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开局就长生不死 > 第四章 汝甚可爱,以拳击之,定泣良久,吾以以谗言媚之,汝复笑。
    夜…深沉……

    曾经有人问耶稣,为什么要有夜晚?

    耶稣说,“因为晚上才能耕耘!无论是自家的地还是别人的地,无论是开荒的还是没有开荒的!晚上耕才能耕的最深。”

    男人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命最苦的生物,白天要拼命工作,就连晚上都得不到休息。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当世界都已陷入沉寂,只有男人还在挥汗如雨的的耕耘着自家那一亩三分地,有地的耕地,没地的怼墙,一句快点儿我还要道尽了多少男人的心酸与血泪。

    生命不死,耕地不止。

    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长期的耕耘掏空了每一个男人的身体,以至于大多数不到三十发际线就已经退到了地中海,不得不用枸杞来滋补。

    人到中年不得已,一杯温水泡枸杞,一句话道尽了男人的心酸与血泪。

    ……

    凄冷的寒风在夜空中呼啸,路上行人的紧着衣袖匆匆而过。

    玉林路上,纪尘穿着黑色风衣,带着有色眼镜,双手插在风衣兜里疾步的走着。

    突然,他闻到一股清香的气息,这是血液的味道,他对这个气息非常熟,变成僵尸之后,他的嗅觉变的非常灵敏,能从驳杂的空气中分辨出各种气息。

    顺着清香传来的方向走去,在一个拐角处碰到一个同样穿着黑色风衣的人。

    “这不是!”

    纪尘惊讶,这不是今天新来的美女导师么?

    瞧这样子,多半是被谁给揍了!

    只见慕容雪颜身上衣裳褶皱,发丝凌乱,衣服上还有好几个脚印,嘴角有一丝血迹,基本可以确定,这是被人海扁了一顿。

    下午发誓导师晚上出门会被揍的货都有谁来着?

    看着慕容雪颜嘴角的血迹,一股强烈的欲望忽然纪尘心中滋生,想要把慕容雪颜按在地上,把他嘴角的血迹甜干净。

    纪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忍住这种欲望。

    “慕老师,你这是……被人给削了?”

    丫明知故问。

    慕容雪颜看了纪尘一眼,没有理会他,背靠在墙壁上调息着,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想要起身离开,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势,顿时眉头一皱,转头看向纪尘。

    纪尘也直勾的盯着慕容雪颜,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

    慕容雪颜皱眉道:“你不觉得你该做点儿什么?”

    “你说我?”

    纪尘疑惑的指着自己。

    慕容雪颜眼中闪过一丝恼怒,“故意的嗦!没看见我站不起来么?”

    “哦!然后呢!”纪尘一脸茫然。

    慕容雪颜硬是被纪尘给呛到了,“你好歹也是个大男人,就好意思站在那里看着。”

    纪尘想了想,也觉得自己做的确实有些过分,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大男人,就这么站在这里看着一个受伤的女子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于是他一屁股坐在了马路牙子上,既然不能站着看,那我就坐着看。

    慕容雪颜直接凌乱了, MMB这三个字从她嘴里蹦出一半,又被他她硬生生的咽回去了。

    如果不是因为受伤了,她说不定跳起来对着纪尘的脸就是一乃砸过去。

    我特么一对王炸轰死你。

    我就想让你搀扶一把,结果倒好,你丫嫌站着看不过瘾,还要坐着看。

    不知道是不是被气的,慕容雪颜尽竟然强撑着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朝着学校方向走去。

    看着慕容雪颜一瘸一拐的背影,纪尘扯着嗓子喊了一句,“要不要我搀扶你回去,别再被车给撞死了。”

    慕容雪颜一个趔趄,直接倒在地上

    “我就说你不行嘛!你看,出事了吧!”

    丫连忙走过去,扶起慕容雪颜,好歹是自己导师,还是搀扶一下吧!别真被车给撞死了。

    慕容雪有一种想哭的感觉,自从遇到纪尘以后就没发生过好事,她抱住纪尘的手臂就是狠狠一口。

    “我特么,你属狗的嗦!”

    纪尘连忙抽回手臂,慕容雪颜没了倚靠,再次“吧唧”摔倒在地上。

    姑娘抬起头,用她那委屈吧啦的眼神看着纪尘,到底她还只是个女孩子,也就比纪尘大一两岁,此刻看起来柔弱无助又可怜。

    纪尘心中一软,强忍住在她那可爱的脸上砸一拳的冲动。

    这脸蛋如此可爱,不砸一拳实在可惜了,砸一拳因该能哭好久吧!

    汝甚可爱,以拳击之,定泣良久,吾以以谗言媚之,汝复笑。

    “算了,我背你回去吧!”

    “滚……”

    慕容雪颜再次强撑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朝着远处走去。

    见她确实可以自己走了,纪才尘转身走进路边的了一间小酒馆。

    他记得云芸有个妹妹,就经常来这小酒馆。

    小酒馆在圈内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地方,随着那首歌的火爆,如今这里已经成了网红打卡的热门地点,门口经常停着维护次序的警车。

    纪尘端着红酒杯,趴在二楼栏杆上,欣赏着楼下的美女。

    任何时代,任何空间,人对美好的事物的都是非常向往的。

    世人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为不善已。

    来小酒馆的人不一定是都是来寻找灵感写歌的,也许是为了泡妞。

    同样,堵住便池的毛发不一定全是头发,也有可能是吊毛。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许是个贼尼

    进酒馆的,不一定全是来猎艳来的,也许是等待被猎的。

    比如纪尘,他就是等待被猎的那种。

    无他,帅而已,否则也做不了合约男友这个职业。

    纪尘不主动猎艳,而是等人送上门来,也笃定会有人主动送上门来,就比如现在站在他旁边的这位叫云菲的女孩,浓妆艳抹不过是为了掩盖真是年龄。

    当然这都逃不过纪尘的眼睛。

    这女孩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

    对于主动送上门来的,纪尘一向是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

    覆雨翻云,拔吊无情。

    “你第一次为爱鼓掌是什么时候?”

    云菲侧着头看着纪尘。

    “如果你愿意,现在就是第一次。”

    “呵呵!这么说你还是处男了!”

    “怎么!很惊讶!”

    “不是惊讶,是惊奇,处男这玩意儿可是个稀奇物件,难道你就没有对墙撸过。”

    云菲饶有兴趣的看着纪尘,但凡会来酒吧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处男,会来这里的人基本都已经杵烂了。

    “看来你是不信了?”

    “信,怎么不信!如果我说我是处女,你信么?。

    纪尘点头道:“信!”

    来酒吧的男生不也一定都是杵烂了的男生,同理,来酒吧的女生也不一定都是被杵烂的女生,这世上总会有那么一两个珍惜动物,比如眼前的云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