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修仙界第一猛人 > 第五十四章 再遇颜洛 (大章)
    曹小宁没死,是装的。

    之前的精疲力尽、无力还手、受伤吐血、孤注一掷……也统统都是装的。

    曹小宁在和两个魅影一族交手时,已经察觉到有两人分别躲在暗处,故而他解决掉两个魅影一族之后,装作精疲力尽的样子,为的就是引对方现身。

    杀了两个筑基后期的魅影之后,若是还生龙活虎着,除非对方是金丹,不然再大的胆子也不敢现身。

    若是两个一起现身,曹小宁便一网打尽,可偏偏只引出一个刘魏,另一个还在藏着,且显然和刘魏不是一道而来,于是他便继续演下去,装作不敌刘魏,甚至还故意在‘死’前伤了刘魏,好把另一个人引出来。

    却不曾想老谋深算的李勇早就给刘魏下了蛊,曹小宁即便不伤刘魏,后者也逃不出李勇手掌心。

    雾影鼎压在曹小宁身上,就跟盖了条被子差不多,哪能真伤到曹小宁。他一直静静地听着李勇和刘魏的对话,也感慨李勇这条沉底鳄藏得实在太深,差点真让他成了吞掉黄雀的最大赢家。

    不过幸好,李勇纵然是一条隐藏极深的老蟒,也逃不过曹小宁这只老鹰的爪子。

    “你……你竟然没死?”

    李勇震惊无语,刚才的志得意满一扫而空,眼中恐惧万分。

    曹小宁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笑了笑:“是啊。”

    “受伤也是装的?”李勇后退了两步,问道。

    “不然呢?”

    曹小宁伸了个懒腰,反问道:“看在你昨日帮我斟茶递水还挺周到的份上,说吧,想怎么死?”

    李勇咽了咽口水,他可没在曹小宁身上下蛊,也自知自己绝非曹小宁敌手,他后退间陡然间祭出雾影鼎,撞向曹小宁,自己则转身便逃。

    宝贝再好也没自己的命重要,只希望能拖延住曹小宁片刻,好让自己逃出生天,大不了再找个穷乡僻壤当山匪便是。

    咚的一声闷响,雾影鼎被曹小宁一拳打飞出老远,而后剑指一绕,远处的蜉蝣剑挺身而起,飞回曹小宁手中。

    过程中顺便洞穿了一片飘在空中的树叶,也顺便洞穿了一心想逃的李勇眉心。

    李勇僵停在那里数息后,鲜血从眉心处溢出,随后他扑面倒地,身死当场。

    曹小宁看了眼李勇,又看了看不远处刘魏的尸首,叹了口气,他只是来抓魅影一族而已,却没想到牵扯出了两只老枭,若非贪婪作祟,自己跳出来,曹小宁根本奈何不得他们。

    不过这样也好,若这两人继续盘踞林牧县,周边百姓不知还要受多少迫害。

    曹小宁重新将雾影鼎据为己有,而后收起雾影一族的两件黑袍,正准备离去时,脸色忽然一变。

    他转过头,身后多了两道身影。

    是两名女子。

    身材高挑,体态玲珑,面容美艳动人,完美无瑕,且耳朵又尖又长,竟然两个颜洛一族。一个年长,气韵端庄,一个年轻,眉宇青葱。

    可与曹小宁在樊家见到的那个颜洛有所不同,樊家那个颜洛蓝发蓝瞳,而这两个则是黑发黑瞳。

    曹小宁来不及去想为何同为颜洛,却有蓝发黑发之分,此刻心中唯有忌惮。

    从这两个颜洛一族的气息来看,年轻的那个为筑基修为,而另一个则是金丹修为,也正因如此,才能躲过曹小宁的神念,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后。而一旦这两个颜洛对自己动手,那就危险了。

    纵然曹小宁再强,也无法与一位金丹抗衡,两者之间力量本源的差距,宛如天谴,根本已是两种生命层次,无论如何都无法跨越。

    “母亲,两个魅影已死,但这个人族如何处置?”

    年轻的那个颜洛开口问道。

    这是曹小宁第一次听到颜洛一族的声音,他们的声音和人族不同,飘渺而空灵,仿佛从九霄云外飘落下来的天籁之音,令人回味无穷。

    年长那个颜洛还没开口,曹小宁连忙拿出那两件魅影一族的黑袍,扔在地上,用力踩了几脚,而后拱手道:“见过两位前辈。这两个魅影一族作恶多端,实在人神共愤,今日晚辈诛灭这两个恶贼,也算替天行道了。”

    他从对方的话听出,两人应该也是一直在暗中窥探,且也为魅影一族而来,既如此,他自要提醒一下对方。

    处置我?

    你们还想怎么处置我?

    我帮你们杀了你们要杀的魅影,当然是放我走了啊。

    “谁是你前辈?”

    年轻的颜洛有些不满道:“我才十六岁。”

    “真是缘分呐!”

