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游戏小说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 354.思念彼此的夜晚
    信浓町公寓,501室,今天的晚餐是汉堡肉。

    小泉青奈腰间系了围裙,用玻璃做的大碗搅拌肉沫,宫崎美雪在她身边切洋葱。

    晃子在料理台外面,什么也没做,只是单纯陪她们两个打发无聊时间。

    “渡边那小子去哪了?”晃子咬了一口黄瓜,发出清脆的咵嚓声,“会不会和大小姐一起吃大餐去了?”

    “不会。”小泉青奈语气轻松。

    “嗯?你怎么知道不会?”嘴里咀嚼黄瓜,晃子说话含含糊糊的

    “他如果要去,一定会提前和我说一声。”小泉青奈笑着说,“我又不是不让他去,有什么好隐瞒我的呢?”

    “盲目的信任,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女人,没救了。”晃子无奈地摇着还剩半截的黄瓜。

    “刚做了,当然会这么的信任。”宫崎美雪擦了一下菜刀,抹掉刀身上的洋葱末。

    “做?”晃子瞪圆眼睛,来回打量两个人,“做什么?那个?”

    小泉青奈低着头,往肉沫里放面包粉、鸡蛋、肉豆蔻、胡椒粉,然后继续搅拌;

    宫崎美雪在平底锅里放油,开小火,倒入一半刚切好的洋葱。

    倒了一些,她准备放下盘子,想了想,又往锅里倒了几粒。

    “这样差不多一半对一半?厨房就没有给洋葱控制剂量的仪器吗?”宫崎美雪嘴里嘀咕。

    小泉青奈拿过剩下的一半生洋葱,倒进肉沫里。

    “喂!”被无视的晃子大喊。

    “除了那个,他们两个还能做什么?英语试卷吗?”宫崎美雪随口回答,开始翻炒洋葱。

    “什么时候?”晃子难以置信,黄瓜都不吃了,“明明青奈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宫崎美雪没说话。

    晃子脑袋一转,猛盯着低头沉默的小泉青奈。

    “去北海道旅游的第二天晚上。”小泉青奈好像犯了错的学生,低声对晃子老师说。

    “北海道?前几天?你不是和麻衣睡一起吗?怎么和他......等一下,你趁麻衣睡着,偷偷跑出去了?!还是说渡边彻那小子,半夜溜到你们房间,把你们两个......”

    “没有没有!”小泉青奈赶紧打断晃子,越说越离谱。

    “那是怎么回事?”晃子质问道,“给我仔细说清楚!”

    “就是......”

    “就是?”晃子眼睛都不眨,耳朵竖起来。

    “......反正做了。”

    因为前一晚明日麻衣去了渡边彻房间,自己不甘心落后,所以第二天晚上去了——这种话怎么可能说出口。

    “咳,咳咳。”晃子发出哭腔的咳嗽声,“呜呜,好痛苦,好难过。”

    “你痛苦难过什么?”宫崎美雪没好气地看她一眼。

    “二十五,不对,二十六岁的处女,本来我们三个都是,我还没没什么感觉,现在突然没了一个,心里开始着急了,呜呜呜。”晃子一口咬掉最后的小半截黄瓜。

    “我可以帮你。”宫崎美雪说。

    “帮我?”晃子一愣,“帮我什么?”

    “你不是不想做处女吗?我那里有指套。”

    “指套?什么指.....”晃子反应过来,“你你你你这个女流氓!”

    “作为医生,备着指套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宫崎美雪淡定地说,“你去肛肠科......”

    “美雪!”作为唯一的有经验者,小泉青奈反而是脸最红的那个人。

    她又羞涩,又急地说:“这里是厨房,别说那些!”

    宫崎美雪耸了一下肩膀。

    晃子看了宫崎美雪也一眼,有种第一次认识自己好友的错觉。

    “青奈。”晃子压低声音。

    “怎么了?突然这样?要借钱?”小泉青奈好笑地看着好像卧底交流暗号的晃子。

    “借钱做什么?”晃子正准备说下去,又不放心地丢下一句:“你等我一下。”

    她踩着可爱的毛绒拖鞋,啪嗒啪嗒溜到客厅,对着玄关处展望两下。

    确认渡边彻没回来,她又跑了回去。

    “青奈,”她双手杵在料理台上,往前探出上半身,小声问:“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小泉青奈懂她的意思,因为不好意思,只能明知故问。

    “就是那个啊。”

    “哪个?”

