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游戏小说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 352.夜晚的新宿六丁目,橡树自由生长
    十一月五日,一直到黄昏时分,渡边彻和九条美姬才走出卧室。

    “吃点什么?”九条美姬今天第二次下楼梯。

    “出去吃吧,正好出去转转。”渡边彻扭着肩膀。

    “怎么了?”九条美姬注意到他的动作。

    “嗯——”渡边彻皱眉,“穿小的衣服久了,感觉身体还被绷着。”

    听了是这个,九条美姬一下子不关心了,而且还开心起来。

    她拿出手机,把屏幕给渡边彻看:“好看吗?”

    手机壁纸是一位穿黑色礼服的少女,和清野凛、九条美姬一样漂亮。

    “拿走拿走!”渡边彻根本不想看。

    九条美姬开心地笑了两声,这张是她精挑细选的渡边美人照,相簿里还有很多很多他穿其他服装的照片。

    她的手机存了很多渡边彻的“丑照”,渡边彻手机也有很多她的各种照片。

    两人走出别墅,院子里的【皇后】立马飞过来。

    “我们是不是该给它找个雄鸟?”渡边彻说。

    “我让人去山上找找。”九条美姬手指挠了挠【皇后】的下巴,对它说,“去吧。”

    【皇后】扑腾翅膀,飞到一株美人蕉上,受重之后,那株美人蕉立马弯了腰。

    “还在神保町?”九条美姬拍拍手,问渡边彻。

    “换个地方,有推荐的吗?”

    “随便找个料理亭,然后去银座?”

    “可以。”

    “我打电话给凛,问她要不要一起吃晚餐。”九条美姬拿出手机,同时吩咐院子里的佣人,让她去通知司机备车。

    “你们关系这么好了?”渡边彻笑道。

    九条美姬瞥了他一眼,拨通电话:“晚上一起吃饭?嗯,渡边也在.....我们去接你,你准备一下。”

    挂掉电话,两人坐车去「纪尾井町」,到清野凛公寓楼下时,她正从里面走出来。

    她上身是一件米白色的V领薄毛衣,说是V领,连锁骨都看不到,只是看着像V领。

    下身穿一条淡蓝色长裙,搭配依然清新而简洁。

    既然说了清野凛,那也介绍一下那天九条美姬的穿搭吧。

    关于那天她的衣着,渡边彻记得很清楚——纯白T恤,外面是他的衬衫,前襟敞开。

    衬衫虽然大了一些,但看起来时尚又好看,很是优雅。

    下身是一条淡蓝色牛仔裤,勾勒出诱人的臀部曲线,修长的双腿。

    之所以记那么清楚,是因为那天穿完裙子后,她说了一句:

    别说我欺负你,你穿我的裙子,我穿你的衬衫,很公平。

    的确很公平。

    你穿什么,我穿什么的约定,让渡边彻无法反驳,快乐又痛苦。

    “啊啦,这不是口口声声说爱我,却两天没和我联系的渡边同学吗?”一见面,清野凛就面带笑容的奚落。

    “......”

    渡边彻好像牙齿缝里卡了东西似的努嘴,视线上下左右地打量车子内部,就是不去看那两个人。

    九条美姬看了他一眼,笑着对清野凛说:“上来吧。”

    清野凛上了车,和九条美姬坐在一起——渡边彻在九条美姬对面。

    汽车缓缓启动,朝大道上驶去。

    “给你看样东西。”九条美姬拿出手机,“这个。”

    清野凛稍稍探着头,和她一起看着屏幕。

    “渡边彻先生,”她的视线从手机移到渡边彻身上,揶揄道:“我知道你喜欢挨骂,没想到居然还有打扮成女孩子的个人爱好。”

    “是美姬有让我穿她衣服的癖好,清野凛小姐。”

    “多亏了你。”九条美姬笑着对清野凛说,“以前惩罚他,都是让他舔我的腿,太便宜他了。”

    “这种事没必要和我说。”清野凛冷眼看着她。

    “哈哈。”九条美姬愉快地笑出声,见清野凛脸色越来越冷,又说:“继续看,我拍了好多。”

