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修仙界第一猛人 > 第三十二章 吃这些让你们受委屈了 (二合一大章)
    繁华熙攘的安海城大街上,三人悠哉缓行。曹小宁和樊小勇一人拿着一串糖葫芦,许三思与他们不同,他拿着两串。

    他们去蜕鳞榜之前,晏清给了他们一人一块代表蓝玉亭的蓝玉令牌,就去浇花了,让他们自由行动,晚上回蓝玉亭便可,若实在玩得晚了,不回去也可以。

    蓝玉亭的规矩,就是没有规矩。

    那些渴望在书院勤学进步的正常学子,自需要严师鞭策,连晏清面都不常见到的蓝玉亭,于他们而言无异于一座深渊,可对曹小宁三人来说,却是如鱼得水,再适合不过。

    曹小宁只是把鱼院当成进龙院的跳板,修炼方面也根本不需要人教。

    樊小勇最爱耍威风,做了曹小宁跟班之后,樊小勇只想学如何人前显圣,哪管什么修炼不修炼的,更何况以他的资质,即便再刻苦修炼也没用。

    许三思的心思也不再修炼上,他来书院只是父母逼的,他更喜欢看书和吃东西。

    自由松散没人管的蓝玉亭,简直就是专门为这三人而设的。

    走在大街上,因曹小宁的存在,吸引了很多目光,一些人因一直盯着曹小宁看,不看路撞到了别人,那些掀起轿帘看风景的坐轿姑娘,无意中看到曹小宁后,帘子便仿佛定住一般,再也放不下去,哪怕曹小宁的背影已经远去,对方还在探头痴望。

    曹小宁当日来到安海城,径直去往书院,并没有在城中逗留,也没来得及欣赏城中景象,许三思亦是如此,此时他们跟着樊小勇在街上逛着,听着樊小勇的介绍,才算对这座一州中心的雄城有了些许了解。

    在樊小勇带领下,他们很快来到一座高楼前,飞檐斗拱,雄伟非凡,牌坊上写着‘抱金楼’三个纯金大字,光芒闪烁,尽显奢华。

    门前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大多数都是修行者,踏入其中的修者们大多面带笑意,兴致高昂,而从里面出来的那些人,虽然也有风光满面的,可更多的却都是哭丧着脸,摇头叹息。

    “这便是安海城最大的赌坊,更是整个东莱州最大的赌坊,有人在这里一夜暴富,也有人抱金山而回,但最终赢家,却只有一人。”

    樊小勇一脸傲然道:“那就是我!”

    “你?”曹小宁问道。

    “因为抱金楼是我家开的啊!”

    樊小勇自豪道。

    抱金楼是东莱州最著名的赌坊,且不止一家,分号遍布东莱州大大小小的郡府,共有几百座,是专供修行者赌钱娱乐的高档赌坊,乃樊家的产业之一,安海城的这一座抱金楼,是所有抱金楼中最大的,据传一天流水,能达到几百万灵晶。

    是灵晶,不灵石。

    足可见若是几百家抱金楼的流水加起来,会是一个多么恐怖的数字。而这抱金楼,只是樊家那么多产业中的一项,足见东莱州首富樊家的财力有多雄厚。

    “快随我进去吧。”

    樊小勇介绍一番后,便欲带着曹小宁和许三思入内,却见许三思摇头道:“我爹娘不准我去赌坊。”

    樊小勇一愣,曹小宁却是知道许三思特别听父母的话,他最大的理想是当个安安静静地书生,却因父母要求,才踏上了修行之路,随后又是他父母让他来鱼院。

    “来都来了。”

    曹小宁劝道:“你放心,去赌坊不一定要赌钱的,你大不了在一旁看我们玩就好了啊。”

    许三思一脸戒备道:“那事先说好,我只在一旁看你们啊,我不玩的。”

    但片刻之后,抱金楼,云霄厅内。

    “我压大!”

    坐在骰宝桌上的许三思大喊道。

    荷官的纤纤玉手摇晃骰盅,一阵清脆悦耳的碰撞声后,将骰盅按在桌上,揭开骰盖,四六六,合十六点大。

    许三思分别看了眼身边的曹小宁和樊小勇,神色激动道:“太好玩了!我又赢了!”

    曹小宁和樊小勇相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无奈,说好不玩的呢?

