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修仙界第一猛人 > 第四十六章 两件大事 (二合一大章)
    时光如水,转眼便是半个月过去。

    半个月间,书院发生了两件大事情。

    一者,蜕鳞榜第二的林劲回来了,可他却没有完成这回的任务,还负伤而回。

    林劲性格孤僻,但实力强绝,虽排在蜕鳞榜第一的尹芽之下,可在书院学子心目中,他和尹芽是一个梯级的,比尹芽稍逊一筹,却比身后之人高一大头。

    林劲也是‘漏网之鱼’,出自一个小宗门,背后也没有大家族依靠,他修行刻苦,且常年在外执行任务,赚取功勋,磨练己身。他喜欢独来独往,可无论多难的任务,他每次都能顺利完成,其余学子完成不了的任务,经过林劲的手,也都会圆满解决。

    可这次他却失手了,也是他第一次失手。

    这个任务很特殊。

    东莱州宝楠郡下辖,名为锦溪的一个小镇,许多村民无故失踪,当地官府和靖天卫什么都查不到,于是便上报东莱州鱼院,请鱼院派人来协助调查。

    一开始院方以为只是个小案子,派了两名弟子前去调查,结果查无所获,后来便让清水盟三人前去,却不曾想也是没有收获,最终便由林劲接手了这个任务,而他也不负众望,查到了真相,也找到了幕后黑手。

    对方是一个魅影族。

    当年苍灵大陆万族林立,如今却只有人妖魔和巨人一族四者独大,其余种族,要么像鲛人一族或者血族那般缩居一隅,要么像颜洛族一样近乎灭绝,魅影一族便是后者,他们喜食人族精血,早在几百年前就被灭绝,所有人都以为世上再无魅影一族,却不曾想因为一个案子遇到一个。

    魅影一族中,男性叫魅,女性叫影,合称为魅影一族,他们的影子可以离开地面,拥有与己身等同的战力,其中男子的影子只能在白天离开地面,女子的影子只能在晚上立起来,反之都不行。

    他们的影子立起来,拥有和真身相同战力,加之魅影一族如影似魅,速度极快,故而很难对付,林劲遇到的是一个魅,两人在傍晚时分斗在一起,那个魅影一族虽然修为不如林劲,却靠着影子以二敌一,在林劲面前占据上风,还打伤了林劲。

    所幸很快到了夜间,这个魅的影子无法再立起来,于是果断逃离,不然林劲可能都回不来了。

    一时间,全书院都在议论此事,既然林劲都不是对方敌手,那么或许只有尹芽才能完成这个任务,只可惜尹芽已经闭关数月,只能等她出关才行。

    中土大陆,西南北三面环敌,唯有东面没有敌人,故而大陆最东不设军,只将州城建在东海岸畔,震慑东海便行了。

    东海之中,以龙族为贵,龙族和人族关系不错,而因东海龙宫和安海城靠得近,双方多有来往,且每年都会举行一场演武,由东莱州鱼院的学子和龙宫天骄切磋比试。

    尹芽潜心闭关,便是为此了。

    ……

    第二件事,便是邱立群联合除晏清外的所有座师,一起去院长那里弹劾晏清,说他不务正业,浪费书院资源,联名请求院长罢免晏清蓝玉亭座师的位置。

    那日斗鱼台一战,是邱立群一手促成,最终反而是他和道正亭颜面扫地,他就像是把脸送到曹小宁脚下,让曹小宁狠狠踩塌,而他自把一切归咎在蓝玉亭和晏清头上。

    旧怨新恨,让邱立群咽不下这口气,那战之后,他表面上看上去没有什么动作,却在暗中拉拢其余座师,最终被他全部撺掇成功,和他一起去找院长弹劾晏清。

    理由是晏清尸位素餐,只知道莳花弄草,却不知道去尽一个座师的责任,这些年对书院没有任何贡献,更令蓝玉亭成了安海城乃至其余八座鱼院的笑柄。而今年招了三个学子的情况下,晏清还是不务正业,只会带他们去青楼喝酒作乐,实在有伤风化。

    故而他们认为应该找人取代晏清,换上一个更有责任心的座师在蓝玉亭培养学子。

    邱立群知道院长虽是晏清的亲哥哥,可他性情严厉,刚正不阿,也早对晏清颇有微词,所以他认为在全体座师一起弹劾下,院长肯定会给众人一个交代,毕竟晏清的所作所为乃是事实,而非他们凭空捏造。

    而院长为了顾全大局,以及顾忌邱立群在龙院的影响力,也不得不让步,最终和邱立群等人达成一个约定。

    ……

    一日午后。

    卷着裤管的晏清正在施肥,曹小宁拿着把铁锹在一旁帮他掘土,远处,许三思正坐在树下看书,而樊小勇则躺在一把摇椅上呼呼大睡。

    一片静好的蓝玉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道身影,站在许三思身边。

    后知后觉的许三思过了好一会才发现身边多了个人,他抬头看去,此人无论身材还是样貌,都和晏清长得很像,唯独不同的是,他年纪很大,耳鬓霜白,且眉宇间散发着一股严正之气,不怒自威。

    正是晏清的哥哥,东莱州鱼院的院长,晏澄。

    曹小宁和晏清还在花间劳作,樊小勇更是呼声大作,睡梦香甜,除许三思外,都没有注意到晏澄。

    晏澄问道:“你是许三思吧,这是在看什么书?”

    鱼院学子虽多,可晏澄对每位学子的情况都了如指掌,自也包括蓝玉亭三人。

    许三思合书起身,把书封亮给晏澄看,只见上面写着‘玉食批’,竟是一本讲学做菜的书,晏澄皱了皱眉,道:“去帮我把你老师叫过来吧。”

    许三思点点头,走到花圃前,喊了一声,晏清这才注意到自己哥哥来了,连忙和曹小宁放下手里的工具,拨开花丛走了出来。

    晏清抬手擦了擦额头,问道:“哥,你怎么来了?”

