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修仙界第一猛人 > 第三十五章 月仙有请 (二合一大章)
    为了不妨碍万红和晏清聊天,曹小宁三人借口有事先行离开,却没有离开藏仙岛,而是来到了月仙的那栋小楼。

    樊小勇站在楼前,抬头望着月仙楼,感慨道:“我有预感,今夜月仙会留人过夜。”

    他眼中自信满满,道:“而毫无疑问,这个幸运儿肯定是我。”

    原因无它,刚才离开主楼前,樊小勇厚着脸皮向晏清讨要了两句诗。

    月仙最喜诗词歌赋,樊小勇为投其所好,以前也向一些才子买过诗词佳句,可惜却都没能入得了月仙的眼。但今日不同,晏清乃堂堂安海城第一才子,有了晏清赠予的诗句,他相信一定能打动月仙,拔得头筹。

    “走!”

    他大手一挥,带着曹小宁和许三思朝里面走去。

    ……

    三人交了不菲的茶水费,在婢女带领下,进入月仙楼一楼,楼内陈设精致,格调雅然,错落着十几张梨木桌案,案上摆着酒菜蔬果。

    此时已有不少人落座,有锦衣玉带的富贾,也有气度不凡的权贵,还有一袭素白的书生,身份各有不同。他们的目光,皆落在不远处的那片帷幕上。

    帷幕后,隐约可见坐着一道身影,正在抱琴演奏,琴音袅袅,仿佛天籁之音,令人如痴如醉。

    这道身影,便是月仙了。

    一般青楼的打茶围,都是花魁自己充当纠席令官,但藏仙楼不同,你想见一面楼主都难,这便是藏仙岛的噱头,毕竟是‘仙子’嘛,哪能那么容易见到,要不然就不仙了。

    对此不仅从未有人抱怨过,相反,这种高高在上、朦朦胧胧的感觉,反而激起了客人们的兴趣和征服欲,令他们趋之若鹜。

    尤其是月仙,清冷高贵,宛如皓月高悬众人头顶,遥遥看一眼都是一种享受,这便是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能一亲月仙芳泽,可她却偏偏最受人追捧的原因。

    因为对客人们来说,她就像真的是高居广寒宫的月仙,不食人间烟火,故而拒绝凡人是理所应当的,而来月仙楼的宾客,大多也不抱希望,只是慕名而来,观仰月仙风采。

    樊小勇三人入座后,其余宾客扭头看了他们一眼,便继续盯着帷幕,即便只能看到一道轮廓,可对他们来说,却依然不愿错过一丝一毫的时间。

    而所有人都没注意到,当曹小宁走入席间时,帷幕后的琴声,似乎微微顿了那么一顿。

    负责纠席的是月仙的侍女,一袭薄纱,尽显玲珑曲线,肤若凝脂,吹弹可破,面含春色,腮红动人,美眸流转间,尽显柔媚娇态。侍女都已是这般姿色,放在一般青楼,担任花魁都绰绰有余,足可见帷幕后的正主月仙到底有多惊为天人。

    侍女一会让宾客们轮流对对子,一会玩行酒令或是划酒拳,把气氛拿捏的恰到好处,宾客尽欢。

    期间曹小宁注意到,樊小勇一直和对面那个白衣书生瞪来瞪去,于是便问道:“他是谁?”

    “是个狗贼!”

    樊小勇猛灌了口酒,开始为曹小宁介绍这位仇家。

    这个白衣书生叫宋言,是宋家子弟,宋家在安海城虽然不能和樊家相比,却也算一大家族,此人修为平平,却极擅长诗词歌赋,舞文弄墨,长得也还行,加之此人最懂女儿心思,擅长投其所好,于是成了藏仙岛最得意之人。

    藏仙岛上,能否与楼主共度春宵,便是要看你的风采是否能打动楼主,让她心甘情愿委身于你。而楼主们的见识和眼光都极高,想令她们动心很难,故而能和一位仙子共度春宵都已是幸运。

    可宋言此人,却是被称为‘九仙王’,即除了月仙之外,其余九楼的每一位楼主,都被他给拿下过,羡煞众人矣。

    而毫无疑问,宋言想当‘十仙王’,月仙成了宋言的最后一个目标,他天天来月仙楼,就是为了能拔得头筹,成为这么多年来月仙的第一个男人。

    只可惜,月仙眼光极高,宋言来了几年,都未曾打动月仙,被邀请上楼。也正因如此,樊小勇把宋言当成最大仇敌,毕竟宋言巧舌如簧,阴险狡诈,难保有一天被他给得逞了。

    众人酒至酣时,帷幕后的琴声忽然止歇,月仙缓缓开口道:“今夜花好月圆,不知诸位公子,可有诗篇佳作分享?”