    以至于现在两人有种把一个老实人变成赌徒的负罪感。

    ……

    进入抱金楼,需先交入场费,然后再花灵石兑换筹码,筹码为一块记着数字的金色玉佩,出来时根据玉佩上的数字兑换灵石即可。

    抱金楼的环境奢华非凡,视线所及,皆是享受,共有八个赌厅,每个赌厅都有各自的风光。

    比如‘人间厅’,陈设景象便于寻常赌坊大致无异。

    ‘梅庄厅’便是种满了梅花,令人赏心悦目。

    至于现在三人所处的‘云霄厅’,则是云蒸霞蔚,洋洋大观,仿佛行走在云海,赌桌乃一张张云台玉案,荷官亦是彩带飘飘的仙女装扮,令人如临仙境。

    且每个赌厅都有阵法聚灵,灵气充裕,堪比一个洞天福地,更有免费的灵酒和灵果无限供应,故而来这里更多的是图一种享受,似乎赌钱反而成了顺便为之的活动。

    樊小勇来自家赌坊,自不用出入场费,还问管事拿了三块玉佩,每人数百灵晶的筹码,让曹小宁和许三思随便玩,赢了算他们的,输了算樊小勇的。

    起初许三思坚决不玩,只顾着吃免费灵果,但后来实在觉得这里新奇玄妙,好玩有趣,便按捺不住玩了一把,结果便是一发不可收拾了,比樊小勇和曹小宁玩得还开心,且赢了好多钱。

    这里灵气充裕,且永远都是白昼,没有时间观念的赌客们一直处于兴奋状态,会不知疲倦地赌下去,为樊家厚实的家底添砖加瓦。曹小宁三人也玩了一下午,牌九、选仙、樗蒲等各种玩法全都玩了个遍,才离开抱金楼。

    出抱金楼时,已是傍晚,赢了许多钱的许三思有些不好意思,道:“我还是把钱都还你吧?”

    樊小勇道:“说了赢了算你们的,拿着吧。”

    许三思道:“我感觉赢钱好容易啊,要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你们不会亏本吗?”

    “亏本?”

    樊小勇笑道:“难道你没发现,每赌一把,我们都是要抽水的吗,只要赌的时间足够长,就算每把都不输不赢,筹码也很快没了。你可能小赢,但我樊家永远不亏。”

    他接着道:“还有,你觉得赢钱容易,是因为楼主不敢让我的朋友输钱,要知道那些荷官每个人都是专门培养出来的,赌技高超,想让你输光,再简单不过。”

    “真是奸商啊!”

    曹小宁不禁感慨。

    “时间不早了,我们去万珍楼吃东西吧,那里是安海城最好的酒楼。”

    樊小勇嘿嘿一笑,道:“那也是我家开的。”

    ……

    ……

    来到万珍楼之前,别说见过,曹小宁和许三思甚至从未想过,天下间竟会有这么大的酒楼。

    万珍楼的大门,足有十几间店铺加起来那么宽,楼高更是十九层,宛如一尊庞然大物,不管有多少食客,都能装的下。

    随樊小勇走入其中,一眼望去,光一楼便有数百桌散席,此时此刻,已经全部坐满,至于二楼以上的,皆为一处处独立雅间,只有身份显赫之人才能提前预定。

    万珍楼,取自‘万千珍馐尽在于此’之意,只要你能想到的天下美食,在这里应有尽有,与抱金楼一样,万珍楼的分号一样开遍了东莱州,每日日进斗金,客流如龙。据传每座万珍楼的后厨膳夫,都有上千人,足见其规模庞大。

    樊小勇带着曹小宁和许三思径直来到顶楼,专属于他的雅间。曹小宁推开窗,放眼看去,安海城的夜间美景尽收眼底,而当抬头看去,仿佛一抬手就能摸到天。

    楼主很快送来酒菜。

    菜皆是万珍楼最好的菜,一如鸡皮鲟龙,象拔虞琴、金钱豹狸、仙鹤烩熊掌等,因安海城临靠东海,还有像凝渊软珊这等各种珍贵海鲜,令人瞠目结舌。

    酒同样也是万珍楼最好的酒,龙鲸玉露和九丹金液,这两种酒每日限量,且不供给寻常食客,有钱都喝不到。

    许三思看得眼睛都直了,刚要动筷夹菜,却被樊小勇的筷子压下,樊小勇坏笑道:“我再问你一遍,我们两谁是小师弟?”

