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修仙界第一猛人 > 第四十三章 这三个学生我不会教 (大章)
    (昨天和编辑聊了,编辑意见是可以切了,但我决定不切继续写。

    这挺惨的,于是想着建个群听听安慰鼓励啥的,结果连我在内一共三个人,其中一个朋友还说是自己盗版过来的,这尼玛!简直惨绝人寰好不好!

    但我能怎么办?

    只能继续好好更新和提前祝你们国庆快乐呗。)

    ……

    鱼院是一片湖,学子是湖里的鱼。曹小宁大胜裘败一事,就如一块巨石掉入湖中,引起巨大波澜。

    一连数日,波澜都未退去,学子们依旧在群情热议。

    书院学子在斗鱼台较量本是常事,输赢亦是常事,可曹小宁和裘败这回,无论过程还是结果,实在非同寻常。

    裘败先以筑基初期修为出手,被碾压。后又不顾颜面,试图用筑基中期强压,却还是输了,算是把自己和道正亭的面子丢尽了。

    不止丢尽,还被他亲自踩在脚底碾成了碎渣。

    而曹小宁呢?

    你和我同等修为,我剑带着鞘都赢你。

    你修为比我高时,我一剑败你。

    即只要曹小宁想,他想赢裘败,只需一剑。

    一剑而已。

    曹小宁当日在蜕鳞榜下说的话,已然从妄言变成了学子们口中的金石之言,无论男女学子,人人都赞叹曹小宁虚怀若谷,明明可以碾压裘败,却甘愿自己被人误解,也要给裘败一个机会,无论实力还是心胸,都是众人学习的榜样。

    而一如曹小宁所言,此役之后,再无人觉得裘败应该是蜕鳞榜第十,不止如此,出尔反尔的裘败已然成了过街老鼠,学子们惧其余威,虽不至于当他面说什么,可背地里暗骂几句还是可以的。

    ……

    此战后,曹小宁和裘败的名声可谓天壤之别,但这几日两人的行踪,却是相同,皆是窝在自己学亭,闭门不出。

    裘败是因为颜面扫地,没脸见人。

    曹小宁则是因为不敢出去。

    他只要一出去,必有女学子将他围得水泄不通,也不说什么,一个劲地尖叫或者捂脸,更过分的是,甚至有女学子故意和他挨挨碰碰,上下其手,摸一摸他的衣服都是好的。

    这让他还怎么敢出去?

    而这几日因曹小宁没在书院转悠,于是乎以往门可罗雀的蓝玉亭,变得无比热闹起来,亭外天天聚着一帮人,九成都是女学子,吵着要进去找曹小宁,管事不让,便托管事转交物件给曹小宁,几日下来,曹小宁洞府中,各类礼物情书堆成了一座小山。

    更有甚者,还有不少女学子想转入蓝玉亭来修行,全被晏清拒了。

    曹小宁不出去,但樊小勇也就不一样了。

    他天天早出晚归,在书院中背着手闲逛转悠一整天,还故意往人多的地方去,就是为了让别人看到他,享受别人的关注。

    的确很多人因他和曹小宁的关系,对樊小勇注目,也会与他套近乎,这令樊小勇甚是得意,可更多的是……

    “快看,那个傻乎乎的白胖子就是樊小勇!”

    “我知道他,听说他花了很多钱才当上了曹小宁的跟班!”

    “咦……长得又胖又丑,根本不配做我们宁宁的跟班!”

    ……

    ……

    曹小宁天天窝在蓝玉亭,乐得清净的同时,却也有些无聊。

    晏清整日莳花弄草,酿酒雕木,似乎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花匠木工,而不是一个学亭的座师,还时常会让曹小宁帮忙掘土,让曹小宁感觉像是过上了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

    一日,晏清终于想起来自己是名座师,而不是花匠木工,叫齐三人,准备授课。

    庭前,晏清问下面三人道:“你们最近修行上有什么疑惑,都可以说出来。”

    鱼院座师的责任之一,便是引导学子修行,以及为学子修行中遇到的问题解惑。

    曹小宁三人都是‘漏网之鱼’,进入鱼院便是筑基,这个阶段不断引天地灵气入体,化为真元,强化肉身的同时,真元在体内逐渐积累丰沛,从水流满满变成岩浆一般浑厚,最终融合己身精气神,和整片丹田一起浓缩成一颗金丹,即佛家的舍利和妖族的妖丹,乃一身修为精华,自此迈入金丹期。

    如何更有效地将灵气转化为真元,如何锤炼肉身,如何更好地运用真元等等,都是一门学问,晏清觉得自己有必要为曹小宁三人解决这些问题。

    “我没有疑惑。”

    曹小宁道:“筑基期而已,能有什么疑惑吗?”

