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游戏小说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 308.八月的轻井泽(3)
    渡边彻关上灯,不发声音地离开小莲的卧室。

    客厅,太太小姐们在明黄色的灯光里,聊去年的轻井泽。

    “当时是盆盂兰节吧?”清野太太问。

    清野凛点了下头。

    “我没记日期,但记得在赛马场,看见有人牵着天皇两口子的马散步。”清野太太不无得意地一笑,“那两个人只在盆盂兰节来轻井......”

    这时,看见渡边彻出来,她转而问:“小莲睡了?”

    “嗯。”渡边彻走进料理台,从冰箱里拿了串葡萄。

    “你们每年暑假都来这一个月?”他边洗,边问餐桌边的她们。

    “不是。”九条美姬回答,“就算来,也最多只逗留三天。”

    “那这次为什么一个月?”渡边彻洗完一颗就丢进嘴里,很甜。

    九条美姬抬眉看了他一眼。

    “我明白了。”渡边彻洗完第二颗,丢进嘴里。

    “你打算一个人吃完?”清野凛突然问。

    “嗯?”渡边彻楞了下,嘴里咀嚼,手上拎起整串葡萄,“你们要?”

    太太小姐和他对视。

    “我不洗,你们是不是就不吃?”

    没人回答,只有九条太太说了一句:“再洗点黄瓜。”

    渡边彻又从冰箱里拿了黄瓜,洗干净后,连着葡萄一起放在碟子里。

    碟子放在餐桌中间,五人边聊天,边吃葡萄黄瓜。

    “明天早饭的面包谁去买?”九条太太把黄瓜咬嘎嘣响,十分清脆。

    只听那声音,就知道有多新鲜。

    “我去吧。”渡边彻往九条美姬小嘴里塞了一颗葡萄,又往自己嘴里塞了一颗,“我有晨跑的习惯,正好。”

    “旅游也不给自己放假?”清野太太惊奇道。

    “渡边君,你的身体已经足够强壮。”九条天天紧跟着说,“而且我们不能因为你晨跑,就让你买一个月的早饭。”

    渡边彻不在乎地说:“晨练不是为了锻炼身体,或者说,不主要是。”

    “那是为了什么?”九条美姬问。

    “其实我不喜欢晨练,”渡边彻拿起一根黄瓜,张嘴咬了口,“为了让自己克服‘讨厌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的心理,还有养成自律的习惯,所以开始晨跑。”

    似乎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别墅客厅里,一时间只有渡边彻吃黄瓜的咔嚓声。

    “足够的情商,聪明的脑袋,逼自己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清野太太感叹,“说不定,只靠你自己一个人,将来的成就也不比做清野家或者九条家的女婿低。”

    “没有的事,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渡边彻说。

    “《了不起的盖兹比》的作者有一句话。”清野凛吃了一颗葡萄。

    “「将自己说成普通人的人,是不可信任的」?”渡边彻笑道,“不过我真的是一个普通人,十六岁之前的梦想,是成为公务员。外交官也不错,用国民缴的税去全世界旅游。”

    “的确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清野太太点头说。

    “嗯嗯。”渡边彻背靠椅背,吃着黄瓜,惬意地附和。

    清野太太接着说:“读着普通的高中,被普通的大学提前录取,有一名普通的女友。”

    “没错。”渡边彻点头,“就是那么普通。”

    “女友普通?”清野太太笑着问。

    “我更普通。”渡边彻扭头看着九条美姬,咬了一口黄瓜。

    “这种骗三岁小孩的话就免了。”九条美姬一副很清楚渡边为人的语气和神情。

    两位太太忍不住笑了下。

    “渡边彻的话的确不能信。”清野太太说,“指不定和美姬在一起,是为了侵夺九条家的家产。”

    渡边彻一下子坐直身体,黄瓜也不吃了:“幽子阿姨!话可不能乱说!”

    “很有可能呢。”九条太太煞有其事地点头。

    这些人,一副开玩笑的样子,说不定就记在心里了。

    渡边彻扭头对清野凛说:“R桑,快帮我!你知道我有没有!”

    清野凛伸出雪白细腻的手指,从碟子里取了一枚葡萄,看了他一眼的同时,将葡萄放进嘴里。

    “......你这样会让场面陷入误会。”渡边彻说。

    清野凛不说话。

    “我记住了。”九条太太点头说。

    “......”

