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游戏小说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 221.登门拜访的吹奏部部长
    渡边彻走进一年四班,把书包挂桌旁,坐在座位上。

    教室比平时喧闹几分。

    “渡边君~,早上好~”女孩子过来打招呼。

    “早上好。”

    “呐呐,渡边君,过年开心吗?”另一个女生问。

    “在老家吃了个爽。”

    少女们‘或咯咯,或哈哈,或嘻嘻’地笑起来,教室更热闹了。

    等斋藤惠介和国井修来了,少女们恋恋不舍地散开。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渡边彻问。

    “什么怎么回事?”斋藤惠介从书包里拿出寒假作业,疑惑地反问。

    渡边彻指指自己的眼眶。

    国井修从书包里拿出小镜子,先是自恋地往后捋捋寸头,然后才查看眼眶。

    “不就是黑眼圈嘛,丝毫不影响国井大爷的帅气。”他再次向后捋寸头。

    “你这家伙够了!”斋藤惠介夺过小镜子,“我和渡边都没说自己帅呢。”

    他对着镜子整理起发型。

    国井修拿出寒假作业,对渡边彻说:“渡边,快把你的作业给我,快快!”

    渡边彻弯腰,从书包里抽出作业:“中午的饮料。”

    “你在小瞧国井大爷的压岁钱?!”

    国井修把渡边彻的作业翻到特定的页码,在自己作业上写下几个数字,又连忙往后翻。

    看来是几道不会做,或者会做,但懒得去计算的数学题。

    “明明大家一起通宵玩游戏,为什么就渡边你没有黑眼圈?”斋藤惠介合上镜子,好奇地问。

    “你知道明治神宫外苑一圈多少米吗?”渡边彻淡淡地说。

    “神宫外苑?有这道数学题吗?”斋藤惠介再次打开镜子,恋恋不舍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换个问题,你见过凌晨五点的金野美穗吗?”

    “金野美穗?”国井修抬头,明明没看作业,但手里还在写,“体坛‘新桓结衣’?撑杆跳项目的运动员?你居然和她睡了?!”

    “.....你能不能不要把男女关系,简单定义成‘睡,or,没睡’?人际关系是有很多.....”

    “完了!”国井修对着前门位置瞟了眼,“我还写好呢!”

    “大家,坐回自己的位置。”抱着教案的小泉青奈走进来。

    “第三学期很短,很短很短,只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但考试很多,明天进行实力测验,月底有月考,到了下个月19号,就要期末考试......”

    小泉青奈板着漂亮的鹅蛋脸,语气严厉地对四班全体进行训诫,帮助他们摆脱过年的放假状态。

    国井修瞄一秒讲台,低头猛抄三秒作业,然后又瞄一眼讲台;

    斋藤惠介把镜子放手里,看似盯着讲台,实则对着镜子自恋;

    渡边彻右手撑着侧脸,视线望向窗外。

    冬季晴朗的天空,新宿区的高楼,四谷站的电车,还有长出冬芽的橡树。

    掠过的乌鸦,落在神川操场的铁网上,粗劣嘶哑的叫声传不到这里。

    白天的课程很快过去。

    上完第七节地理课,渡边彻从课桌旁的挂钩上取下书包,准备去活动教室。

    三班刚下课,那对黑板擦情侣还没开始;

    九条美姬不在的二班,还没下课。

    英语老师晃子抱着手臂,冷冷地注视二班全体学生。

    只是偶尔,她会翻动讲桌上的试卷,说一句:

    “单词测验,错两个的有七个,错三个的有五个,还有三个人错四个的。”

    说完,会“呵”地冷笑一声。

    好可怕。

    渡边彻门口往里看的视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晃子要看看哪个学生敢这么大胆,凌厉的眼神瞪过来。