    被曹瑛教导这么多年,曹小宁已经站在一个很高的位置去看待修行,这个位置,或许比金丹境的晏清都高,并且曹小宁天生天脉,天赋无双,无论真元的质与量,都远胜常人,若不然也使不了蜉蝣剑。

    对他来说,整个筑基期的修行,只需慢慢累积真元就行了,无非是时间问题罢了。不止如此,曹瑛早就已经为曹小宁铺好了之后的修行路,如何凝金丹,如何化婴,甚至如何化神,曹小宁都心里有数。

    所以他真没什么好问的。

    晏清若是有想问的,倒是可以问他。

    “我也没有疑惑。”

    樊小勇道。

    “为什么?”晏清皱眉道。

    以曹小宁的天资,或许什么都透,并不需要他解惑,可樊小勇是出了名的天资差,靠着如山般厚的家底,才强行推到了筑基期,不可能没有问题啊。

    “问题太多了,无从说起,还不如不说了。”

    樊小勇想了想道:“更何况我只想跟宁哥学如何人前显圣,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些问题上。”

    晏清:“???”

    他接着看向许三思,心想浮沉桥最差纪录是你创的,你总该有疑惑吧。

    却不曾想许三思道:“我也没有疑惑。”

    “你又是为什么没有疑惑?”晏清满脸问号。

    “没有就是没有啊。”许三思认真道:“真的没有。”

    许三思虽然不强,浮沉桥测试只走了九阶,可这不代表他的天赋弱,只是他的心思一点都不放在修行上,更把自己当成一个书生而已。事实上,许三思只是被爹娘逼着去修炼,自己对修行一点没兴趣都没有,只是随意练练的态度,却还能突破筑基的人,天赋已经很好了。

    更何况他还曾和曹小宁说过,他虽然不是很喜欢修行,可偏偏修行得很顺利,那些修行的书他一看就都能懂,一直顺风顺水,从没遇到过平瓶颈和问题,这点许三思自己也很奇怪。

    所以,他是真的没什么要请晏清解惑。

    晏清哭笑不得,他看着自己的这三个学生,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不过既然今日决定授课,那便不能就这么算了。

    “没有疑惑也罢,我来教你们点别的。”

    于是他道:“修行一途,不仅仅只是一味提升境界便行了,境界修为只是基础力量,你还需要种种手段去把这份力量更好地发挥出来,这便是各种功法存在的意义,同等境界修为,功法越强,发挥出的力量便愈强。比如说……”

    晏清顿了顿,看着三人,问道:“驭物之法,你们都会吧?”

    樊小勇道:“炼气六层开辟气海之后,便能真气外放,隔空驭物,这谁不会啊?”

    晏清笑了笑,拿出一把扇子,正是他去藏仙岛时,常带的那把。

    此扇做工精致,扇骨十八,正反泥金扇面,分别绘着山水图和万花图,扇柄还坠着一小块沉香。

    他指了指远处的一棵三人合抱的樟树,笑道:“那你试试看驭我这把扇子,像刀剑一般穿过那棵树。”

    “这有什么难的?”

    樊小勇道:“不过老师就不怕扇子坏了吗?”

    晏清笑道:“这你放心,我这把玲珑扇可不是普通的扇子,而是一件法器,绝对坏不了。”

    “真的假的,这破扇子是法器?”樊小勇不信。

    “你看好了。”

    晏清一笑,展扇一挥。

    只见扇子正面的山水图消失不见,而在众人眼前,一片山水虚影渐渐浮现,青山苍翠宏伟,顶天立地,江河浩浩荡荡,奔流不息,惟妙惟肖,宛如真实一般。

    “山水图,是守图。”

    晏清道:“小勇,向山水图出剑试试。”

    樊小勇去到山水图对面,一剑刺在山水图上,却见羡鱼剑被挡住,剑尖落处有波纹荡起,仿佛一根羽毛落在水面上,只有涟漪,却根本破不开水面。樊小勇一连出了好几剑,依旧如此。

    晏清一收,山水图消失不见,重新回到扇面,而后他再度挥扇,另一面的万花图也消失不见了,而是飘悬空中,成了一片花海虚影,奇彩斑斓,绚丽无比,令人赏心悦目。

    “万花图,是攻图。”

    晏清挥袖,空中的万花虚影带着一股庞大的威压,朝樊小勇压去,每一朵花都比刀剑更加可怕。

    “啊!”

