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修仙界第一猛人 > 第十章 挨最狠的打
    曹小宁答应来杀庞青云,是因为自己有诸多底牌,可以弥补炼气十层和筑基初期之间的差距。

    天脉奇才和无漏琉璃身便是底牌之一,可这两者只能保证自己能与庞青云周旋,想要取对方人头,还需要藏室之中的各类符箓法器。

    但香囊偏偏被曹瑛掉包了。

    这不是害他么!

    此时此刻,曹小宁在心里把曹瑛骂了个狗血淋头,要是早知道香囊被掉包,他肯定不会来。

    可开弓没有回头箭,难道这个时候跟庞青云说,不好意思我忘带东西了,等我回去取了再来?

    庞青云也根本不管曹小宁在想什么,一剑平扫,剑光恢弘,仿佛在空中铺开一层涟漪,向曹小宁扩散漫来。

    短暂错愕失神的曹小宁回过神来,却已然来不及躲闪,他脚一跺,脚底白光乍现,仿佛地涌金泉一般,弥漫而上,于曹小宁头顶汇聚,宛如一个白色蛋壳,将曹小宁包裹其中。

    荡漾的剑光撞在曹小宁护体真气上,陡然一滞,曹小宁身上的白光摇晃颤抖,仿佛风中的烛火,随时都要熄灭。

    庞青云又是一剑,像是一浪叠在一浪上,曹小宁的护体真气顿时溃散,身形更是跌飞出去,仿佛被海浪冲翻的一叶扁舟,只能随波逐流,孤立无援。

    庞青云凌空虚踏,直追曹小宁,手腕灵巧至极,翻腾间将凌云剑舞成一片虚影,仿佛一阵疾风骤雨,以摧枯拉朽之势,向曹小宁席卷。

    手无寸铁的曹小宁被死死压制,只有招架之功,没有反抗之力,他利用身法,连连躲闪剑气,十中有九能躲掉,剩下一剑则靠无漏琉璃身接挡硬抗。

    可这根本不是办法,凭借强大的护体法身,曹小宁虽不会被穿身而过,却屡屡被震得气血翻涌,浑身剧痛。

    那些凌厉剑气和磅礴的真元进入曹小宁体内,宛如海啸洪流冲击沟渠一般,充斥曹小宁体内的所有经脉,令曹小宁真气停滞,运转艰难,经脉更是被强行撑开拓宽。

    若非曹小宁乃天脉奇才,经脉天生比常人更为强大坚韧,他早就全身经脉爆裂而亡。

    一次闪躲之后,曹小宁忽然发问道:“庞掌门,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他并非真的想问,只是想让庞青云停手片刻,为自己争取一点时间,以便恢复真气。

    筑基修士可以沟通天地灵气,能随时随地补充灵气,化为真元,而他则不行,一旦气海中的真气耗尽,那么便会任其宰割。

    可庞青云并不是认为自己占尽上风、就话多起来的愚蠢之辈,像曹小宁这么强的炼气十层,除非变成一具尸体,否则他就一刻都不会放松。他一言不发,剑走龙蛇,剑气也愈发凌厉,不给曹小宁一丝喘气的机会,誓要一鼓作气拿下曹小宁。

    没有得逞的曹小宁又躲过一剑,摇头笑道:“庞掌门未免也太谨慎了吧?”

    此刻,曹小宁虽然在笑,可他后背却已然湿透,经脉被强行冲击拓宽的那种感觉,堪比剖皮刮骨,摧心裂肺,若换作一般人,恐怕宁死也不愿承受这种痛苦。

    受着钻心剧痛,却还能笑得出来,这便是曹小宁。

    曹小宁从小就不是普通人。

    一身天脉固然不普通,但更不普通的,是曹小宁与身俱来的一股狠劲。

    在幸福村,曹家是外来户,曹小宁小时候一直被同村小孩排挤欺负,但无论对方是几人还是十几人,到最后往往都是曹小宁一人把对方那么多人打跑。

    那时他还未修行,和普通小孩无异,不靠别的,只靠与生俱来的一股狠劲,无论你们多少人打我,不管打得多疼,我只当没事发生,只死盯着你们领头那人打,要你命的那种,这样反而每次都吃不了大亏。时间一长,同村孩子都背地里称他为狼崽子,避而远之,再没人敢欺负他。

    开始修行后,曹瑛极其严格,可再难再苦,曹小宁也从未皱过一丝眉头,尤其是初练无漏琉璃身时,练皮练骨再练血,刀剑加身,铁锤敲骨都算是轻了,然曹小宁有过无数次直接痛晕过去,却从来没有因痛吭过一声,甚至还能笑着痛晕过去,就连曹瑛都不得不承认,曹小宁是个狠货硬种。

    此时此刻,曹小宁一心三用,悉力稳固膨胀变形的经脉,还要调运自身真气流转,更要冷静地躲闪庞青云的每一式杀招,时间一长,真气衰耗,渐渐不支。而庞青云的气势却越来越强,靠着天地灵气补给,真元源源不断,他剑走龙蛇,剑光璀璨,刺中曹小宁的次数越来越多,再这么下去,曹小宁不被刺死,也要被震死了。

    曹小宁了解曹瑛,既然让他不借外力来对付庞青云,那他只能靠自己。可如今这种情况,别说杀庞青云,恐怕跑都跑不掉。

    究竟该怎么办呢?

    曹小宁正想着,庞青云手腕一抖,剑身潋滟的白光陡然收拢于剑尖,凝成一点,旋即飞离剑身,拖拽一道白光,宛如流星划空一般,眨眼便至,曹小宁旋身,与这道白光擦身而过,余光瞥见这抹剑气飞掠出几十丈远才消散。

    而在这时,一只锦靴重重印在曹小宁后背,曹小宁如遭雷击,吐出一口鲜血,砰地一声,身形掉落在悬崖上。

    一剑佯招,悄悄潜至曹小宁身后的庞青云收回脚,竖剑在后,冷笑一声,旋即身形一沉,亦落向悬崖。

    曹小宁看着空中降下的青光,终于露出凝重之色,庞青云刚才那一脚,踢在任何一个炼气十层上,后者都会脊椎断裂,身死当场,而曹小宁靠着无漏琉璃身卸去大部分力量,骨骼未断,亦并无性命之忧,可一股磅礴的真元却在自己体内横冲直撞,把本就膨胀扭曲的经脉,冲击得更加不堪。

    就像一张被拉扯紧绷到极限,几乎出现拉丝的牛皮纸,已在崩裂的边缘,下一秒随时就要爆裂。

    眼看庞青云的剑锋便至,千钧一发之际,曹小宁鼓荡浑身每一分气力,咬牙镇压,勉强令经脉稳固下来,没有断折崩裂。同时运转真气,在庞青云落下前,闪至旁处,没有被一剑钉死。

    与此同时,感受到此刻体内经脉的变化,一道灵光穿脑而过,曹小宁明白了曹瑛的用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