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修仙界第一猛人 > 第五十七章 有点问题 (大章)
    东莱州鱼院,道正亭。

    一片崖坪上,一名男子迎风静立,眺望远方,气质文雅,文质彬彬,宛如儒生一般,样貌虽没有曹小宁那般惊艳,却也称得上俊逸不凡。

    他不时回头望向身后那片崖壁,那儿有处洞府,洞口却被隔世石隔绝,明明什么都看不到,可每当他的目光落在上面,都会微微一笑,仿佛看到了什么美好一般。

    他叫董承颜,位列蜕鳞榜第四,而在洞府中闭关的那人,则是蜕鳞榜第一的尹芽。

    董承颜此前也在自己洞府闭关,不过几日前先尹芽出关,于是他每天都来这里等候,希望能做第一个看到尹芽出关的人。

    不止鱼院,就连整个安海城都知道,董承颜喜欢尹芽。

    董家和尹家都是安海城中的大家族,尤其是尹家,祖上更是曾经出过飞升者。董承颜小时候见到尹芽的第一眼,便一见钟情,此后尹芽进入鱼院,他也进入鱼院,尹芽进道正亭,他也同样进道正亭。

    尹芽前些时日为了龙族演武而闭关,董承颜觉得没有尹芽的鱼院了无生趣,也去闭关了。

    他出关后的一连几日,都没有等到尹芽,而就在今日此刻,洞府的隔世石缓缓升起,一名女子缓缓走出,容貌绝美,仿佛仙女临尘,眉宇间透着一股冷意,给人不可靠近只可远观的感觉。

    正是蜕鳞榜第一的尹芽。

    “你终于出关了。”

    董承颜笑容和煦道。

    尹芽看了他一眼,眼中没有惊讶没有好奇,而是没有任何情绪。他走近董承颜,而后越过他身边,站在崖坪前,眺望云海,仿佛当董承颜不存在般。

    董承颜走向尹芽,尹芽回头,看了眼董承颜的脚下,目光仿佛一把箭一般钉在那里,示意董承颜止步。

    董承颜耸耸肩,乖乖站在原地。

    他已经习惯了。

    董承颜容貌俊逸,风度翩翩,家世又好,在安海城中不知有多少大家闺秀倾慕于他,可他从来看没有正眼看她们一眼,就像尹芽从来都不会正眼看他一样。

    确切来说,一心修行的尹芽,从未正眼看过任何一个同龄男子。

    尹芽顾自欣赏云舒云卷,完全把董承颜晾在身后,董承颜则找话道:“再过一个月,就是和龙族演武的日子了,去年敖天败在你手上,今年他一定会想办法报仇,你准备得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尹芽没有回头,淡漠道:“你觉得呢?”

    她的声音很好听,却仿佛来自雪原一般,透着一股冰冷,拒人以千里之外。

    “自是再败他一回。”

    董承颜笑了笑,自问自答,然后继续找话道:“你刚出来,有件事肯定不知道,在我们闭关的期间,书院出了个了不起的人物。”

    尹芽没说话,只是静静看着云海。

    “此人浮沉桥走了一百八十阶,却选择进入蓝玉亭。”

    董承颜顾自道:“院长将他排在蜕鳞榜第十,因此挤下了裘败,故而与裘败打了一场,你猜结果怎么样?”

    尹芽似乎起了点兴趣,回首看向董承颜,等他继续说下去。

    董承颜见尹芽被吸引,眉宇间顿起悦色,他知道尹芽性子冷,不喜欢和人说话,故而一出关就去打听了近期好玩的事,来说与尹芽听,只希望能与她多待一会,哪怕只是隔着很远的距离,哪怕是他单方面与她说些话。

    董承颜道:“此人只有筑基初期,裘败先以筑基初期对敌,却根本不是敌手,后来裘败不顾颜面,以筑基中期应对,却还是被对方一剑挫败。”

    尹芽秀眉稍稍一蹙,若是董承颜所说为真,此人的确很不一般。

    董承颜接着道:“此人名叫曹小宁,听说容貌俊逸,如谪仙临尘,总之被传得神乎其神。前些日子,林劲执行一个任务途中,遇到魅影一族,受伤而回,本来这个任务是要等你出关去完成的,可后来因众座师弹劾蓝玉亭,最终落在了曹小宁头上,只要他完成,晏师就可以保住座师的位子。”

    尹芽轻轻嗯了一声,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或者别的情绪,在她看来,这个叫曹小宁的的确很不一般,可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董承颜道:“此人如此不凡,真想与他结交一番,如今书院中很多人都觉得他完成不了这个任务,可我倒是觉得他应该可以。你呢,你觉得他能完成吗?”

