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修仙界第一猛人 > 第四十五章 天地绝色,颜洛 (二合一大章)
    山腰的那些楼宇为樊家的旁系或是客卿所居,山巅这座磅礴宏伟的大宅,才是樊家主楼。红墙无边,丹楹刻桷,只是站在宅外,一股奢豪贵气便迎面扑来。

    樊小勇让前来相迎的管家退开,自己带着曹小宁和许三思二人入宅参观,一路池馆水廊,亭台楼阁,镶金嵌玉,极尽土木,视线所到之处,尽显奢华之能,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曹小宁曹小宁和许三思两人的眼睛和嘴巴,从进门那一刻起,便不自觉地张大了。

    樊宅方圆十几里,宽广无比,楼阁交错,有楼高三十三层的藏书阁,有搜罗天下奇珍的灵宝楼,甚至还专门辟出一片山林,以阵法围建成万兽园,豢养天下异兽,令人瞠目结舌。

    樊小勇带二人一一参观,可樊家实在太大,逛了一下午,也才观赏了十之一二,眼看天色将晚,樊小勇神秘兮兮道:“走,带你们去见一见我爹最宝贝的珍藏。”

    ……

    他带着两人来到一处僻静院落。

    院中假山层叠,流水潺潺,花草繁盛,秀雅绝俗,一道丽影正提着一个精致铜壶,为花草浇水。

    曹小宁和许三思都看得呆了一呆。

    是名女子,极佳的身材,仿佛天宫杰作一般,穿着一袭黑色罗裙,一头蓝发如瀑,垂落及腰,肌肤白皙如雪,面容般般入画。

    但她身材高挑,比曹小宁还高一个头,耳朵又尖又长,双眼瞳孔亦是蓝色,似乎并非人族。

    曹小宁问道:“这是……”

    “这是个颜洛。”

    樊小勇得意道:“她便是我爹最宝贝的珍藏。”

    苍灵大陆,曾经万族林立,颜洛族便是其中之一,是一个只有女性的种族,也是万族中最美的一个种族,被称为天地绝色。

    相传她们是美丽的化身,拥有举世无双的美貌和妖异的气质,不过她们生性温和,与世无争,不食人间烟火,只喜欢在深山中生活。

    而这种性格温良的种族,注定会被欺辱迫害,几千年前的万族之争中,颜洛族几乎被全灭,活下来的一些颜洛也因出众的身材容貌,大多沦为别族禁脔,此后颜洛越来越少,到现在已然绝迹,却不曾想樊小勇家中竟养着一个颜洛,实在令人大开眼界。

    樊小勇道:“这是我爹花了重金,费了好大功夫,从一个南疆商人手中买回来的,之后便一直把她养在这里,好吃好喝住着,院子有阵法笼罩,除了我爹,就连我都进不去,只能在外面偷偷欣赏一番。”

    在樊家,樊小勇说了算,樊厚山一切都听樊小勇,但唯独这件事没得商量,樊小勇为了进院子近距离欣赏颜洛,以前闹过好几次,但都没用,之后也就不闹了。

    “你爹……”曹小宁欲言又止。

    樊小勇猜到曹小宁想说什么,道:“我爹没有金屋藏娇,我娘死后,我爹就再没碰过别的女人,也包括这个颜洛。他只是觉得颜洛稀有难得,格外珍惜而已,这个颜洛当初买回来时,也还是个小女孩,现在已经长大了,还长这么高,真是奇异。”

    说话间,里面的颜洛看向曹小宁三人,她的那双蓝色眼睛无比深邃,仿佛世间最小的两片海。

    从她的眼神中看不到任何情绪,似乎当樊小勇三人不存在一般,瞥过一眼就挪开了视线,继续浇花。

    三人盯着颜洛欣赏了好一会后,一道声音忽然从后传来:“哎哟我的小乖!几天不见想死爹了!”

    三人回头,正是锦衣绅帽的樊厚山,他小跑而来,一把抱住樊小勇,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三人背后,院落中的那个颜洛见到樊厚山后,古井无波的眼中终于闪过一丝意味难明的情绪。

    樊小勇把他推开,抬手擦了擦脸,不满道:“爹你注意点形象!”

    “爹太想你了嘛!”

    樊厚山憨笑了笑,又对曹小宁和许三思笑道:“两位大侄子,又见面了!驾临寒舍,招待不周,实在抱歉啊!”

