惑地看她,还以为九条美姬会刮他的鼻子,或者捏他的脸。

    等他发现九条美姬挑衅地看着清野凛,才明白她的意图——不是惩罚,而是做给清野凛看。

    “肤浅的女人,就会做这种事。”清野凛手点下巴,脸上露出有一点点阴沉的微笑。

    “那让我看看,不肤浅的女人会做什么?”九条美姬饶有兴趣地问。

    “渡边同学。”清野凛转身看向渡边彻。

    “渡边同学不在。”渡边彻应道,“他让我转达:这种情况,你找他准没好事,所以他出门了。”

    “嘻嘻嘻!”一木葵偷笑的声音。

    三人同时看了她一眼,又同时挪开视线,沉默地欣赏车厢外的箱根风景。

    除了染红山体的枫叶,还可以俯瞰早川的溪谷。

    “快到了,大家做好准备!”小泉青奈说,“大家互相提醒,千万别丢下同学啊。”

    “我要把你丢在这里。”有朋友以上,还没成为恋人的男生对女生说。

    电车抵达「公园下站」,神川的师生又两两排成长龙,步行前往「强罗公园」。

    进了公园,有半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

    茶室、甜品店、餐厅、工房,可以体验的项目有很多。

    穿黑色制服的神川学生,一会儿这边出现四个,一会儿那边出现一队,到处是他们的身影。

    一木葵想试试在传统茶室里喝抹茶,清野凛不想再多走哪怕一步,所以跟着去了。

    九条美姬对不知道多少人坐过的榻榻米,还有不知多少人用过的茶具没兴趣,在茶室周边转起来。

    渡边彻跟在她身边。

    离开茶室,没走几步,可以看到苍松翠柏中的喷泉。

    只是跨出一步,他们就从传统的日式庭院,来到西式美景中。

    “这次旅行一直和我在一起,你要怎么和她坦白?”九条美姬站在蓝色的喷泉边。

    “就算要坦白,我也不能让你一个人。”渡边彻说。

    “需要我主动给你机会吗?”九条美姬侧过身,调笑着看向他。

    “我有晨跑的习惯,她有到了新地方第一天必定失眠的问题,早上有机会。”

    “你很了解她嘛。”

    “我更了解你,知道你睡着之后喜欢”在九条美姬‘你说下去,继续说’的眼神下,渡边彻抬头看向远方的晴空与白云,“天气真好。”

    九条美姬“哼”了一声,饶了他这一次。

    “你练习晨跑,是提前计划好的?”

    “提前计划好?”渡边彻收回视线,疑惑地看向九条美姬,“什么意思?”

    “凛和我说,你故意被我杀了两次,其实是你早就安排好了的事情,你的人生已经不知道重来了几次。”

    “.她不是不说谎吗?”

    “猜测。”九条美姬说。

    “能重来就好了。”渡边彻略带向往地说。

    “假设,”九条美姬看着他,“你能重来,打算怎么安排自己的人生?”

    渡边彻双手插进裤兜,盯着蔚蓝的泉水思考一会儿,扭头对九条美姬说:

    “好像.没有重来的必要?”

    “没·有·必·要?”九条美姬手伸向渡边彻腰,狠声说:“你要是能回到过去,第一时间来找我,记住了吗?”

    “我兴冲冲地跑到九条大小姐面前,说:‘美姬.’,话音未落,十五岁的大小姐帅气地站起来,同时拿出静流的手枪,‘砰砰砰’给我三枪,渡边彻当场倒地不起。”

    九条美姬笑起来,松开手,说:

    “三流剧本,错误百出。首先,你唯一能见到本小姐的地方,只有学校,那时候我身边没有静流;其次,就算你提前见到我,我怎么可能亲自动手。”

    “还是要给我三枪?”

    “看静流的想法,本小姐只要你死这个结果。”

    “那还不如你亲自动手。”渡边彻从后面抱住她,手搭在她紧致的小腹。

    九条美姬靠在他怀里,远方白色积云惬意地舒展着。

    一木葵从茶室出来,对抹茶赞不绝口,同时还羡慕倒茶的女服务员的优雅。

    离开「强罗公园」,众人去了下榻的酒店。

    吃完午饭,休息了一会儿,再次整队出发。

    硫磺扑鼻,白气弥漫的「大涌谷」;

    买了一袋黑鸡蛋,500円,5个,渡边彻吃了两个。

    隐藏在森林里的「箱根神社」;

    四周粗壮的树木拔地而起,像是支撑天空的柱子。神社的参道一面通向山上,一面通向「芦之湖」湖边。

    最后坐了海贼船,在「芦之湖」上转了一圈,靠着船舱眺望远处的富士山,对着水中的红色鸟居拍照。

    等外轮山被晚霞映得更红时,第一天的集体行动结束了。

    晚饭吃了据说从「芦之湖」捕捞的硬头鳟,也不知是真是假。

    渡边彻依旧和九条美姬睡一间。

    箱根山里的酒店,在远比东京安静的夜色中,显得十分寂静。

    豪华卧房里,渡边彻站在落地窗前,眺望屏风似的外轮山。

    广阔的原野,树林中的高尔夫球场,月色像水一样流淌。

    不清楚是不是错觉,还是因为箱根空气比东京干净,没有霓虹灯,月亮看起来比东京清楚很多。

    寂静的卧房终于有了声音,九条美姬从浴室走出来。

    她穿着合身的浴衣,胸部饱满,飘带勒住细腰,头发高高地盘起,笑吟吟地看着渡边彻。

    “真漂亮。”渡边彻忍不住说。

    “你也很有型。”九条美姬笑着说。

    “我说真话。”

    “就你会说真话?”九条美姬没好气地说。

    “我的意思是,我不仅仅只是有型那么简单。”渡边彻将她搂到怀里。

    “还好色?”

