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游戏小说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 305.夏季的旅行(完)
    七月三十日,晴天。

    清野幽子早早起来,穿好衣服,小心没吵醒九条真姬。

    她走出房门,上了二层,干净的料理台让她有些意外。

    ‘昨晚睡了之后,渡边又把这里收拾了一遍?’

    按照一开始的约定,由她负责三餐,昨晚的烧烤是意外。

    上来之前,说好她负责料理,九条真姬负责开游艇,谁想到上来之后,什么都丢给渡边彻。

    这也不能怪她们,谁让渡边彻什么都会呢。

    棒球、料理、音乐,成绩又是全国第一,学习能力十分优秀,什么都能快速上手。

    清野幽子对女儿的提议——让渡边彻管理清野家,一开始并没有多认同,只是和女儿妥协的台阶,再给她最后半年。

    现在看来,虽然不知道渡边彻是否具有掌管企业的能力,但值得期待。

    想着这些事情,她先给自己冲了一杯早咖啡。

    距离另外四人起来还早,早餐可以慢慢来。

    端着醇香的咖啡,清野幽子走出客厅,准备去船头甲板吹吹海风。

    夏季,清晨六七点的太阳就热得人出汗,但五点左右还算凉爽。

    视野开阔,海风吹起短发,抚摸锁骨,灌进衣服,十分快意。

    哗啦哗啦的起伏海水中,听见游泳的声音。

    清野幽子探出头,看见海面上,渡边彻以与游艇同样的速度游着。

    “是掉下去的吗?”她问。

    “晨泳!”渡边彻边游,边回答。

    清野幽子搅拌咖啡,偶尔啜饮一口,漫不经心地看渡边彻游泳。

    水面上时浮时沉,他修长有力的手臂,以舍我其谁的气势用力拨水。

    看了整整十分钟,咖啡喝完了,游泳的速度都没慢下来。

    “体力真好啊。”说着,她离开船舷,将咖啡杯放在桌上,人躺在大遮阳伞底下的椅子上。

    仰望蓝天,有水墨画似的白色积云。

    等渡边彻游完泳就去做早饭——懒洋洋这样想着。

    过了很久,又像很短,耳边的游泳声消失。

    清野幽子坐起身,返回船舱,拿了一条浴巾走向船尾。

    等了一会儿,却没见到渡边彻上船。

    难道腿抽筋,溺水了?心里惊慌的一瞬间,一个脑袋从水面冒出来。

    “你吓到我了!”清野幽子语气里带着一丝埋怨。

    “哈哈,抱歉。”渡边彻笑着爬上甲板,“想试试潜泳。”

    “我还以为溺水沉海里去了。”清野幽子将浴巾递过去,“潜泳怎么样?”

    “听不见声音,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宁静,从海里往上看,水面晃来晃去,亮闪闪的。”

    清野幽子没认真听,她的注意力,被渡边彻擦水的动作带走了。

    昨天游泳的时候,渡边彻一直穿着短袖和沙滩裤,没怎么在意,今天却只穿了泳裤。

    穿着衣服的时候,他看起来瘦高,脱了衣服却很健硕,肌肉线条优美,双腿修长,身材让人看得屏息。

    “我先去洗澡,然后来帮您做早饭。”渡边彻擦了擦耳朵,将刘海撩到后面。

    撩头发的动作,那么自然,同样帅得让人头晕目眩。

    “好,谢谢渡边君。”

    “这次旅行我什么都没出,总要做点事。”

    “原来抱着这样的想法啊,”清野幽子笑道,“我还以为你是故意在我们面前表现呢。”

    “说不定潜意识里有那样的想法。”