    “就是......”晃子着急地不用语言了,而是伸出右手食指,搭在左手大拇指与食指之间。

    她的右手食指,像是要搓掉那里不存在的油污,又像是要把大拇指从左手上锯下来,前后推进着。

    “晃子。”小泉青奈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哈哈哈哈!”宫崎美雪笑得锅铲都拿不稳了。

    晃子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关心地问:“怎么样?这个?”

    “挺形象。”宫崎美雪称赞道。

    “谁说那个啊!”晃子应付她一声,又紧盯着小泉青奈,“怎么样?舒服吗?”

    “......”小泉青奈低头不说话。

    “青奈~~~!”晃子整个上半身趴在料理台上。

    此时如果有人抬起她的脚,只需要一点点,她或许就会一头栽倒在料理台里面。

    “做晚饭呢。”小泉青奈埋头搅拌肉沫。

    “就说一说嘛,舒服,不舒服?”

    小泉青奈被她一直盯着,只好低声害羞地说:“还行...吧。”

    “还行?”晃子重复这个词,“还行到底是舒服,还是一般?他不是很厉害吗?”

    “你怎么知道少年厉害不厉害?”宫崎美雪疑惑地问。

    小泉青奈也疑惑地抬起头,双眸看着晃子。

    “九条美姬说的呀。”晃子一脸理所当然,用‘你们不记得才奇怪’的表情看着她们两个。

    “什么时候?”宫崎美雪好奇道。

    “修学旅行,还是冬季露营来着?好像是冬季露营,我记得在被炉里说的。”晃子说。

    “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回事。”小泉青奈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

    “你们怎么会和学生聊到这个?”宫崎美雪更加好奇了。

    “当时渡边那小子躲在......晚上再和你说这个!”晃子又直勾勾地盯着小泉青奈,“到底舒服,还是不舒服?”

    “为什么一定要问这个啊。”小泉青奈又是害羞,又是无奈。

    “只是想知道一下嘛!”晃子拉着小泉青奈的袖子,学渡边彻说:“青奈老师,告诉我吧。”

    小泉青奈往肉沫里倒入宫崎美雪炒好的洋葱,准备继续搅拌,但袖子被晃子拉来拉去,根本没办法使劲。

    “青奈~奈奈~”

    “好吧好吧。”小泉青奈屈服了。

    “嗯嗯,快说快说。”

    小泉青奈叹了一口气,又吸了一口气,最后从嘴里吐出的声音却很小:“舒...舒服。”

    “有多舒服?”

    “这也要说吗?”

    “说说嘛,我好奇!”

    “好奇的话,自己找一个男朋友不就好了?”宫崎美雪随口说,“或者晚上洗澡的时候用莲蓬头、电动牙刷试试。”

    “莲蓬头?电动牙刷?”晃子反应过来,再次口吃了,“你你你你这个女流氓!

    “作为医生,了解哪些东西对人体具有怎么样的刺激性,这不是很正常吗?”宫崎美雪坦然地说。

    “这,正常吗?”小泉青奈迟疑地问。

    “当然正常。”宫崎美雪回答,“接下来做什么?”

    “烤一些芦笋,再洗几个番茄。”

    “青奈,”晃子又压低声音,“疼吗?”

    “还要说啊?”小泉青奈声音带着绝望。

    等汉堡肉快做好,明日麻衣都结束晚上的双簧管练习,从楼上下来,渡边彻才回来。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小泉青奈拿过渡边彻的书包。

    “做错电车了,”渡边彻换上拖鞋,“本来想去池袋,结果去了荻洼站。”

    “荻洼站?去哪里做什么?”小泉青奈甚至不知道这个站台名。

    “我也想知道自己去那里做什么。”渡边彻笑道。

    小泉青奈跟着笑起来,没继续问下去:“今天吃汉堡肉,已经快好了。”

    “我要吃两块。”

    “一人只有一块,我把我的那份给你?”

    “我们两个合吃两块。”

    “那不还是一人一块吗?”

    “不一样,待会儿我教你,我做你的‘如何两人吃两份汉堡肉’老师。”

    “我才不要。”

    走进客厅,渡边彻还没来得去看明日麻衣,就注意到晃子对自己竖起大拇指。

    ‘嗯?’渡边彻心里疑惑,手上同样给她竖了一个大拇指。

    “你们两个。”小泉青奈轻拍渡边彻的背。

    “为什么只打我?”渡边彻委屈道。

    “关系好才打你,”小泉青奈笑着说,“这可是我第一次打人。”

    “......青奈老师,你也是抖S?”