    曹小宁笑道:“我也才十六岁,都是花儿一样的美好年纪,幸会幸会。”

    年长的颜洛淡淡道:“他帮我们杀了两个魅影,也算是帮了我们的忙。”

    曹小宁松了口气,心想这下应该没危险了。

    “但是。”

    却见年长的颜洛继续道:“我们追杀这两个魅影,是为了灭口,防止他们泄漏我们一族的踪迹。如今他们虽然死了,可这个人族既然看到了我们,自然也不能留。”

    魅影一族中的那个影,正是因为在山间遇到了这个年轻颜洛,交手后受了伤,这便是那个魅在锦溪镇掳劫百姓,取来精血为她疗伤的缘由。

    而年轻颜洛则叫上她母亲追杀二人,因为她们生怕魅影一族泄漏她们的踪迹。

    颜洛一族如今近乎绝迹,这对颜洛母女显然是隐世残存的一脉,故而她们对自己的行踪极为谨慎,因为她们长得实在太美了,一旦行踪泄露,很可能就会引来风波,被人抓走沦为禁脔玩物,故而不得不小心。即便这里不是她们的栖息之地,也要杀了看到她们的人,以绝后患。

    “那你们刚才不出来,不让我看到不就行了?”

    曹小宁听到对方想杀自己,欲哭无泪道:“是你们自己要出来,让我看到的啊!”

    曹小宁觉得很委屈。

    他帮这两个颜洛杀了魅影一族,她们目的达成,直接离开便是,反正也没人看到她们。

    可她们却偏偏要走出来露脸,让自己看到,然后还无奈地说既然看到了她们,自己就要死。

    这不是坑人么?

    两个颜洛想了想,然后看了彼此一眼,一副好像确实如此的表情。

    不过年长的颜洛又道:“不管怎么说,我们都不能留你,因为人族是我们颜洛一族最大的仇人。”

    颜洛一族性格温良,与世无争,故而当年被别的种族所灭,其中人族便是其中之一,更是颜洛一族最痛恨的仇人,因为将颜洛一族囚为禁脔玩物的,便是人族。对颜洛一族来说,相比于杀了她们,这是最大的羞辱。

    曹小宁转身便逃。

    “想逃?”

    年长的颜洛冷哼一声,即便面容冷漠,却依然倾国倾城,这便是颜洛一族的魅力。

    曹小宁正极速遁离,却忽然发现自己的速度慢了下来,四周的景象也变得不同起来,出现了一片美丽的山谷。

    草木葱茏,奇花异草,鸟鸣深涧,蝶舞花丛,还有瀑布飞流而下,穿过云雾,落入碧潭,溅起万千珠玉。

    风景秀丽,宛如仙境。

    可曹小宁却偏偏如临大敌,因为这是金丹法相。

    金丹期,便是一身修为凝合精气神后,结成一颗金丹,成为力量的源泉,而每个人进入金丹期,都会凝现金丹法相,有人****,有人雷霆灭世,还有人天降金莲......每个人都不尽相同,完全是契合你的精气神而现。

    曹小宁四周的这片异象,显然是那个年长颜洛的金丹法相,颜洛一族不食人间烟火,喜欢隐居深山,与世无争,故而异象美妙绝伦。

    可美丽不代表没有危险。

    只见曹小宁被困在这片法相中,浑身真元仿佛受到禁锢,速度越来越慢,到后来根本就是寸步难行。

    那些溅起的珠玉仿佛一把把刀剑般,往曹小宁飞来,那些飞舞在花丛中的蝴蝶也展翅扑向曹小宁,还有一股宛如天籁的歌声,萦绕在曹小宁的耳边,令他心神大乱。

    曹小宁强定心神,运起无漏琉璃身,即便如此,那些水珠和蝴蝶撞在他身上,曹小宁也感觉到整副骨架都快散了。祭出蜉蝣剑,更是因真元滞涩,别说破开这片金丹法相了,就连几丈远都没飞出去,便坠落在地。

    数息之后,曹小宁也掉落在地,晕了过去。

    这便是境界压制,金丹法相只是金丹修士的一种手段而已,可即便如此,也绝非任何一个筑基修士能够抗衡。事实上,若换成一般筑基修士,刚才早就被这片异象绞杀,也唯有曹小宁撑了下来。

    两个颜洛落在曹小宁近前,年轻的颜洛露出好奇的目光,年长的颜洛夜皱了皱眉。

    刚才她们在暗中看曹小宁与人对敌时,便觉得曹小宁十分不凡,哪有一个筑基初期杀两个筑基后期的。如今一看,更觉得曹小宁不同寻常,一个筑基初期,竟能在金丹法相之下周旋片刻,且还是只是受了点轻伤,实在匪夷所思。

    年轻的颜洛道:“母亲,这个人族有点意思,长得都快和我们颜洛一族差不多好看了,并且实力还很不一般。既然他的确帮了我们的忙,我们还是不要杀他了吧?”

    “不杀他,万一泄漏我们的踪迹怎么办?”年长的颜洛道:“我们颜洛一族与人族的大仇怎么办?”

    “我们可以把他带回族里,人族不是喜欢把我们族人当作禁脔吗?我们也把他当作禁脔。”

    年轻的颜洛道:“这样也不怕他泄漏踪迹了。”

    年长的颜洛皱眉道:“你该不会是看他长得好看,动了心思吧?”

    颜洛一族,全部是女性,她们每个个体都可以自行繁衍后代,故而不需要男女结合,有些方面的事情也可完全自己解决满足。

    但不需要不代表不可以,要不然颜洛一族也不会沦为禁脔,只是颜洛一族自视甚高,看不上别族男子,从不结合罢了。而很显然,此时这个年长的颜洛,怀疑自己女儿看上了曹小宁。

    “哪有?”

    年轻的颜洛脸色微红,道:“我只是觉得杀了他太便宜了,把他带回去好好惩罚才更解恨。”

    年长的颜洛看了曹小宁一眼,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意味难明的情绪,而后挽了挽鬓发,道:“既如此,那就听你的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