    渡边彻消失在甲板上,回一层卧室。

    清野幽子看着甲板上的水印,突然对自己女儿和渡边彻在一起这件事热心起来。

    女人也喜欢美色,从追星大多是女性来看,说不定比男人还好色。

    不说本就出色的大脑、能力、品行,渡边彻长相俊美清秀,身材这么好,没道理不让自己的女儿上。

    ‘得给凛那孩子创造机会。’清野幽子这么想着,走进船舱。

    九条太太第三个起床,坐在餐桌边吃早餐。

    “早上好。”清野凛第四个出现在客厅。

    “小凛睡懒觉,很少见呢。”九条太太说,“快来吃早饭,你母亲和渡边君做的。”

    “嗯。”清野凛坐在餐桌边。

    白色的餐桌布,中间放了高高的玻璃杯,杯子里插了昨天从花园剪的勿忘我。

    蓝色的花冠,小巧秀丽,让人想起乡间开满野花的田埂。

    “吃什么?”清野幽子问,“土司?米饭?”

    “有汤吗?”清野凛问。

    “有。”

    “那就米饭。”

    “聪明人的选择。”渡边彻说。

    “看来是米饭是某人做的。不过只是简单的煮米饭就这么骄傲,可怜的人生。”

    “今天的米饭非比寻常。”渡边彻故弄玄虚,“我从幽子阿姨那里学了一手,提前泡了二十分钟。经过浸泡,米粒充分吸收水分。这样蒸出来的米饭粒粒饱满,吃起来更加蓬松、香甜,有助于消化;其次,大米中含有一种叫植酸的.....”

    清野凛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滔滔不绝的渡边彻。

    “可以了,我知道你知道了。”渡边彻咬了一口全熟的煎蛋。

    清野凛微微皱眉,作为半熟党,这样场面绝对不可能做到视而不见。

    这件事刻不容缓,必须在两人在一起之前纠正他。

    心情愉悦,清野凛喝了一口撒了少许葱花的味增汤。

    放下汤碗,她用筷子挑起小口米饭,优雅地放进嘴里。

    细细咀嚼,一股淡淡的甘甜在口腔里弥漫。

    今天的米饭,比平时好吃。

    两位太太吃完早饭,拉着清野凛去船尾玩尾波冲浪。

    渡边彻待在驾驶台,让游艇保持‘能掀起足够冲浪的浪花’的速度,同时在通过对讲机,保证有人冲浪失败,让游艇减速,不让那个人被留在太平洋。

    打开窗户,吹着海风,开游艇是一件惬意的事。

    对讲机里,是不是传来:“渡边!快减速,幽子要被冲走了!”

    “渡边君!小凛她不见了!”

    “好厉害,小凛在冲浪板上站起来......啊!减速减速!掉下去了!”

    从以上消息可得,九条太太会冲浪,清野母女不会。

    ‘清野太太为什么一直报道清野凛的学习进度?难道知道昨晚的事了?没见脚步声啊。’渡边彻心不在焉地想着,点开系统。

    【临时活动奖励:「大海的馈赠+1」*1】

    【玩家获得「掌握级·冲浪」】

    【玩家获得「掌握级·海钓」】

    【玩家获得「掌握级·潜水」】

    【玩家特殊技能「入门级·命令」得到强化:你可以命令智力1—3点的海洋生物、智力1-2点的其他生物】

    【玩家获得「沉船地图」*1】

    这次没有「奖励提升」,昨晚是否还会抱上去?

    会。

    再加上没有白天夕阳下的对视,不是在无人的星空下,四周是茫茫汪洋,或许不会抱上去。

    ‘禁不住清野凛诱惑的、没出息的渡边彻。’

    渡边彻取出「沉船地图」,居然是一本书,名字叫《116箱珠宝,2吨白银,1顿黄金》。

    翻开书,开篇写道:

    「这是西班牙王室最大的宝藏,一艘没有任何名声、无人知晓的古船......」

    渡边彻把它当故事看。

    “啊!”九条美姬打着哈欠上来。

    “起来了?”渡边彻放下书,走向料理台,“我给你热饭。”

    “不用。”九条美姬在餐桌上坐下,“我吃吐司。”