    她为什么会特意叫上清野凛,其中两个原因就在这里了。

    车驶到「筑地」,三人进了一家料理亭。

    料理亭有一个很大的和式庭院,围绕着有假山、假水、枫叶的庭院,是一圈包间。

    穿蓝布碎花和服的老板娘,似乎认识九条美姬,不管是餐具,还是坐垫,主动让同样穿和服的女服务员换了新的。

    “您好久没来了,真姬夫人还好吗?”老板娘边说,边引着三人走进包间。

    “最近很精神。”九条美姬说。

    进了包间,渡边彻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

    老板娘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渡边彻背对壁龛,以岛国的风俗,那是上座。

    “听最近来这里吃饭的永岛董事说,真姬夫人又重新开始处理事务了。”嘴上说着,老板娘观察九条美姬。

    这位九条家的大小姐,对那名少年擅自坐在上座的行为,一点不在意。

    九条美姬应付老板娘,渡边彻打量包间。

    这家料理亭的每一个包间,都装修成不同的风格。

    三人的包间是农家田舍风格,入口处有火炉,漆黑光洁的柱子,白纸门。

    墙壁上还有草帽、蓑衣。

    “您去忙吧。”虽然用的是敬语,但九条美姬对老板娘的说话语气是吩咐,“让人直接上菜,不用管我们。”

    料理亭的老板娘,就像银座酒吧的老板娘,会不断陪客人说话喝酒。

    “好,请慢用。”老板娘娉娉袅袅地后退几步,然后才转身离开包间。

    吃饭的时间,清野凛问起渡边彻旅游做了什么。

    因为时间充足,渡边彻这次说得更细了一点,什么北海道的空气比东京好,都顺嘴说了。

    说着说着,他忽然意识到一件事。

    这样的“查岗”,以后难道要一辈子?而且还是四个人,不,明日麻衣或许不会在意他去了哪,做了什么。

    想到这些,渡边彻看向清野凛,她正和九条美姬聊着关东菜和京都风味之间区别。

    为了配合包间的田园风情,就连吃的也是农家菜,主菜有烤鲪鱼、油炸豆腐、土豆煮款冬。

    “如果是在京都,口味会稍微淡一些。”清野凛说。

    九条美姬点头:“土豆也会换成芋头。”

    在岩手县乡下长大的渡边彻,插入不了这样的话题。

    ‘文化祭已经过去一月,是时候解决我和她之间的事了。’渡边彻看着清野凛想。

    吃完饭后小豆汤,三人离开「筑地」,在「晴海大道」上,已经能看见前方「银座」的灯火辉煌。

    在六丁目下车,街上的每一家店,朝人行道倾泻着精致的灯光。

    吹着晚风,清野凛与九条美姬挽着手,渡边彻走在她们身边,三人踱步在夜晚的新宿街道。

    偶尔走进一家精品店,两人低声讨论,偶尔会询问渡边彻的意见。

    走累了,三人就坐在一家咖啡店的露天座椅。

    “可以换了。”九条美姬看着渡边彻的左手,突然说。

    “这个?”渡边彻抬起手腕,漆黑的手表沉甸甸的。

    “去年买的,而且也不值钱。”九条美姬语气好像要换的是一副筷子。

    “我不喜欢手表,但很喜欢这块,就这样吧。”渡边彻说。

    九条美姬没有非要让他换,刚才的事只是顺口一提。

    “我给你买呢?”清野凛笑着对渡边彻说。

    “买什么?对了,说到东西,我给你们到了函馆的特产。”渡边彻拿出手机,“东西在我那,先给你们看看照片。”

    “话题转移得很自然。”九条美姬称赞。

    “美姬您教得好。”渡边彻找到礼物的照片,把手机放在小圆桌的中间,“选一个。”

    清野凛露出无奈的笑容,随后又释怀了,微微向前俯身。

    十一月的夜风吹过,渡边彻闻到她身上洗发香波的气味,随后九条美姬也微微向前,另一个熟悉的香味传过来。

    三位围着手机议论起来。

    “这是什么?”清野凛问。

    “青蛙、马桶、猪。”渡边彻回答。

    “谁是青蛙?谁是马桶?谁是猪?”九条美姬问。

    “我应该买骑着熊猫的青蛙,猪背着的青蛙。”渡边彻说。

    “理由?”清野凛问。

    “总不能说你们是马桶吧?所以只好自己是马桶。如果买了骑着熊猫的青蛙,至少能混个猪当当。”

    “那我就做青蛙吧。”清野凛说,“正好你也这样背过我。”

    九条美姬看向渡边彻。

    “美姬。”渡边彻竖起一根手指。

    “说吧。”

    “我突然想起了一句名言:「所谓相爱,不是互相看着对方,而是两人看着同一个方向。」”

    “说完了?”