    “你还有什么事吗?”

    尹芽淡漠道。

    “好吧,那我先走了。”

    董承颜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他知道尹芽这是嫌他烦了,轻叹了口气后转身离去,走几步后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尹芽依旧安静地看着云海,连他回头都没注意到,或者说不想注意。

    他摇头苦笑,径直离去。

    ……

    道正亭,另一处洞府。

    满脸胡渣的裘败坐在石椅上,桌上放着一坛酒,和一只酒樽,他不停倒酒,连连满饮,仿佛要把心中的愁绪饮尽一般。

    那次败给曹小宁,将自己和邱立群的脸面丢尽后,他就被罚闭门思过一个月,这一个月期间,他每日借酒消愁,颓然不已。

    输给曹小宁,虽然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失败,可他裘败并非输一次就爬不起来之人,他之所以一蹶不振,是因为他看不到追赶上曹小宁的一点点可能。

    曹小宁境界比他低,都已将他远远甩在身后,那之后呢?

    每次想到,便只有绝望。

    就当他再一次斟酒欲饮时,一道冷喝传来。

    “我让你闭门思过,就是让你借酒消愁的吗?”

    邱立群负手迈入洞府,目光如炬地看着裘败,肃声道:“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

    “老师……”

    裘败放下酒樽,起身肃立,且低下了头,不敢看邱立群。

    “把头抬起来。”邱立群冷声道。

    裘败缓缓抬起头,看向邱立群,眼神依旧有些躲闪。

    邱立群见裘败如此落魄,又愧又怕的样子,也有点不忍。

    当日他固然雷霆震怒,可一月时间过去,他的怒火已熄,更何况裘败终究是他的得意学生,他自不会让他堕落下去。

    于是他深吸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我邱立群的学生,不该因一次失败而堕落,你可明白?”

    “学生明白,可是……”裘败欲言又止。

    “没有什么可是。”邱立群道:“振作起来,一个月后,与龙族演武,筑基中期这一组还要靠你呢。斗鱼台之事,你吸取教训就好,不要一直沉浸其中走不出来。曹小宁这次执行任务,肯定会铩羽而归,到时候蓝玉亭易主,你我的颜面也就拿回来了。”

    裘败道:“那万一他……”

    邱立群冷笑道:“我不信林劲都完不成的任务,他能完成。能否回来,都是未知数呢。”

    但就在这时,道正亭的管事前来汇报道:“亭主,曹小宁回来了。”

    “哦?回来了?”邱立群笑问道:“伤得重不重?

    “他毫发无伤……”管事道。

    邱立群抚须笑道:“那看来连对方的踪影都没找到。”

    “回亭主,曹小宁他……”管事道:“完成了任务。”

    邱立群笑容一僵,当场愣住。

    ……

    ……

    不止邱立群,书院中大部分人也都觉得曹小宁无法完成这个任务。

    毕竟曹小宁在众人心目中虽然很强,却也没有强到林劲那种地步,连林劲都做不到,曹小宁凭什么能做到?

    故而当曹小宁回院,且完成任务的消息传开后,所有人第一反应,都是不相信。

    有人觉得是谣传,也有人认为是曹小宁耍诈,肯定是为了保住晏清的位子,所以随便拿了颗人头,来冒充魅影一族,欺骗众人。

    他们并非有意抹黑曹小宁,而是这个消息实在太不可思议,他们只能往这个方向想。

    直到任务堂发出公告,确认曹小宁不仅杀了一个魅,还杀了一个影,且带回了魅影一族的至宝雾影鼎时,所有人都沉默了。

    就连林劲都被吓到了,他对付一个魅,都受了重伤,万没想到魅的背后还藏着一个影,且还有雾影鼎这样的重宝,若非曹小宁带回来的两件黑袍,的确是魅影一族所有,林劲死也不相信这是一个筑基初期能做到的。

    但事实偏偏如此,还不止如此。

    除了两个魅影一族外,曹小宁还顺便杀了两个欲行不轨的靖天卫正副统领,也就是说,曹小宁这一行,杀了两个筑基后期,以及两个筑基中期,简直可以用耸人听闻来形容。

    他还只是个筑基初期啊!