    “嗯,需要什么跟我说。”渡边彻又坐回去,拿起书继续看。

    里面不但有沉船里最珍贵物品的介绍,还有这些物品背后的故事、今年的市场估价等等。

    拿着这本书,唯一需要做的,大概只有打捞。

    至于其他,比如怎么确保打捞时不损坏宝物,在哪能卖出高价,全部写得清清楚楚。

    渡边彻看着一顶王冠,上面介绍了它的主人——某位王妃——的情史。

    九条美姬用刀往吐司上涂酱,然后端着一杯牛奶,走到渡边彻身边。

    靠在他肩上,吃一口吐司,喝一口牛奶,眼睛看着书。

    “很少见你看下流的书。”

    “这是历史,你不懂。”渡边彻说。

    “减速!减速!”对讲机尖叫道。

    渡边彻让游艇停下来。

    “她们在干嘛?”九条美姬看着对讲机。

    “冲浪,你吃完也去玩?”

    “不去。”九条美姬将吃了两口的吐司给渡边彻,“待会儿帮我剪脚指甲。”

    “嗯。”渡边彻咬了口吐司,让游艇重新加速。

    吐司的碎末,掉在《116箱珠宝,2吨白银,1顿黄金》的扉页里。

    他嘴叼着吐司,竖起书使劲抖了抖,让碎末掉出来。

    看了一会儿,九条美姬说:“写得挺像回事,是真的沉船?”

    “应该是真的。”

    “被哪国打捞了?”

    “还没有,沉在水底呢。”

    九条美姬喝了一牛奶。

    “对了,”渡边彻抬起头,“你可别把这本给我扔了。”

    他放在神保町的书,总是立马被九条美姬处理掉。

    “不是旧书就可以。”九条美姬把喝光的杯子放在驾驶台,“等明年六月,废物利用给清野凛做生日礼物。”

    “你真大方。”渡边彻称赞道。

    “拿旧书给她,已经给她面子。要不是看在双方母亲的关系,我每年生日给她送腐烂的海豚。”

    “那她肯定给你送鲨鱼粪便。”

    “她就是这么恶心的人。”

    “不考虑你男友的身份,我觉得你们两个一样恶心,腐烂的海豚没好到哪去。”

    九条美姬使劲拍了下他肩膀:“去拿指甲剪。”

    “在哪?”渡边彻合上书,放在牛奶杯边上。

    渡边彻拿来指甲剪,九条美姬坐在驾驶台上,把脚放他怀里。

    一个一个修剪脚趾,摊开《116箱珠宝,2吨白银,1顿黄金》接掉落的指甲。

    给九条美姬剪了一年的指甲,渡边彻手艺高超,剪得整齐又漂亮。

    到了九点半,太阳变得猛烈,船尾的三位回来了。

    换了身白裙的清野凛,走进客厅,一眼看见驾驶台上的书。

    “谁的?”她问。

    “渡边的。”九条美姬说。

    清野凛伸手拿过,九条美姬冷笑道:“自己的书不看,看我男友的?”

    “《蓝色星球II》看完了。”清野凛翻着书页说,“渡边同学,你可以拿去看,我们交换。按照价格算,我那本可以买你五六本。”

    “好贵啊。”渡边彻说。

    清野凛看了眼渡边彻,又看眼书。

    这时,九条美姬伸手去抢《116箱珠宝,2吨白银,1顿黄金》,清野凛体力弱,但反应很快,很轻易地躲开了。

    她拿着书,走向沙发,在窗外的阳光下,从第一页看起。

    九条美姬没有生气,笑吟吟地对渡边彻小声说:

    “让她闻本小姐的脚趾指甲。”

    “我天天闻,没有臭味,恶心不到她。”

