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游戏小说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 222.躁动的情人节:你想到什么(1)
    退部和降低目标都不行,那只能认真想办法了。

    人类观察部陷入思考的安静。

    “早见学姐。”清野凛率先开口。

    “清野同学想到办法了吗?”早见熏期待地看过去。

    “我可以把我管理吹奏部的经验告诉你,你照着去做试试看,这样如何?”

    “嗯——”早见熏沉思片刻,“恐怕不太行呢。”

    “理由?”

    “我没有清野同学你在音乐上那样厉害的能力,甚至不一定是二年级最优秀的人,很难让大家服从。”

    “部长的权利呢?”渡边彻好奇道,“不应该像人类观察部一样,天大地大,部长最大吗?”

    “你有什么不满吗,渡边彻同学?”

    “没有。”应付完自家部长,渡边彻对早见熏说:“大概就是这样,看到没有。”

    清野凛更加不满,不过刚才那一幕,她的确没办法反驳。

    早见熏忍不住笑了两声,然后又无奈道:

    “之前的话,也许可以,但清野同学之后,吹奏部已经是实力至上主义了。”

    “主要还是作为部长的你实力不足。”清野凛不顾这句实话有多伤人,自顾自沉吟,继续替早见熏想办法去了。

    “抱歉。”渡边彻替她向早见熏道歉。

    “没关系,清野同学说的一点没错。”早见熏见识过清野凛的‘毒舌’,“而且,就算我实力足够强,性格也太软弱了,没办法做到强制大家服从。”

    “温柔也不是什么坏事。”渡边彻安慰一句。

    他想了想,说:“我有个办法。”

    清野凛抬起头:“说说看。”

    “首先达成共识的一点,如果换成清野同学的作风,就能改变吹奏部现在的状况?”

    “嗯。”早见熏点头。

    “那么,我们就找一个能代替清野同学的人,这不就行了?”

    “渡边同学,”清野凛抱着手臂,挺着她漂亮的天鹅颈,“没人能代替我,我是最特别的,在所有一切之上。”

    “......”

    拿别人夸她的话夸自己?

    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的人啊?

    没救了。

    “我也认为没有人能代替清野同学。”早见熏十分赞同地点头。

    “你是想入教吗?”渡边彻忍不住问。

    “入教?”早见熏疑惑地看着他。

    “没什么。”渡边彻略过这个私密的话题,“这个世界当然没有人能代替清野同学,这点我最清楚。”

    “那渡边君的意思?”

    “我们可以创造一个人工智能,把清野同学的意志输入......”

    清野凛警告的视线看过来。

    “嗯哼。”渡边彻清清喉咙,“我的意思是,吹奏部可以定下社规。”

    “社规?”早见熏下意识问。

    “的确是可行的办法。”清野凛赞同地点头。

    “嗯?”早见熏又看向她。

    “早见同学你实力不够,性格又太温柔,那就制定严格的规则,吹奏部的一切事情,按照规则运行。”清野凛解释。

    “原来是这样!”早见熏轻轻合掌,振奋道,“我一直想着让一年级和二年级怎么缓和关系,却没想到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在制定规则之前,还剩最后一个问题:偏向一年级,还是二年级。”渡边彻说。

    他和清野凛看着早见熏。

    提什么样的意见都可以,但最终采不采纳,采纳到何种程度,这是吹奏部自己的事。

    面对这个问题,早见熏温柔——说白就是老好人——的性格,再次让她陷入犹豫。

    “学姐,”渡边彻轻轻敲桌,“目标是全国金哦。”

    “我知道,但是......”早见熏抓紧百褶裙摆。

    “是担心规则太苛刻,二年级退部吗?”清野凛问。

    早见熏没说话,点了点头。

    “这些人还真是自信,认为明年随便努力一下,就能拿到全国金?”清野凛轻蔑地笑了声,“读书厉害是一回事,她们居然以为自己在音乐上,同样有过人的天赋。”

    渡边彻注意到,早见熏脸色微红。

    看来这位学姐也有这种想法。

    “不过,我也不是不能理解。”清野凛语气恢复淡然,“成绩优秀的人,在没有接触过的领域,往往会盲目自信——这点我从那个男人身上,早就观察出来了。”

