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修仙界第一猛人 > 第七十一章 吞下首败
    演武开始。

    裘败第一个上场。

    巧的是,去年在龙宫演武,裘败也是第一个上场,并为书院拔得头筹。

    在遇到曹小宁前,裘败的同境无敌当之无愧,去年和他交手的亦是敖廉,其也算是龙宫筑基中期之中的佼佼者了,可裘败只花了半柱香时间,就赐了敖廉一败。

    抱剑登台,抱剑下台,脸上始终挂着那充满自信夸张的笑容,令人印象深刻。

    但今日,裘败却显得有些拘谨,没有嚣张孤傲地抱着剑,脸上亦再没有招牌式的笑容,他缓缓登上斗鱼台,显得有些心神不宁。

    他自不是怕敖廉这个曾经的手下败将,而是在上斗鱼台时,脑中没来由回想起当日约战曹小宁的情形,曹小宁当日就是慢慢走上斗鱼台,然后又迅速地令他一败涂地。

    裘败心不在焉地走上了斗鱼台,敖廉已经严阵以待,裘败亦深吸了口气,定了定心神,而后拱手道:“请。”

    敖廉脚一跺地,身形向着裘败弹射而来,裘败甩脱剑鞘,剑光闪耀,执剑上前。

    裘败挥舞出一片潋滟剑光,仿佛水波一般荡漾开去,敖廉却不躲不闪,拳罡如龙,势如破竹,直接轰入剑气之中,仿佛一块礁石,硬生生令剑气两分,冲至裘败近前。

    裘败脚步拧转,衣袍舞风,一个闪身避开,令敖廉击了个空,而后他剑尖一点,精准无比地点在了敖廉的手腕上。

    演武规则所限,双方可以用兵刃,却不能攻击对手要害,不然裘败这一剑,更好的位置是在敖廉的脖颈。

    敖廉手腕处亮起几片幽绿鳞甲,剑尖点中,发出一声清脆的金属交鸣声,敖廉另只手探前一握,想要上来夺剑,却见裘败身形如燕,早就后掠而去,留下道道残影。不给他近身的一点机会。

    龙族体魄强悍,即便不现真身的情况下,依旧强横无比,与他们交手,最忌讳被近身。

    敖廉欺身抢近,挥拳如雨,道道拳罡带着摧枯拉朽之势轰向裘败。

    裘败剑走龙蛇,如臂指使,一道道剑气激射而出,撞散无数拳罡,远远望去,斗鱼台上仿佛绽放出一朵朵青白交织的烟花。

    敖廉久攻不下,发出一声怒吼,直接现出真身,浑身幽绿,龙威森严,散发着一股苍茫之气。

    敖廉去年就是败在裘败手中,即便一年来他进步不小,却依然把裘败当成大敌,故而没有托大,在尝试几手却没有占得上风情况下,果断现出真身迎敌。

    斗鱼台上,敖廉龙须飘荡,神威赫赫,下方曹小宁看在眼里,却连连摇头,这个敖廉虽然是筑基中期,可无论龙威还是气息,都不如那日在伏龙山上现出真身的敖天,足见敖天天赋之高。

    敖天拥有祖龙血脉,故而天赋远胜其余兄弟,也只有他的真身才是黑色,因为唯有拥有祖龙血脉的龙族,真身才会漆黑如墨,就连东海龙王敖野的真身,亦不是黑色,足见敖天血脉之强大。

    敖天可谓是龙族未来的希望,这便是敖野无论如何都会保他的原因。

    台上,一龙一人战在一起,敖廉身形盘空,龙须如剑,而裘败身姿轻灵,始终游刃有余。

    裘败虽然曾惨败给曹小宁,可那毕竟是万中无一的曹小宁,裘败本身实力,还是值得一个天才称谓的,敖廉即便现出真身,也拿不下裘败,且隐隐陷入下风。

    只见敖廉抓准时机张口一吐,喷出一条数丈宽的火舌,烈焰熊熊,把空气都灼烧地发出哧哧声。裘败则手旋剑柄,剑光结成一个剑圆,仿佛一个盾牌一般,将火舌抵挡住。

    敖廉顺势又是一须扫来,裘败散去剑光,凌空而起,脚踩在龙须尖端,龙须微微下沉,裘败完美地闪躲了过去。

    这时,裘败身姿腾转间,裘败无疑中看到了台下远处的曹小宁,见他连连摇头,本就对曹小宁生了心魔的裘败刹时失神。

    他觉得我很弱吗?

    是啊,若是换成他,应该已经赢了吧……

    而就因为这么一个失神,被敖廉抓住机会,两根龙须挥舞而来,裘败回神后,躲过了一根,却来不及躲第二根,被稳稳抽中,砰的一声,身形跌落下台。

    规则所限,敖廉没有下重手,裘败伤的不重,但他刚要起来,敖廉的龙须便已经来到近前,逼停在他身前数寸处。

    胜负已分。

    全场一片哗然。

    所有围观学子都不明白,明明裘败是占据上风的,却为何一眨眼就输了?

    其实就连敖廉都有些疑惑,他自知实力比之裘败稍逊一筹,不懂为何裘败刚才会临阵出神,这可是战中大忌。

    听着场下的议论,裘败闭起双眼,恨不得原地出现一个坑洞,让他陷落进去,不用看到别人的脸色,不用听到别人的议论。

    其实裘败的真实实力,比敖廉要高,若非因为对当日输给曹小宁一事耿耿于怀,以至于成了心魔,从而导致心神不宁,这一场筑基中期的胜利,他是稳拿的,可结果偏偏输了。

    ……

    高崖之上,州牧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晏澄等人亦是如此。

    在演武之前,大家对胜负走向或多或少都心里有数,尹芽的筑基巅峰组肯定赢,裘败的筑基中期组也很稳,至于韩未雨的筑基后期和晏清的金丹组,则是没人好看的。

    这便是二比二。

    最终胜负手就落在曹小宁那一组上。

    而如今裘败竟然失手了,这就代表此次演武人族一方就悬了,可以说裘败这一败,直接把书院一方推到了悬崖边上,不出意外,就已经是一笔三了。

    熬夜则是心情大好,开怀大笑道:“晏院长,这算放水吗?”

    每次演武,说是切磋,但何尝又不是人族和龙族的暗暗较量,多年来,书院获胜的次数比龙族多得多,龙族一直被压着,这下裘败一输,直接让他胜券在握,又怎能不得意?

    晏澄则勉笑道:“输就是输了,自无放水一说。”

    说话间,韩未雨上台,第二轮开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