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游戏小说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 307.八月的轻井泽(2)
    两侧翠绿欲滴的森林,不像岛国,反而有些像欧洲,带一点昏暗的色调。

    冷杉和落叶松构成的森林中,杂草长得异常繁茂,道路边缘铺满青苔。

    不时会有骑自行车的人经过,成双成对。

    等游客越来越多时,就到了商店街,这是轻井泽最热闹的老街。

    沿街的欧式老教堂;

    来来往往的行人,时尚的穿着,精致的打扮;

    充满艺术气息的商店、古董店、西式餐厅,鳞次栉比;

    复古的红色巴士,车厢方方正正,玻璃也方方正正,像极了大型糖果罐。

    小莲骑在可爱的儿童自行车上,眼睛闪闪发光,长时间地注视眼前的一切。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来到了魔法世界。

    渡边彻将这一幕拍进手机。

    他们在这条街上逛起来,几乎每走进一家店,店里陈列的商品都能俘虏小莲。

    “阿彻!”她仰着小脸,拉扯渡边彻衣袖,像是发现宝藏似的扭头对他说,“帽子,好可爱。”

    “想要吗?”渡边彻单膝蹲下,和她一起望着那顶帽子。

    一顶儿童款的遮阳大檐帽,有蓝丝带的漂亮蝴蝶结。

    “唔!”小莲瞪圆眼睛,“要买给咱吗?”

    “先戴上试试看怎么样?好看就买。”

    小莲盯着帽子看了好一会儿,摇摇头,稚气地说:

    “算了,妈妈让我不能随便花阿彻的钱。”

    “好乖啊,阿姨买给你好不好?”清野太太情不自禁揉揉小莲的脑袋。

    小莲依旧摇摇头。

    “这不是乱花钱,”渡边彻说,“帽子是夏天必要的穿着,要不然会被晒伤。”

    “是这样吗?!”小莲吃惊地看着他,“咱夏天从来没戴过!”

    “那是因为你以前小,现在长大了,所以会被晒伤。田所老爷爷是不是每次去田里都戴着这样的帽子?”

    小莲长大嘴巴,突然恍然大悟地说:“果然是夏天必备的呢!”

    渡边彻站起来,问店员:“可以试试吗?”

    “当然可以!”店员连忙道,“这款非常受孩子喜欢,是店里卖得最好的儿童款!”

    小莲戴上帽子,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嘴里发出“哦——”的惊奇满足声。

    “遮阳帽和连衣裙是经典搭配,接下来去买连衣裙。”清野凛说。

    “连衣裙?!”小莲扭头看她。

    “走吧。”清野凛牵住小莲的手,两人朝店外走去。

    “小莲,刚才你哥哥是骗你的,被晒伤和年纪没有关系,而且在轻井泽不会那么容易被晒伤。”

    “......”小莲呆呆地望着她,“帽子,要还回去吗?”

    “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答对了,就不用还。”

    “咱会答对的!”

    两人姐姐带妹妹似的走出帽子店。

    剩下四人望着她们,九条美姬抱着手肘,冷笑道:“好像她妹妹似的。”

    “美姬吃醋了?”清野幽子笑着问。

    “吃醋?”

    “小凛的妹妹,以前只有美姬一个人。”

    “是这样吗?”九条太太笑着看向自己女儿。

    九条美姬冷冰冰地盯着两人。

    “不准惹我的美姬生气!”渡边彻勾住九条美姬的肩,朝店外走去,去追姐姐妹妹。

    “你在耍我?”九条美姬侧过脸,双眼盯着他。

    “这叫哄你开心。”

    “渡边彻,你是越来越放肆了,本小姐......”

