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修仙界第一猛人 > 第六十三章 演武将近 (大章)
    东来州鱼院,议事殿。

    院长晏澄坐在上首,九位座师分坐下首两列,正在商议即将到来的龙族演武一事。

    中土九州,三面环敌,唯有东方没有敌族压境,因为东海和龙族关系一向不错,安海城就建在东海岸畔,而东莱州鱼院每年也都会和东海龙宫进行演武,双方交流切磋一番。

    演武地点一年一轮,去年在龙宫,今年便是在鱼院。至于规则,便是双方各自派出一支队伍,来进行演武较量。

    队伍由一位领队和四名成员组成。

    领队为金丹境,成员分别为筑基初期、中期、后期和巅峰四名筑基期。五人对五人,五局三胜,胜利的队伍,将获得书院和龙宫拿出的两件奖励,去年的奖励,便是书院提供的一把灵素剑,和龙族一方拿出的龙灵珠。

    灵素剑为上品法器,虽不在世间十大仙剑之列,却也是数一数二的剑器,连龙院学子所配的龙渊剑,也无法与之相比。龙灵珠则是产自东海深处的至宝,被誉为东海第二宝物,仅次于凝渊软珊。龙灵珠灵气充裕,佩戴在身,修行可事半功倍。

    而去年书院一方获得胜利,分别获得这两件宝物的则是表现最好的尹芽和董承颜。

    此刻,院长和座师们在商议的,便是确定今年书院一方提供的奖励,以及鱼院队伍的人选。

    奖励很快定好,接下来便是敲定四位出战学子和领队。

    尹芽为筑基巅峰,蜕鳞榜第一,筑基巅峰的人选,非她莫属,去年也是尹芽力败龙族的敖风,书院才最终获得胜利。

    筑基后期,去年由董承颜出战,可今年董承颜已经突破,步入筑基巅峰,自不能再当选,于是便选定了蜕鳞榜中,排名最前的筑基后期,也就是第八的韩未雨。

    筑基中期,自是由书院最强的筑基中期,裘败出战。虽然他曾惨败给曹小宁,可在筑基中期这一境,确实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了。

    去年书院赢的三场,便是尹芽的筑基巅峰,董承颜的筑基后期,以及裘败的筑基中期。至于金丹和筑基初期,都输了。

    而金丹领队和筑基初期,都是书院选择性放弃的两场,因为在这两个境界,龙族的那两人太强了。

    龙族的金丹领队,是头老龟,实力强绝,稳如泰山,除了从来没参加过的晏清之外,书院的其余八位座师谁都不是其对手,就连公认最强的邱立群,也曾三年连败给对方。

    至于筑基初期,更是没有悬念。

    敖天,东海龙王第九子,拥有祖龙血脉,前途无可限量,被誉为龙族千年以降,最强天赋。虽是龙王最小的儿子,却已是钦定的未来龙王人选,视其为龙族未来扛鼎之人。对此,其他兄长无一不服。

    敖天惊才绝艳,天赋异禀,十岁便突破至筑基,可此后的十年内,他为了砥砺道基,修为一直滞留在筑基初期,明明在这个小境界已然无敌,却始终觉得不圆满。于是导致每次演武,他稳拿筑基初期这一项的胜利。

    这些年来,书院之中,甚至都没有能在他手下过上三招的筑基初期学子。

    以往,书院每次选应对敖天的学子,都是随便一选,毕竟反正都赢不了。

    但是,今年不同了。

    今年书院,也出现了一个怪物。

    曹小宁。

    一剑碾压筑基中期的裘败,一人完成连林劲都无法完成的任务、杀了两个筑基后期的魅影一族,有他在,院方觉得在筑基初期这一项上,或许可以和龙族扳扳手腕,即便不敌,也应该不会三招内溃败。

    于是,曹小宁被选定为出战筑基初期一项,无人有异议。即便邱立群对曹小宁和他背后的蓝玉亭颇有意见,可在这种有关书院脸面的事情上,也知道轻重,他也觉得若有曹小宁出战,或许真能与敖天抗衡,挫挫龙族锐气。

    四位筑基学子最终全部敲定,可到了选领队之时,却起了争议。

    因为谁都不想再当领队了。

    本来铁定该由最强的邱立群担任领队,可邱立群已经连续当了三年,且连续三年输给对方领队,他没信心了,也不想再输了,让院长另觅他选,可其他人也都不愿意,连邱立群都不是敌手,更不用说他们了,当这个领队,不过是自讨无趣罢了。

    就在众座师你推我我推你时,晏澄忽然道:“既然如此,那今年就让晏清当领队吧。”

    角落里打瞌睡的晏清指了指自己,问道:“我?”

