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修仙界第一猛人 > 第二十章 你管那叫漂亮?
    第二天下午,阳光温暖,春风过窗,曹小宁睡着午觉。

    忽然间,被外面敲门声吵醒,曹小宁起来打开院门,却吓了一大跳。

    对方竟是那个得像王大妞的女学子,乍看一眼,还以为是王大妞从幸福村追来了。

    她手中提着一个饭匣,正是昨日那个蓝瓷饭匣,曹小宁看到后,心中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曹小宁问道:“你是……”

    而对方见到曹小宁后,羞赧地低头侧身,柔声道:“曹师兄,今早你托许师兄转达的话,他一字不差地告诉我了。”

    曹小宁皱眉,心想他既然都告诉你了,你不应该伤心难过,然后再也不送糕点来了么?

    可现在怎么还来?

    对方道:“我知道曹师兄是为了我好,不想浪费我修行的时间,所以才会故意说不喜欢吃糕点,想让我放弃。但你放心,做这个花不了多少时间的,更何况只要你喜欢吃,花再多时间我愿意。”

    曹小宁:“???”

    她提了提饭匣,笑道:“既然曹师兄最喜欢吃茯苓夹饼,所以今天一盒全是茯苓夹饼。”

    曹小宁一愣,心想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茯苓夹饼的?

    莫非是许三思说的?

    他问对方道:“早上许三思和你说了什么?”

    对方如实回答后,曹小宁扶着额头,心想真是造孽啊,这许三思竟然把昨晚他那些自我感慨的话,一并转告给了对方。

    这家伙是个憨憨啊!

    见曹小宁扶额,对方道:“曹师兄不要有压力,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也并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你能喜欢吃我做的东西,我就很开心了。”

    曹小宁不知说什么好了。

    “曹师兄再见。”

    对方似乎怕曹小宁不收下,将饭匣放在一旁地上,迅速小跑离去。

    ……

    ……

    曹小宁提着饭匣,推开许三思的院门,走入屋内,正在认真看书的许三思问道:“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曹小宁把蓝瓷饭匣放在桌上,揭开盖子,许三思看到里面满满的茯苓夹饼后,眼睛一亮,喉结微不可查地浮动了下。

    曹小宁道:“瞧你干的好事。”

    “怎么了?”许三思看着曹小宁,面露不解,却又忍不住偷偷瞄了眼茯苓夹饼。

    “我让你传话,是为了让对方不再送来。”曹小宁道:“可你倒好,把我感慨的那番话都一字不差地告诉对方,这不人家今天又送来了。”

    许三思摸了摸头,道:“对不起,我没注意。”

    曹小宁盯着许三思的眼睛,眯眼道:“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故意传错话,好让对方继续送我糕点,你可以继续蹭吃,对不对?”

    “没有。”许三思直摇头。

    “真没有?”曹小宁再问。

    许三思认真道:“真没有。”

    曹小宁翻了个白眼,他也更相信许三思只是有点憨,而不是故意的。他又问道:“还有,昨天我问你那个女子长得如何,你好像说挺漂亮的是吧?”

    许三思道:“是啊。”

    “你管那叫漂亮?”曹小宁皱眉道。

    许三思一脸认真地反问道:“不漂亮吗?”

    曹小宁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你……是瞎子吗?”

    “不是。”

    许三思推开曹小宁的手,又瞟了眼一旁的茯苓夹饼,而后道:“我只是觉得所有女子都长得差不多。”

    曹小宁一愣,试探问道:“那你觉得我长得如何?”

    “挺好看的。”许三思道。

    曹小宁又问:“和你比呢?”

    许三思道:“差不多啊。”

    曹小宁再问:“和那个樊小勇比呢?”

    许三思想了想,道:“也差不多。”

    曹小宁长叹了口气,终于确定,这家伙对美丑没啥分辨能力,是个脸盲啊!

    曹小宁决定出去透透气,道:“我走了,这盒茯苓夹饼就留给你吧。”

    “我事情没帮你办好,不能再吃你的东西。”许三思摇摇头,却又瞥了眼茯苓夹饼,道:“更何况我不饿,你拿回去。”

    “你小子都瞄了那么多眼了,那么明显,以为我看不到是吧?”

    曹小宁起身道:“别装了,给你吃你就吃。”

    曹小宁走后,许三思把饭匣盖好,且推得离自己远了点,继续看书。

    可他根本看不进去,没过一会,就把饭匣拉到自己近前,明明屋中院内都没人,可他还是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打开盖子。

    “我就吃一块。”

    许三思对自己说。

    ……

    曹小宁离开后,来到了昨天的花圃,被许三思弄得哭笑不得,需要美景和美酒来放松一下。

    只可惜,昨日那个花匠并不在,唯有一片比阳光更明媚的花海,静谧安然,美不胜收。曹小宁握拳舒臂,深吸口气,顿觉神清气爽。

    既然昨日花匠说了今日继续喝酒,曹小宁便边赏花边等他来。

    他很喜欢与花匠在一起聊天喝酒的感觉,此人仿佛有魔力一般,会让你莫名觉得闲适惬意,悠然自得。虽只是昨日一面,可曹小宁却已把对方当成了半个朋友,不管他是花匠还是杂役,曹小宁都不在乎,他交朋友从来不管对方身份,也不看对方厉不厉害。

    反正都没他厉害。

    毕竟就连曹瑛都曾说,他在曹小宁这点年纪时,远不如曹小宁。

    但直到夜幕降临,对方也没来,曹小宁心想或许是有事吧,也就没等下去,离开花圃回了院子。

    许三思的院子。

    曹小宁依旧直接入屋,这家伙点了根蜡烛,还是在看书。他见到曹小宁,没有再指摘曹小宁不敲门就进来,反而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

    曹小宁打开桌上饭匣,想要吃上一块,却陡然一愣,只见盒中只剩下了一块茯苓夹饼,孤零零躺在那。曹小宁愕然道:“你不是说不吃的吗?一共好二十块,现在只剩一块了?”

    “对不起,我没忍住……”许三思道。

    “你嘴上这颗痣可真没白长。”曹小宁拿起夹饼,大咬一口,声音模糊不清道:“不过还算你点良知,知道无论如何都给我留一块。”

    许三思心里松了口气,他的确是想给曹小宁留最后一块,却留得很辛苦,盒子开了关,关了开,好几次都忍不住吃掉这最后一块,这下终于不用煎熬了。

    ……

    入院测试,关乎能否跟到好的座师,获得更多的修行指导和修行资源,故而学子们大多闭门不出,抓紧一切时间修行,只为在测试日获得好成绩。

    唯独曹小宁和许三思这两人例外。

    前者是根本不放在心上,后者则是更喜欢看书,一有时间就看,以至于曹小宁都觉得他应该去考功名,而不该来学院。

    当然,一旦有好吃的摆在面前,看书便成了许三思第二重要的事了。

    曹小宁这些天的生活,便是每天睡个懒觉,而后去找许三思这个憨憨聊会天,下午继续午觉,闲适宜然。到了傍晚,他就会去花圃转转,只可惜不知为何,自那天后,那个花匠就再也没出现过。

    十日时间,一晃而过。

    入院测试终于开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