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游戏小说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 353.方向错了也没关系
    进入十一月,伴随着从「北阿尔卑斯山」吹来的寒风,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修学旅行。

    “今天的班会,大家可以用来讨论。”讲台上,穿教师制服的小泉青奈,说着相关的安排。

    穿套裙时,显得聪颖,干练,让人不敢随意开玩笑;

    穿浴衣,在函馆初雪的前一天夜里,她又天真可爱,羞涩得像是躲在大人腿边的小女孩。

    这是众人仰慕的老师,这是他的女人——尽管知道这是恶趣味,但渡边彻依旧生出这样的优越感。

    早班会结束,教室里都在谈论今年修学旅行去哪儿。

    “美姬,有想去的地方吗?”渡边彻倒着坐,双手重叠,搭在椅背上,下巴搁在手臂上。

    “北海道。”

    “我刚从北海道回来。”

    “所以我要去啊。”九条美姬笑吟吟地说,“特别是函馆,想去看夜景。”

    “从山上下来,顺便去吃烤羊肉。”清野凛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精装书。

    “吃完烤羊肉,还要去什么园赏夜枫。”九条美姬接着说。

    “「香雪园」。”清野凛翻开书。

    “对,「香雪园」。”九条美姬修长的手指,打了一个响指。

    “......”渡边彻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人。

    他拿起九条美姬的自动铅笔,一下一下地按着,说:

    “东京进入赏枫的季节,北海道已经大雪纷飞了,哪来枫叶可以赏?「香雪园」恐怕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了。”

    “那也要去北海道。”九条美姬一脸笑意,逗渡边彻玩。

    “去箱根吧。”渡边彻放下笔,笑着牵住她的手,“泡温泉,去被枫叶染红的「芦之湖」划船。”

    “枫叶染红不了「芦之湖」。”清野凛提醒。

    稍稍停顿,她又说:“不过在较冷的秋季,云少,能见度高,是看富士山的好时候。”

    “富士山!”渡边彻一合掌,“我喜欢富士山,最喜欢富士山,超喜欢富士山。”

    “你最喜欢的,不是四国高松的扬州炒饭吗?”清野凛一脸诧异地问。

    这个记忆很好的女人,太坏了。

    “喜欢的是扬州炒饭,和四国的高松市没有关系。”解释一句,渡边彻又牵住九条美姬的手,“去看富士山吧!”

    “看富士山,在东京就可以。”九条美姬语气散漫。

    “例如说「六本木」、「目黑站」。”哆啦A凛说。

    “你连这个都知道?”渡边彻惊讶地看向她。

    “这是常识。”

    渡边彻的常识里,没有这一项。

    “为什么不想去北海道?怕让那两个人伤心?”九条美姬问。

    “和那个没关系。”渡边彻解释,“只是刚去了北海道,现在又去,多少有点没意思。”

    “看你表现。”九条美姬模棱两可,心里已经同意。

    下午最后一节是英语课。

    “课堂测试,前排的同学把试卷往后传。”小泉青奈将手里刚打印出来的试卷,发给每组第一位同学。

    教室里静悄悄,只有笔划过试卷的沙沙声。

    小泉青奈在教室走来走去,查看学生的答题情况。

    走到渡边彻身边时,停下来看了一会儿。

    「ILOVEYOU」渡边彻写。

    小泉青奈淡雅的眉目间,闪过一丝疑惑,忍不住微微弯腰。

    试卷是她已经做过了,没有需要写这句话的地方。

    「Koizumi,ILOVEYOU」渡边彻再次写到。

    Koizumi,小泉的罗马音。

    小泉青奈抿起嘴,低头笑了一下,故作严肃地手指扣了扣渡边彻的桌子,开心地走开了。

    放了学,渡边彻三人结伴前往人类观察部。

    水刚烧好,热茶没喝上一口,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前进。”清野凛没有放下茶杯,直接说。

    “打扰了。”玉藻好美和一木葵走进来。

    两人来人类观察部的目的,是询问今年到底哪里做的不够——十月的全国大赛,吹奏部只拿了银奖。

    以早见熏为代表的三年级,是哭着退部的。

    玉藻好美顺利坐上了吹奏部部长的宝座,一木葵也借此,成为了副部长。

    “背谱、多训练,除此以外,没有其他办法。”这是清野凛给出的建议,和她一年级亲自指导吹奏部时一模一样。

    “训练时间明明和去年一样啊。”一木葵疑惑道。

    “时间一样,不代表努力程度一样,葵。”玉藻好美说,“去年清野同学每天都会检查,大家不敢松懈,今年没了这样的压力。”

