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神山纪 > 第494章 荷花池边
    小院里,袁巧欧阳珊两人,如今都是六合峰长老,也是韩可珍素来依仗的两人,面面相觑了半晌,听着屋里不时又声响传来,都是撇嘴一笑。

    忽然只听得屋里又传来张辰爽朗的大笑声,随后张辰推门出来,欢喜地说道:“巧儿姐,欧阳师姐,嗯,过几日,我就与小师妹成亲……”

    这话一出,张辰自己似乎也臊得不行,受不住两位师姐揶揄含笑的目光,扭头就出了小院。

    袁巧二人听得消息,互相对望了一眼,也是咯咯笑了起来,随后二女似乎是心有灵犀,一同进了屋子。

    韩可珍得张辰细心嘱咐,休养一两天,待身子复原,这时候还以为张辰放心不下,去而复还,抬头一看,正撞上两位师姐,那不言而喻的目光。

    韩可珍又大羞,忙拉上棉被,盖住头脸。

    “嘻嘻,韩师妹,你遮也没用,过几天总是要上花轿,作新娘子的!”欧阳珊缓步过去,也不扯开这绣花棉被去羞她,嬉笑一声。

    “是啊,韩师妹!嘿嘿,以后,该称你一声嫂子了!”袁巧其实比张辰年长两岁,只是当初她与张辰初识,就受张辰指点,一同组队在姑射仙山猎杀妖兽,感激之下,一直唤张大哥。

    过了一阵,似乎是知道消息的越来越多,六合峰诸女,平辈长老几乎都来屋子里,或是恭喜,或是揶揄调笑,就连韩可珍的几个女徒儿,也来大声道:“弟子恭祝师父出阁大喜……”

    其中一个少女在袁巧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袁巧随后就出了屋子,绕过回廊,来到后山,池塘边只见一个白衣书生,以及一个大汉并肩而立,正在说话,正是胡元贞和云天阳。

    云天阳见袁巧到了,沉声道:“嗯,你和袁师妹说罢,我去看看大婚的事情,准备得如何了!”随后飞身离去了。

    大婚之事,早已传出,六合峰诸女人人都带着欢喜之色,袁巧瞧见二人脸色沉重,奇道:“胡师兄,怎么了?”

    胡元贞看了袁巧一眼,沉声道:“先前云师兄和我说,山下有一位酒肆店家掌柜,上山诉苦,说是本派有人在他的酒肆里大打出手,打坏了许多桌椅好酒!”

    袁巧目光流转,心头转过一个不好的念头,随后迟疑了一下,道:“是,是张大哥他……”

    胡元贞微微颔首,沉声道:“打坏了东西事小,其实一开始云师兄也没当一回事,亲自赔了礼,又拿了二十两银子给他!”

    “只是云师兄执掌刑堂,近来已经少有弟子在山下胡作非为了,他一问之下,才明白其中缘由……”

    二人在后山荷花池边,并肩缓步而行,忽然袁巧停下脚步,道:“我其实也好奇,他们俩又怎么会闹出这么大事情?”

    “韩师妹甚至,动了寻短见的心思,只是我想着事后,再问问张大哥!”

    胡元贞也停下脚步,继续说道:“云师兄据那掌柜的所说,大致推想是张师弟心情不佳,去那酒肆喝酒,后来有一个青衣女子前来。”

    “后来韩师妹也到了酒肆,见面就要杀了这青衣女子,后来打了一阵,二人就回山了,那青衣女子也走了!”

    袁巧听了,叹道:“韩师妹温文尔雅,从不与人为难,执掌六合峰以来,从前好些排挤她的师姐,她都不在意了!”

    “如今,又怎么会见面就要杀了这青衣女子?”

    “张大哥也是,韩师妹人才品貌,天下少有,又和她有婚约在身,还于心不足,想着旁的女子!”

    “从前是菀儿,后来是青师妹,如今,又多了这位青衣女子……”

    袁巧接连感叹,忽然惊呼一声,道:“啊!这青衣女子,莫非,莫非是……”

    胡元贞忽然脸上一抹狠厉之色,手掌一翻,将旁边的一株野蒿削去半截,冷声道:“那掌柜的说,掌门师弟唤她玉儿,正是这姓苏的妖女!”

    “这魔教妖女,出身合欢宗,据钟宗主说,是合欢宗天仙的弟子,也是魔教神女!”

    “当初她曾经在两仪宫前,大闹仙霞山,意图夺得仙霞宗宗主之位,前些日子,东南海面那些水贼,只怕她也脱不了干系!”

    袁巧也是听得触目惊心,手掌拍在荷花池边的大柳树树干上,捏得那树皮疏疏下落,也丝毫未决,失声道:“他,张大哥他,居然还和这姓苏的魔女有往来!”

    “张大哥怎么如此糊涂,当年就被这妖女害得几乎身败名裂,受正道无数人士唾弃!”

    袁巧原先见了胡元贞,满心欢喜地和她闲谈,这时候却是脸色大变,忽然转身,正色道:“我去见张大哥!”

    不想却被胡元贞一把拉住,道:“巧儿师妹,不要冲动!”