    “什么抖S?”

    “没什么。”

    这天晚上,渡边彻久违地一个人睡。

    躺在那张可以睡六个人的大床上,他反复想着与清野凛在电车上的画面。

    「因为你记得过去的事,所以我决定向未来迈出一步。」

    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是准备和九条美姬三人更加激烈地竞争?还是......

    各种各样的可能,越想越是糊涂。

    渡边彻合上眼睛,放空脑袋,恍惚回到奔向「杉并区」的电车上。

    清野凛又将额头靠在他胸口,自己隔着制服和与衬衫搂着她,空灵如天籁的声音,淡淡的发香,紧致的细腰线条。

    到底要怎么传达自己的心意?

    说出来之后,她会接受吗?

    那遥不可及的梦想,真的有实现的一天的吗?

    不,一定要实现。

    渡边彻记得清野凛说过的每一句话:“世界不会妥协的人温柔。”

    不管别人怎么说,无论世人怎么看,他一定要让他们在一起。

    绝不向任何人示弱,任何世俗规则妥协。

    他要变成妖魔,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只有这样,才能肆无忌惮地拥抱清野凛,竭尽全力地爱她。

    丢掉一切疑虑和不安,对她说:“请和我在一起。”

    沿着四谷翠绿的行道树,在轻井泽阵雨的午后,奔跑在下北泽狭窄的巷子,对所有人高喊:

    “她是我的恋人!谁也阻止不了!”

    ‘凛,你现在在做什么?’

    ◇

    深夜一点,依然无法入眠。

    进入秋季,夜晚的云也少了,从落地窗流淌进来的月色,比平时明朗。

    清野凛坐在卧室的单人沙发上,曲着腿,目光望向窗外。

    在漆黑连月色都进不去的某处,是渡边彻以前的出租屋。

    自己有单反相机之后,渡边彻搬走之前,曾经无意中用相机看见他在窗前学习的模糊身影。

    ‘R桑。’

    ‘哆啦A凛。’

    ‘清野神。’

    甜蜜而寂寞的昵称。

    自己会责备他,他会毫不客气地回击,就像恋人之间的斗嘴。

    等自己威胁他,他又会‘清野小姐?清野同学?清野?凛?凛酱?’这样夸张哀求她。

    喜欢他回击的嚣张;

    喜欢他被抓住把柄,有求于自己的样子;

    喜欢他自以为是解释梅雨成因的得意;

    喜欢他故意惹自己生气,然后又想办法逗自己的笑——只是想看见自己的笑容的机灵;

    喜欢他那总是不说真话的每一句话。

    两人在一起的时光,仿佛树叶筛落阳光,吹奏部笨拙的练习声,从窗户外断断续续地传进来。

    抱着膝盖,闭上眼睛,仿佛又回到电车车厢。

    丸之内线一摇一晃,朝着不是池袋站的方向驶去,自己的身体也跟着电车一摇一晃,在渡边彻怀里,与他之间的距离忽近又忽远。

    明明已经在怀里,为什么还要忽近忽远呢?

    只要一方使劲,渡边彻更加用力地抱紧自己,或者自己主动抱住他的腰,电车的摇晃,就拿他们没办法。

    是因为方向反了吗?

    如果是开往池袋站的电车,两人是不是就能一直保持最近的距离呢?

    去了池袋站,他是不是就不会去御茶之水?

    不会因为在乎父母,假装和九条美姬交往,也不会发生后面一连串的事情?

    ‘我讨厌和别人分享你。’

    ‘但我又需要你。’

    ‘如果不是你,如果不是你,这个世界对我没有意义。’

    有什么办法让我们在一起吗,渡边同学?

    你能让九条美姬爱上你,能让九条美姬允许明日麻衣和小泉青奈做你的情人,能让我和九条美姬和好,也一定能想到办法让我们一起吧?

    我们三个人,最聪明、最狡猾的就是你啊。

    我还记得,你在轻井泽欺骗我,让我心甘情愿在文化祭演话剧的事情。

    所以,快想想办法吧。

    哪怕是欺骗,我也可以当做没发现。

    柔软的秀发,从清野凛的耳后滑落。

    结束这场近在咫尺的躲猫猫游戏,快点抓住我。

    等到了那么一天,你会以凛称呼我吗?

    如果你主动提出来的话,我会允许。

    而到了那一天,我也会称呼你彻。

    ......我想和你在一起。

    “渡边同学,你现在在想什么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