    她的声音好似泉水叮咚,又如雪花落地般轻盈,更带着一股清冷贵态,洋洋盈耳,温婉动听,仿佛一股涓涓细流,从每个人的耳边流过,然后淌入你的心间。

    在场除了悠然自若的曹小宁,和低头闷吃的许三思外,其余众人都呆滞了一瞬,似乎都沉浸在这美妙悦耳的声音中无法自拔。

    月仙是个才女,最喜欢的就是诗歌词赋,谁的诗词能打动月仙,无疑最有机会成为她的楼上之宾。

    “我有!”

    一位富家子弟第一时间起身,所有人都知道月仙最爱诗词,来捧月仙的场子,又怎可能不准备好诗词佳句,只见他摇头吟道:“鱼沉雁杳天涯路,始信人间别离苦。”

    席间顿时爆发出一阵鼓掌叫好声,富家子一脸骄傲,虽然这句诗是他花了钱从别人手里买来的,但这并不影响他骄傲啊。

    只见他探头看向帷幕,似乎想从那具倩影轮廓上,看出月仙有没有被自己打动。

    而见月仙淡淡开口道:“好诗。”

    声音依旧清脆悦耳,令人回味无穷,却难免显得有些平淡,但这位富家子却是欣喜若狂,要知道月仙眼光极高,能让她夸上一个好字,绝非易事。

    “拙作而已,月仙谬赞,深感惶恐。”

    富家子弟向帷幕拱手行礼,心中却是窃喜,并浮想联翩,仿佛已经看到月仙被自己打动,待会邀请自己上楼的情形了。

    接下来,一个个宾客起身吟诗,他们都是有备而来,吟的都是绝句佳篇,都不比富家子的那一首差,引得众人互相吹捧,也都能获得月仙的点评和认可。

    看着众人纷纷展现自己,获得月仙的赞许,樊小勇已经迫不及待,恨不得立刻用从晏清那里讨来的诗句震惊他们。

    可偏偏因位置关系,在他之前,先轮到了曹小宁。

    曹小宁以前是作过诗,却只是简单的打油诗,要他作有关相思情爱的诗句,他可不会。

    但他偏偏又不能不作,行酒令一圈下来,谁说不出来可是要受惩罚的,未了免事,于是他看了眼窗外,随口道:“今夜的月亮又大又圆,今晚的睡眠又香又甜。”

    此诗句一出,全场一静。

    所有人都愕然地看着曹小宁,心想这也能叫诗?

    有人甚至忍不住要笑出来,只不过为了避免在月仙面前留下不好印象,强行忍着,但落在曹小宁身上的目光,却毫不掩饰地充满着鄙夷。

    就这?

    简直就是在侮辱月仙的场子啊!

    曹小宁却完全不顾他人的目光,他本就是来陪樊小勇的,才不稀罕什么月仙不月仙,从进来开始,他甚至都没有去看帷幕一眼。

    帷幕背后,月仙只是淡淡嗯了一声。

    见到月仙的反应,宾客们更加倨傲得意,方才自己吟完诗,月仙可都是点评夸赞一番的,但对于曹小宁,却如此敷衍,可见月仙的失望。

    他们最后看了曹小宁一眼,就不再去看注意曹小宁了,就这种文采水平,连给月仙提鞋都不配,也没资格做他们的竞争对手。

    曹小宁之后,下一个就是许三思,许三思饱读诗书,作首诗还是没问题的,却也中规中矩,月仙也只是礼貌性地说了一句好诗,仅此而已。

    许三思后面是樊小勇,只见他端杯起身,望着帷幕,满脸深情道:“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吟完后,仰头满饮杯中酒,倒是有几分忧伤怅然,颇契合诗句的意境。

    在场宾客们纷纷看向樊小勇,眼中情绪复杂,虽然们都是附庸风雅之人,却也对诗词有点研究,自己刚才念的诗和樊小勇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看来即便今晚月仙会留人上楼,也不会轮到自己了。

    果不其然,帷幕后的月仙淡淡道:“樊公子的诗扬葩振藻,字间情感历历,浑然道出一派无怨深情,小女子佩服。”

