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狂妃来袭:王爷,速速接驾 > 第四百五十章 见面礼
    林沐沐随后又看向红云。“昨晚是她值夜的?”

    红云摇摇头,昨晚值夜的是两个三等宫女,死去的这个宫女昨晚在赵轻燕歇下后也早早的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歇下了。

    “昨晚值夜的人呢?”

    “奴婢们在。”两个宫女忙跪到林沐沐跟前。

    “你们昨晚值夜可听见什么可疑的动静?”

    因为夜里外面实在是太冷了,两个宫女昨晚都是在屋内守夜的,到了后半夜也都困得打盹了,根本就没注意到外头的动静。

    “郡主,大皇子到了。”

    “请大皇子进来。”

    “是。”

    话音未落,身披大裘的南宫尊走了进来。

    在看见屋中的尸体时,他一副不忍的移开了视线。“大清早的本殿就听说你这里出事了,这人好好的怎么死了?”

    南宫尊刚坐下,宫女就端了热茶上来。

    南宫尊接过热茶喝了一口,身子都跟着暖了起来。

    “殿下手上有没有能验尸的,看看人是怎么死的。”

    “冻死的。”南宫尊看了眼尸体道。

    林沐沐朝他挑挑眉,就看了一眼就断定人是冻死的,是不是太不严谨了?

    南宫尊扯了扯嘴角。“冻死的人本殿见过太多了,就跟她一模一样。”

    刚才她简单的查看了尸首,确定她身上并没有明显的外伤,身体也没有中毒的迹象,死的时候双手环抱在胸前,整个身体呈现一种取暖的紧缩的状态,被冻死的可能性的确很大。

    “人夜里应该好好的在屋子里睡觉,怎么会跑到外头被冻死?她那屋子住着的还有谁?”

    地上跪着的一个宫女闻言应声道:“回郡主,喜儿是跟奴婢一间屋子的,昨晚奴婢在值夜,并不知道喜儿什么时候从屋子里出来的。”

    “这事还是交给西楚来办吧,一时半会儿你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林沐沐看向赵轻燕,死的是她的人,该如何还是要让她来决定。

    赵轻燕这会儿已经被吓傻了,她只希望快点把喜儿的尸体抬走,她一看见就害怕得不行,哪里还想着去查明什么真相。

    “一切单凭大皇子安排。”

    南宫尊一挥手,就有侍卫进来将尸体抬走了。

    “本殿看十公主昨晚没睡好,要不再回去歇会儿吧?”

    想到这院子死了人,赵轻燕待得浑身不舒服。“本,本公主觉得昨天那宫殿不错,快,快收拾了到那边去。”

    林沐沐也不管她,由她去了。

    南宫尊看着赵轻燕的背影啧啧叹了口气。“就你们这个十公主,我敢保证在西楚后宫活不过一包烟的时间。”

    林沐沐眼皮抬了抬摸了摸手边的茶杯,拿起来准备喝时发现茶水都凉透了。

    “看样子是有人在给你下马威啊。”南宫尊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沐沐道。

    林沐沐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他。“你是觉得这事是对着我来的?”

    南宫尊不置可否的挑眉。

    “那傻缺在西楚有仇人?”

    赵轻燕之前跟西楚这边根本就没有什么接触,更说不上有什么仇人了。

    要说仇人,她到是有一个。

    “南宫倾城。”

    “郡主,新月公主让人送了一盒东西过来,说是给郡主的见面礼。”叠叠在门外道。

    林沐沐和南宫尊对视一眼,让叠叠把人叫了进来。

    南宫尊到也不避着,那宫女进来看见南宫尊也坐在屋子里微微愣了愣,不过她很快恢复常色上前给林沐沐见礼。

    “公主说在西京是跟郡主相处甚是愉快,如今郡主到了王都,公主怎么都该尽地主之谊给郡主献上一份见面礼,还请郡主笑纳。”

    林沐沐看着宫女手中的盒子笑了笑。“新月公主真是有心了,替本郡主谢谢你们公主。”

    叠叠上前接过宫女手中的锦盒。

    宫女微微福身退了出去。

    等到她离开后,林沐沐示意叠叠打开锦盒。

    叠叠点头,将锦盒打开,却在看清锦盒里的东西时脸色变了变。

    “郡主看。”叠叠将锦盒送到林沐沐跟前。

    林沐沐垂眸一看。

    “是个空盒。”

    “郡主,这新月公主是什么意思?”

    “这可不是空盒,没看见里头还有一只死蚂蚁吗?”

