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游戏小说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 225.躁动的情人节(4)
    一、二、三......六位少女,一位少年。

    空气中满是甘甜的香味。

    “渡边君,这次情人节好像会有很多人送你巧克力。”一木葵回头对渡边彻说。

    “好像是。”渡边彻从不主动夸耀自己拥有的一切,但也不会否认,“不过我只收义理巧克力。”

    “毕竟你有女朋友了嘛。对了,我也会给你一份义理巧克力!”

    “谢谢。”

    “不用客气,毕竟对男生来说,能收到巧克力的多少,是一件相当重要的事吧?”

    “为什么?”渡边彻好奇地问。

    “哼。”看渡边彻不爽的玉藻好美同学说话了,“男生那种无聊的生物,不就喜欢炫耀交往过多少女友,收多少巧克力吗?”

    “的确有这样的人。”渡边彻表示赞同。

    但这方面男女都一样,人渣不分性别。

    不过,炫耀收到的巧克力的数量,应该不算人渣。

    “所以啊,收到的巧克力越多,证明越受欢迎。”一木葵摇着右手食指说。

    尽管没说话,但渡边彻能从两位大小姐身上感受到不屑。

    有些事情,不需要去证明。

    受欢迎程度能超过他们的,只有他们自己,这也是清野凛不在其他人面前夸耀自己美貌的原因。

    渡边彻扭头对清野凛说:“清野同学,我想起一件事。”

    “什么事情?”

    “故事发生在去年五月。”渡边彻笑着看了九条美姬一眼,“你带我去顺天堂医院的第二天。”

    九条美姬想起那个时候的事。

    明明当时自己把渡边彻当稀罕玩具,等没意思就处理掉,怎么距离一年还差三个月的今天,自己反而被处理了呢?

    虽然渡边彻还是会舔她的脚,但只限于床上。

    在床上,被舔的一方才处于弱势地位。

    九条美姬正想着,今晚是不是让渡边彻在床下舔一回时,听他继续说道:

    “我去上厕所,正好遇上那个时候关系还很恶劣的清野同学……”

    “不是恶劣。去年五月,我根本不在乎你,不会对你产生情绪。”清野凛纠正。

    “是是,你只和美姬恶劣。”

    清野凛瞪了渡边彻一眼:“我知道你要说的事了,完全没有说出来的必要,很无聊。”

    “继续说。”九条美姬命令道。

    “美姬让我说的。”渡边彻示意自己是无辜的。

    “你是自己想说吧?少找借口。”清野凛还不了解这个薄情男?

    “是又怎么样?清野同学,你毒舌我的每一句,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等我将来写自传,一定会把这些全部写下来。”

    早就说过了,渡边彻是一个心灵纤细的人。

    “啊啦,”清野凛没有生气,反而笑起来,“你记得我说的每一句话啊。”

    九条美姬看过来。

    “美姬,你别听她胡说,我只是记仇而已!”渡边彻辩解道。

    “记仇啊。”九条美姬也笑起来。

    “不是,美姬,你听我解释,我的意思是……”

    “你的意思是?”

    “将来我写的自传,就是写我们两个的爱情往事!”渡边彻一向认为,与其解释,不如增加女孩子对自己的信任,让误会自己消除。

    “那我会不会出场?”一木葵问。

    “当然,自传追求的是真实。”

    “等渡边君成为名人,自传肯定一直流传下去,大家会一直记得有一个叫一木葵的少女!”一木葵开始畅想未来。

    “真实?我期待你的自传。”九条美姬笑吟吟地对渡边彻说。

    “……美姬小姐,您的意思,到底是要真实,还是不要真实?”

    “当然要真实。把你心里怎么想的,对每个人的看法,统统写下来。”九条美姬做出指导。

    “我也很期待。”清野凛也笑着说。

    ……总感觉不是自传,而是罪状书。

    渡边彻决定了,就算将来写自传,也尽量只称述客观事实,绝不写心理活动。

    聊几句的时间,他们来到三楼,能看到电影院门口排着的长队。

    “美姬,我去买点可乐和爆米花。”

    “嗯。”

    “我要小份的。”清野凛一点也不客气地提出自己的要求。

    九条美姬转向她:“你没长腿吗?”

    “不但长了,还比你好看。”清野凛冷静回答。

    “就凭你这A罩杯?”