    “不错。”晏澄道。

    其余座师们顿时纷纷看向晏清,而后……

    “我附议。”

    “我同意。”

    “我也同意。”

    以往,晏清只负责参加会议,发言都不会发言,也没人会注意他,毕竟他连学子都没有,蓝玉亭地位也低。

    可今年不同,他收了三个学子,且其中一个学子更被认为有希望打败敖天之人,他的存在感便大了起来,加之今年谁都不想再当领队,这份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便都推在他的身上。

    晏清摊手道:“我从来都没做过领队,还是另选他人吧。”

    邱立群道:“正是因为你从来没做过领队,这回要担一次责任,你终究也是座师,要为书院出一份力。”

    邱立群本就和晏清不对付,他自然很乐意见到,届时晏清出丑的模样。

    其余座师们也都纷纷应声。

    最终,晏清没再拒绝,他也拒绝不了,还是那副懒散无所谓的样子,当就当了,输就输呗。

    ……

    ……

    东莱州某地。

    一处用竹竿席子搭建的路边简陋酒摊,招幌随风摇晃,酒香亦是飘荡,人来人往,生意极好。

    曹小宁坐在油漆剥落殆尽的陈旧木桌上,饮着粗酒,歇脚片刻。

    离开颜洛藏身之地后,曹小宁并没有急着赶路,昼行夜歇,悠哉回行。自从执行魅影一族的任务,曹小宁就一直在不停奔波,如今终于告一段落,可以难得清闲。

    不过这些日子以来,累归累,曹小宁也收获颇丰,精神上而言,帮自己老师保住了座师之位,替林牧县百姓除了害,还帮颜洛一族团聚。物什上而言,不仅获得了魅影一族的雾影鼎,还得到了颜洛一族的颜如意,尤其是这个颜如意,曹小宁甚是喜欢。

    此时此刻,酒摊人来人往,却没有人多看曹小宁一眼,因为他已经变幻了自己的容貌,如今他样貌平平无奇,自不会再过多引人注意。

    而这自是颜如意的功劳,令曹小宁一路上少了很多麻烦,路经城郭时,再不会路遇的姑娘回头不忘,也不会因为一些比武招亲或者抛绣球选亲的事而烦恼。

    “终于可以做一容貌平凡的普通人了。”

    曹小宁看着周围完全不注意他的江湖人士们,饮了口酒,心中感慨道。

    歇了一会,曹小宁留下银钱,正准备离开,却听到不远处有人大喊。

    “救命啊!”

    曹小宁和其余人皆循声看去,只见一人朝着酒摊连滚带爬地奔逃,而他的身后,一条黑色巨蟒蜿蜒而行,正紧紧追着他。

    其身水桶粗细,身体长十几丈,蛇鳞铮亮,竖瞳猩红,蛇信如鞭,搅动空气,令人毛骨悚然。

    眼前那人正将大蛇引向酒摊,酒摊里的江湖人士们纷纷放下酒杯,作鸟兽散,就连酒摊小二也躲得远远的,只能眼睁睁等着自己酒摊被撞毁。短短一瞬,酒摊之中,便只剩下曹小宁一人。

    而在巨蟒撞毁酒摊之前,很显然那个奔逃的男子先要遭殃,他一直摔倒,连滚带爬,与巨蟒的距离越来越近,只见两者之间还剩一丈距离时,巨蟒猛然张开血盆大口,咬向男子,若是咬中,定然身断两截。

    就在曹小宁准备出手救人之际,一道剑光乍现,一名手执长剑的男子拦在巨蟒面前,一剑刺入巨蟒口中,巨蟒吃痛,弓身一停。

    长剑男子蹬腿一踢,将那个差点被蟒蛇一口吞的男子踹到安全地带,而后闪至一旁,又是一剑刺向巨蟒。

    这回他刺在了巨蟒的蛇鳞,只见剑身陡然弯曲,竟无法刺破,仿佛刺在一块铁板上。

    巨蟒身形灵活,回身一口咬向男子,后者闪躲开,抓准时机一剑刺向巨蟒的眼睛,可巨蟒仿佛知道男子要做什么一般,阖起双眼,它的眼皮同样是一片鳞甲,如铜墙铁壁一般挡住男子的剑锋。