    太太们看着两人消失的背影,对视一眼,同时笑起来。

    两位看起来二十五岁的少妇,手挽手,跟了上去。

    在服装店买裙子;

    特色茶餐厅吃蛋糕、品味茶香;

    在果酱坊寻找百年工艺酿造的轻井泽最古老的味道;

    小莲什么都觉得新奇,兴奋无比,一开始还紧紧跟着渡边彻,最后和姐姐阿姨混熟,只和她们讨论了。

    “小莲,走了。你会在这里住一个月,有的是时间来看。”九条太太说。

    小莲双手趴在橱窗,恋恋不舍地最后看了眼半人高的蜂巢。

    在蜂巢边上,还有一座由蜂蜜罐堆成的小山。

    在九条太太的劝说下,小莲终于走出这家商店。

    她一只手牵住清野凛,一只手抱着蜻蜓玩偶:“凛姐,咱家的屋子上,有一次蜜蜂来筑巢了。”

    “真的吗?”

    “嗯!不过没有这么大,只有妈妈拳头那么大。咱摘了花,想让它们采蜜,但是妈妈第二天就把蜜蜂的家破坏了。”

    “小莲的妈妈是为了小莲好。”

    “嗯。”小莲点点头。

    离开蜂蜜店,他们又去了超市。

    小莲大开眼界,陶醉地说:“这就是超市吗?”

    “这算很小了。等回了东京,阿姨带你去真正商场。”清野太太说。

    “嗯!”

    “小莲,”渡边彻拿了一个购物车,“要推吗?”

    “咱要推!”小莲举起手。

    小莲费劲地大型的购物车,渡边彻帮她拿玩偶,买了很多食材。

    “今天晚上吃猪肉涮涮锅!”清野太太开心地挑选食材。

    只买了足够晚饭的量——六个人也不少,而且太太小姐们买东西,明显没有‘差不多够吃’的想法,虽然只是晚饭,但看到了就往购物车里放。

    当天的食材当天买,包括早上的面包。

    每天都买食物、做饭,这样的生活不知道是否能坚持一辈子,但偶尔试试,比如说这个八月,完全没问题。

    买完食材,小莲已经累了。

    原本打算一起去一家叫「丸山」的咖啡店买咖啡豆,只好两位太太自己去了。

    渡边彻、两位大小姐,还有小莲,坐在树荫下的长椅吃蛋筒冰淇淋等她们。

    渡边彻边上是一大堆购物袋,小莲的脚边是她的儿自行车,头戴上遮阳帽,怀里搂着大眼睛蜻蜓玩偶。

    眼前是一个小小的森林公园,高高的树林间,布置了一些儿童设施。

    滑梯、跷跷板、火车头、用绳子构成的迷宫。

    “去玩吗?”九条美姬问小莲。

    小莲专心吃着蛋筒冰淇淋,听了她的话,抬起头看了眼公园。

    “美姬姐一起玩吗?”她问。

    “让你凛姐陪你。”九条美姬说。

    小莲转过头,看向清野凛。

    清野凛累得话都不想说,只是摆摆手。

    小莲又望向九条美姬。

    “让你哥陪你去。”九条美姬眼神瞥了眼渡边彻。

    小莲又看向渡边彻。

    渡边彻正要说话时,一群衣着时髦的小孩,聊着天走过来。

    快到森林公园时,她们笑着跑起来,冲向一个一个玩具。

    转眼间,原本无人的儿童设施上,到处小孩的身影。

    小莲呆呆地看着她们,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这么多同龄人。

    “等蛋筒吃完,我们也去玩。”渡边彻说。

    小莲飞快地吃起蛋筒。

    这个时间,九条美姬说:“小莲,她们要问你从哪来的,就说从东京来的。如果有人问你住在哪,就说‘萤火之路’的森林别墅。”

    “嗯,知道了,美姬姐。”

    小莲吃完蛋筒,立马跳下椅子,眼巴巴地望着渡边彻。

    渡边彻站起身,带着小莲朝公园走去。

    走了几步,他回过头,对还在慢悠悠吃蛋筒的大小姐说:“看好东西。”

    九条美姬一句话没说,只是挥挥手。

    目送两人远去,九条美姬开口说:“和小莲拉近关系,这是你贴近渡边的手段?”

    “不全是。”清野凛看着手里冰淇淋。

    头顶树叶间的阳光落在上面,让它看起来很温暖。

    “你猜,渡边有没有看穿你卑鄙的手段呢。”九条美姬笑吟吟地说。

    清野凛平静地看了她一眼。

    “我对小莲好,决定性的原因,就是因为她是渡边同学的妹妹,这种事需要看穿吗?”

