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游戏小说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 302.夏季的旅行(3)
    五人坐在餐桌上享用牛排。

    窗外是湛蓝的大海,在吹进来的海风中,《蓝色星球II》的纸页啪嗒作响。

    “好吃极了。”渡边彻赞美道。

    说着,他又用刀叉往嘴里送了一块牛肉。

    清野幽子露出满意的神色。

    “没想到我还有这样的厨艺吧?”她说。

    “大吃一惊!”

    “又在撒谎。”某某凛若无其事的声音。

    渡边彻看着清野幽子:“幽子阿姨,我可以打您女儿吗?”

    “请便。”清野幽子很年轻地耸了一下肩。

    某某凛一边用刀叉切牛排,一边期待地望着渡边彻。

    渡边彻避开她的眼神,看向九条美姬。

    “美姬,少吃点,不要长肚子了。”

    用刀叉从她盘子里,插走刚切下来的那一块,直接放进嘴里。

    九条美姬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继续切牛排。

    “对了,渡边君,”九条太太突然说,“我的墨镜放哪了?”

    “驾驶台。”

    “你为什么知道母亲的墨镜放哪?”九条美姬停下切牛排的动作,侧过脸看着渡边彻。

    “嫉妒了?”九条太太笑着问。

    “毕竟您看起来只有十五岁,美姬难免有危机感。”

    “十五岁太小了,十七岁。”

    “好巧,我今年也十七,刚过一个月,你呢?”渡边彻问。

    “两个月,叫姐姐。”

    “姐......母亲大人。”

    餐桌下,九条美姬的鞋放在渡边彻的鞋上。

    “亲爱的。”九条美姬用刀叉叉起一块牛肉,递到渡边彻嘴边。

    对面,清野凛放下刀叉,端起冰镇柠檬水,望向船舱外的大海。

    渡边彻没有张嘴,竖起右手食指,做出聆听的样子。

    众人看着他,安静下来。

    风吹动纸张的哗哗声。

    “有什么......”

    清野太太话没说完,夹在《蓝色星球II》的勿忘我,被风从书里吹出来,滚落在地上。

    渡边彻突然站起来。

    “中鱼了!”他跑出船舱,冲向船尾甲板。

    九条美姬收回刀叉:“什么中鱼?”

    “刚才抛的鱼钩。”清野凛放下柠檬水。

    “在客厅里,怎么知道中鱼了?”九条太太看向清野凛,“在骗人?”

    “没有。”

    “我去外面吃。”九条美姬端起自己和渡边彻餐盘,悠然地起身,走向船尾。

    “我也去看看,说不定可以直接刺身。”九条太太左手餐盘,右手红酒。

    “嗯!我们也去!”清野太太端起自己,还有女儿的餐盘,跟了上去。

    餐厅里,只剩下拿着刀叉的清野凛。

    “......”她叹了一口气,拿着刀叉起身。

    等她到了船尾,三个人坐在阴影里的露天餐桌,看着渡边彻一个人在正午太阳下的船舷边收鱼线。

    “渡边君,你怎么知道鱼上钩了?”海风中,清野太太高声问。

    “听到放线的声音!”渡边彻一个劲摇动滚轮。

    “这能听见?”九条太太吃惊道。

    “宇宙生物,听力不好,在真空里是听不见对方说话的!”

    九条太太一愣:“这孩子开玩笑怎么一本正经,弄得跟真的一样。”

    清野凛手掩着嘴,好看地笑起来。

    “这玩笑好笑吗?”九条太太弄不清楚状况。

    “不好笑,完全。”

    “不好笑,你笑什么?”九条美姬冷笑着问。

    “需要你的许可?”清野凛针锋相对回得反问。

    两位一边,清野幽子对九条真姬说:“我们是不是也吵起来?”

    “渡边君肯定选我,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吵?”九条太太很有把握地说。

    “啊啦,很有自信嘛。”清野太太笑着说,“渡边君已经爱上我煎的牛排,请问爱上你什么?喜欢装嫩?”

    “爱上我明明**岁,却嫩得像十七岁。”

    “你可真不脸的。”

    “彼此彼此。”

    “谁跟你彼此,渡边君可是真的爱上我的厨艺。”

    “渡边君说的话你也信?看来幽子你还不够了解他啊。”

    “赞成。”清野凛悠哉地吃牛排说。

    九条美姬轻蔑地“哼”了一声,默认了。

    “但他喜欢我煎的牛排是真的吧?”清野太太不满道,“是不是,小凛?”

    “好吃是真的,喜不喜欢没说。”

    “你们在说什么?”渡边彻回来了,手里用钳子夹着一条鱼的鱼嘴,“多啦A凛,快帮我鉴定一下,这是什么鱼?”