    而后巨蟒陡然张嘴,吐出蛇信,猩红的蛇信如长鞭一般扫向男子。

    变起肘腋,男子来不及闪躲,只能用另一只手抓住蛇信,却因蛇信湿润粘稠,竟直接脱手,蛇信趁势直接缠绕住男子双臂,将他往蛇口拖去,如刀剑一般的长牙,欲将男子粉碎。

    男子横剑斩向蛇信,蛇舌不像鳞甲那般坚硬,巨蟒自知无法抵挡住刀剑,于是瞬间甩飞男子,同时缩回长舌。

    男子一个旋身,调整身姿后,再度与巨蟒战至一起。

    曹小宁视线中,一人一蛇,势均力敌。

    那名剑客应该是位散修,不过炼气六层修为,实力也中规中矩,而那条巨莽为妖兽,实力也是炼气六层,不过相同境界下,妖兽肉身强横,往往会占有上风。

    就像剑客虽能屡屡刺中巨蟒,却始终伤不了它,反而他不时被巨蟒头尾撞扫,受了点伤。

    此刻,剑客刚闪过巨蟒的血盆大口,却见巨蟒只是佯攻而已,尾巴早就悄悄准备好,趁着剑客闪躲之际,缠向他的腰身,若是被缠卷到,定会用力箍紧,届时剑客不死也残。

    就在剑客来不及躲闪之际,曹小宁出手,他一闪来到剑客身前,抓住巨蟒的尾巴,一提一压,只见巨蟒先是被甩飞到天上,而后重重掼在地上,震起一地烟尘。

    巨蟒被曹小宁这一摔,直接摔得晕了过去,身形瘫软,再不复刚才的凶猛。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包括那名剑客,凶残无比的妖兽就这么被解决了?

    曹小宁看向身后的剑客,问道:“你没事吧?”

    剑客抹了把脸上的灰,拱手道:“没事,多谢少侠相助。”

    曹小宁道:“你明知自己不会是这条畜生的对手,为何还要出手救人。”

    剑客认真道:“打不打的过,是一回事情,出不出手,是另一回事情。”

    “说得好。”曹小宁点了点头:“就凭你这句话,我来请你喝一杯酒吧。”

    “好。”剑客点点头。

    曹小宁和剑客往酒摊走去,没再管那条巨蟒,这条巨蟒对普通人来说是凶猛妖兽,可在曹小宁眼中,就跟蚯蚓差不多,以至于说话间都忘了它的存在。

    曹小宁和剑客快要来到酒摊时,身后巨蟒悄然起身,仿佛一棵高耸入云的黑色巨木,而后悄然咬向曹小宁二人。

    曹小宁回头,眼神一凛,这畜生既然找死,那就不要怪他了。

    就在他凌空跃起,将要一拳击杀这条巨蟒之时,远处传来一道大喝:“还请手下留情!”

    紧接着,一道笛因响起,巨蟒眼中的凶性顿时消失,它软绵绵地瘫落在地,蜷缩成一团,变得乖巧无比,和方才的样子简直判若两蛇。

    只见一位青年从远处御风而来,手中拿着一支绿笛,笛音正是源自于此。他落在巨蟒近前,向曹小宁拱手道:“在下伏龙派弟子张良,此蛇乃我灵宠,若有冲撞阁下,还请恕罪。”

    就在这时,远处又有两条巨蟒蜿蜒而来,和眼前这条几乎一模一样,而在巨蟒的蛇头,各自坐着两名青年,和张良装束一样,也都同样拿着一根绿笛,应该也都是伏龙派的弟子。

    “伏龙派?”

    曹小宁有点好奇,他听都没听过。

    张良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伏龙派就在百里之外的伏龙山,此行我和两位师兄出来历练,只因我学艺不精,才与我的这条灵蛇失去联系,导致他失控伤人,还请阁下恕罪。”

    而后,另外两人也来驭蛇来到近前,他们将巨蟒停下,自己跃下蛇头,亦彬彬有礼地向曹小宁和剑客告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