    中午在蓝玉亭时,两人就为此争论不休,樊小勇不甘心做小师弟,许三思也不肯让,一直没有个定论,没想到现在樊小勇拎出来了,且显然有所准备。

    许三思道:“我已经说过,你最晚入亭,你是小师弟。”

    他继续去夹菜,却又被樊小勇阻拦,樊小勇道:“既如此,那我也不勉强。不过这些酒菜你都不能吃。”

    许三思急眼了,问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乐意。”樊小勇摆出一副我就是威胁你的样子,道:“除非你肯做小师弟,不然你就是没得吃。”

    “不吃就不吃。”

    许三思起身往外走,却又停下了脚步,回头望了眼满桌的美味佳肴,咽了咽口水。

    樊小勇笑了笑,边搂着许三思往回走,边劝道:“不过就是一个小师弟的称呼吗,这么看重干嘛?”

    许三思半推半就地被他按回在椅子上,樊小勇拿起筷子,塞在许三思手中,笑道:“如果你答应做小师弟,今天你不仅可以随便吃,以后你来万珍楼,都可以免费吃,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如何?”

    许三思眼睛一亮,抬头看这樊小勇,道:“一言为定?”

    樊小勇拍胸脯道:“一言为定!”

    许三思不再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大吃起来。

    樊小勇抓住许三思的软肋,阴谋终于得逞。至此,三人辈分终于落定,曹小宁为大师兄,他为二师兄,许三思为小师弟。

    ……

    师兄弟三人吃吃喝喝,许三思还是搬出父母的叮嘱,不肯喝酒,而喝到兴头上的曹小宁和樊小勇没能饶了他,硬是给他灌了几口。而许三思尝到酒味后,就跟今日抱金楼赌钱一样,食髓知味起来。

    不多时,一位中年男子推门进来,身形略胖,锦衣绅帽,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贵气,狭长的小眼睛一笑如缝,和樊小勇长得有点像。

    樊小勇问道:“爹,你怎么来了?”

    原来此人正是东莱州首富,樊厚山。

    “爹听说你在这吃饭,所以过来看看你。”

    樊厚山满眼宠溺地看着樊小勇,笑道:“小乖啊,你这孩子也真是的,怎么来这里吃饭,万珍楼的饭菜都是给外边人吃的,哪有家里好啊?”

    曹小宁一愣,看了眼满桌子的山珍海味,很想知道他们家里到底吃的什么?

    龙胆凤髓吗?

    “回家太麻烦了,正好和我师兄师弟在外面玩,所以来随便吃一顿。”

    樊小勇摆摆手,又介绍道:“哦对了,这是我师兄曹小宁,这是我师弟许三思。”

    “伯父好。”

    曹小宁和许三思向樊厚山点头致意。

    “好好好!你们也好!”

    樊厚山笑道:“今天委屈你们了,让你们吃这些,改日让小乖带你们来家里,吃点好的,昂。”

    曹小宁和许三思:“???”

    两人愈发好奇,东莱州首富之家,平日里家里都吃些什么了。

    樊厚山对曹小宁笑道:“原来你就是今日平了浮沉桥记录的小曹啊,真是了不起,长得也真是俊啊,都和我家小乖不相上下了。以后你和我家小乖在一个学亭,可要多多关照啊!”

    樊厚山消息灵通,今日书院测试之事他早就知晓,樊小勇选择加入蓝玉亭的事也早已传入他耳中,本来他不大愿意樊小勇加入声名狼藉的蓝玉亭,不过想想具有天骄之资的曹小宁也在蓝玉亭,便想着樊小勇或许能在曹小宁身边耳濡目染,近朱者赤。

    当然,这只是樊厚山自己给自己的借口罢了。

    事实是,在樊家,从来都是樊小勇做他樊厚山的主,他这个当爹的,做不了儿子的主,一切都反过来听樊小勇的。樊小勇既然决定加入蓝玉亭,他只能赞同。

    “放心吧伯父。”曹小宁应道。

    樊厚山拿出两张金色的纸,分别递给曹小宁和许三思,道:“初次见面,也没准备什么,这是伯父一点点的见面礼,你们拿着买些吃的,昂。”

    曹小宁和许三思都不敢接,这是樊家银号所出的金票,而纸上的数字,竟是一千灵晶,这叫一点点吗?

    这若是拿去买吃的,什么时候才能花完啊?

    但最终,樊厚山还是将金票硬塞给曹小宁和许三思,而后对樊小勇道:“小乖,改日一定要记得带小曹和小许来家里做客啊,好不好?”

    樊小勇道:“知道了爹,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别影响我们师兄弟吃饭聊天。”

    “好好好,爹先走了,不妨碍你们年轻人聊天。”

    樊厚山走到门口,又回头笑道:“对了小乖,钱够不够花啊?”

    “够啊。”樊小勇道。

    樊厚山道:“答应爹,千万不要省钱,听到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樊小勇摆手道。

    “……”

    曹小宁和许三思相视无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