    袁巧停下脚步,有些痛心地说道:“不论如何,我一定要劝张大哥,断了和这妖女的往来!”

    胡元贞却不放开袁巧手臂,叹道:“巧儿师妹,你想想,当初藕香榭里,殷师姑,还有张师叔,又是怎么说得,掌门师弟又听进去了么?”

    “你听我说,我有法子……”

    过了半晌,袁巧静静听完,摇摇头,道:“胡师兄,这不好,我们不能这样算计张大哥……”

    “我看,还是我去和张大哥说清楚!”

    胡元贞却沉声道:“只有这样,这也是为了掌门师弟,为了师门好!”

    “现在想想,殷师姑确实是有先见之明,也只有她,最明白掌门师弟!”

    “依掌门师弟的才智,率领我们神山上下,重振师门自然是不在话下,只是,这妖女,却是唯一的隐患!”

    “刚才藕香榭外,看掌门师弟那丢魂失魄的,确实是喜欢韩师妹的,韩师妹的话,他也向来都是听的!”

    “巧儿师妹,云师兄那边已经议定了,到时候,杀了这妖女,掌门师弟和韩师妹一起,也再无波折!”

    “嗯,事后你和云师兄都假装不知道,掌门师弟若是怪罪,我一个人顶着就是了!”

    袁巧只是不答话,但也没有去寻张辰的打算了。

    胡元贞又笑道:“巧儿师妹,你不是说,他们俩本该是天作之合?如今平白多了这妖女,毁了一段好姻缘!”

    “以后他们俩大婚之后,没了妖女作梗,自然会恩爱和顺,伉俪情深,一同兴盛我们神山!”

    袁巧叹了口气,摇摇头,道:“不,胡师兄,你不明白张大哥,他重情重义,不会见那妖女被杀而不顾的!”

    胡元贞自得一笑,道:“不错,掌门师弟重情重义,把有些人,看得比自身性命还重!”

    “嘿嘿,可有些事情,掌门师弟心里,却是高于一切的!”

    胡元贞相貌俊美,更饱读诗书,举手投足,一股儒雅之气,可说是飘逸绝伦,有病书生之称。

    只是不知为何,袁巧听了那一声“嘿嘿”,有些不适,低声道:“胡师兄,还有事情么?”

    “韩师妹大婚,怕是六合峰无人主事,我得去布置一番了!”

    六合峰门下,大师姐欧阳珊生性淡泊,无心权位,更无心理会六合峰事务,二师姐丁淡宜因着白慕艾的关系,大都在峰顶幽居,何况如今怀有身孕,至于沈小枝等辈,因着先前师门巨变中,弃师而逃的关系,不在长老之列。

    只有袁巧才干威望,逐渐被韩可珍所依仗,她也是自韩可珍以下,六合峰最能主事的长老。

    袁巧原先转身准备离去,忽然又听胡元贞说道:“自然还有事!”

    “嗯,我家中,爹娘急着要我早些成亲呢!”

    胡元贞家是雷州大族,书香官宦世家,他们叔侄二人,也是少有没走科举之路的家族子弟,只因胡元贞自小多病,便来到神山修仙,这一耽误,便到了二十五六岁。

    袁巧也不回身,听了也浑不在意,淡淡说道:“嗯。”

    胡元贞见了袁巧这漫不经心地样儿,又继续说道:“为了这事儿,爹娘犯愁,我也犯愁呢……”

    袁巧忽然转身,神色微微有些愠怒,看了胡元贞一眼,道:“胡师兄犯什么愁,莫非是挑花了眼?”

    “你要娶媳妇,放出话去,怕是那全雷州城里的年轻貌美姑娘,一个个争着嫁给你……”

    胡元贞心中又好笑,又欢喜,也笑道:“是啊,姑娘太多,挑不过来!”

    “嗯,我娘后来想得法子,命画师将那些姑娘,一个个画了下来!”

    “后来我就见到了一位,嗯,让我牵肠挂肚,一刻不忘的好姑娘……”

    胡元贞一通赞美的话,都没有说完,就感觉眼前的白衣少女,身躯被气得发抖,肩头微耸,像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随后这白衣少女,纤足猛地踢在旁边的柳树根上,冷声道:“那你还不三媒六聘,登门求亲去?”

    胡元贞忽然自衣袖中,取出一卷画像,笑道:“只是这姑娘有气性,不肯答应呢!”

    “巧儿师妹,我想你是女子,应该更懂得她的心思,你看看,为何这姑娘,就是不肯答应我?”

    袁巧忽然转身,剐了胡元贞一眼,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劈手接过这卷画像,挥手一抖,长长的画卷,随风展开,在飘扬的柳树枝条下,看得分明。

    只见这姑娘一身黑衣劲装,柳叶眉,薄嘴唇,瓜子脸蛋,持剑飞在半空,身形修长,英气逼人,寥寥几笔,画得可不正是自己?

    胡元贞是饱学之士,工于书画,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画出来的,袁巧原先满心嗔怒,这时候心思百转,也明白了他的心意,最后欢喜之下,噗嗤一笑。

    胡元贞贴了过去,笑道:“巧儿师妹,你说说,为何这画上姑娘,就是不肯答应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