    “我说过很多遍,在书院内叫我院长。”晏澄一脸严肃,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意味。

    晏清耸耸肩,重新道:“院长。”

    晏澄厉声道:“你已几年没有招到学子了,今年终于有学子入亭,我以为你多少会有点长进,却不曾想还是这般荒唐,让他们睡觉的睡觉,看书的看书,还让人跟在你后面种花掘土。我还那句话,你自己不上进也罢了,但你不要耽误学生,你可知这样会影响他们的前途?”

    晏清不以为然道:“修行路上,不是一味往前冲就好了,有时候也该看看两边风景,停一停,歇一歇。你看看如今书院里的那些学子,只知道修行再修行,竞争再竞争,不觉得他们活得太累了吗?修行若修到连自己喜欢的事情都做不了,即便境界再高,又还有什么意义?”

    “一派胡言!”

    晏澄喝道:“难道像你这样成天不务正业,浪费时间,才算有意义?”

    晏澄和晏清兄弟二人理念不同。

    晏澄认为入了书院,就该心无旁骛,摒除一切,拼命地去修行,争取进入龙院,以后为大淳王朝做贡献。晏清则觉得活着只为修行,未免太无趣了些,尤其是大部分学子天赋有限,注定进不了龙院,这般一心苦修,那就更不值得了。

    面对晏澄的呵斥,晏清只是摊摊手,不再反驳。他们兄弟二人各有各的想法,以往便争论过很多次,从来都是谁也无法说服谁,晏清知道再论下去也没有意义,他只是笑道:“而话又说回来,其实我也想教,可我实在教不了啊!”

    “怎么教不了?”晏澄厉声道。

    “这个什么都会,根本不用教,有时候还会反过来教我。”

    晏清拍了拍一旁的曹小宁肩膀,而后指了指樊小勇和许三思,道:“这两个的话,什么都学不会,也什么都不想学。”

    他无奈道:“这三个徒弟神仙都没法教,你让我怎么教?”

    “打死你个狗贼!”

    就在这时,一旁传来一声大喝,几人看去,声音起处为摇椅上的樊小勇,此时他正挥舞着拳头,应该是在睡梦中和人打架,而后说起来梦话。晏清三人习以为常,晏澄却看得愣了愣。

    不过晏澄很快回过神来,他依次看了晏清的三个学生一眼,道:“这世间没有教不了的学生。”

    “要不你来试试?”

    晏清坏笑道。

    晏澄冷哼一声,不理会晏清这茬,当然,也正因如此,没有掉入坑中,他正色道:“邱立群联合除你之外的所有座师来弹劾你,这事你知道吧?”

    晏清满脸无所谓道:“我知道啊,怎么了。”

    晏澄道:“你不担心我真免了你的座师之位?”

    “你觉得我会在乎这个座师之位?”晏清笑着反问。

    晏澄看着自己这个吊儿郎当的弟弟,深吸口气,又长长一叹,而后道:“我和他们达成了两个约定,你的座师之位,暂时帮你保住了。”

    晏清问道:“什么约定?”

    晏澄道:“第一个,从今往后,蓝玉亭的修资源停止发放。”

    书院每年都会给九座学亭分发修行资源,各自的份额,乃根据各学亭的学子数量,以及对书院贡献大小来划定,哪个学亭的学子多,为书院完成的任务越多,份额便越多。

    晏清以往根本没有学子去完成任务,自然没有贡献,这种情况下,书院发给蓝玉亭的修行资源当然也极少。而如今,即便是这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修行资源也没了。

    “不发就不发。”

    就在这时,樊小勇从摇椅上起身,走到近前,拍了拍晏清的肩膀,道:“老师你不用怕,你以后要多少修行资源,随便开口,我给你便是。”

    刚才晏澄的喝声把樊小勇惊醒了,他正迷迷糊糊呢,便听到晏澄说要停了蓝玉亭的修行资源,心想多大事啊,不就是修行资源么,他正好没地方花,全给晏清便是,实在不够再回家拿,也算是减轻一下家里钱太多的这一负担。

    晏清笑着摸了摸樊小勇的头,樊小勇又道:“院长,虽然少了这么点资源不算什么,少了多少,我多拿十倍出来便是!但这关乎一口气!凭什么他们联合起来使坏,老师就一定要吃亏,要我说连修行资源都不该停,停他们的还差不多!”

    樊小勇一脸不服气,晏澄看着晏清,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冷哼道:“凭什么,就凭他们说的没错,你老师的蓝玉亭这么多年从未作出贡献,这才让他们有了弹劾的理由。”

    晏清笑道:“不就是那么点份额么,我什么时候在意过,不要也罢。第二个约定呢。”

    晏澄道:“宝楠郡锦溪镇的任务,得由你们蓝玉亭完成。”

    晏清皱眉道:“就是林劲受伤而回的那个任务?”

    “不错。”晏澄道:“停了份额,以及完成这个任务,便是保住你座师之位的条件。””

    “我拒绝。”晏清直接道。

    连林劲都不是那个魅影一族的对手,他蓝玉亭的学子更加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

    樊小勇或许三思去?无异于送死。

    曹小宁倒是有可能,但这可能性太小,他不认为林劲做不到的事,仅仅筑基初期的曹小宁能做到。

    晏清更清楚,这分明就是邱立群等人的故意刁难,他们就是认定蓝玉亭完不成这个任务,才会和晏澄立下此约,届时完不成,晏澄便再也没理由保自己了。

    晏清本就不在乎这个座师之位,如今更不会为了这个位子去让自己的学生冒险,没了就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