    渡边彻在脸颊边,比了一个可爱的剪刀手。

    “噗.....咳咳咳。”把笑憋回去的晃子,引发了咳嗽。

    二班女生看到渡边彻面无表情的搞怪,捂着嘴偷笑起来。

    “笑!你们还笑得出来!”晃子把试卷拿起,拍下。

    讲台,粉笔灰尘飞扬。

    二班重回寂静。

    晃子整理好情绪,扭头准备把渡边彻喊进来一起训,但那小子已经不在教室门口。

    一班下课了,不见神的身影。

    上五楼,穿过教学楼与社团大楼之间的架空走廊,拉开活动教室的门,渡边彻走进阔别15天的人类观察部。

    黑色长发披肩,清野凛坐在窗边看书;白色雾气缭绕,热水壶在烧热水。

    渡边彻还记得那一幕,她淡樱色的嘴唇,白皙的脖颈,还会桌底裹在长筒袜下的双腿,是那样的耀眼。

    完美的美少女。

    “下午好,清野同学。”打着招呼,渡边彻在自己位置上坐下。

    “下午好,渡边同学。”美少女微微点头,视线没有离开手里的精装书。

    “一点都不好,你甚至不愿意看我一眼。”

    “如果你下次没有一进门,就用恶心的视线,把我从上到下看一遍,我会在心里原谅你的错,之后会看你一眼。”

    “那一辈子都没希望了。”渡边彻拿出只看了开头的书,“因为你太可爱,我不可能不看你。”

    “很严谨的结论。”清野凛白皙修长的手指,往后翻着书页。

    “对了,关于清野神教,我最近想了一段祷告词,您看看行不行。”

    渡边彻翻开手里书的第一页,嘴里念诵:

    “,如何?我吃饭的时候想到的。”

    清野凛没说话。

    她似乎判断,和渡边彻继续说下去,纯属是浪费时间。

    渡边彻也不在意,在水壶要沸腾的声音中,看起塞利纳的。

    水开之后,清野凛泡了红茶。

    在渡边彻的道谢声中,夹杂着敲门声。

    “前进。”清野凛坐回原位。

    “打扰了。”来人的声音,极具透明感。

    以渡边彻挑剔的审美,算得上好听的声音,有他的神、他的女友、他的情人、他的小泉老师,除此之外,只剩下这位早见熏学姐。

    不过,要问谁的声音最好听,当然是他自己。

    “下午好,清野同学,渡边君。”

    “下午好,早见学姐。”两人异口同声地打招呼。

    “两位的关系还是那么好呢。”早见熏温柔地笑着说。

    “不,我刚被嫌弃了,要被原谅三千遍,清野同学才会看我一眼。”渡边彻拿了一张椅子。

    清野凛瞪了渡边彻一眼,又对早见熏说:“有什么事吗,早见学姐?”

    早见熏先对渡边彻小声说谢,坐下后,回答清野凛的问题:

    “清野同学,我是来请教吹奏部的事情。”

    清野凛看向渡边彻:“渡边同学。”

    “为什么要我倒茶?”渡边彻抗议道。

    “不用了,非常谢谢,我不渴。”早见熏嘴里连忙说。

    清野凛没理她,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反问渡边彻:

    “我不是你的神吗?”

    “......”

    喂喂,说说而已,不会真把自己当神吧?

    众所周知,这世界只有一位神,那就是......

    “还愣着做什么?连简单的指令都听不懂,要我手把手教你吗?”

    “是是,遵命。”

    好吧,那就是清野神。

    渡边彻用一次性纸杯,给早见熏倒了红茶。

    “谢谢!”争吵来的红茶,早见熏有点受宠若惊。

    “刚烧开的水,小心烫。”渡边彻提醒一句。

    早见熏露出更加温柔的笑容,正要开口和渡边彻说些什么,清野凛清冷的声音打断她。

    “早见学姐,你来人类观察部不是有事吗?”

    “啊,对了,那个,是这样的,”早见熏停顿一下,整理思路,“清野同学,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是吹奏部的部长。”

    “知道。”

    “我在初中也担任过吹奏部的部长,但那个时候,大家都抱着‘只要开心就好’的心态参加社团活动,所以我也没有压力。”

    “现在有压力了?”渡边彻啜了一口红茶。

    “嗯。”室内开着暖气,早见熏依然双手捧着杯子,“大家把目标都放在全国金,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好。”

    “所以你是来让我们给你注入信心?充当啦啦队?每天对你说一句‘你能行’‘你真棒’?”渡边彻说。

    “不是啦。”早见熏笑着摇摇头。

    她目光看向清野凛:“清野同学,你能不能回吹奏部?我可以把部长......”