    樊小勇脸上装出来的那份忧伤顿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得意傲然,方才月仙夸赞别人的诗,都只是礼貌性的回应而已,可对于他的诗却是认真分析点评,更是直言佩服,他心中油然而生一种今夜舍我其谁的傲然。

    而那些宾客们也都纷纷垂头叹息,自己今晚注定没戏了。

    曹小宁对樊小勇的诗压盖全场并不意外,这诗虽然是晏清当着万红的面送给樊小勇的,何尝不是在寄托了自己对万红的情意,自是情深至坚,浓深刻骨。

    樊小勇坐下,挑衅地看了宋言一眼,原以为会看到宋言脸上的挫败,却不曾想宋言只是轻笑一笑,眼中更是自信满满,似乎不认为自己今晚会输给樊小勇。

    樊小勇没多想,只以为宋言是在强撑脸面而已。

    行酒令继续,接下来的几人皆平平无奇,月仙也都只是客套回应,而很快,轮到了宋言。

    宋言看了樊小勇一眼,而后缓缓起身,饮了口酒后,闭目开口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

    他顿了顿,睁开眼看着帷幕,叹道:“生死相许。”

    帷幕后,一直端坐不动的月仙直接站了起来,这个反应令樊小勇的心咯噔了一下。

    席间宾客还沉浸在诗的意境中,月仙也都还在回味,可就在这时,宋言却继续道:“世间无不散的宴席,月仙姑娘,今晚应是在下最后一次来看你了。”

    月仙不说话,侍女问道:“为何?”

    宋言俯身提起酒壶,倒了杯酒,苦笑道:“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吧。”

    说完后,他又是仰头满饮,一副苦求不得,痛彻心扉后想要放弃的样子。帷幕后,月仙的身影歪了一下,看上去像是无法接受宋言的告别,将要晕厥一般。

    “这个奸贼!”

    樊小勇心中大骂,他没想到宋言准备的诗会比自己更好,也没料到宋言竟会来一手欲擒故纵,以退为进,实在狡诈可恨,无耻至极!

    最关键的是,月仙似乎真被他打动了!

    月仙沉默良久,道:“宋公子的诗,乃我平生所见之最,可谓是千古绝句,小女子已无法评说,唯有心悦臣服。另外,还请宋公子放心,今夜必让宋公子有所得。”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宾客的心尽皆坠入谷底。

    ‘有所得’三个字,已经暗示得再明显不过了,看来月仙这朵花所有人看得找却摸不着的话,今夜要被摘了啊!

    樊小勇的心更是在滴血,恨不得冲上去怒揍宋言一顿,这个禽兽心机深沉,步步为营,就这样把月仙骗到了手,简直太可恨了!

    “那宋某便恭候了。”

    宋言一拱手,表面上还是一副没从伤心失意中回过神来的样子,可心里却乐开了花,这么多年了,今晚终于要得偿所愿了。

    他回头看了眼樊小勇,眼神充满挑衅和戏谑,浑然一副胜者的姿态,看得樊小勇恨不得翻桌子。

    “我有些乏了,先行告退了,诸位慢饮。”

    月仙福了福身子,而后离开内堂上了楼,侍女紧跟其后。

    众人看着月仙的身影消失在帷幕后,纷纷闷头饮酒,都能看见彼此脸上的失落。

    一般来说,楼主上了楼,若是没有看上眼的客人,就会让婢子送客,如果有看中的客人,便会派贴身侍女下来邀其上楼,不过月仙和别人不一样,这些年来,他从未邀请过任何一个客人上楼,众人对此习以为常,毕竟反正大家都吃不到,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

    但今夜显然不同,从刚才月仙的话语举动来看,想必待会侍女应该就会宣布,请某某上楼,而这个某某,无疑就是宋言。

    他们纷纷看向宋言,眼中充满艳羡,可当他们脑海中浮现出,宋言品尝月仙朱唇的情形时,艳羡又变成深深的恨意。其中要数樊小勇最甚,他死死盯着宋言,若是目光能化作刀剑,此刻宋言早已千疮百孔。

    宋言浑然不觉,把所有人的目光当作自己的荣耀,他悠哉饮酒,笑意洋洋,静等侍女宣布下文。

    片刻之后,跟随月仙上楼的侍女果然下了楼。

    宋言放下酒杯,正了正衣衫,似乎已经做好起身上楼的准备。

    席间所有人也都看着他。

    但,真的会是他吗?

    只见侍女言笑晏晏,环视众人,娇声道:“月仙请曹公子上楼一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