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游戏小说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 219.在岩手县的新年:新年惊喜(完)
    新年的第一天,九条美姬起得比往常早。

    当她下楼,走进客厅时,渡边彻正在给小莲说他东京的高中生活。

    “......当时足球飞过整个神川球场,摄影机都跟不上!”他手里拿了个橘子,比划出夸张的抛物线。

    “噢——”小莲张着嘴,小脑袋跟着渡边彻手里的橘子移动。

    “等落地的时候!”他把橘子塞小莲手里,“所有人都喊‘渡边!渡边!’,从那一刻开始,你哥哥我,就是全岛国最强的高中生。”

    小莲傻傻看着双手捧着的橘子。

    “美姬,你起来了。”渡边彻注意到走进来的九条美姬。

    “嗯。”九条美姬坐在她的专属坐垫。

    小莲回过神,小手撑着桌子起身,小小的身体乖巧地向九条美姬鞠躬:

    “咱来拜年了,新年快乐,美姬姐姐。”

    “嗯,新年快乐。”九条美姬点头回礼。

    她注意到小莲桌前的压岁钱红包,朝渡边彻摊手。

    渡边彻把手里吃了一半的橘子给她,果肉带着果皮,果皮上还有鲜绿的叶子。

    “我让你拿钱。”九条美姬没好气地说。

    当然,橘子也没还给渡边彻。

    “钱?压岁钱?”渡边彻问。

    “我要给小莲压岁钱。”

    “嗯!”小莲如果有呆毛,那现在肯定竖起来了。

    “要多少?”渡边彻边掏钱包,边问。

    “一百万吧。”

    “一一一百万!”小莲摆出防御姿态,好像遭受了强大的冲击波——类似像超级赛亚人变身,其他背景角色的表情和动作。

    “我哪来那么多现金!”渡边彻无奈道。

    “你有多少?”

    渡边彻数了数自己贫穷的钱包:“只有五万三千円。”

    “那就五万。”

    渡边彻无视金钱观念严重超常的九条美姬,拿出一张一千円,因为没有红包,所以直接递给小莲。

    “小莲,这是美姬姐姐给你的压岁钱。”他说。

    小莲又被吓退一步:“咱、咱真的可以收下吗?这可是一千円啊,阿彻!”

    “当然!”

    小莲又看了好几秒,和渡边彻对视好几眼,才确认真的可以收下。

    小心翼翼接过一千円纸钞时,她充满童真的眼睛,水汪汪的。

    “咱,被感动了。”她把这一千円抱在怀里,“被这一千円感动了。”

    “一千円?”九条美姬蹙眉,看向擅做主张的渡边彻,“连一万円都没有?”

    “美姬,这里和东京不同。”渡边彻收起钱包,“在见泽村,压岁钱全是硬币,一千円已经是好几年的压岁钱了。”

    硬币最高面值500円,足够在见泽村的小卖铺里,买上一书包小零食。

    对生活在见泽村的小孩,甚至是大人而言,东京给压岁钱的数额是无法想象的。

    至于九条女王大人随口一说的压岁钱——一百万円,生活在东京或的绝大多数人,大概也不敢想吧?

    “美姬起来了?”渡边枝端着煮年糕走进来,“新年快乐!”

    九条美姬起身,朝渡边枝漂亮地鞠了一躬:

    “母亲,新年快乐。”

    渡边枝一愣,随后开心地笑起来,再次说:“新年快乐!”

    坐在被炉里、双手撑在身体后面、懒洋洋的渡边彻,看着这一幕。

    “美姬,这是给你压岁钱。”渡边枝从围裙兜里,拿出一张白色的红包。

    “谢谢母亲。”九条美姬再次行礼,双手接过。

    放下煮年糕,渡边枝注意到抱着一千円的小莲。

    “小莲,这是什么?”她问。

    “美姬姐姐给的压岁钱!”小莲回答。

    “这样啊,那有没有对美姬姐姐说谢谢啊?”

    “嗯!”小莲身体一震,“咱忘了!”

    随后,她连忙并拢双脚,恭恭敬敬地对九条美姬鞠躬:

    “美姬姐姐,真的非常感谢,咱会一直记住您的。”

    “......”

    用的是岩手县方言,敬语用的也很不错,嗯,就是用词不太吉利的样子。

    气氛有些尴尬时,清野凛也端着煮年糕走进客厅。

    五人吃早饭时,渡边彻问:“老妈,老爸呢?”

    “还在睡懒觉。”

    吃完饭,五人坐着闲聊,听渡边彻继续吹嘘他玫瑰色的高中生活。

    电视机里,放着莫名其妙、认为制造出噪音感觉就行的新年节目。

    “抱歉,抱歉,起晚了。”渡边恒雄不好意思地走进来。

    “叔叔,新年快乐。”两位少女,一位幼女,齐声恭贺道。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渡边恒雄坐下吃年糕时,席间响起一阵手机默认铃声。

    九条美姬拿出手机,接通电话。

    小莲视线盯着手机,那是她没见过的样式。

    等九条美姬放下手机,渡边彻问:“有什么事吗?”

    他听出电话对面是机器人·静流。

    “买的东西到了。”九条美姬说完,以不可侵犯的气势起身,“父亲,能麻烦您出来一下吗?”

    “啊,好。”渡边恒雄擦擦嘴,“是需要搬东西吗?”