    “九条同学,扬长避短和转移话题是认输的体现。”

    “你在我家的衣服,文胸的尺寸还是两年前的,就算季节转了两轮,你还是一点长进也没有。”

    “九条美姬同学……”

    “别说了!”渡边彻一脸沉痛,“清野同学,我什么都会给你买。你才十六岁,还远远没到放弃的时候。”

    “是吗?”清野凛温柔地笑起来,声音凛然而残酷,“那我要1400克你的大脑。”

    “我去买爆米花。”渡边彻转身就走。

    人大脑平均也就1400克左右,就算他聪明绝顶,大概也就2000克出头,怎么能给1400克那么多。

    “学姐,好美,我去帮你们买!”一木葵跟了上去。

    目送两人离去,玉藻好美走到清野凛身边:“清野同学。”

    “玉藻同学有事吗?”清野凛语气已经恢复正常。

    “去年五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我很想知道。清野同学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笑你,也不会告诉其他人。”

    “只是一件小事,玉藻同学想知道的话,可以等渡边同学的自传。”

    “可他现在才十六岁。”玉藻好美指着排队的渡边彻。

    “厚生劳动省公布的平均寿命显示,女性平均寿命为87.26岁,男性是81.09岁,玉藻同学不需要太担心。”

    “……”

    买好爆米花,正好入场。

    渡边彻三人的位置不好,临时买的票,只能坐在最后排。

    明日麻衣她们的票是提前买的,位置虽然不是最好,但也紧邻最佳观影区。

    红色的座椅,渡边彻把自己的校服外套给九条美姬当坐垫。

    电影快要开始,最后一排也只有他们三个人。

    就在电影开始播放禁止偷录的广告,清野大小姐很有仪式感地准备开始享用爆米花时,放映厅入口处,有三个人急匆匆地走进来。

    她们没有看手里的票,就直接走向渡边彻所在的最后排。

    “我早就说不要开车了,这个时间绝对会堵车!”

    “失策了。”

    “好了,不要吵到别人,快坐下吧……渡边?”

    “东京不大,但也不小,为什么……”

    不等渡边彻把这句台词说完,电影突然拔高音量,小泉青奈连忙挨着渡边彻坐下来。

    这还没算完,在三位老师坐下的一瞬间,前方又发生一场小小的骚动。

    一木葵她们拿着包,抱着爆米花,一边向四周的人道歉,一边走过来。

    渡边彻投去疑惑的目光。

    “还是大家坐在一起看比较有意思。”一木葵解释。

    她解释的时间里,明日麻衣直勾勾地盯着小泉青奈。

    “怎、怎么了,明日同学?”小泉青奈被她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神盯得不自在。

    “……没。”

    “你们几个。”被挡住视线的九条美姬,用凌厉的眼神看着她们。

    “学姐,我们快坐下吧。”一木葵拉着还盯着小泉青奈看的明日麻衣,快步在座位上坐下。

    好了,总算可以开始看电影了。

    渡边彻往嘴里丢了一粒爆米花,准备看看怎么就成了爱情片。

    他的手,下意识放在远离九条美姬那一边的扶手上。

    但下手处,传来的不是扶手结实的触感,而是一片柔软。

    渡边彻和小泉青奈同时收回手臂。

    渡边彻做了一个‘老师你请’的手势,小泉青奈回了一个‘学生请’的手势。

    然后,渡边彻就对扶手置之不理。

    小泉青奈也有她的坚持。

    那块扶手,被可怜地搁置了。

    电影正式开始,一上来就是少年为了救老人而出了车祸。

    少年是一位高三学生,新学期的第一天就遭遇了这种事,不得不休学一年。

    少年家里穷困潦倒,单身父亲带着他,领取的补助金全拿去喝酒,少年本身也差不多是一个无人管教而烂透的人。

    打耳洞、喝酒、吸烟,未成年不能做的事全做了,那天救人真的是身体反应快过了大脑,以至于做出了他平时绝对不会做的事。

    简单介绍完背景,故事正式开始。

    新的一年,到了少年重新入学的时间,原本成绩就差,干脆就自暴自弃没去报到,整天去游戏厅哄骗小孩子的零花钱。

    这时,高三班主任出现了,一位明明很好看的女青年,电影里设定却是古板没有女人味的阿姨。

    劝说,陪少年打游戏,甚至守在他家门口,求他回去上学。

    四月过去,少年对老师视而不见,认为她只是为了自己的业绩和老师的名声。

    五月初,少年的父亲喝酒摔下楼,住了院,老师替他出了一大笔钱。

    第二天,少年从游戏厅回来,老师依然守在他家门前,但平时吃的高级便当,换成了饭团。

    少年进了屋,和老师隔着自己家的门,下定决心去上学。

    “这老师真了不起。”看到这,渡边彻低声对小泉青奈说。

    “嗯。”小泉青奈已经感动双眼湿润,“学生可以任性,但老师不可以。就算不能让所有学生喜欢,也不能让任何一名学生讨厌。因为真的有因为讨厌老师,而讨厌这门科目的学生。”

    后面是她自己个人的职业操守吗?看来很有共鸣嘛。

    电影继续。

    少年回到学校,遭遇了各种问题,什么同学排挤,教导主任瞧不起,想把他强制退学之类。

    在老师坚持不懈的开导下,少年决定给这些瞧不起他的家伙好看——他要考上名古屋大学!

