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游戏小说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 224.躁动的情人节(3)
    过了立春,白昼逐渐变长。

    但要白昼的时间彻底超过黑夜,要等到3月20日或21日。

    那么,什么时候昼短夜长呢?

    9月22或23日。

    第二问,北极什么时候极昼?

    简单,甚至不需要记就可以推出来,在......

    “下一站,水道桥,水道桥。”

    女播报员的柔和到站圣,让渡边彻结束脑内随机小测验,跟着人群走出电车车厢。

    从西口出来,有一家拉面店,寒冷的冬夜,里面坐满了人,雾气弥漫。

    往左走,街角是一家名叫的咖啡店,店门的立牌上,介绍了情人节特卖的咖啡和冰激凌。

    走过咖啡店,望着远处的摩天轮,渡边彻给九条美姬打电话。

    “什么事?”九条美姬简练又充满气势的声音传过来。

    “美姬,我正准备去你那儿。”

    “我不在家。”稍作停顿,她又继续说,“你在哪?”

    “我在哪也不是的场所正中央,眺望东京巨蛋那边的摩天轮,和我的美姬通电话。”

    “最近在看村上春树?”

    “没有,”

    “你的确没有出息。”

    “啊哈,美姬,我的美姬,你一定没有看过塞利纳的!”

    “嗯?”

    “我的意思是,我在电线杆上有三只麻雀的水道桥。”

    “在那里等我。”

    挂掉电话,渡边彻扭身回头,走进暖和的咖啡店,要了拿铁。

    等他拒绝‘一波女初中生、三波女高中生、两拨女大学生——也可能是社会人’的邀请,九条美姬打电话叫他出去。

    停靠在路边的高级车引人瞩目。

    不等渡边彻靠近,车门自己打开,他一屁股坐了进去。

    九条美姬一身休闲打扮,浅蓝色牛仔裤、简单的白毛衣、衣襟半合的红色棒球服。

    笔直修长的腿,纤细的腰肢,鼓胀的毛衣,还有白色衣领上的那张小脸,精致又高贵。

    有些人生来就不一样,比如说清野凛和九条美姬。

    看到她们的人,几乎都认为,她们理所当然地要生活在鲜花的簇拥下,沐浴最舒适的阳光,享受富裕而轻松的生活。

    “要不要去哪里转转?”车内温度很高,渡边彻扯掉校服的领带。

    九条美姬的目光,掠过渡边彻白皙的脖颈、分明的锁骨。

    “找个地方吧。”她语调懒洋洋的。

    “随便找家购物中心怎样?”

    九条美姬无所谓地点点头。

    大概十分钟后,两人抵达新宿的伊势丹店。

    下车后,进店之前,凌冽的晚风,让衣着单薄的九条美姬眉头微皱。

    渡边彻把她搂在怀里,加快脚步。

    一进去,就看到排着长队买化妆品的人群。

    两人对护肤品都不太感兴趣。

    九条美姬的皮肤,已经是那些花大价钱护肤的人梦寐以求的模样,而渡边彻……一个臭男人,化妆品公司别想从他这里赚到一円。

    虽然不感兴趣,但两人还是逛了逛。

    在一家店里,渡边彻发现一个好玩的,脸部提拉按摩器。

    “这东西真的能护肤吗?”他拿起一个,滚动上面的球。

    “可能,我也没用过。”九条美姬抱着手肘说。

    服务员过来,给手拿两个球的渡边彻,推荐四个球的,还说赠送给球加热的加热器,冬天也可以毫无顾忌的使用。

    渡边彻用按摩器在脸上滚了滚,没什么反应,反倒是滚脖子的时候,有那么一点点意思。

    “还挺舒服,你试试。”

    “拿开。”九条美姬推开他的手,“不知道什么人试用过的东西。”

    “那我回去用手给你按摩,保证比这舒服。”渡边彻把按摩器放回原位。

    “你那是按摩吗?”九条美姬一脸嫌弃。

    渡边彻搂住她的肩,朝二楼走去。

    “是不是按摩不重要,舒服就行了。”他在她耳边笑着低语。

    “我什么时候说舒服了?”九条美姬靠在他怀里。

    “美姬姐姐令人伤脑筋的程度,今天又更上一层楼了。”

    “跟你说过吧,不准用那个称呼。”

    “好的,美姬姐姐。”

    九条美姬抬手就是肋击。

    渡边彻笑着躲开她的袭击:“好了,好了,我错了,美姬妹妹,对不起。对了,你是比我小吧?三个月零三天?”

    “是啊,你和某人同一天生日。”九条美姬笑吟吟地说。

    “这跟我可没关系。”渡边彻这次是真的无辜者。

    二楼主打卖鞋。

    再往上,上面还有迪奥、香奈儿、dior、劳力士、lamer等各种奢侈品店。

    随便一件衣服,标价四十多万日元。

    在SUQQU柜台,两人试了试眼影。

    当然不是深度洁癖的九条美姬试,而是渡边彻!

    “我不要!”渡边彻护着眼睛。

    “快点。”九条美姬手拿四色眼影盘。

    “说不要就不要!”

