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游戏小说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 223.躁动的情人节(2)
    隔天,也就是二月三日,雨后天晴的一天。

    早上在鞋柜处,清野凛告诉渡边彻,让他中午和她一起去一趟吹奏部。

    上午的课结束,渡边彻跟着她,前往“下属部门”巡查。

    “具体什么事”他问。

    “条例的事。”清野凛简单回答。

    渡边彻没再问,他对这些不感兴趣,而且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走廊上,错身而过的同学,看到两人走在一起,纷纷投来好奇八卦的视线。

    两人只凭外貌就可以成为校园的风云人物,更何况还有说不完的奇闻。

    平时之所以看不太出来,是因为清野凛从不和同学聊天,就算一起努力过的吹奏部,也没有人能成为她的朋友。

    而渡边彻,也只和班级里的男生打闹,其他人看不出他有和他人做朋友的打算。

    两人对各种目光视而不见。

    到了社团大楼三楼,没听见乐器的训练声。

    走近音乐室,逐渐听见激烈的争吵。

    因为有隔音大门的过滤,声音显得悠远。

    “我们都说了!说了好几遍!新学期会好好训练!”

    “希久同学......”

    “当初制定目标的时候,你们二年级也赞成定成‘全国金’吧!”

    “凉同学......”

    “是有怎么样你以为我们是你们一年级吗明年我们就要面临升学,又不是所有人都会去音大!”

    “繁美同学......”

    “这和去不去音大有关系吗!去年大家不也一起训练,一起学习吗为什么今天不行了”

    “我说,你们一年级是不是太嚣张”

    “哪有怎样!”

    门口,渡边彻笑着清野凛说:“你猜会不会打起来我赌会,一个礼拜的社团卫生。”

    清野凛先是瞪了幸灾乐祸的他一眼,然后说:“不会。”

    两人继续听里面的动静。

    “大家不要吵了!”早见熏就算高声说话,也透着一股子温柔。

    “话说回来!早见部长,为什么要让外人插手我们吹奏部的事”

    “清野同学不算外人啊。”

    “哈当初不管我们怎么挽留,都决定离开,现在有什么资格插手还制定规则,让我们必须遵守”

    “清野同学是为了吹奏部好!”一年级的声音。

    “为了吹奏部好她管得着吗”

    “不允许你这样说清野同学!”是一木葵的声音。

    “没错!清野同学带领我们拿到过全国金,相信她绝对没错!”玉藻好美也说话了。

    “带领带领,难道我们就没有努力吗你们这么听她的话,可惜人家根本瞧不起你们!”

    有桌椅摩擦地面的刺啦声。

    渡边彻双手插兜,向右直挺挺地倾斜身体,凑到清野凛耳边:

    “看样子,某某凛同学要输了。”

    清野凛没说话,推开了音乐教室厚重的大门。

    “喂!喂!不带你这样的!”渡边彻小声又急促地指责道。

    大门被打开,音乐教室安静下来。

    三年级退部后,吹奏部剩余的六十几人全在场。

    大多数人缩在教室角落围观,七八个人在中间争论,有椅子倒在地上,早见熏一脸不安。

    所有人看过来。

    “清野同学!”早见熏像是看到真正的吹奏部部长似的走过来,长出一口气。

    一年级也围了过来,各个脸上露出轻松的神色。

    然而她们越是尊敬清野凛这个一年级,那些二年级越是不满。

    “你来吹奏部干什么”一位姓今井的二年级女生质问。

    “先申明一点,”清野凛完全没把那人放在眼里,“我不是瞧不起一年级......”

    “就是!”一年级气愤地看向二年级。

    “我是瞧不起你们所有人。”

    “......诶”

    “哈哈哈!”二年级指着惊呆了的一年级,发出爆笑。

    “那个,”渡边彻举手,“清野小姐”

    “我说的是她们所有人。”

    “哦,您继续。”

    清野凛看着二年级:“笑够了没有”

    冰冷如寒冰的声音,让笑声戛然而止。

    “笑够了,就开始训练。”她的语气淡然,就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

    那位姓今井的女生回过神,厉声说:“我们凭什么听你的!”

    “从今天开始,我重新担任吹奏部顾问,还有什么意见吗,今井加世子同学”

    称呼高年级学姐为‘同学’,是去年清野凛支配吹奏部时期的习惯。

    “清野同学,你说的是真的吗!”早见熏激动道。

    “太好啦!”玉藻好美欢呼道。

    “今年肯定能实现全国金二连霸!”