    接下来就是拼命的学习,老师也尽力的辅导他。

    有挫折,有进步,师生逐渐成为朋友,在夜晚的街道,一起唱歌喝酒。

    看着老师喝醉酒,披散头发,对着天空用脏话骂领导,骂前男友,少年突然心动了,少年爱上了老师……

    嗯,爱上了。

    少年开始更加用功的学习,他想成为一名配得上老师的男子汉。

    12月,一次模拟考试后,少年各项成绩第一次达到了名古屋大学的录取线,他兴冲冲跑去老师家,准备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在那里,他看到了那个被他救了的老人。

    那个老人原来是老师的母亲。

    原来老师对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报恩,所谓的感情,全是假的。

    少年又辍学了。

    时间到了12月底,少年已经荒废了一个月的学习时间,老师在他门前痛哭流涕,哀求着让他继续学习。

    少年父亲从出事以后,也戒掉酗酒,找了工作,他试图劝说少年,被少年一句‘你有什么资格管我’问的哑口无言,沉默地坐在那里。

    到了12月31日,除夕夜,下雪天,老师依旧一下班就来少年的门前。

    还说的话她早就说完了,只能沉默地守在那里。

    过年钟声响时,少年走出房门,对老师说:

    ‘如果老师同意和我交往,我就继续学习。’

    老师愣了一下,但为了少年,同意了。

    “青奈,”晃子矮下上半身,对看得入神的小泉青奈说,“如果渡边那小子用这种手段威胁你,你会不会答应?”

    “渡边怎么会做这种事。”小泉青奈推开她。

    “假设,假设他做了!你怎么办?”晃子又凑过来,带着恶作剧的笑容。

    “那……”

    “那怎么?”

    “别整天假设,好好看电影!”

    少年再次开始学习,距离名古屋大学的招生考试还有一个半月,必须全力以赴。

    少年的确这么做了,但在学习之余,他带着报复的心态,提出其他要求:让老师履行女朋友的职责。

    从摸手,到闻老师脖子的香气,甚至有老师用手帮他发泄的画面。

    气氛尴尬起来。

    渡边彻向左边看看,九条美姬和清野凛早已经睡着了。

    这部电影的价值观,和她们严重冲突,少年莫名其妙的感情变化,对她们而言简直莫名其妙。

    渡边彻又向右看看。

    小泉青奈的视线不知道该往哪放。

    她一会儿低着头,一会儿又想起自己正在看电影似的看两眼屏幕,一会儿又偷瞧渡边彻是不是还在看她。

    而电影屏幕上,少年正和老师在教室里,做一些表情痛苦,但好像又很快乐的事情。

    “啧啧啧。”晃子看得目不转睛,手里抓了一把冷掉的爆米花塞嘴里。

    小泉青奈则拿起冰块化掉的可乐,红着脸,含着吸管,小口小口吞咽着。

    影片最后,少年考取了名古屋大学,而老师却主动申请调任,去了其他地方的学校,和少年断了联系。

    五年后,老师重新回到原来的学校。

    某天,她来到以前经常请少年吃饭的地方,那个时候,少年刚开始努力,学业水平只有初三的水平。

    店里,少年正和朋友聚餐。

    她转身想走,已经成为律师的少年,却自然而然地朝她打招呼。

    看来少年已经忘掉了过去,开始了新的生活。

    她勉强让自己自然地和少年打完招呼,装作对这家店不中意,准备离开,少年却走过来,把她拉到席间,给她拿碗筷。

    ‘这时谁啊?’少年的律师朋友问。

    ‘我女朋友。’少年自然地回答。

    ‘真的?!你这家伙不是单身了五年吗?怎么突然有女朋友了?’少年的朋友感觉不可思议。

    ‘你们可以问她。’少年笑着说。

    众人期待地看着老师。

    镜头下,老师害羞地点了点头。

    在一片起哄声中,屏幕上开始出现工作人员名单。

    “还以为升学季,主打努力学习的电影呢,结果是师生恋。”晃子感叹道。

    “一年考上名古屋大学,还是法学,太假了。”宫崎美雪摇摇头。

    小泉青奈不说话,依然含着吸管,尽管杯子里的可乐早就没了——渡边彻时不时看她一眼。

    一直到电影结束了放映,最后排的一行人才走出电影院。

    女生几乎全部去上厕所了。

    渡边彻留在原地,思考这个名字,到底和电影内容有什么关系。

    少年停学一年?和老师相处的一年?

    猜不到导演在想什么。

    渡边彻放弃思考,抬头活动颈部,正好看到小泉青奈从厕所出来。

    两人对视一眼,小泉青奈掉头,又走回厕所。

    和老师一起看这种电影,的确有点尴尬,但不至于害羞到这种程度吧?

    晃子问小泉青奈问题时,渡边彻也听到了。

    看情况,如果他真那么做,小泉青奈答应的概率很高。

    不过,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不去做威胁小泉青奈的事。

    然而,有些事情比电影还荒诞,却又实际地即将发生。

    就在不远的将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