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修仙界第一猛人 > 第五十九章 我爹很弱的
    来人正是樊厚山,樊小勇脸色一变,来不及去想为什么这个颜洛能自由进出,只想着既然她已经脱离阵法,那就立刻带她走,他的宁哥便有救了。

    他连忙喊道:“宁哥!你快带这个颜洛走!我爹很弱的!老师拖住他绰绰有余!”

    曹小宁也不啰嗦,一把抓住颜洛的手,道:“我是来救你的,跟我走!”

    他牵着颜洛一跃蹈空,却见樊厚山手虚虚一旋,曹小宁周身的虚空竟像一张纸般褶皱起来,包裹住了曹小宁,将其禁锢在空中,动弹不得。

    晏清见状,眉头一皱,他没想到樊厚山的手段竟会如此玄妙,也来不及多想,旋即探掌拍向樊厚山。即便樊厚山方才才送过他一件重礼,可事关曹小宁性命,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让曹小宁脱困离开再说。

    晏清来到近前,樊厚山却似乎一点都不慌乱,面带着笑意,随便一挥袖,顿生一股难以想象的强大劲风,吹得晏清这位金丹修士倒飞出去。

    晏清落地后踉跄后退了好几步,一脸震惊地看着远处锦衣绅的樊厚山,心里则很想问樊小勇一句,这叫很弱?

    任何人想到樊厚山这个人,脑中一跃而出的便是‘有钱’二字,而且一旦樊家遇到什么时候,也有无数强大供奉为之效劳,故而从来没有人谈论过他的修为深浅,而这一茬在樊家雄厚如山的财力面前,也的确被忽视了。

    却不曾想,这个满脸富态的中年男子,竟是一尊元婴大修士!

    要知道整个安海城中,只有州牧萧千壑,以及鱼院院长晏澄,才有元婴修为,万万没想到,樊厚山竟然如此深藏不漏。

    “回来吧。”

    樊厚山手一招,曹小宁和颜洛便被一股不可抗拒之力拉了下来,落在地面。

    “爹!你怎么忽然变这么厉害了?”

    小勇擦了擦眼睛,满脸不敢相信。樊厚山做任何事从来都有人效劳,本尊从未动过手,也不需要动手,故而樊小勇也从来不知他爹的修为深浅,还以为最多就是筑基境呢。

    樊厚山没有回答他,而是没好气道:“我真是白疼你这小子了,竟然敢向我下药。”

    樊厚山其实早就看出几人有问题,刚才也是故意喝下樊小勇敬他的酒,还假装晕倒,就是想看看,几人鬼鬼祟祟的究竟想干什么,没想到是在打颜洛的主意。

    樊小勇脸色讪讪,有些不好意思,樊厚山又看着晏清几人,指着颜洛问道:“说吧,你们为何要带她走?”

    晏清上前拱手,歉然道:“事关我学生性命,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还请樊家主见谅。”

    “究竟怎么回事?”樊厚山沉声问道。

    晏清解释道:“小宁此次执行任务途中,被颜洛一族所擒,以救走这个颜洛为条件,才换得脱身,不过却服下了颜洛一族的毒丹,若不能带回这个颜洛,便会毒发身亡。所以我们不得不这么做。”

    樊厚山皱眉。

    樊小勇哀求道:“爹,你就让我们带这个颜洛走吧,我绝不能让我宁哥有事!”

    樊厚山没好气道:“所以你就让我有事,下药毒你爹是吧?你宁哥是你哥,我就不是你爹?你这小兔崽子,真是岂有此理!”

    樊小勇理直气壮道:“我哪有下毒?只是迷药而已嘛!又死不了。”

    “你!”

    樊厚山被气得不轻,叹了好几口气后,才道:“那你为何不找我商量,偏偏要偷偷摸摸的呢?”

    樊小勇白了樊厚山一眼,道:“你把这个颜洛当成宝贝,看得比我都重要,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答应的。”

    “你连问都没问我,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不会答应?”樊厚山气结。

    樊小勇道:“你连进都不让我进这个院子,这还用问吗?与其问了你让你有所准备,还不如自己想办法!”

    “我那是为了保护颜卓。”

    樊厚山叹了口气,对那个颜洛道:“颜卓,你告诉他们,你叫我什么。”

    蓝发蓝瞳的颜卓道:“义父。”

    听到义父二字,所有人都傻眼了。

    ……

    ……

    樊厚山带着众人来到厅堂中,把话说开,众人才知晓其中隐情。

    原来,樊厚山并没有将这个名叫颜卓的颜洛关起来,而是他知道颜洛一族特殊,容易引起他人觊觎,所以才用这种方式将她保护起来,一直不让樊小勇进去,也是怕樊小勇伤害颜卓。

    而院中阵法可以隔绝任何人入内,却不会限制颜卓的行动,这便是颜卓刚才能自己走出来的原因,只是她平时一直不愿出来而已。

    了解真相后,樊小勇没心没肺道:“爹,那我岂不是多了个姐姐?”

    “是啊!”樊厚山依旧没好气道:“相比之下,这个干女儿可比你好多了,至少不会做出向我下药之事。小乖啊,我可是你亲爹啊!你怎么就能下得了手?”

    “不是说了逼不得已嘛,这么记仇干嘛,真是的……”

    樊小勇也自知理亏,不再理直气壮,声音越说越轻。

    “逼不得已?你早跟我说的话,用得着这么偷偷摸摸的吗?”

    樊厚山叹了口气,而后对颜卓道:“颜卓,这么多年来,我也一直在为你寻找族人,如今既然有她们的消息,那就和她们去团聚吧。我知道你在这里,终究过得不开心。”

    颜卓起身行礼道:“多谢义父。义父大恩,颜卓永生铭记。”

    颜卓当初曾亲眼目睹自己族人被人族欺凌,人族在他印象中,都是坏事做绝的恶人。当初樊厚山将她从南疆买回来,她原以为自己肯定也会沦为玩物,却不曾想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樊厚山对她宽待有加,好吃好喝伺候着,她想要什么,都会全力满足,怕她一个人孤独寂寞,还会常来陪她聊天解闷,真的就如父女一般,还答应一定会为她寻常族人。

    两人之间的关系,不止是义父义女,更像一对好友。所以樊小勇当初曾怀疑樊厚山金屋藏娇,就更是无稽之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