    渡边彻疑惑地指着自己。

    清野凛点头,肯定了他的疑惑。

    应付完渡边彻,她继续说:

    “早见学姐,你是吹奏部的部长,怎么做由你决定,我能做的,只是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你。”

    “嗯,谢谢,请说。”

    “去年,就算是我,也是在有渡边同学的情况下,才带领你们拿到全国金。如果没有渡边同学,哪怕发生奇迹,以神川吹奏部的水平,最多只是拿到银。”

    说完,清野凛不再说话,给早见熏思考时间。

    早见熏没有犹豫。

    松开已经被抓皱的百褶裙,她看着两人,用极具透明感的声音说:

    “吹奏部的目标是全国金。”

    清野凛露出笑容:“那么,开始商量规则吧。”

    制定规则是清野凛和早见熏的事,渡边彻继续看他的书。

    后天就要立春了,窗外北风裹挟的寒意,丝毫不见减小。

    也许是‘外面寒风的呼啸声’和‘室内暖气的呜呜声’形成对比,听清野凛压低音量后的声音,渡边彻感觉身体暖洋洋的。

    社团活动时间结束时,两人才结束讨论。

    渡边彻拿过写满字迹的纸:

    ......

    一连串的“必须”,看来的的确确注入了大量“清野凛意志”。

    里面除了训练,还有很多日常礼节。

    这在渡边彻看来不能理解,但对于岛国人而言,却再正常不过。

    他也没有提出异议的想法,这里毕竟是岛国。

    最重要的是,跟他又没关系。

    “这个制度实施后,早见学姐恐怕会遭到埋怨。”清野凛手抵下巴,沉吟道。

    “真少见,你居然会关心别人?难道你意外的是一个温柔的人?我以前都误会你了?”敢说这话的人,只有渡边彻。

    “所以,”清野凛说,“早见学姐,你可以直接告诉大家,制定规章的主意,是渡边同学提出的。”

    “这个......”早见熏看向渡边彻。

    “凭什么!”渡边彻的声音微微盖过窗外北风,既表达了情绪,也没有到刺耳的程度,“我可以没有给人遮风挡雨的打算。”

    “那就说我吧,反正规则大部分也是我定的。”清野凛无所谓道。

    “......算了,还是说我吧。”北风的声音,盖过了渡边彻。

    清野凛面不改色,没有一丝感动。

    她淡定地对早见熏说:“那就说我们两个人。”

    “真的非常感谢!”早见熏对后辈用上敬语,“请放心,我会说,是我主动请两位帮的忙!”

    “不用谢,我会这样做,只是考虑到,就算有了规定,但仅仅只是‘早见学姐制定的规定’,她们也不会老实遵守。”

    “也、也是呢。”早见熏不得不承认地点头。

    清野凛到底温柔,还是不温柔呢?

    渡边彻和清野凛走出校舍时,已经过了正常放学时间。

    操场那边,发誓今年进不了甲子园决赛,就要给全校师生土下座的棒球部,还在拼命练习。

    “棒球部招的都是初中有名的棒球手,就算这样,他们也在努力训练。”渡边彻说。

    清野凛知道他在讽刺不好好训练,却妄想拿全国金的吹奏部。

    “吹奏部去年拿了全国金,今年应该会有实力不错的新生入学。”她说。

    从见泽村回来,清野凛没从前那么怕冷,在寒风中能开口说两句话。

    国井修刻意往这边打的棒球,滚到渡边彻脚边。

    他弯腰捡起。

    “到时候肯定有很多崇拜你的男生入学。”渡边彻使劲,棒球高速飞了出去。

    “啊啦,吃醋了?”

    “朋友之间能吃什么醋?”

    清野凛淡樱色的嘴唇躲在围巾里:“崇拜你双簧管的女生更多吧。”

    远处,国井修追着天上飞的棒球,使劲奔跑。

    二月二日,雨夹雪

    单轨电车摇摇晃晃,车厢内一片沉默,乘客都缩着脑袋。

    玻璃窗上,小水滴缓缓滑落。

    沉默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渡边彻走进教室。

    开足暖气的教室,气氛热烈。

    国井修、斋藤惠介,还有池田和美,三人围在一起聊天。

    “渡边君,早上好~”正对后门的池田和美,第一个看见渡边彻。

    “早上好。”渡边彻在座位上坐下,“在聊什么?”