    清野凛先是瞪了渡边彻一眼,然后看向他手里的鱼。

    大概二十五厘米,鱼体呈纺锤形,蓝色的背部,银白色的腹部,较长的尾部很细。

    鉴定完,她没说话,只是看了渡边彻一眼,然后继续吃起牛排。

    “黄鳍金枪鱼?”渡边彻说,“马马虎虎,总之是掉到鱼了。”

    “快点来吃吧,别折腾什么鱼了。”九条美姬说。

    “稍等!”渡边彻拿了刀,捅进鱼鳃,结束了鱼生。

    等血放干净,放进冷冻库。

    他再次在钩子上挂上作为鱼饵的小鱼,将鱼钩抛回大海。

    做完这一切,渡边彻在圆形沙发里坐下来:“希望下一条是蓝鳍。”

    “想钓蓝鳍金枪鱼,下次我带你去加拿大。”九条太太说。

    “有更好更近的地方。”九条美姬说。

    “哪里?”渡边彻问。

    “筑地市场。”

    “那不是买......”

    “渡边君,我问你一个问题。”

    “嗯?”渡边彻看着表情严肃又不满的清野太太,“请问,知无不言,关于钓鱼的一切,我全部告诉您。”

    “你喜欢我煎的牛排吗?”

    “当然喜欢。”

    “你看!”清野幽子得意地看向九条太太,“渡边君说他喜欢我。”

    “喂喂!”渡边彻笑着说,“这是我见过最夸张的断章取义!”

    四人同时笑起来,畅快吃牛排,安逸享受海风。

    游艇行驶在广大无垠的海面,船尾的浪花犹如白色长裙,颇为高雅。

    吃完饭,两位太太和清野凛去睡午觉。

    渡边彻负责看船,九条美姬上午睡过了,也留在二层。

    有自动航行,看船也没什么事可做。

    “玩不玩抽鬼牌?”渡边彻拿了一副扑克。

    “好。”

    两人脱了鞋,盘膝坐在宽大的豪华沙发上。

    把牌分成三份。

    “谁先......”不等渡边彻说完,九条美姬已经伸出手。

    渡边彻把牌递上去,九条美姬抽了一张红三,然后丢出一对红色的三。

    轮到渡边彻,他从九条美姬实力抽到一张黑K,手里没有黑K。

    九条美姬抽牌,黑A,她没有黑A。

    又轮到渡边彻......

    玩着玩着,九条美姬躺下来,头枕在渡边彻腿上。

    她招招手,渡边彻递上牌,抽走一张红六,在自己肚子上丢出一对红六。

    渡边彻低头瞄了她一眼,从她手里抽走一张黑五,一对黑五丢在她肚子上。

    轮到九条美姬时,她直接抓住渡边彻的手腕,拉下来,看着牌选了一张红二,丢出一对红二。

    “我没偷看你的牌。”

    “那里看什么?”

    “你的胸。”

    “嗯。”九条美姬再次拉住渡边彻手腕,看着选了一张牌。

    “不想玩了?”渡边彻轻声细语地问她。

    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声音总是会下意识放轻。

    “无聊。”九条美姬懒洋洋地说。

    渡边彻拿走她手里和肚子上的牌,合着自己手里的一起,丢在一边。

    他扶起九条美姬,让她坐在自己的双腿上。

    “其实,你是想做这个吧?”渡边彻环住她的腰,低声笑着说。

    “你猜。”九条美姬双手搭在他肩上,笑吟吟地看着他的眼睛。

    “不管你想不想,我想了。”渡边彻伸出舌尖。

    九条美姬眼神轻蔑,双手环住他的脖颈,施舍般的递上舌尖。

    一开始只是舌尖,在某个时间,分不清谁先往前凑,两人嘴唇交错在一起。

    渡边彻双手在九条美姬背上轻轻抚摸。

    臀部的曲线,纤细的腰肢,内衣的带子。

    “满足了。”渡边彻紧紧搂着她的腰,脸埋在她的胸怀里,“再吻下去,她们......”

    九条美姬推开渡边彻的脸,用她起伏荡漾的嗓音,低声命令:

    “继续。”

    她吻了上来。

    世界明亮,眺望远方,看不到海岸线。

    举目所及,上下左右全都是延伸到视线尽头的海水。

    游艇乘风破浪,又像停留在原地,听见遥远的汽笛声。

    两人在这样的景色中,一直吻了许久。

    到了下午四点,炙热的太阳总算消停一些时,五人准备停船游泳。

    动漫里抹防晒霜的情节......并没有出现。

    等她们从卧室里出来时,该抹的一切都抹好了。

    但是......

    九条太太黑色比基尼,丰满坚挺的胸部,肌肤充满光泽;

    清野太太黄色荷叶边泳装,细致紧绷的肌肤,双腿修长,配上透明的救生圈,像某个热带风情海滩的杂志封面女郎。

    “怎么样?”两位太太站在一起。

    “嗯哼,很合适。”渡边彻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看了好多好多眼,然后才顽强地移开视线。

    眼前的场景,大概只有不是人才能彻底无视。

    哪怕是女生,也会羡慕地盯着看好久。

    美腿、颈部、锁骨、光溜溜的四肢、丰满的胸部、紧致白皙的肌肤、形状好看的肚脐、还有这里那里什么的......