    “抱歉。”清野凛直接给出回答。

    “我才要抱歉,擅自来找你。”早见熏连忙说,“那......打扰了,我先告辞了。”

    “慢走。”清野凛点头说。

    目送早见熏失落的离开,渡边彻羡慕道:“真好啊,我也想让人上门请我去做部长。”

    “副部长满足不了你吗?”

    “手底下唯一的部员是九条美姬,这样的副部长拿来有什么用!”

    他语气夸张,表情凄惨,清野凛露出笑容:“那是你自己实力不够。”

    “你不也命令不了她吗?还好意思笑我?”

    “渡边彻同学......”

    “我错了。”

    清野凛稍稍愣了下,有些惊叹地问:“你道歉很快嘛。”

    “你都叫我全名了,能不快吗?”

    清野凛有种自己被渡边彻看透的感觉,这让她微微恼火,还有点.....

    她拂去肩头长发,冷着脸说:

    “少自以为是,你以为足够了解我了吗?”

    “没有。”渡边彻假装没看出她的害羞。

    放学后,渡边彻回到公寓。

    刚出电梯,就看到晃子站在楼道里等他。

    “渡边,会来啦。”她语气温柔。

    “晃子老师?有什么事吗?”

    渡边彻走过去,快到的时候,一个扭身,正好躲开晃子抓过来的手。

    “站住,不准跑!”

    “你不追,我就不跑!”

    “好,我不追。”晃子停下脚步。

    渡边彻趁机开门,躲进502。

    “渡边彻!你敢骗我!有本事你别来吃晚饭!”

    吃晚饭的时候,渡边彻就是躲小泉青奈身后,靠着,让晃子气喘吁吁。

    第二天,学力测验。

    第三天,早见熏又来了。

    “如果还是请我去担任部长的话,早见学姐,请回吧。”

    “不是,这次我是希望清野凛你能像上次一样,来吹奏部担任顾问和指挥。”

    “‘带领一无是处的社团,拿到专业最高奖项’这个课题,我已经完成了,不会再做第二次。”

    “注意措辞,清野大小姐。”渡边彻在一旁轻声提醒。

    当然不是让清野凛说场面话,不要说实话——这种事他不会去做。

    “注意措辞的是你,渡边同学。”清野凛不满地瞪过来。

    “吹奏部也不是一无是处吧?也有努力的部员,实力不错的部员。”渡边彻说。

    “哦?”清野凛拂去长发,争论的胜负欲来了,“那请问渡边同学,光凭部分努力的部员,实力不错的部员,能进入全国大赛,不,能进入关东大赛吗?”

    “如果是我,再配上双簧管独奏出色的曲......”

    “你要去吹奏部?”清野凛露出她标志性的温柔笑容。

    “不、不去。”渡边彻背部一阵发寒。

    清野凛的温柔微笑,变成胜利者的笑容:

    “吹奏乐大赛是一项团体比赛,自然要从整体去评价,我说一无是处,你还有什么意见吗,渡边同学?”

    “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早见熏听完两人的日常争吵,离开了吹奏部。

    第四天,她又来了;

    第五天、第六天,一直到一月月考结束,早见熏几乎每天都来。

    二月一日,放学后的人类观察部“那我告辞了。”早见熏站起来。

    “等等。”渡边彻制止道。

    早见熏疑惑地看过来。

    “清野同学,”渡边彻放下茶杯,“吹奏部好歹是我们的下属部门,有困难不帮,有损我们人类观察的威严。”

    “下属部门?”吹奏部部长早见熏,一脸疑惑。

    清野凛对渡边彻的胡言乱语习以为常,表情没有一点变化。

    “你想说什么?”她问。

    “早见学姐来这么多次,一定有非要这么做的理由,就算你不去,提提意见总可以吧?”渡边彻劝说道。

    清野凛叹口气,合上精装书,对早见熏说:

    “如果只是提意见的话,我可以帮忙想办法。”

    “这样就可以了!我已经很满足了!太谢谢你了,清野同学!”早见熏语气激动,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应该谢我吧?”渡边彻指着自己,“是我让不近人情的清野同学改变了注意。”

    “嗯!”早见熏使劲点头,“早知道一开始就请渡边君帮忙了!”