    “请让我解释一下。”

    “嗯。”

    “我觉得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美姬你不应该一直盯着我,而和我一起盯着青蛙。”渡边彻手指着清野凛。

    “你是猪,还是我是猪?”九条美姬问。

    “你要想做猪,我可以让给你,只要你想要。”

    九条美姬坐直身体,指指身边的新宿大道:“自己上去吧,挑一辆喜欢的车。”

    “十八岁才能考驾照,现在买车没任何意义,算了,明年再说。”

    “我让你找辆车,自己撞死。”

    “啊咧?”

    “虽然是假话,”清野凛同样坐直身体,“但能理解美姬现在的心情。”

    “啊咧咧?”

    “你够了。”九条美姬白了渡边彻一眼。

    渡边彻身体往后仰,靠在椅背上,笑起来。

    他不讨厌两位大小姐争锋相对的情况,甚至能从中感受到两人的女性之美;

    他也不讨厌自己被逼问的场景。

    让大脑运转,想到不错的主意,是一件很锻炼大脑的事情。

    “你们还没选呢。”他提醒道。

    “你既然是猪,我只能要背着青蛙的猪了。”九条美姬说。

    清野凛没有意义,她喝一口热咖啡,突然说:“这种东西,真的是函馆特产?东京买不到?”

    “或许。”渡边彻根本不了解实际情况,“明天我把这两个摆件带去社团教室,把它们装饰在那里,比放在家有存在感。”

    咖啡厅前的行道树下,来了几个人,用乐器演奏爵士乐。

    萨克斯风的声音,轻缓地流淌在四周。

    时间跟着乐器声,一起飘向远方。

    “明天还要上学,回去吧。”清野凛说。

    “我让司机送你回去。”九条美姬用手机给司机发消息。

    “你不回去?”清野凛问。

    “今天白天睡过了,打算走着回去。”

    “我陪你。”渡边彻对九条美姬说。

    不可能让九条美姬一个人在外面。

    “这不是当然的吗?怎么?”九条美姬打量渡边彻,“你还想和凛一起回去?”

    “......当然是当然的。”

    等清野凛坐车走后,渡边彻和九条美姬手牵手,一起朝皇居的方向走去。

    在「索尼(银座店)」前的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时,九条美姬扭头看了渡边彻几眼。

    “怎么了?”渡边彻疑惑地问。

    九条美姬没说话,只是打量他。

    渡边彻摸摸自己的脸:“到底怎么了?”

    “没怎么。”九条美姬收回视线。

    渡边彻一头雾水,不过周围全是人,还是回别墅再问。

    九条美姬看起来好像真的没什么,依然手牵手,手指还轻轻晃荡起来。

    红绿灯最后三秒,二秒,一秒。

    渡边彻正要迈开步子,九条美姬忽然松开手,一下子跳到他背上。

    渡边彻连忙用手兜住她的大腿。

    “走吧!”九条美姬笑着说。

    “就这个啊。”渡边彻感觉好笑。

    什么白天睡觉了,想走回去;刚才一直盯着看,没什么——全是因为清野凛的一句话:“正好你也这样背过我。”

    “那天是小莲想吃柿子,为了给她摘,清野才骑在我肩上。”渡边彻解释。

    “她的腿夹得舒服吗?”九条美姬咬住渡边彻耳朵,用牙齿轻轻磨着。

    “您感觉她会做这种事吗?”

    “哼,谁知道呢,她不做,但你做,她难道会拒绝?”

    “......我也不是这样的人。”渡边彻说,“她是骑在我肩上,你要吗?”

    “这么多人,你好意思,本小姐还丢不起那个人。”

    “这有......”

    “红绿灯,傻子,快!”九条美姬双腿一夹渡边彻的腰。

    绿灯已经开始闪烁。

    “坐稳了!”渡边彻背着九条美姬,连忙跑过去。

    “再快一点!哈哈哈!”人行道上,留下九条美姬欢快悦耳的笑声。

    过了红绿灯,渡边彻依然没停下来,背着九条美姬一直跑。

    “傻子,可以停了!”

    周围的人,纷纷看向两人,以为他们赶着去乘坐末班电车。

    渡边彻想起学校那棵橡树。

    据说橡树的树冠有多大,树根就有多广。

    那棵遮天蔽日的巨大橡树,当初只是一枚被松鼠轻松吃掉的坚果,现在要彻底拔掉,从神川校门到校舍那一整条道,都要挖开。

    一棵橡树种子那么喜欢九条美姬,一点点喜欢九条美姬;

    一棵遮天蔽日的巨大橡树那么喜欢九条美姬,很喜欢九条美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