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游戏小说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 304.夏季的旅行(5)
    吃完烧烤,太阳沉浸大海。

    四人从水里上来,去浴室洗澡换衣服。

    过了一会儿,九条太太穿着薄薄的室内便服出来,看见渡边彻在清洗碟子,说:

    “明天船就靠岸,会有人来处理这些东西。”

    “没关系,习惯了。”

    “想做随你。”九条太太走到料理台,“老板,麻烦给我一杯兑水的威士忌,加冰。”

    “稍等,太太。”渡边彻洗手,拿杯子给她倒酒,又往里加了冰球。

    九条太太以客人的语气倒了句谢,潇洒地拿起酒杯,小口抿着。

    夜风能吹到这儿,渡边彻闻到她身上沐浴之后的芬芳。

    九条太太喝了一口,看着渡边彻问:“自己一个人,没有请保姆?”

    “以前没钱,现在有钱了,但没想到请保姆这种事。”

    “衣服一个人洗?”

    “您不会认为我蹲在那里,用搓衣板?都是丢进洗衣机,到时间拿出晒一下就行。”

    “搓衣板?”九条太太好奇道,“听说过,长什么样?”

    “海浪。”

    九条太太一边喝酒,一边想象海浪模样的搓衣板。

    “餐具自己洗,地自己拖,饭全部自己做?”她又问。

    “偶尔便利店的便当。”

    两人不再开口说话,渡边彻默默洗碟子,九条太太在料理台边喝了一会儿酒,又去把唱片机打开。

    船舱内,响起《fivehundredmiles》的旋律。

    九条太太坐回来,笑着说:“我很喜欢这首歌,让我想起小时候在京都。下午你唱这首歌,差点爱上你。”

    “爱上一个卖烧烤、洗碟子的农家少年?”渡边彻笑道。

    “足够了。”九条太太微微一笑,“烧烤好吃,可以挣钱养家;洗碟子,证明不讨厌做家务。”

    她晃动酒杯,冰块在里面晃来晃去,发出清脆的声音,好几次看着要飞出来,却又不可思议地落回去。

    《fivehundredmiles》一遍没放完,清野太太和九条美姬洗完澡上来。

    清野太太穿着和九条太太同款的薄便服,十分清凉。

    九太美姬穿了渡边彻的衬衫,热裤似的睡衣,隐没在衬衫下面。

    “500公里酒吧营业,两位来些什么?”渡边彻视线落在九条美姬从衬衫下摆露出来的大腿上。

    “啤酒,谢谢。”清野太太在九条太太身边坐下。

    渡边彻拿了一杯子,往里倒啤酒。

    精美通透的玻璃杯,里面盛放着金黄色的液体,从杯底不断上升起的气泡,在表面上形成浓密洁白的泡沫。

    “看起来就会很好喝。”清野太太很给面子地赞美一句。

    “谢谢。”渡边彻看向九条太太另外一边的九条美姬,“我的美姬,你要喝什么?”

    “牛奶。”

    “稍等。”

    “酒吧卖牛奶?”清野太太笑着问。

    “酒吧是开玩笑。”渡边彻背对她们,从冰箱里取出牛奶,“其实这里是我和美姬的爱巢,桌子只是厨房的料理台而已。”

    “未经批准的未婚同居。”九条太太喝着酒说。

    九条美姬喝了几口牛奶,在「如今我衣衫褴褛,依旧是寂寂无名」的歌声中,清野凛走上来。

    “泡了很久啊,小凛。”九条太太招呼道。

    ‘打理头发麻烦。’渡边彻猜测她的回答。

    “没泡多久,整理头发费时间。”清野凛先去桌上拿了《蓝色星球II》,然后坐在吧台前。

    “一杯西瓜汁。”她边翻开书,边说。

    “这里是酒吧,清野凛小姐。”渡边彻以酒吧服务员的口吻提醒。

    清野凛没说话,已经看起书。

    “下不为例。”渡边彻拿了个西瓜,切成块,分成两份。

    一份放吧台上,给她们吃,一份丢进原汁机。

    清野太太看了眼自己的女儿长发,说:“要不要试试短发?”

    “不用,我喜欢长发。”

    九条美姬隔着两位太太,看了眼清野凛,视线落在雪白的肩上。

    清野凛穿得是领口滑到肩膀的睡衣,这让她看起来既清纯,又性感,还带了点居家风。

    “你会穿这样的衣服?”九条美姬冷笑着问。

    “母亲准备的。”清野凛头也不抬地回答。

    “只有这一套?”

    “我穿什么,需要经过你的同意?”清野凛视线射向九条美姬。

    九条太太笑着对女儿说:“白天泳衣什么都看过了,不差肩膀这点。”

    “泳衣是泳衣,穿成这样,就怕抱着勾引人的想法。”九条美姬说。

    “好了,果汁。”渡边彻将玻璃杯放在清野凛身前,又突然拿回去。

    “差点忘了。”他往里丢了一块冰。

    果汁一下子溢出来,以杯底为中心,洒在柜子上。

    “多此一举。”清野凛看了一眼。

    “其他人都刚刚好,就你满出来。”渡边彻将玻璃杯擦干净递给她。

    “像美姬同学说的,被我的肩膀勾引了?忘记先放冰块?”