    “早见学姐,你以为没有你坚持每天来人类观察部,只凭渡边同学劝我,我就会同意吗?”

    “不会吗?”渡边彻问。

    “......”清野凛张张嘴,没发出她清丽悦耳的声音。

    人类观察部,陷入躁动的安静。

    两人注视着她。

    “嗯哼。”清野凛手握拳,放在下唇,清清喉咙。

    做完这一切,她避开渡边彻直勾勾的视线,扭头对早见熏说:

    “不了解情况,就无法提出相应的建议,早见学姐,请说说你的烦恼。”

    “啊,是这样的。”早见熏也被清野凛可爱到了,“最近考试......”

    渡边彻一边听早见熏,心里不断回忆刚才那一幕。

    绝不撒谎,也是可以成为萌点的嘛!

    ‘诚实,赛高!’他在心里握拳。

    顺带说一下吹奏部那无关紧要的问题吧——和清野凛的可爱相比。

    二年级的部分学员,为了应付考试,经常请假,导致不能合奏,能合奏时,水平也下降了很多。

    这让每天努力训练的一年级学员很不满,毕竟大家一起制定了全国金的目标。

    一年级找到部长——也就是早见熏,希望她能找二年级聊一聊。

    二年级也想好好训练,但即将升入三年级的他们,同样不能舍弃功课。

    她们保证,到了下学期开学,一定每天参加训练。

    早见熏把这个回答转告一年级。

    一年级又说,去年三年级训练完一起温习功课,效果很好,还能训练,为什么不继续?

    早见熏又去找二年级。

    二年级一开始含糊其辞,只是推说高三一定会每天参加训练。

    这个答案当然让一年级不满,又让早见熏去问。

    二年级也不满了,距离吹奏乐大赛还早,连新的一年级都没来,有必要这么努力吗?再说她们又不是不训练。

    一年级坚持每天必须高强度训练,认为没了清野凛高明的指导,没了渡边彻无可匹敌的独奏,凭现在吹奏部的实力,根本拿不到全国金。

    两边都很有道理。

    早见熏真的没有办法了,只好每天来找清野凛。

    同时,也把清野凛和渡边彻每天的斗嘴,当成缓解压力的方式。

    “你们有什么办法吗?”介绍完情况,早见熏问。

    “我有一点很好奇。”清野凛手抚下巴,“为什么二年级不愿意采取去年的方式?”

    早见熏面色犹豫。

    “学姐,这是很关键的问题。”清野凛看着她,有一种不由分说的威压感。

    “好吧。”早见熏叹气,苦笑着说,“二年级女生的关系不是很好,那个人多复习一点,另外一个就会......,总之,大家都偷偷摸摸拼命复习,想压过对方。”

    “......”清野凛一脸惊讶,随后长叹一口气,“真是无聊。”

    “的确有这种心思的人存在。”渡边彻倒是很能理解。

    “那......”早见熏用期待地眼神望着两人。

    “早见学姐。”渡边彻说。

    “嗯!我听着呢!”

    “退部吧。”

    “......诶?”早见熏楞在那里。

    清野凛白了渡边彻一眼:“你那只是最后的解决方案。”

    “等一下,我......”早见熏朝两人伸手。

    “早见学姐,”清野凛看过来,“我建议吹奏部的目标,从全国金,改成进入全国大赛。”

    “......”

    “原来如此。”渡边彻鼓掌,“这样就能实现平衡了呢。”

    “才没有啊!”早见熏那么好的脾气,也被两人欺负得失了分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