    清野凛用清澈的眼神盯着渡边彻,‘需要我告诉你这句话的真假吗’——传达这样的信息。

    渡边彻扭头看向九条美姬:“美姬......”

    “葡萄。”

    渡边彻往她嘴里塞了一枚葡萄,九条美姬漫不经心地咀嚼起来。

    “虽然渡边君要晨跑,但也不能真让你一个人去买面包。”九条太太说,“让美姬陪你一起去吧。”

    “我可不允许小凛一个人什么都不做,轮流去吧。”清野太太露出微笑,“晚上倒垃圾也是,这里路灯那么少,渡边君作为男生,每天都要去,其余人轮流。”

    “我一个人就可以。”渡边彻说。

    “渡边君,我们是平等的,所以家务活必须互相分担,只有这样,才能愉快地度过一个月。”

    对渡边彻说完,清野太太又扭头对九条太太说:“让渡边彻一个人,有点因为他是女婿,是乡下人,把他当佣人的感觉,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是个狐狸精。”九条太太说。

    “多谢夸奖。”清野太太嘴角绽放笑意。

    她又问九条美姬和清野凛:“你们两个没意见吧?”

    “有。”九条美姬说。

    “嗯,你是渡边君男友,理所当然会有意见。渡边君一个人不行,会像佣人,我们陪他,你有意见,那就由美姬你每天陪渡边君。”

    渡边彻对清野太太的这番话感到奇怪,但肯定有后文。

    果然,清野太太再次开口:“晚上扔垃圾没什么,每天早上买面包,美姬你起得来吗?”

    “......”九条美姬。

    这的确是一个非常严重、非常实际、必须面对的问题。

    “渡边君每天,我们轮流,小莲随她,”清野太太愉快地合掌,“就这么决定了。”

    这时,九条太太轻飘飘地说:“规定两个人,但人数没有上限。”

    “狐狸精!”清野太太嗔怪地白了她一眼。

    “彼此彼此。”九条太太竖起手掌,“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两位太太愉快地击掌。

    清野凛看了眼九条美姬,笑着说:“我有早起的习惯。”

    “你以为本小姐做不到?”

    “你早起,我可以睡懒觉。”

    看着清野凛的笑容,九条美姬已经猜到她下一句要说什么了。

    “但我早起,你必须早起。”

    果然。

    换成小泉青奈、明日麻衣,九条美姬绝对不会早起,就像渡边彻说明日麻衣会来轻井泽,她根本不放在心上。

    但是清野凛,必须时刻盯着。

    这是赢家的诅咒,也是对手是清野凛的诅咒——一个和她一样出色的美少女。

    八月二日,来轻井泽的第二天,九条美姬就没起得来。

    晚上做渡边彻的姐姐,又习惯晚起的她,五点的清晨太陌生了——哪怕是上学,也到八点才起。

    渡边彻喊了她,她闭着眼睛坐起身,过了一会儿,又躺了回去。

    “没起来?”清野凛双手抱住手肘,“还以为至少能坚持一天,我太高估她了。”

    “你去嘲讽她两句,绝对起来。”

    “你希望我去吗?”清野凛笑着打量渡边彻。

    “只是一起买面包而已,不去也没关系。”

    “只是去了一天御茶之水?”

    “跑着去?”渡边彻说。

    “骑自行车。”清野凛毫不犹豫地否决。

    清晨的轻井泽笼罩在薄雾里,竟然有点冷。

    她穿着长袖白衬衫,法式的那种,胸前有漂亮的褶皱,洁白的袖口束着没有一丝赘肉的手腕。

    袖扣的选择也独具慧眼。

    下身配一条浅蓝长裙,小蛮腰上用浅绿色丝带系了蝴蝶结,丝带自然垂落在左侧。

    穿着精致考究,又像很随意的搭配,让她看起来贵气的同时,又带着自然清新的气息。

    渡边彻看了好几眼。

    “好看?”清野凛抓着衬衫袖子,扭动细细地腰肢,裙摆轻轻转了起来。

    “就像雾气刚刚散开的轻井泽。”渡边彻说。

    “你见过?”