    说完,她笑起来:“如果你要说我冷漠,渡边同学就喜欢我这样的女生,不,就喜欢我。”

    九条美姬看着清野凛,过了好一会儿,才叹气道:

    “有时候真羡慕你,为什么我一直在赢,反而还担心这,担心那,不能乐观呢。”

    “因为你知道自己会输。”

    九条美姬笑了下:“虽然不能像你这么乐观,但我有绝对不会输的自信。从不说谎的清野凛,告诉我,你真认为自己能赢我吗?”

    “无论如何,我不会输。”清野凛看着玩跷跷板的渡边彻,想起太平洋上那个全是星星的夜晚。

    正出神,手指突然传来凉意。

    手里的蛋筒因为长时间在阳光下,融化了一滴掉在她雪白纤细的手指上。

    她拿出纸巾,轻轻擦去。

    两人不再说话,看着公园。

    渡边彻和小莲玩着跷跷板,一个穿公主裙的小女孩站在一边看着他们。

    渡边彻和那个小女孩说了什么,让开了位置。

    小莲一开始一言不发,但很快和那个公主裙小女孩玩在一起。

    两人忘了跷跷板、滑滑梯,最后坐在滑滑梯上,也不下去,研究那个大眼睛蜻蜓玩偶。

    似乎互相称赞了对方的遮阳帽和裙子。

    小莲手舞足蹈,公主裙小女孩子偶尔说一句,小莲傻傻地楞在那。

    接着,小莲一脸严肃地大声说话。

    公主裙小女孩轻飘飘又说了一句,小莲再次楞在那。

    看渡边彻的表情,两个小孩应该不是吵架,反而聊得很开心。

    公主裙小女孩突然指着滑梯下面的渡边彻说了什么,之后,渡边彻转身回来了。

    “怎么了?”九条美姬问。

    “城里的小孩真是早熟。”渡边彻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过了一会儿,小莲滑下滑梯,朝这边跑过来。

    公主裙小女孩跟在她后面。

    小莲跑到三人近前,没拿玩偶的那只手,在眼前握紧小拳头,激动地问渡边彻:

    “阿彻,圣诞老人,不存在吗?!”

    没等渡边彻开口,小莲身后的公主裙小女孩,得意地说:

    “莲酱一年级还相信圣诞老人呢。”

    “阿彻!圣诞老人,真的不存在吗?!”小莲大声问。

    “不存在吧,站在滑滑梯下偷看女孩子底裤的变态大哥哥?”公主裙小女孩对渡边彻说。

    她捏着袖子,得意到有些嚣张地摇晃身体。

    渡边彻扭头对两位大小姐说:“看到了吗?”

    “所以呢?你看到了吗?”清野凛问。

    “谁会去注意那种事!”

    “阿彻!圣诞老人!”小莲喊道。

    渡边彻有些为难:“回去问你妈妈怎么样?”

    “不存在,小莲。”清野凛说。

    渡边彻:“......”

    小莲张着小嘴,楞在那里。

    公主裙小女孩子高兴得似乎要跳起舞,随后她牵住小莲的手说:

    “莲酱,就算圣诞老人不存在,也可以让‘站在滑滑梯下偷看女孩子底裤的变态大哥哥’送礼物呢。”

    小莲双眼重新亮起来,看向渡边彻:“真的吗,阿彻?!”

    “真的。”渡边彻郑重点头。

    “不得了呢。”小莲呢喃道,“差点人生被改变了。”

    “莲酱,我们继续回去玩吧?”公主裙小女孩说。

    “嗯!咱想玩火车!”

    “诶~~,那个很没意思,是模型啊,不过莲酱你要玩,我陪你玩吧。”

    “谢谢你,佳织酱!”

    两个小女孩手牵手,跑向火车。

    小莲扮演驾驶员售票员,遮阳帽成了工作帽。

    那个佳织的女孩,和蜻蜓玩偶一起,扮演乘客。

    两人玩得十分认真,有板有眼地售票,上车,到站。

    等两位太太回来,小莲摇手向公主裙女孩告别:

    “佳织酱,再见了!”