    曹小宁和许三思看了彼此一眼,心想这也能叫寒舍吗?

    他们两人也都和樊厚山打了招呼,而后樊小勇道:“爹,你看我宁哥和小师弟都来了,你就让我们进去看一看颜洛呗?”

    樊厚山笑了笑,道:“在这里看难道不一样吗?进不进去没分别的。”

    樊小勇冷哼了一声,樊厚山提手帮樊小勇捏起了肩膀,像是在拍自己儿子马屁一般。

    而后转移话题,对曹小宁和许三思道:“走走走,上回就说要带你们来家里吃顿好的,就今天了,一会别客气,昂。”

    一行四人离开颜洛所在的院落,越走越远,樊厚山趁樊小勇三人说话时,回头遥遥忘了院落一眼,与颜洛视线交汇,两人都没说什么,却又像是在说些什么。

    ……

    晚上,樊家灯火辉煌,照亮整座风彩山。

    宴客厅内,樊厚山对曹小宁和许三思道:“今天你们来,小乖没提前和我说,我来不及让人准备,菜可能不是很好,你们就马马虎虎吃点吧。”

    樊厚山父子以及曹小宁和许三思,一人一张桌案,桌案比酒楼二三十人围坐的桌子都大。

    此时此刻,每人桌上都摆着一百多道菜,都是些曹小宁和许三思见都没见过的山珍海味,听到樊厚山这句话,二人无言以对,心想这叫马马虎虎吃点?

    而且原本一百多道菜可以四人一起吃的,可樊厚山却偏偏安排一人一份,总的便是四百多道菜,或许这就是有钱人朴实无华的生活吧。

    不止如此,他们根本不需要自己起身夹菜,每人身边都会有几名侍女伺候,会帮他们一一把菜夹到碗里,筷子是纯金的,碗是镶嵌珠玉的琉璃碗,弄得连许三思都有点不好意思吃了。

    樊小勇为曹小宁和许三思介绍这些菜,名字听得二人晕头转向,只知道除了没有龙肉和凤肉,天下间的奇珍异兽几乎全都包含了。

    的确应了樊厚山当日的话,万珍楼的菜是给外人吃的,虽然已是无比奢华,可与樊家平日里吃的比起来,还是不值一提。

    至于酒,那更是极品中的极品了,为紫红清云和太禧白,其中太禧白更是曾被酒仙评为天下第一酒。

    天下有五大谪仙,分别为酒仙、盗仙、符仙、医仙和赌仙,这五人非境界修为达至仙位,而是各自技艺登峰造极,如仙如神,这才有了谪仙的雅名。

    其中论酒,酒仙乃公认的酒中第一,嗜酒如命,世间没有他没喝过的酒,太禧白被他评为天下第一,更被世人赞誉为‘仙酒’,可谓是天下所有爱酒之人的梦想。

    但因其数量极少,价格顶天,天下间能喝得起的人寥寥无几,也唯有樊家才有这个实力天天喝。

    喝到兴头上时,樊厚山和众人根说起了这五大谪仙的事,除了赌仙之外,樊厚山对他们是倾佩万分,至于赌仙却是绝口不提,原因是樊家和赌仙曾有过嫌隙。

    那日在抱金楼中,樊小勇便告诉二人,赌仙嗜赌如命,且逢赌必赢,号称此生从未赌输过一回。很多年前,赌仙曾驾临樊家的抱金楼,结果把一郡之内的抱金楼全部赢空了,真正做到了空手而入,抱金而出。

    而樊家此后下了禁令,抱金楼不做赌仙的生意,结果引来赌仙不满,说了一句‘小小樊家,失输不起,渺渺抱金,不配吾临’,被人传之甚广。

    晚宴吃了足足三个时辰,曹小宁和许三思吃得饱嗝连连,可桌案上那么多菜却好像没动过一般,因为实在太多了,每盘菜只夹一次都吃饱了……

    ……

    ……

    樊宅内,有一座山石温泉,灵气氤氲,水汽袅袅,酒足饭饱的樊小勇和曹小宁许三思光着膀子,泡在池中。

    旁边石岸上摆着金盘,盘上放着金杯和金壶,有三位身着薄纱的妙龄侍女各自站在三人身后,不时为他们斟酒递杯。

    曹小宁问道:“你家这么舒服,为什么喜欢住在蓝玉亭呢?”