    “没见过,但所有人一听,就觉得那一定很漂亮。”

    “以你的情话水平,这句话我只能给你8分。”

    “书还是看得少了。”渡边彻说,“走吧,我跑步,你骑车。”

    “中途我有个地方想去。”

    “我们是去买面包,清野神大人。”

    “就在面包店的对面,轻井泽书店。”

    “一起。”

    渡边彻在前面慢跑,清野凛骑着自行车慢悠悠跟在后面。

    太太们指名的、那家叫「TruffleBAKERY」的面包店,距离别墅区非常远,有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气势。

    雾气中,只看见温暖的明黄色灯光,已经能闻到刚烤出来的面包的香气。

    “人挺多。”渡边彻说。

    “你排队,我先去书店?”清野凛将自行车停在店门口。

    “不可以。”

    两人一起排队。

    在店里飘出来的浓浓松露和奶油的香中,清野凛给渡边彻介绍轻井泽的生活。

    周日天主教堂的弥撒,举办婚礼的石之教堂,榆树街小镇常有小提琴手或吉他手露天演出......

    轮到他们,买了人气商品的松露面包,还有巧克力可颂面包等等,用报纸似的包装袋打包。

    清野凛抱着面包时,店里的店员、客人,看了她好几眼。

    她那样子,简直是从中世纪走出来的贵族小姐。

    “去书店。”出了店门,清野凛说。

    “去水书店。”渡边彻点头附和。

    对于喜欢看书的他们,逛书店的实在是一件美妙的事。

    渡边彻去热海的两个小时,都想着去书店逛逛。

    轻井泽书店,属于茑屋旗下的书店,就在松露面包店附近,过了马路就到了。

    这家书店面积不大,提供咖啡和早餐,不少准备去买面包、买了面包的客人,流连在里面。

    书的种类相当全面,但更多的是与轻井泽相关的书籍杂志,让人忍不住拿起来翻阅。

    除了书,还有许多民艺和瓷器展。

    “书大多是本地作家,瓷器手工品也是本地匠人的作品,很多元素都是长野县的。”清野凛拿着一个编制篮,轻声解释。

    “很有意思,就是不好看。”渡边彻低声回答。

    “我喜欢自然的东西。”

    “说不定是工艺品。”

    “不排除这样的可能。”

    两人并肩站在一个柜子前,低声交流。

    渡边彻拿起篮子边的书,翻开一看,介绍长野县风土人情的。

    “书和东西放在一起,挺有意思。”他说。

    清野凛直接将面包放进篮子里。

    “买了?”渡边彻问。

    “买了。”清野凛点头。

    两人又挑了几本书,渡边彻想起昨晚答应小莲的话,所以买了一些轻井泽的景点摄影作品。

    “这个。”渡边彻拿起一本书,“昨晚你母亲说到的人物。”

    书的封面上,是明仁天皇,还有他的皇后。

    两人银发苍苍,并肩站在一起,笑着看镜头。

    “他们两个是在这相遇。”清野凛翻开一页,指着图片说,“这里,还有这个网球场。”

    渡边彻将书放回去,嘴上低声笑道:

    “等我三十岁,这里全是印满我照片的杂志和书刊,轻井泽的宣传语也改成‘轻井泽,渡边彻十七岁造访、往后每年夏天都来度假的胜地’。”

    清野凛好听地笑了两声。

    “不信?”

    “然后呢,站在你身边是谁?”

    “R桑,我们是来买书的。”

    “是来买面包。”

    “您永远是对的,阿门。”

    “阿门是基督教。”

    “那天主教呢?”

    “天主教也是阿门。”

    “你耍我?”

    “不,只是欺负你知识匮乏。”

    回去的路上,雾气消散。

    湿润的、夹杂着草木味道的风,从身边穿过;

    古朴别墅掩映在两侧林木中,鸟声也变得清脆,晨光穿过树叶枝丫。

    通往别墅的林荫小路,一切静谧而充满诗意。

    两人拐进小径,看见别墅时,小莲蹲在一颗凤尾草前,美丽的阳光洒落在上面。

    “叮铃叮铃”,听到自行车的铃铛声,她扭头看过来。

    “阿彻!凛姐!”她起身跑过来。

    清野凛下了自行车:“小莲,东京以前是叫什么?”

    小莲激动地说:“咱知道,咱知道!是江户!”

    “江户哪一年改名成东京?”

    小莲愣了下:“很久很久以前,1621年?”

    “是1868年9月。”清野凛将车框里的篮子递给她,“回答错了,罚你把面包拿回屋。”

    “面包?!咱要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