    而就在全院都在议论曹小宁时,曹小宁早已回到蓝玉亭,吃着晏清三人给他准备的庆功宴。

    一顿热气腾腾的火锅,四人举杯碰在一起,溅起数道晶莹酒液。曹小宁完成了任务,邱立群的图谋烟消云散,以后蓝玉亭还是姓晏,他们师徒四人还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晏清满饮后,指了指樊小勇和许三思,笑道:“你总算回来了,你可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天天担心你,午觉睡不好,饭也吃不香了。”

    樊小勇道:“老师,明明你才是最担心的那个吧,这些天你都急得连藏仙岛都不去了。”

    他推了推正埋头苦吃的许三思,道:“对吧?”

    许三思将一片羊肉塞入口中,认真点了点头,道:“不止如此,烧的菜要么咸了,要不就是淡了,没以前好吃了。”

    “吃吃吃!”

    晏清在许三思头上拍了一记。

    曹小宁看着晏清,笑问道:“连藏仙岛都不去了,看来是真的着急了啊,几日不见师娘,忍得住?”

    樊小勇道:“忍肯定忍得住,毕竟就算去了也只是能喝杯酒而已,又吃不到。”

    晏清也在樊小勇头上拍了一记,道:“瞎说什么大实话?”

    樊小勇摸了摸自己的头,一脸无辜,而后晏清问曹小宁道:“魅影一族能立影而战,更别说不止一个。说说看,你是怎么做到的?”

    于是曹小宁把全部事情经过和三人一说,不过隐去了蜉蝣剑等底牌,遇到解释不通的地方,就以‘主要是我太强了’、‘我实在太厉害了’这种话盖过去。

    听完后晏清感慨道:“那个李勇和刘魏遇到你,也是命中劫数啊!”

    樊小勇则道:“哎,早知道这么好玩,我就跟宁哥一起去了!”

    “你幸好没去!”

    曹小宁道:“若是带你去了,我恐怕就回不来了好吧?”

    樊小勇撇了撇嘴,一脸不服气的样子,而后曹小宁继续道:“好了,也该说正事了。其实杀了之后李勇之后,我还遇到了一伙人。”

    晏清道:“谁?”

    曹小宁道:“是两个颜洛,其中一个是金丹,我不是她对手,被打晕后被带回了她们的藏身之地。她们要杀我,于是我就说能帮她们救出族人,以此为代价,她们才放了我。”

    自己差点被颜洛拿来配种一事,对曹小宁来说就如噩梦一般,也实在太丢脸了,他肯定不会提及。

    却见樊小勇疑惑道:“不对呀,她们要杀你,为什么不当场就杀,反而要带回藏身之地再杀?我觉得她们带你回去应该另有目的。宁哥,你对我们有所隐瞒,对不对?”

    许三思和晏清也狐疑地看着曹小宁。

    曹小宁错愕看着樊小勇,心想几日不见,怎么就变聪明了?

    你以前不这样啊。

    “我当然没有。”他只能道:“颜洛一族行事古怪,我也不知道她们为何会多此一举。”

    三人还是将信将疑,而后曹小宁接着道:“说正经的。她们不相信我,让我服下了她们的毒丹才放我走的,若是十日内不带着她们的族人回去,我就会容貌尽毁,痛苦死去。所以我必须带她们的族人回去。”

    曹小宁顿了顿,看着樊小勇道:“而这个族人,就是关在你们樊家的那个颜洛。我要活命,就必须把她交还给颜洛一族。有你在,此事应该没问题吧?”

    “此事......”

    樊小勇沉默了会,皱眉道:“还真有点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