    “不。”九条美姬朝客厅外走去,“我给您买了一辆车。”

    “......”

    渡边枝惊讶地“诶——”了声,手掩着嘴。

    渡边恒雄回过神,连忙说:“这怎么行,我怎么能收你的礼物,这不......”

    “应该还需要您盖印章,请快点去拿。”九条美姬语气很客气,用的还是敬语,但一股子不容拒绝的命令口吻。

    渡边恒雄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强势的人,也没被送过汽车,傻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老爸,都已经买了,快去拿印章啊。”渡边彻说。

    他也被吓了一跳。

    “但是......”渡边恒雄一脸犹豫。

    “对美姬来说,一辆车不值钱。”渡边彻继续劝说,“她一个算不上朋友的熟人,第一次见我,知道我是她男朋友,就要送我兰博基尼。”

    “不要乱收别人的礼物!”渡边枝还没从惊讶中回神,但嘴里的教训基于本能地脱口而出。

    “我知道,我没去拿。”渡边彻应了一声,又催道:“老爸,快去啊,别让人一直等。”

    “哦哦,好。”

    渡边恒雄离开客厅的脚步,总感觉有些欢快。

    也许在惶恐、不安、惊讶中,他心里祈祷那会是一辆宝马车——这是渡边老爸的梦想。

    ‘老爸,你这样怎么对抗资本家的侵蚀啊!’渡边彻在心里吐槽一句。

    “我去看看。”渡边枝不放心。

    “咱也要看!”小莲跟着跑出去,地板被踩得咚咚响。

    渡边彻收回视线,拿了块柿饼。

    咬下第一口时,注意到清野凛正手抵下巴,思考着什么。

    “在想什么?”他问。

    “我是不是也给枝阿姨送一份礼物比较好,比如说一件和服?”清野凛沉吟道。

    “你还没有这么做的必要吧?还有,你送的和服肯定太贵了。”

    和九条美姬相处久了,各种和服渡边彻也见识过一些。

    其中类似本有禅之类,不仅是手绘,还是纯手工的和服,价格大概能在东京买套公寓。

    “只是孝敬长辈而已,你在想些什么。”清野凛不满地瞪了渡边彻一眼。

    ‘孝敬这个词,真的没问题吗?’这个问题渡边彻没问。

    手里的柿饼甜到齁,让他说不出话来,当时他在猛灌茶水。

    过了一会儿,一群人回来了。

    渡边父亲手里拿着一些单子,还有崭新的车钥匙,脸上笑容藏不住。

    “阿彻,阿彻,咱也有礼物!”小莲跑过来,对着渡边彻大喊。

    “是吗?什么礼物?”渡边彻问。

    “一些画画的工具,算不上礼物。”九条美姬说。

    这件事过去后,就再也没什么值得记录的事,乡下的新年总得来说十分无聊。

    父亲开着新车出去走访工作中的朋友,其他人在家玩福笑游戏。

    由小莲来画人脸脸谱,她画了五人的画像。

    虽然没了眼睛嘴巴等部位,但脸型和发型的特征抓得很出色,一眼就能看出谁是谁。

    游戏开始后,轮到的人蒙上眼睛,排列眼睛、鼻子、嘴巴等五官。

    渡边彻把鼻孔贴额头;清野凛把左右两只眼睛贴反;九条美姬把嘴巴贴成下嘴唇在上......

    颜值最低7分的五人的脸谱,贴完后,滑稽得让人捧腹大笑。

    渡边妈妈还把这五张脸谱,贴在了客厅柱子上。

    在那里,有从前测量渡边彻身高的刻痕。

    九条美姬送渡边彻老爸2000万円的车,渡边彻后来也看到了。

    什么雷克萨斯,什么旗舰级豪华MPV,他是不懂,只知道后座足够大,大小姐翘脚完全没有问题。

    平平淡淡过完年,第二天,一月二日,是他们返回东京的时间。

    不想浪费时间的九条美姬,直接让直升机送三人回东京。

    机身长19.75米,主旋翼长度为16.62米,高度为5.54米的直升机,吓了村里人一跳。

    不过有渡边彻老爸的车在前,大家应该能接受......吧?

    机舱内十分宽敞,最多可坐18人的空间,被布置成会议室的样式。

    上飞机后,九条女王直接睡觉,清野大小姐捧着书在看。

    只有没见过世面的渡边彻,左看看,又看看,学习驾驶员的操作。

    接着,又拿出手机拍照,发在家人群里。

    每当这时,清野大小姐的手机就会震动一下,她会把不耐烦的眼神射向渡边彻。

    然后,渡边彻又对准两人拍照。

    等无意中拍到东京塔,东京,到了。

    ◇

    一月二日,在家休息。

    一月三日,渡边彻出门找房子。

    天气晴朗,阳光柔和,街头流光溢彩,恍惚是夏天。

    人行道上,有新年第二天就开是上班的零散工薪族,中午时间,穿西装的他们正外出觅食。

    还有购物的朋友,散步的一家人。

    渡边彻迎面走来的,是一对年轻夫妇。

    “去千鸟渊和皇居那边吧?”太太高兴地建议道。

    “诶——,太远了吧。”丈夫不太乐意。

    “有什么关系嘛,东彦君你整天待在家里,难得出来,一起享受晒太阳的乐趣吧。”太太的语气,温柔中又有一点点强硬。

    “好吧,既然优希你想的话。”

    “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