    “还有其他事情吗?”清野凛对吹奏部的事没兴趣,只想快点安静下来看书。

    “没事了,没事了,打扰了。”

    临走之前,玉藻好美瞪了渡边彻,可惜渡边彻根本看不懂她的眼神,也不会花心思去猜,去想。

    社团活动——看书、玩游戏——结束,渡边彻没有和九条美姬坐车去神保町,而是和清野凛一起走着去四谷站搭乘电车。

    “明天我把青蛙和猪带过来。”他说。

    清野凛点了点头,两人陷入沉默。

    渡边彻有很多话想对她说,却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清野凛似乎也有话相对他说,但两人却都没有开口。

    相处时这么煎熬,在两人之间还是第一次,但这煎熬,就像一个怯场的作家,明天必须上台发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感言。

    只要和清野凛在一起,哪怕是煎熬,也是开心的煎熬——渡边彻很想知道清野凛是否也这么想。

    道路两侧的榉树,已经进入落叶期。

    只要熬过这个冬天,明年南风一吹,它们又能继续发芽、长叶。

    两人站在黄线后面,等待各自即将乘坐的电车。

    渡边彻要去「信浓町」,在四谷站的西边;清野凛去的是「纪尾井町」,在四谷站的东边。

    如果没有那晚没有去「御茶之水」,他就不会搬走,会一直住在那个阳台站不了人的出租屋。

    隔着窗户,就能看见清野凛的灯光。

    深夜偶尔去便利店,会遇见穿便服的她,或许还会戴着耳机。

    “你最近在听什么歌?”渡边彻问。

    “怎么突然问这个?”清野凛

    “想到以前深夜遇见你,看你戴着耳机,所以想问问。”

    “是想到那天晚上,和花田学姐一起去我的公寓,看到我的内衣吧?”

    “本来没想,你一说就不得不想了。”渡边彻扭过脸,看向清野凛。

    黑色校服,白色衬衫,百褶裙,窈窕的身材,凛然的气质,有种别样的魅力。

    “在看哪里?”清野凛双手抱胸,声音冷得让人怀疑这里是雪国列车的搭乘点。

    “清野小姐,你为什么会这么完美呢。”渡边彻十分费解。

    “你以为我是美姬?说好听的就能让你糊弄过去?”清野凛冷声一笑,“你这样只会让我更生气。”

    “我说的是实话。你身体各部分的比例是那么的完美,即使坐在一群人中,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也能第一眼就把你和别人区分开,因为你有一种独特的气质。”

    “我喜欢有错认错的人。”

    “生气不开心的样子也好可爱啊。”

    “一个劲夸我可爱,你在去年的全国吹奏乐大赛上已经使用过了。我绝对不会被你用同样的方式糊弄两次。”清野凛抱着手肘的姿势更加从容。

    “清野同学,你真有趣。”

    “在讽刺我?”

    “好的意义上的有趣。”渡边彻说,“其实一个男生喜欢上一个女孩的理由很简单,面对面吃饭,看那个女孩吃饭慢条斯理的,很秀气,突然就喜欢上了——这样的事情绝对存在。”

    “你是因为什么喜欢我?有趣?”

    “你的腿,修长圆润,没有一丝瑕疵。”

    “果然。”清野凛了然地点头,“你就是这么肤浅的人。”

    “你的眼睛,大得刚刚好,清澈、冰冷,有时候笑起来,像是磁铁一样把人吸进去。”

    “什么比喻?别脏了我的眼睛。”

    “你的头发,总是让我想起自动铅笔的铅粉,漆黑、富有光泽。”

    “为什么是铅粉?”清野凛问。

    “你的十指,任何看了,都认为好看的手指。”

    “打算把我从头到脚夸一边?”

    “你的声音,仿佛从天上传下来的天籁,空灵纯净,哪怕是骂我,我心里也舒服。”

    “嗯。”

    “苗条的身材,清丽脱俗的五官,穿衣单配简约而有质感。”

    “谢谢。”清野凛不无讽刺意味地说。

    “连‘谢谢’两个字都说得那么好听。”

    “......”清野凛手抵额头,拿他没办法似的开口,“你到底是有多迷恋我?”