    “试完我就帮你擦掉。”九条美姬笑嘻嘻地说。

    “不信!”

    “瞧你那死样,过来!”

    “说什么也不行!”

    “你不听我话了?”九条大小姐不愉快了。

    “好吧。”为了哄女朋友,渡边彻只能牺牲了。

    他在九条美姬对面坐下:“你轻一点,我第一次,怕疼。”

    九条美姬踹了他一脚。

    她没用刷子,直接用无名指沾了点浅色的眼影,在渡边彻右眼眼窝处,从后往前晕染。

    轻轻涂抹的手;贴近的脸;呼出气息中带着的热度;还有,认真又带了少许恶作剧的笑容。

    渡边彻心底一片温暖,像泡在冬天的温泉里,想搂着九条美姬,想什么也不做的好好睡一觉。

    “再来点睫毛膏。”九条女王大人可不想睡,她玩得正兴起呢。

    一切结束后,镜子里的渡边彻,右眼比左眼看起来稍稍大了一些。

    “美吗?”九条美姬笑着问。

    “太美了。”渡边彻敷衍一句,“可以擦掉了吧?”

    “不,你今天就这样。”

    “你骗我?”

    “本小姐最喜欢耍你了。”九条美姬笑得十分开心。

    事已至此,渡边彻只能出绝招了。

    “姐姐,美姬姐姐大人~”他拉拉九条美姬的棒球服下摆。

    九条美姬深吸一口气,帮渡边彻清理掉眼影。

    之后,两人又去了负一楼,那里吃的东西多到惊人。

    堆成小山似的各种烤串和食品,整齐地排列到尽头。

    明亮的灯光下,对喜好美食的人来说,那简直是一座座金山。

    从伊势丹出来,时间还早。

    “去对面看场电影吧。”九条美姬心情不错。

    伊势丹对面有一家平价购物中心,里面有两家电影院。

    走过去时,渡边彻依然搂紧九条美姬。

    尽管这阻挡不了多少寒风,但九条美姬却很受用,把身体窝在渡边彻怀里。

    这家购物中心里人更多,而且大多是年轻人,也有穿学生制服的人在游荡。

    外面气温零下,那些女子高中生光溜溜着腿,刻意提高的裙摆,可以看出她们对美的执着。

    商场内吹着暖气,把甜品店的香气送到鼻尖。

    “要不要买点甜品尝尝?”渡边彻说。

    “买两个甜甜圈吧。”九条美姬现在特别想吃点甜的东西。

    一楼入口处是一家肯德基,肯德基边上就有一家甜品店。

    门口立牌上,写着今日特卖:螺旋面包、饼干泡芙,还有起司蛋糕。

    此外,还有情人节特定的巧克力等商品。

    两人走进去,闻到的空气瞬间更甜了。

    店里有不少人,但其中一位的背影,第一时间吸引来客的目光。

    那是一位穿白色长款风衣,戴着帅气围巾的美少女,她正手抵下巴,对着玻璃柜台沉思。

    那乌黑锃亮的头发,如花儿一般讨人喜爱的小脸,无法忽视的存在感,除了清野凛,没有其他人。

    “你知道她在这儿?”九条美姬扭头问渡边彻。

    “伊势丹是您司机选的,电影是您说要看的。”

    两人对话间,清野凛转过身。

    开口说话前,她看着渡边彻眨了两下眼睛,随后立即恢复往日的神情。

    “啊啦,真巧啊。”她笑着打招呼。

    九条美姬用鼻子哼一声:“东京不大,但也不小,怎么去哪都能碰上你。”

    “我才要奇怪吧?九条同学不在千代田就算了,怎么来了新宿,还来这种平民购物中心呢,对面的伊势丹不更适合你吗?”

    “我们刚从那出来。”渡边彻说,“虽然什么也没买,还免费试用了眼影。你一个人?”

    “弱者才成群结对。”清野凛露出嘲讽一切的冷笑。

    “清野同学,我有个问题。”

    “问。”

    “请问什么是强者?体力?智力?”渡边彻问她。

    “心灵。”清野凛用一种‘你们可以臣服我了’的语气,说出这句话。

    “原来如此。”渡边彻点头,“如果是比自恋程度,那清野同学的确是当之无愧的强者。”

    清野凛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我说的是心……”

    “够了。”九条美姬不感兴趣的声音传来,“你是不是强者我不关心,别妨碍我们买东西。”

    对话间,三人后面又排了几个人。

    从这些人失礼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们认定刚才的一幕,是渡边彻践踏两条船被当场抓住了。

    渡边彻对此很不满。

    他是一个伟大又了不起的人,哪怕清野凛完美到近乎让人无法拒绝,但他依然没有做令人羡慕又不齿的事。

    有些人就是喜欢把自己的想象强加给别人,也不管他人自己到底……

    “啊,活过来了!”

    “外面太冷了!脸都冻僵了!”

    “葵,电影几点?”

    “8点半,还有四十分钟,我们要不要再转转?”