    “没想到你对三十岁以上的女人也感兴趣。”九条美姬从一层走上来。

    白色泳衣,胸部和下身都有荷叶边。

    “我选的。”清野太太走过去,搂住九条美姬的手臂,“好看吗,渡边君?”

    渡边彻在她摇晃裙摆的荷叶边扫过,视线顺着勾人的人鱼线上移,荷叶边下丰满隆起的胸部。

    “美姬,其实你还是可以走清纯路线的嘛。”渡边彻说。

    九条美姬白了他一眼。

    “就这些?”清野太太问。

    “晚上会好好......嗯哼。”不是因为话语,而是突然注意到,两人居然是同样过的荷叶边泳衣。

    扭一下暴露在空气中的细腰,荷叶边一起飘动

    清野太太、九条美姬,两人站起一起......有种其他什么的冲击。

    他移开视线。

    然后,清野凛出现眼前。

    “这是上次的沙滩巾?”渡边彻快速看了眼沙滩巾下若隐若现的腿。

    “颜色一样。”

    “怎么看都是上次那条啊。”装作研究沙滩巾,继续看腿。

    可恶的沙滩巾,再挪开一点!

    不,等等。

    说不定正是因为有了沙滩巾,才更加吸引人。

    ‘啊!好像一下子撩开!一下子看个够!’

    “条纹都不一样。”清野凛微微前后岔开腿,似乎打算让沙滩巾展开。

    但到了一半,又停止了动作,那快要暴露出来的小腿,重新躲进沙滩巾里。

    “是不是上一条无所谓,去游泳吧。”她看了渡边彻一眼,转身走向船尾。

    ‘不给你看。’她的眼神,是这个意思。

    ‘居然暴露了......不过等下了水,怎么都能看到。’

    五人走向船尾甲板。

    “来摩托艇大战吧!”还没下水,清野太太振奋道,“母亲一组,女儿一组!”

    “不玩。”清野凛拿起充气床,看样子打算在海水上悠闲地漂流。

    “那我和渡边一组。”九条美姬说。

    清野凛正要把充气丢进海里,听了她的话,动作停下来。

    “清野家一组,九条家一组。”她冷冰冰地说。

    “好。”九条美姬笑起来。

    两位太太对计划失败习以为常了,没有失落,也不强求。

    两对母女各骑一辆摩托艇。

    太太开摩托艇,小姐坐在后面拿水枪,渡边彻做裁判。

    “做裁判...怎么算输?怎么算赢?”渡边彻问。

    “没有输赢。”九条美姬跨坐在摩托艇后面。

    “哦,明白了,单纯的泄愤。”渡边彻点头,“比赛,开始!”

    “抓牢了!”两位太太高呼一声,拧动把手,摩托艇冲了出去。

    太太们玩得非常起劲,而且技术了得,不断给各自的女儿找射击角度。

    两位大小姐不知道是不是在玩,反正水枪一刻没停。

    彼此都有弹药的时候,还能互相躲避,一旦一方弹药用光,不得不停下来的不补给的时候......

    那副场面,不知道说是弹药洗礼,还是洗头好。

    渡边彻穿到膝盖的沙滩裤,上身依然穿着短袖。

    他坐在甲板边,腿泡在海水里,双手撑在身后,看着玩得“欢快”的四人。

    “趁现在!小凛!”

    轮到九条美姬没弹药了,九条太太不得不稍稍慢下来,清野太太将摩托艇开过去。

    全身早就湿漉漉的清野凛,拿着大号的水枪,站起身,枪口对准九条美姬的脸。

    “啊!”发出近乎的是清野凛。

    踩滑了,从摩托艇上摔进水里。

    “哈哈哈,真弱啊,凛!”九条美姬高声笑着嘲讽。

    嘲笑的时候,她还不忘装填弹药。

    因为清野凛掉进海里,清野太太不得不停下来。

    九条美姬在等清野凛上摩托艇的一刻,到时候对着脸、对着背、对着肚子,还是对着屁股和大腿,全都她说了算。

    但是,清野凛丢掉水枪,一个潜水,消失不见了。

    “裁判!”九条美姬高喊。

    “哈哈哈!”渡边彻哈哈大笑。

    正笑着,眼前突然冒出一个人影,是清野凛。

    远处太阳是茜色,她脸上镀上一层黄昏色的光膜,平时凛然不可侵犯的气质,变得既温暖,又明亮。

    这并非什么特殊的时刻,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很平凡的一瞬间:

    渡边彻坐在船尾甲板,眺望夕阳,清野凛忽然从他身前的海水冒出来。

    黝黑如铅粉的秀发吸了水,紧贴在她的侧脸。

    那一刹那,两人互相对视。

    日落的余晖在两人脸上变化,彼此在对方心里不断扩张,占据整个心田。

    心脏发出声音,突突跳着,非常快。

    如果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或许是一见钟情。

    ps:感谢【春雨的雨1994】的第五个盟主,非常感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