    刚才被瞧不起的一年级,全部欢呼出神。

    不仅他们,连周围置身事外的吹奏部成员,也都露出开心的笑容,对未来充满希望。

    “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就你们这样,全国大赛都进不去。”清野凛冷着脸,毫不留情地打击一年级的热情。

    “我们好好努力的!不再再让清野同学你失望了!”一年级高声道。

    看样子,她们已经自己脑补出清野凛瞧不起她们的理由。

    清野凛讨厌不努力的人——去年的时间,吹奏部擅自总结出这个印象。

    欢呼声中,今井加世子还站在那里。

    清野凛视线转向她:“今井加世子同学,你的圆号处理变得更细致了吗做到音不断开了吗”

    “我......”今井加世子说不上话来。

    “明年会有实力出色的新人入部,我会按照实力挑选a组成员。”清野凛淡淡的语气,却有直射人心的凛然感。

    今井加世子身后的一位女生,拉了拉她的衣袖。

    今井加世子找到台阶,明明认输了但略带倔强地对清野凛点点头,跟着那人练习去了。

    事情解决,早见熏彻底安心。

    “清野同学,真的非常谢谢你!”她对清野凛行礼。

    “不用谢我。”清野凛抱着手臂,“我不是帮你,也不是帮吹奏部,只是渡边同学拜托我,我答应帮忙,自然会负责到底。”

    “你以为你这样说,就可以让我忘记刚才作弊的事了吗”渡边彻说。

    “有说不可以作弊吗”清野凛微微一笑,略显得意。

    “我以为你是一个遵守规则的美少女。”

    “的确是美少女。”清野凛赞同地点头。

    渡边彻还能说什么呢

    “渡边同学,你也会回吹奏部吗”等两人自己结束话题,早见熏问。

    渡边彻叹了口气:“既然清野同学都会来了,那我......”

    “不用管我,做你自己。”清野凛打断渡边彻的决定,目光幽幽地看着他。

    “啊,这样啊,那我算了。”渡边彻没兴趣地挥挥手,“吹奏实在没意思。”

    清野凛狠狠地瞪了渡边彻一眼。

    “嗯怎么了”渡边彻疑惑道。

    “没什么。”清野凛语气冷淡。

    她的确支持渡边彻的任何决定,但她一说,这个男人立马把她一个人扔在吹奏部.....自己还是因为他,才接下这些麻烦事。

    真是一个薄情的男人。

    就这样,清野大小姐再次接管了神川人数最多社团。

    而渡边彻,要打扫一个星期的活动教室。

    随着时间推移,距离2月14日越来越近,学校里的气氛越加躁动。

    2月11日,周五。

    “老师最近很忙的样子”

    “嗯,学期结束的时候,有各种事情,还要准备考试和面试。”

    “考试面试”

    “神川的招生考试啊。”

    渡边彻搬着厚厚的讲义,小泉青奈手上也快拿不下了。

    “今天周五,晚上要不要去看电影”看到两人走进办公室,晃子高兴地说。

    “可以呀,晚饭也正好去外面吃吧。”小泉青奈把讲义放桌上。

    “吃什么好呢。”晃子的椅子转了一圈,拿出手机,准备预约餐厅。

    “渡边有什么想吃的吗”小泉青奈看过来。

    “我就不去了,”渡边彻说,“今天想去找美姬。”

    小泉青奈点点头:“晚上回来吗要不要我们带点吃的回来”

    “嗯——应该不回来吧。”

    “不良交往,给我写五页检讨!”晃子板着脸说。

    “等你成了我的班主任再说吧,再见。”

    “青奈,看你学生嚣张成什么样子了你还不好好收拾他!”

    “你也知道渡边是我的学生啊。”

    “连你也欺负我呜呜呜,我哭给你看!”

    不在教室里的英语老师晃子,就是这副模样。

    渡边彻回教室拿上书包,去参加社团活动。

    拉开教室门。

    在充满冬天静谧空气的社团教室里,清野凛宛若一具精致的等身玩偶。

    她坐在平时的位置,从手中的精装书抬起头,轻轻地撩起长发,露出了柔和的微笑:

    “下午好,渡边同学。”

    “下午好。”

    简单的对白,再日常不过的一幕,渡边彻却体会到生活美好之处。

    每天走在上学路,只要一想到放学后,清野凛会在这里等他,他浑身上下,就会充满一种说不出来的惬意感。

    “春天就要来了。”坐下时,他没头没脑地感叹一句。

    “渡边同学喜欢春天”清野凛问。

    “也不是特别喜欢,只是想说说看。”渡边彻稍作停顿,“清野同学,春夏秋冬,你喜欢哪个”