    “血口喷人好歹有一点点证据,我对肩膀没有任何兴趣。而且作为专业的调酒师,哪个不擦桌子?”

    “冰块加果汁,专业的调酒师?”清野凛嘲讽道。

    渡边彻不理她,边擦桌子,边对九条太太说:“真姬小姐,还要吗?”

    九条太太将杯子放到他身前:“海上调酒师,威士忌鸡尾酒。”

    “其实我是海上钢琴师。”渡边彻彬彬有礼地说,“调酒师和美人鱼约会去了,让我暂时代班,您看美姬,她喝的牛奶,就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

    九条太太笑了两声,懒散地说:“好的,钢琴师,不过在你弹钢琴之前,能请你给我调一杯鸡尾酒?”

    “可以是可以。”

    “随便加点橙汁、苏打水、柠檬水,或者其他什么甜酒或饮料,只要能喝就行,我尝尝什么都不懂的人调出来的酒。”

    “那可能就不能喝了。”

    “九条家继承人伙同女婿,在太平洋上谋杀九条家主?”清野太太笑着说。

    “明天的报纸标题,就用这个了!”渡边彻开始调酒。

    看心情随便放,最后调出来的酒颜色诡异。

    “渡边君,不开玩笑,我现在真的怀疑你要谋杀我。”九条太太看着眼前的酒。

    九条美姬看着那杯酒直笑,劝说道:“母亲,我看您还是不要喝了。”

    就连清野凛都抬起头,打量那杯酒。

    “早说了,我是海上钢琴师,不是调酒师。”渡边彻说。

    “先尝尝看。”九条太太伸手去拿酒杯。

    “稍等。”渡边彻阻止她,用牙签串了一颗樱桃放在上面,又丢了一片薄荷,“可以了。”

    “样子倒是挺像回事。”九条美姬点头说。

    四人看着九条太太喝了一口。

    “怎么样?”清野太太问。

    九条太太没说话,吃掉牙签上的樱桃,然后用牙签指着角落里的三角钢琴:

    “海上钢琴师,去吧,那里才属于你。”

    九条美姬、清野太太哈哈笑起来。

    清野凛视线看着书,嘴角微微绽放出笑容。

    “是,是。”渡边彻擦擦手,离开吧台。

    “你会弹钢琴吗?”九条美姬撩人地靠在吧台上,一双光溜溜地美腿互相架着。

    “鄙人从出生就在船上,怎么可能不会弹钢琴?”

    “这两者有必然的联系?”清野凛说,“出生在船上更多的是水手。”

    “等着瞧就是了。”

    渡边彻坐下来,掀起琴盖,把手指聂的噼啪作响。

    那样子真不像什么钢琴师,而是准备和海怪搏斗的精悍水手。

    ‘另一个我,轮到你了,上吧。’

    【玩家使用5000积分购买「大师级·钢琴」的权限】

    【—5000积分】

    【玩家获得「大师级·钢琴」】

    “来个人,麻烦把《fivehundredmiles》的关掉,快点,它让我的耳朵疼。”渡边彻指着唱片机,一副艺术家不在乎尊卑的痴迷。

    九条太太正要起身,九条美姬先她一步站起来,端着牛奶杯,迈着她那双青春靓丽的美腿,关掉唱片机。

    然后,她坐在琴凳上。

    “弹吧,出生在海上的钢琴师。”

    “嘘。”渡边彻手指按在她的唇上。

    等世界只剩下海浪与风声,渡边彻用碰过九条美姬嘴唇的手指,触摸琴键。

    似乎有人爬上甲板,然后走进船舱,是一位海藻姑娘。

    她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拨弄手里小小的竖琴;

    又有人来了,是海螺,它眼睛打量一圈船舱,取下背上地海螺,吹着呜呜的海风声。

    一大群一看肺活量就不得了的鲸鱼走进来。

    他们目标准确,迅速占领船头,整齐列队,吸气,呼吸,如唱诗班吟咏起来,唱起对大海的赞美诗。

    海里生物越来越多,有的伴奏,有的跳舞,有的侧耳倾听。

    深夜的大海,灯全部打开,游艇金碧辉煌,精致如舞会现场,仿佛无时无刻不在举行宴会。

    优美的琴声,和海水,与银河,融为一体。

    游艇悠悠哉哉,徜徉在美好世界,等待潮水把它送往该去的地方。

    渡边彻手指松开琴键,船舱里依然残留着柔美的余韵。

    游艇陷入沉默,仅有的四位观众像是成了海底美人鱼石像,静静地凝望钢琴师。

    “啪啪!”九条太太鼓起掌,“你的威士忌有多糟糕,你的琴声就有多美妙!”