    樊小勇吓坏了,大叫起来。而随着晏清收扇,万花图又瞬间消失不见,回到扇子上。

    “现在信了?”晏清看着樊小勇,笑问道。

    “信了信了。”樊小勇拍着胸道。

    “玲珑扇可攻可守,可是一件难得的宝贝。”

    晏清摩挲了下扇柄,递给樊小勇道:“来,尽管试吧,看能否洞穿那棵树。”

    “哼,老师看好了,可别眨眼睛!”

    樊小勇信心满满,调运真元,开始凌空驭起玲珑扇。

    可玲珑扇飞出去几丈远便摔在地上,别说洞穿那棵树了,根本碰都碰不到。

    樊小勇有些尴尬,眼睛骨碌碌一转,借口张嘴就来:“哎,今天早饭没吃饱,没力气。草率了,草率了。”

    “老师面前就别找这么蹩脚的借口了。”

    晏清召回玲珑扇,轻轻在樊小勇头上敲了下,又举在手中,笑道:“其实呢,任何一个筑基期,在这么远的距离,都不可能驭着玲珑扇洞穿树身,无关真元浑厚,而是扇头四方,除非使用上乘的驭物之术,才可能做到。”

    他停了亭,看着三人,笑问道:“你们想不想学啊?”

    却见樊小勇不服道:“什么叫任何一个筑基都做不到,我就不信了,我不行,难不成我宁哥都不行?你让宁哥试一下,他若也不行,那我们就学!”

    “好!”

    晏清笑意盈盈,将玲珑扇递给曹小宁,道:“小宁,你便来试一试吧。失败也不用灰心,昂。”

    曹小宁接过扇子,并指一点,玲珑扇向着所指方向飞去。

    然后……

    然后晏清便笑不出来了。

    玲珑扇在那棵树上留下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小洞,而后随着曹小宁剑指一勾,绕飞而回,落在曹小宁手中。

    论驭物,世间几乎没有比一线天更厉害的功法,曹小宁连蜉蝣剑都能驾驭,区区一把玲珑扇,自不在话下。

    曹小宁将玲珑扇还给晏清,道:“试过了,并不难啊。”

    樊小勇振奋道:“我就说嘛!再难,能难得倒我宁哥?不学了不学了!”

    晏清眼角一抽。

    但还是那句话,今天他是铁了心一定要教他们的,于是他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道:“其实呢,修行路上,丹药、符箓、炼器、阵法等都很重要,今日我就教你们炼丹之道。”

    樊小勇道:“老师,我想我不需要学炼丹了。”

    “为何?”晏清问道。

    樊小勇道:“我丹药多到喂鱼都喂不完,还学炼丹做什么?”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句话是没错,但当一个人拥有吃不完的鱼,那他还学捕鱼做什么?

    樊小勇接着道:“不止我不用学,宁哥和小师弟也不用了,他们想吃什么丹药,就跟我拿好了。”

    说着,便取出藏室,把丹药一颗颗的往外搬。

    玉灵丹、龙芝丹、天肌丹,金髓丸……各类丹药应有尽有,且都是最名贵的灵丹,连晏清都炼不出来的那种。随便一颗丢到外面,都能引起修者争得你死我活。

    “停停停,别再拿了。”

    晏清一手捏着印堂,一手制止道:“既然不炼丹,那还可以学符箓之道。”

    “符箓?”

    樊小勇又开始从藏室里往外搬东西了,不再是丹药,而是各种各样的符箓,雷殛符、凝元符、挑灯符等等,也都是品级高到晏清画不出来的那种。

    晏清无言以对,他只是想教点什么而已,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晏清没再提议学炼器和阵法。

    因为他知道樊小勇肯定会拿出各种灵器法器,以及各类阵图,证明根本不需要学。

    “这三个学生我不会教。”

    他只是默默转身,去种花了。

    种花可比教学生容易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