    “首先排斥冬天。”

    “理解。”

    清野凛手抵下巴,沉吟道:“不是某个准确季节,我喜欢梅雨结束,但夏天还没正式开始的那段时间。”

    “绣球花盛开”

    “蔷薇花绽放。”

    “你喜欢蔷薇”

    “不,只是想说说看。”

    渡边彻摊手:“清野小姐,版权费:一百円。”

    “这算抄袭的话,那迄今为止,渡边先生,请算算你欠我多少钱了。”清野凛嘲笑着说。

    “结束。”渡边彻拿出《长夜行》。

    今天又是渡边彻败北的一......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旁白。

    “请进。”清野凛声音清冷,带着距离感。

    ‘这么说起来,自从入部后,我好想从来没敲过门,下次试试吧。’

    渡边彻绝对不承认,他只是想听清野凛的冷淡音。

    到时候,两人一定会以“敲门”为话题,进行新一轮的胜负辩论吧

    渡边彻给不知道会不会发生的辩论赛打草稿时,敲门的人走进来。

    “打扰了。”

    一木葵、花田朝子、玉藻好美走进来。

    “请坐。”清野凛起身给她们倒茶。

    三人坐下时,看着‘脚碰不到地面、小孩子似的双手捧茶杯’的花田朝子,渡边彻想起还有个什么任务来着。

    不过那都无所谓了。

    “今天不用训练”他问一木葵。

    “清野同学今天给吹奏部放假啦。”一木葵语气轻松。

    这段时间‘清野式训练’,让吹奏部苦不堪言。

    其实清野凛很少去吹奏部,只隔几天去一次,让每个人在所有人面前吹给她吹,然后针对性地指出问题。

    她的耳力想当出色,只要问题没有得到改善——不一定全部解决,她就会不会继续下一步知道,让人反复练习。

    一两次没进步,没有得到新的指点,那个人有没有偷懒,所有人都清楚了。

    “来人类观察部有什么事吗”清野凛放下水壶,坐回自己的位置。

    她用手里整理了下百褶裙裙摆。

    明明大家是一样的款式,但唯独她的裙摆,总是让渡边彻想起五月美丽的中庭。

    “是情人节的事。”玉藻好美迫不及待地说。

    “情人节”清野凛略显疑惑。

    “不是说清野同学你准备给渡边君送巧克力吗”一木葵也一脸疑惑。

    “......”清野凛手抚额头,垂着脸,长叹一口气。

    “你听谁说的”渡边彻盯着一木葵。

    悠闲晃着脚的花田朝子,被他的态度吓了一跳,连忙并拢双腿。

    一木葵没反应过地“诶”了声,来看打量渡边彻和清野凛:

    “大家都在说啊。”

    “大家是谁”

    “那个......”

    “你那么凶干什么!”玉藻好美不满渡边彻审问似的语气。

    “抱歉。”渡边彻意识到自己不对。

    “没事啦”一木葵不在意。

    她自诩和渡边彻是‘讨论过女人’的关系,算非常要好了。

    “那么,这个大家是谁”清野凛问。

    她虽然客气,但语气比渡边彻还冷淡,却没有敢反驳她。

    “班里的同学,还是社团里,总之大家都在说。”一木葵回答。

    “三号去吹奏部,我们两个走一起的原因”渡边彻看向清野凛。

    清野凛手抵下巴,想了想说:“恐怕不止那些。”

    说完,她抬起头:“算了,别人怎么说都无所谓。一木同学,你们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一木葵稍稍犹豫,回答:

    “下周一不就是14号情人节吗我们原本想,清野同学也打算送巧克力的话,今天晚上我们可以一起去上商场买原料,然后周六周日一起制作手工巧克力。”

    “我不但要送渡边同学巧克力,还要送手工的啊。”清野凛的微笑,略显阴森。

    “我会好好回礼的。”渡边彻说。

    “闭嘴。”

    “是。”

    “那......”一木葵窥探清野凛的表情,“清野同学,你去吗”

    “就算不买巧克力,我们可以去看电影!”玉藻好美微微前倾身体,“就在新宿的电影院。”

    “难得放假一起出去玩玩嘛”一木葵说,“我也打算邀请明日学姐。”

    “清野同学。”花田朝子也眼巴巴地盯着清野凛。

    “谢谢你们来邀请我,但还是算了。”清野凛摇摇头,拒绝了。

    “啊——”一木葵丧气地哀嚎一声。

    随后,她顺带问渡边彻:“渡边君,你去吗”

    “不去。”

    “好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