    身后的暖气,把他的头发微微吹起。

    “渡边,”国井修手拍在渡边彻肩上,“说到二月,你想到什么?”

    “期末考试?”

    “再猜。”

    “荷兰东印度公司台湾长官揆一,在投降书上签字,正式向郑成功的军队投降?”

    “......”男生无语。

    “渡边君,你也太逗了~”女生呵呵直笑。

    “给你个提示,”斋藤惠介面色严肃,“甜。”

    “甜?”

    “嗯嗯。”池田和美点头。

    “啊,我知道了。”渡边彻恍然大悟,“二月份适合吃甘蔗来着。”

    “......”

    “讨厌啦,渡边君,是巧克力。”池田和美笑着作势打渡边彻。

    渡边彻自然而然地躲开,不让肢体接触,嘴上说:“顺带一提,脾胃虚寒的人最好不要吃。”

    “够了!是情人节!情人节啊!”国井修大声说。

    “渡边不把情人节当回事,也是理所当然吧。”斋藤惠介开始自艾自怜,“他肯定没问题,我们的情况才不妙。”

    “和美酱,你会给我们巧克力吧?!”国井修哀求道。

    “义理巧克力的话。”池田和美爽快地说。

    “谢谢和美大人!”两人同时九十度鞠躬,“我们会好好回礼的!”

    “你们太夸张啦!”池田和美手捂着嘴,被他们逗笑。

    刻意拉长的冬季校服毛衣,盖住她手的一大半——这就是萌袖。

    “对了,如果是手工巧克力的话,我们会......”

    “一边去!”池田和美毫不客气地否决了。

    斋藤惠介看向渡边彻:“渡边,九条同学会送你巧克力吗?”

    “九条同学看起来不像是会做那种事的人。”国井修推测。

    “就算九条同学不送,渡边君也会收到很多巧克力吧。”池田和美笑着说,“我听说,有不少女生准备送亲手织的围巾和毛衣呢。”

    “围巾毛衣?饶了我吧,我家K桑会杀了我的,巧克力我也只敢收义理巧克力。”渡边彻无奈道。

    “清野同学送的本命巧克力呢?”池田和美促狭道。

    “不要拿她开玩笑。”渡边彻语气没什么变化,却让人心头一沉。

    众人识趣地不再提清野凛。

    “你们猜,渡边到时候会收到多少巧克力?”斋藤惠介说。

    “本命巧克力不收的话,三十份,不,四十。”池田和美笃定道。

    “四十?光是回礼都要花十万円了吧?”国井修难以置信。

    不止是他们,四班教室,乃至整个神川,不,其他高中估计也是,迎来躁动的季节。

    放学后,去社团大楼的走廊上,不时能听到,路过的女生聊关于情人节的话题。

    走在被雨夹雪打湿的架空走廊,听到一木葵的上低音号声,渡边彻想起明日麻衣。

    说起来,三年级为了准备私立大学的考试,从今天开始,不用强制来校。

    到了这个季节,距离春假——明日麻衣搬来信浓町的日子,不远了。

    今天的人类观察部:

    清野凛在看书;

    九条美姬躺沙发上,翘着脚,戴耳机听歌,玩手机。

    渡边彻把九条美姬的裙摆下拉,盖住过分暴露的裤袜。

    “美姬,今天怎么来了?”他在自己的位置坐下。

    “休息一天。”九条美姬回答。

    休息一天来上学?有钱人可真辛苦。

    “一转眼就二月了,”渡边彻稍作停顿,“说到二月,你们想到什么?”

    “在意大利首演。”清野凛视线继续看着手里的精装书。

    “波、波希什么?算了。美姬,你呢?”

    “2月?房地产淡季。”

    “......”

    这比‘荷兰东印度公司向郑成功投降’还扯,那好歹是有名的历史事件。

    难道说,今年情人节,收不到这两人的巧克力了?

    渡边彻原本有些躁动的心,被雨夹雪降温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