    “再见,莲酱!明天一起玩,我带你去看会停在手指上的蜻蜓!”

    “约定好了!”

    “嗯!”

    “交到朋友了,小莲。”九条太太按着小莲的遮阳帽。

    “......嗯。”

    回去的路上,小莲骑着自行车,车篮子里放着蜻蜓玩偶,一个劲地往前骑。

    绿荫、阳光、鸟鸣,风再次吹起她的头发,清澈的双眼有光在闪烁。

    回到与森林融为一体的别墅,清野太太开始烹制晚餐。

    用柴鱼和昆布打底,然后放进猪肉片和蘑菇豆腐大白菜。

    锅子咕噜咕噜沸腾,周边摆满其他食材,还有蘸料与酒水。

    “有谁需要米饭吗?提前泡了二十分钟的米饭哦。”渡边彻说。

    “来一碗。”清野凛说。

    “咱也要!”小莲将自己的碗递过来。

    清野太太从食材盘里夹起一片肉,在煮滚的汤汁里煮熟,在蘸料了稍稍蘸了一点,放在小莲的碗里。

    “小莲,尝尝看。”

    “谢谢幽子阿姨。”小莲和着米饭一起,将肉吃下去。

    “好吃吗?”

    “嗯。”小莲也煮了一片肉,夹给清野太太,“幽子阿姨,给你。”

    “谢谢小莲。”清野太太忍不住捏了捏小莲的小脸。

    脸别捏着,依然不妨碍小莲往锅里涮煮食材。

    木制的别墅,暖色的灯光,六人在精致的餐桌享用美食。

    “小莲,”吃到一半,九条太太问,“这里好玩,还是乡下好玩?”

    小莲低着头,不知道怎么回答。

    渡边彻看了她一眼,说:“小莲,你现在会因为离开见泽,想妈妈和大家,所以认为乡下好;也可能因为第一次来城里,什么都没见过,认为这里好玩,不要急着下结论。”

    小莲抬起头,望着他。

    “每一种生活都有各自的乐趣,全都尝试之后,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小莲你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任何一种生活,但不能瞧不起嫌弃另外一种。”

    “嗯,咱知道了。”小莲乖乖点头。

    渡边彻揉着她的小脑袋,说:

    “能在见泽村的田里抓鱼,也能在轻井泽的森林骑自行车,平等地对待两者,小莲,你已经是了不起的小学生了。”

    “咱要做最了不起的小学生!”

    “恩恩,跟你哥哥一样。”

    “这就是渡边君的教育方式?”清野太太说。

    “什么教育方式,我只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而且不会强迫小莲去做什么。”渡边彻回答。

    “不逼着别人选择,却潜移默化影响别人。”清野凛吃着菜,自语般说了一句。

    渡边彻从冰碗里拿起大瓶的饮料,问众人:“有谁要?”

    吃完饭,洗完澡,因为做了一天的车,还出去走了那么久,小莲早早地躺在床上。

    她穿着家里的旧睡衣,躺在柔软的大床,盖着雪白的被褥。

    蜻蜓玩偶摆在枕头边。

    渡边彻给她盖好被子。

    “阿彻,咱想爸爸妈妈了。”

    渡边彻看着她有些湿润的眼眶,坐在床边,低声说:

    “那就想想明天。”

    “明天?”

    “嗯,不是和佳织酱约好,一起去看会停在手指上的蜻蜓吗?”

    “嗯。”

    “还有邮筒。你今天看到的那个红色邮筒,明天给爸爸妈妈寄轻井泽的纪念贺卡,还可以把小莲的照片放进去。”

    “咱要寄!”

    “那就期待明天快点来。”

    “嗯!”

    “哥哥给你讲一个故事吧,一个关于宝藏的故事。”

    “嗯!”

    “在很久以前......”

    “多久以前呢?”

    “1621年。”

    “好久以前啊。”

    “对啊,好久以前,在那么久以前,西班牙对殖民地进行野蛮掠夺,南美洲的金银矿和其他稀有资源,被一船又一船运回西班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