    刚才还沉浸在琴声中的众人,纷纷笑起来。

    “忘记那杯该死的威士忌,让我再为您弹奏一曲。”

    “好的,先生。”

    渡边彻看向九条美姬:“一起?”

    “弹什么?”九条美姬放下牛奶杯,伸展修长的十指。

    “给无尽梦境的进行曲。”

    “想听你的双簧管了。”

    “什么时候都可以。”

    两人按下琴键。

    直到深夜,这场演奏会才结束。

    不仅是渡边彻,所有人都上场表演,各种乐器信手捏来,最次也在精英级。

    当然少不了夜宵,还有各种味道的鸡尾酒。

    回到卧室,门刚关上,九条美姬就抱过来,递上她的舌头。

    渡边彻早就神迷心醉,刚才在船舱客厅的时候,就想把她按在吧台,从后面侵略她。

    一切结束后,九条美姬沉沉睡去。

    从不失眠的渡边彻,却因为第一次在船上睡觉的缘故,怎么也睡不着。

    他轻轻下了床,披上一件外套,走上二层。

    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吧台上还放着盛了乱七八糟饮料的玻璃杯。

    渡边彻将这些饮料全倒了,一个一个清洗。

    “没睡?”清野凛的身影,从楼梯口冒出来。

    “不习惯游艇,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坐船。”渡边彻看了她一眼,继续清洗。

    清野凛走过去,站在他身边。

    等他洗好一个,就用毛巾擦干。

    “你又因为第一次在外面睡,所以睡不着?”渡边彻问。

    “嗯。”

    两人不再说话,一个洗,一个擦。

    等全部洗完,清野凛递了一条毛巾给渡边彻。

    “回去睡觉?”她看着渡边彻擦手。

    “没有睡意,你回去吧。”

    “我也没有。”

    渡边彻看着她从衣领露出来的雪白香肩,心里突突直跳。

    “去外面吧,”他放下毛巾,“去三层吹吹夜风。”

    两个人切了一盘水果,拿了点开心果之类的零食,来到露天望台。

    游艇以人走路的速度缓慢行驶着,夜风也不缓不急。

    看不见月亮,漫天繁星,四下一片寂静。

    “有种全世界就剩我们的错觉。”清野凛语气里带着一丝放松。

    “人类世界变成丧尸,我们五个人是最后的幸存者?”渡边彻将水果放在桌上。

    “那也不错。”清野凛将零食放在水果边。

    两人坐在并排的椅子上,面朝南方仰望夜空。

    茫茫银河悬在眼前,星辰点点,仿佛一条清澈见底的大河。

    大海、银河,两者隔着30公里天与地的距离,还有遥远没有边际的宇宙。

    看似没有联系,银河的星光却洒满大海,大海深处也有着银河的影子。

    “流星。”清野凛望着夜空。

    “看见了。”渡边彻说。

    一道、两道、三道,流星一共三颗。

    “许愿了吗?”清野凛问。

    “你也会相信这种传说吗?”

    “不相信,但是许愿与否,和相信不相信没有关系。”

    “有道理。”渡边彻点头,“没许愿,不过想做的事倒是有。”

    “说说看。”

    “远的,让你们两个和好;近的,想亲一下你的肩。”

    清野凛头发被微微吹起,几根发丝跑到嘴唇上。

    她拨去这几根调皮的发丝,说:“别整天说些不切实际的话。”

    “那摸一下你的腿呢?”

    “除了这些,难道就没想过其他的事吗?”

    “也不行?好吧,那就抱你一下,不能再降价了,这个价格已经很低了。”

    清野凛轻声叹气。

    “今天下午的时候,别说亲我的肩、抱我,哪怕当时吻我,我也不会拒绝。”她俯视起伏的海浪。

    “一个美好的时刻。”渡边彻仰望璀璨银河,“如果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们一定一见钟情。”

    “不清楚。我不是一个一见钟情的人。”

    “那为什么不清楚?”

    “因为当时看着你,的确心里喜欢你,但又不知道如果是第一次见,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没关系,怎么都会相爱的。”

    “嗯。”

    到了三点,夜风开始变凉,渡边彻站起身。

    “回去吧。”

    “稍等。”

    “怎么了?”渡边彻回头看她。

    “你的梦想......”

    “不和美姬她们分手,你不会愿意吧?”

    “嗯。”

    “所以想劝我放弃?”

    “......就这一会儿。”清野凛双手不安羞涩地放在胸口,“我可以当她们不存在。”

    渡边彻忘记了呼吸,静静地望着她。

    花在盛开,鸟在鸣啭,海潮的气息,银河的光辉,终于稍稍触及......那遥不可及的梦。

    稀疏看不清的影子,合成一团。

    波浪起伏的海面,他们的身影映照在银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