    “我们的心果然连在一起。”

    两人依偎在落地窗边,静静地看着外轮山,享受彼此的体温。

    “美姬。”安心舒适的氛围中,渡边彻轻声开口。

    “嗯?”

    “我可以吻你吗?”

    在一年前的夏天,舞会中途,两人溜到船上,渡边彻也曾这样请求过。

    “明天要和凛坦白,今天还要和我做?”九条美姬笑吟吟地问。

    渡边彻嘴唇几乎贴到她脸上:“我现在和你在一起。”

    为了明天的清野凛,冷落今天的九条美姬;为了今天的九条美姬,忘记明天的清野凛,这都不是渡边彻应该做的。

    他们情况复杂,和谁在一起时,全心全意地想着对方,这才是正确的做法,至少渡边彻是这么认为。

    “来吧。”九条美姬仰起雪白的脖颈。

    渡边彻嘴唇微微张开,九条美姬两瓣红润晶莹的唇分离,嘴唇互相镶嵌。

    沐浴着月色,就像当初在东京湾的小船上,两人吻在一起。

    外轮山的轮廓越加清晰,月亮爬上山尖,大放光明。

    “嗯!”九条美姬离开独渡边彻,喘气说:“差不多了。”

    “去床上?”

    “嗯。”

    渡边彻从九条美姬浴衣前襟里拿出右手,随后将这只依旧残留温润的手,放在九条美姬的膝盖后面,将她整个人抱起来。

    九条美姬娇美地躺在床上。

    渡边彻再次俯身和她接吻,于此同时,手轻轻拉开她腰间的飘带。

    衣物被脱去的窸窣声、喘息声、呼唤彼此的呢喃,寂静夜里,只有这些声音掠过耳畔。

    ◇

    第二天早上五点,九条美姬依旧酣睡,渡边彻轻轻下床,换上学校的运动服。

    漫步在走廊上,四周安静像是能听见雾霭流动的声音。

    “早上好。”仿佛命中注定,又像是早就约定好,他和清野凛相遇了。

    “和我一起晨练?”渡边彻发出邀请。

    “跑步就算了。”醒得早,清野凛没有换衣服,身上穿着昨晚当睡衣的学校运动服,“如果散步的话,我可以陪你。”

    “陪我。”

    两人走出酒店,带着寒气的空气扑面而来。

    等习惯这股冷意后,会因为空气的清新而觉得舒服。

    “有想去的地方吗?”清野凛问。

    “没有,你有?”

    “嗯。”清野凛抱着自己的身体,“想去仙石原,看旅游杂志上说,一到秋天,那里漫山遍野都是金黄色的芒草。”

    “今天是自由行,等太阳出来再去不是更好吗?”渡边彻问。

    此时天地依旧昏暗,月亮恋恋不舍地悬挂在外轮山上,仿佛要被油炸的螃蟹,拼命用钳子夹住锅边,尽力把自己举起来。

    “白天人多。”

    “这样。”

    沉默一会儿,清野凛问:“你每天都跑步,今天不跑步可以吗?”

    “其实散步和跑步,对我都没什么锻炼上的意义。”

    “那为什么坚持跑步?”

    “一听就是你会说的话。”渡边彻笑道。

    清野凛一脸平静,不否认自己对运动的讨厌。

    渡边彻接着说:“我坚持的不是跑步,而是期待能和你相遇,因为你有失眠的习惯。”

    “谎言。”

    “这不是你亲口对美姬说的?”渡边彻故作惊讶,“说我故意被她伤害两次,为了能和麻衣学姐、青奈老师在一起。”

    “那只是可能。”清野凛习惯了室外的气温,稍稍松开抱紧自己的手臂。

    “不可能。”

    “小泉老师也不记得自己在十六岁去过未来。”

    “那是两码事。”

    “说不定等你老了,或者某一天,我们之间谁出了意外,你就会获得重启时间线的能力。”

    “我大概清楚你为什么那么清楚超人的设定了。”

    两人边走边说,来到仙石原。

    一条泥土路,两侧全是人高的芒草,漫山遍野,晨风一吹,沙沙作响。

    “渡边同学!”清野凛惊喜地扭头看向渡边彻。

    渡边彻笑着看她。

    清野凛似乎很喜欢无人的仙石原,脚步轻快,走在芒草丛中。

    渡边彻落后一步跟在她后面,看着她曲线柔美的背影,以及被风吹起、轻轻摇曳的黑色长发。

    天逐渐亮起起来,晨光洒在长满芒草的荒野上,满目金黄。

    渡边彻想起冬季露营。

    第一天,在清冷的杂木林,清野凛坐在树根上休息,阳光笔直的射下来,如圣音一般笼罩她。

    但渡边彻想起的不是那个时候的清野凛,而是高级雪道上,躺在白色积雪上的她。

    是时候了。

    想要上前,却怎么也迈不开脚;

    喉咙又变得干涩,声音肯定沙哑了;

    心脏剧烈地跳动, 手心发烫,似乎要出汗;

    紧张,担忧到甚至有些害怕.

    但正以为如此,更要开口、大步向前,让她听见自己的心跳,感受手心的温度。

    因为,这些全是爱她、想要得到她的证明。

    “清野同学。”

    清野凛停下脚步,转过身,歪着纤细的脖子,轻声问:“怎么了?”

    听见风吹过草原的声音。

    这个时候,渡边彻决定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十一月的天空,在渡边彻头顶舒展开来,长满金黄色芒草的仙台原只有他和清野凛。

    那是一个澄澈得近乎透明的十一月清晨。

    完本时间基本确定下来了,六月一日最后一章。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