    “同一件事,对不同的人,是不同的效果。”九条美姬把光滑细腻的脚丫,伸进渡边彻上衣下摆,撩拨他的小腹。

    “有人呢。”渡边彻用衣服挡住,不让别人看到。

    清野凛看书,他们俩调情,两位太太喝着酒,聊着属于妇女的话题。

    游艇全速行驶,乘风破浪。

    下午三点,抵达大阪港。

    游艇刚靠岸,一群早就候着的人涌上来。

    清野太太简单应付完这些人,九条太太从一名佣人那里拿过一把车钥匙。

    “走吧,”她朝一辆敞篷宾利走去,“带你们去大阪兜风。”

    九条太太开车,清野太太副驾,渡边彻和两位大小姐坐后排。

    如果前排开车的换成小泉青奈,副驾换成明日麻衣,那迎面吹来的风应该更凉爽。

    热带景区般的海边公路,九条太太戴着墨镜,长发飞扬。

    她身上没有一点生活艰辛的气息,简直像个朝气蓬勃的有钱女大学生。

    拐进市区的时候,清野太太回头对三人说:

    “今天和明天在大阪和京都玩,八月一日去轻井泽,在那一直待到你们开学。”

    “这个......”

    “怎么了?”清野太太问渡边彻。

    “......没什么。”

    小泉青奈那边,只好等开学后的周六周日了。

    为了弥补,以后得多陪她才行。

    到了酒店,渡边彻拿着手机,站在窗边,望着市政厅,准备给小泉青奈打电话。

    “喂。”

    “渡边。”含情脉脉的喜悦声。

    渡边彻一句“我想你了”来到嘴边,又咽下去,准备先说事。

    他把自己要在轻井泽待一个月,只能开学后和她去旅行的事情,全部说了。

    “这样啊。”小泉青奈略显失落,但很快正快振作起来,“不骗我吧,开学后会多陪我?”

    “当然啦。”说完这句,渡边彻才说,“老师,我想你了。”

    “才两天没见......”声音逐渐变小,“我也想你了。”

    两人不是说话,此时此刻,沉默将他们联系在一起,远比任何语言亲密。

    和小泉青奈打完电话,又给明日麻衣打去。

    “我去轻井泽偶遇彻。”听完渡边彻的话,她直接了当地说了这么一句。

    “......你八月中旬过来,我找机会和你汇合。”

    “嗯!”

    “这件事情,可以让小泉......”

    “不告诉她。我一个人。”

    “......好。”

    渡边彻放下手机,准备去九条美姬的房间,和她说一声。

    不管什么事,提前说的话,她虽然会冷嘲热讽,但反而会同意。

    找机会偷偷溜出去,她笑吟吟的,但背后绝对会对他实施恐怖的惩罚。

    正要出门,手机又响了。

    “老妈?”渡边彻接通电话,“身体还好吗?”

    “没一点问题,你爸也是!”渡边枝回了一句,又立马说道:“小彻,明天小莲要去东京,你接她一下。”

    “小莲?东京?”

    “对!村里的学校明年明年就要废校了,反正要离开村子去镇上读书,所以干脆去东京,你让美姬或者小凛帮忙找个好小学。”

    “没问题。要不要这次直接转学?”

    “读完这一年,这次去生活一个月,看习惯不习惯。”

    “行,明天?谁送她?”

    “她自己一个人。”

    “一个人?!”渡边彻声音大起来。

    “放心好了,我们会送她上直达东京的新干线,然后拜托认识的乘务员看护她,嘱托她一定把小莲交到你手里。”

    “那就好,吓死我了,我会提前去车站的,让小莲的父母放心。”

    “好,我待会儿把到站时间给你。小莲到你那,记得多买点好吃的!”

    “那是当然!对了,学校废了,玲子老师,还要其他人怎么办?”

    “玲子去镇上教书,真担心她水平够不够资格,其他人会一起转学过去。”

    “那就好。”

    挂断电话,渡边彻直接去了清野幽子的房间。

    必须在小莲明天抵到东京之前回到东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