    “好啊。我记得一楼有一家甜品店,说不定今天会有高级巧克力出售,我们去看看吧!”

    声音越来越近,然后碰面了。

    “诶?清野同学,九条同学,渡边君?”

    “原来你们晚上有约啊,怪不得没和我们一起呢!”

    渡边彻看了眼明日麻衣,对无关紧要的三人组说:“东京不大,但也不小,怎么这么巧就遇上了呢。”

    “一定是缘分啦!”一木葵开心地笑起来。

    九条美姬开始蹙眉。

    渡边彻凑到她耳边:“跟你说过的,这家伙喜欢女的,你小心她一点。”

    九条美姬打量一木葵,隐约记得有这么一回事,但她对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没有一点兴趣,记不太清。

    “清野同学,”玉藻好美上前两步,“待会儿一起去看电影吗?”

    “不用了,谢谢。”清野凛回绝之后,对店员说,“请给我一个甜甜圈。”

    “三个!”渡边彻补充道。

    店员看看渡边彻,又看看清野凛。

    清野凛叹了口气:“三个甜甜圈,谢谢。”

    “好的,请稍等。”

    买完甜品,三人来到店外。

    购物中心的中庭,正在举办情歌大赛,男女朋友只要上台合唱一首,就可以免费领取巧克力优惠券。

    渡边彻听着‘不算好听,但也不难听’的歌声,咬了一口清野凛掏钱买的甜甜圈。

    外皮底下,砂糖凝固得像雪一样,很甜。

    清野凛和九条美姬也正吃着。

    两人都是单手拿甜甜圈,同样是左手,一口咬下去的大小也相差无几,这也许是凑巧,但让渡边彻想到她们复杂的关系。

    讨厌是肯定讨厌,但厌恶肢体接触的九条美姬,在冬季露营时,主动把清野凛按在自己床上。

    而清野凛呢?

    这位从不和人——渡边彻除外——废话的高岭之花,一旦和九条美姬吵起来,显得没完没了。

    以两人的聪明程度,一定早就察觉到彼此对自己的特殊了吧。

    那么,到底是不在意,还是习以为常,或者,她们达成‘虽然对方讨厌,但又认可彼此’的默契了呢?

    “清野同学,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渡边彻吃完最后一口甜甜圈,把白色纸袋子揉成一团。

    “你们呢?”清野凛的甜甜圈还剩一大半。

    她吃东西一直很慢,每口吃的少,咀嚼的次数多。

    “准备去看电影。”渡边彻回答。

    “那我也去好了。”

    “嗯?”渡边彻稍稍愣了下,“刚才一木葵她们邀请你,你没答应,现在和我们去,会不会不太好?”

    没动脑子就下意识问出口的刹那,渡边彻知道自己又要被训了——清野凛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只做自己。

    “渡边同学,你的记忆力……”

    “我知道,我知道,我是鸡,可以了吧?”渡边彻抢在她说完之前开口。

    在岛国,鸡比喻人的记忆力差。

    清野凛右手虚掩嘴角,笑着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明明打算说出更过分的话,却表现出这样态度,真是令人讨厌……不起来。

    “你打算和我们看同一场?”渡边彻问。

    “当然。”清野凛咬了一口甜甜圈,“你不欢迎吗?”

    “影院又不是我家开的,你想去就去啰。”渡边彻扭头问九条美姬,“美姬,你呢?”

    九条美姬瞅了眼清野凛,对渡边彻说:“只要她和我坐在一起。”

    “两位关系真好啊!”渡边彻羡慕道。

    “呵。”九条美姬瞧不起人似的笑了一声,“要想关系好,也不是不可以,让她跪下来舔我的脚。”

    “这种变态才会做的事,只有渡边彻同学才会去做吧?”清野凛回以冰冷的表情,“我比九条同学你温柔,只要你写一万字的检讨,再喊我姐姐大人,我就勉为其难地和你关系好。”

    “检讨?姐姐大人?那种没出息的事,除了渡边谁会去做?”

    “喂,你们其实是在合伙骂我吧!”

    两位大小姐同时哼了一声,之后,因为这个频率一致的动作,两人脸色更加难看,于是,又同时去吃甜甜圈。

    接着,两人又同时不吃了……

    当时的情况又复杂又美妙又好玩。

    可惜的是,渡边彻因为中途笑出来,被九条美姬踩了一脚,所以没有观察完全程。

    两位大小姐闹别扭时,一木葵四人走出来。

    “渡边君,你们待会儿准备去做什么?”一木葵拎着装有巧克力的袋子问。

    “看电影。”

    “是角川电影院吗?”

    “嗯。”

    “我们也是诶!电影名字叫什么?几点场?”

    “,9点15分。”

    “太好啦,我们也看的那部爱情片!时间也一样!希望座位能靠在一起!”

    这时,渡边彻与明日麻衣对上视线。

    有九条美姬在,她不会表现出任何异样,但到了昏暗的影院……

    老实说,渡边彻不太相信麻衣学姐的意志力。

    “等等,”渡边彻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爱情片?不是科幻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