    “如果手里用冰淇淋,恨不得用它涂在你脸上。”

    “你最近的比喻越来越奇怪。”

    “一口气夸了那么多,脑袋转不过来了。”渡边彻笑道。

    “换一个。”

    “对着你的一根头发丝,我就能吃三碗饭。”

    “又不是复方汤剂,吃了也不能变成我。”

    车站内响起发车的铃声,开完「赤坂见附站」的丸之内线,即将发车。

    刚才对话的愉快,立马被这铃声挤出月台。

    沉默一会儿,清野凛双眸看着渡边彻,脸上微微带着笑容,说:“我走了。”

    “嗯。”

    “还有要说的吗?”

    “明天见?”

    “......明天见。”清野凛走向电车车厢,长发被吹向后方。

    “四谷,一号站台,丸之内线,开往赤坂见附站。”

    “四谷,一号站台,丸之内线,开往赤坂见附站。”

    女报站员的声音,从广播里传过来。

    清野凛站在电车门附近,和依旧留在月台上的渡边彻对视。

    她轻轻地挥手。

    渡边彻笑了笑,在电车门关上之前,走了进去。

    “你怎么上来了?”清野凛惊讶地看着他。

    “因为你问我‘还有要说的吗’,所以我选择上来。”渡边彻抓住车顶把手。

    “还有什么想说的?”

    “暂时没想到。”

    “想去哪?”

    “暂时没想到。”稍作停顿,渡边彻接着说,“总是,先跟在你后面,保护你安全到家再考虑后面的事情。”

    “尾随?”

    “我以为是私奔。”

    “「赤坂见附站」下车,去我公寓的路上有条河,一起跳进去?”

    “那是殉情吧?”

    “我说的是......”电车开动,一直没抓扶手的清野凛,身体控制不住地一晃,朝后面倒去。

    渡边彻伸手揽住她的腰,将她搂在怀里。

    电车哐当哐当地朝着「赤坂见附站」驶去。

    “......笨蛋,你想搂到什么时候?”

    “笨蛋。”渡边彻闻着她的发香,“哪有尾随的人,会主动放弃这个机会。”

    “你才是笨蛋。承认是尾随了?”

    “笨蛋,不承认,我只是记住了我们两个在宇治川边的约定——不管你掉进什么样的河,我都会跳下去救你。”

    “我们都是笨蛋。”清野凛额头靠在渡边彻胸口,手轻轻抓住他敞开的校服。

    “怎么靠过来了。”渡边彻问。

    “因为你记得以前的事,所以我决定向未来迈出一步。”

    电车飞快行驶,渡边彻内心的某种冲动也越来越强烈。

    等这股冲动,从心底跑到嘴边时,他开口:

    “清野......”

    “下一站,赤坂见附,赤坂见附。”

    “怎么这么快?!”渡边彻一句话咽在喉咙里。

    “你习惯去信浓町,都忘记这趟电车只需要四分钟了吗?”清野凛笑道。

    “......早知道走路了。”

    “走路我就不会靠在你怀里了。”清野凛用不打算给渡边彻听见的声音说了一句,随后离开他的怀抱,站直身体。

    渡边彻注视她。

    纤美的身体线条,柔顺的动作,简直可以说是女性的艺术之美。

    “嗯,清野同学就是美的化身,就是女性之美的代表。”

    “还要继续?”清野凛问。

    “好啊,我们一直坐到终点站,终点站是哪来着。”渡边彻朝她紧致的细腰伸手。

    “我说的继续,是指‘夸我’这件事。”清野凛挥开他的手,“终点站是丰岛区池袋站,你自己一个人去吧。”

    “好啊。”

    电车进站,清野凛下了车,渡边彻留在电车内。

    “你真打算去池袋站?”她有些惊讶地问。

    “我来东京之前就听说了,东京池袋、四谷、原宿,这三个地方的女孩最时尚,可爱的女孩最多,早就想去见识一下。”

    清野凛点点头,没说什么。

    渡边彻坐电车走了。

    「我快到池袋了,今天去踩点,周六一起来这里逛街?一起找可爱的女孩子?」

    「......」

    「不愿意吗?」

    「逛街没问题,我只是好奇你怎么到的池袋」

    「什么意思?」

    「终点站的确是池袋没错,但你坐反了」

    「???」、「我现在去哪?」

    「东京都·杉并区·荻洼站」

    「行行行,又是杉并区」

    「你去过杉并区?」

    「我们不是一起去的吗?为了买文化祭的道具,你还借我手帕擦眼睛」

    「......那是板桥区。渡边同学,你的脑袋怎么了?」

    「我在回味刚才搂你的滋味,感觉手都是香的,大脑已经停止运转了」

    「再见,恶心同学。」

    「我还回来的——」

    电车哐当裤裆,带着渡边彻朝杉并区驶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