    樊小勇侧了侧头,身后侍女便会意地将酒杯递至樊小勇嘴边,樊小勇喝了口后,道:“家里哪有蓝玉亭好,很无聊的。可蓝玉亭就不同了,有你们两个,还有老师,多好呀。”

    樊小勇的娘亲早逝,樊家能陪他和说说真心话的,就只有樊厚山一人,可樊厚山又很忙,难得陪他,所以樊家虽大,对他来说却很冷清,故而他才只能去外面纨绔败家,打发时光,不然也太无聊了。

    他以前也没有朋友,虽然身边常围着很多人,却都是为了钱财攀附他的,连酒肉朋友都算不上,但如今不同,他有了三个朋友,这三个朋友在蓝玉亭,他当然更喜欢待在蓝玉亭了。

    曹小宁笑道:“说起老师,你们觉得他现在应该在干什么?”

    “那还用说?”樊小勇道:“肯定是在藏仙岛,缠着师娘喝酒呢!”

    曹小宁问道:“你怎么也叫她师娘?”

    樊小勇下意识用嘴捂住嘴巴,一副说漏嘴的表情,而后道:“上回老师和我说,让我在周围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就叫万红为师娘,他说他只让我一个人这么叫,还让我千万不要说出去的。”

    曹小宁一脸愕然:“他也是这么和我说的,说这挺不好意思的,就只让我一个人这么叫,也让我别说出去。”

    许三思举手道:“老师也和我这么说过。”

    “看来我们老师也不是个老实人啊!”

    三人面面相觑,而后不约而同地望向藏仙岛的方向,眼神鄙夷。

    曹小宁叹道:“不过话说回来,老师这单相思也思得太苦了,思到最后注定一无所有啊!

    樊小勇道:“有什么办法呢,整个安海城都知道老师痴恋师娘,可惜师娘偏偏喜欢的是州牧,不是我看不起我们老师,他又怎么可能争得过萧千壑嘛。我若是师娘,我也选州牧,毕竟那可是宁氏皇朝的大红人。”

    州牧萧千壑,年少时在镇南军任职,曾立下过不少战功,后来更被选入玉京,成为当年珩皇的护卫。

    十六年前,珩皇出事,萧千壑因拼死护主,忠心被宁氏记住,故而珩皇的亲弟弟,即定北王宁玉博继位后,破格提拔萧千壑,在原东莱州州牧成为新的定北王后,萧千壑成为了新的东莱州州牧,权倾一州。

    相比之下,晏清只是一个鱼院座师而已,无论身份地位都不可和萧千壑相提并论。

    “可惜啊,师傅求而不得,师娘又何尝不是。”樊小勇哀叹道:“她和萧千壑关系的确不一般,可萧千壑只是拿她当红颜知己罢了,不会有结果的。”

    他还拿自己举例道:“就像我喜欢月仙,月仙心里却只有宁哥你,而你却只是玩玩人家而已,为了不想负责,甚至都不承认要了人家,实在可悲可叹!”

    曹小宁差点把嘴里的酒都喷出来,手一掬,泼了这家伙一脸水。

    樊小勇抹了把脸,然后开始和曹小宁互泼玩闹,之后两人更是联手欺负起许三思。

    月光灵泉,三位少年泼水作乐,笑声不绝。

    ……

    藏仙岛中,晏清果然在喝酒,一身大红、风情万种的万红陪在他身边。

    万红心情似乎不佳,杯杯饮尽,喝得很快,晏清犹豫片刻,道:“他……很久没来看你了吧?”

    万红白了他一眼,道:“就你聪明。”

    晏清摇头苦笑,默默饮了杯酒。

    万红叹了口气,感慨道:“我发现啊,你和我比起来,幸运得多。”

    “为何?”晏清问道。

    万红笑道:“你想见我了,来藏仙岛就能见到,我也会陪你喝两杯,聊几句。而他呢,有时一个月都见不到他一面。同为失意人,我可比你惨多了。”

    万红手趴着桌,头侧枕在上面,看着晏清,眼神幽怨道:“明天开始,你再来找我,我不陪你了,让你比我更惨。”

    晏清没有再喝酒,也没有说话,他只是默默伸出手,替万红擦去脸上的那滴眼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