    叠叠低头一看,里面果然有一只死蚂蚁。

    南宫尊吊儿郎当的往椅背上一靠。“什么意思还不够清楚吗?见面礼不是已经送了。”

    叠叠还是不太明白。

    林沐沐眼底泛起一抹冷意。“喜儿,就是南宫倾城给我的见面礼!”让人送个空盒过来不过是在提醒她,在王都她南宫倾城想要弄死她,比弄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叠叠脸色一冷。“喜儿是被南宫倾城杀的!”

    尸体也不用验了,南宫倾城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告诉她,肯定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这个女儿为了报复她竟枉顾人命,真是好狠毒的心肠!

    “郡主还要在王都待一些天,这南宫倾城会不会趁机对郡主下手?”

    “她当然会下手,她恨不能将我碎尸万段。”

    “放心,在小爷的地盘,有小爷罩着你,南宫倾城不过是个上不了台面的臭娘们,小爷我还不把她放在眼里。”

    林沐沐挑眉看向他。

    “听闻大皇子母族势力衰弱又不得嘉禾帝宠爱,看来这个听说来的事情不太靠谱。”

    昨日看南宫尊跟嘉禾帝相处的模样,可不像是个不得宠的皇子能够做得出来的。

    南宫尊不以为意的笑了声。

    “不明白了吧?你不明白的事情还多着呢,以后等着慢慢看吧,那老胖子可不是个傻子。”

    南宫尊今天过来是想带林沐沐到王都去转转,不过被林沐沐拒绝了,南宫尊有些扫兴的离开了。

    “有什么话就说吧,那跟憋尿似的表情我看着都难受。”

    叠叠错愕的抬起头看着林沐沐,很快她又垂下头。“奴婢,没有什么想问的,不管郡主做什么或是让奴婢做什么都是有一定道理的……”

    “行了,扯那些做什么,是不是好奇我跟南宫尊之间的关系?”

    叠叠一噎,最终还是诚实的点点头。

    在西京的时候还不太明显,当时她还以为林沐沐跟南宫尊势不两立来着,可出了西京后叠叠就觉得林沐沐似乎跟南宫尊很熟,就像是认识多年的朋友,哪里像是敌人。

    林沐沐摸了摸鼻子道:“你家郡主你应该也知道,医术什么的厉害得不得了,之前在去西楚的路上我救过他一回。”

    叠叠微讶,林沐沐上次之所以跟南宫尊回西楚是因为两人打了起来……

    “那郡主之前跟大皇子的冲突……”

    “对,就是他为了报恩配合我演戏的。”

    叠叠恍然,虽然不了解南宫尊是怎么想的,但在西楚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能有一个不是敌人的人照应,怎么都比单枪匹马的好,尤其是在南宫倾城还将林沐沐视为眼中钉的情况下。

    “喜儿那边……到底是因我而死,尸首好好的收敛了,帮她处理好后事吧。”

    “是。”

    嘉禾帝那边似乎对赵轻燕这个过来和亲的公主并不重视,林沐沐他们一直到了三天宫里也没有半点动静。

    自从喜儿死后,赵轻燕就变得十分的警惕,跟惊弓之鸟似的,整天都躲在殿里哪里都不去。

    “郡主,陛下让奴婢来给郡主传话说,明日会为十公主和郡主举行接风洗尘宴,届时还请十公主和郡主出席。”

    “本郡主知道了。”

    传了话,宫女微微躬身退下了。

    宫女刚走,赵轻燕就挤到林沐沐跟前。

    “沐沐姐姐,明天的接风宴会……不会是个杀阵吧!?”

    林沐沐看她一脸恐惧的样子拿了块牛肉干嚼了起来。“你是和亲公主,若是刚到西楚就见阎王爷去了,你觉得东晋能就这么算了?”

    赵轻燕扁着嘴,不管东晋算不算她到时候都见阎王爷去了,就算真给她报仇她也活不过来了啊!

    “要不我明天称病不去?沐沐姐姐,你有没有那种吃了就会看起来生病的药,给我一颗吧?”

    林沐沐淡定的把牛肉干咽进肚子里,似乎在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但想了想她还是摇了摇头。“你独自呆在殿中更容易给人下手的机会,你还是老实的跟我去赴宴吧。”

    赵轻燕听了差点没哭出声,怎么感觉横竖都是死呢!?

    翌日,林沐沐跟赵轻燕换了一身东晋的宫装准备赴宴。

    收拾妥当后出到宫门,那里已经有马车在等候了。

    小半个时辰后,林沐沐他们到了皇宫内。

    宫女把她们带到了举行宴会的宫殿外。

    “西楚国掌尚郡主,十公主到……”

    随着宫门尖锐的传唱声响起,林沐沐跟赵轻燕缓缓的走进了大殿。

    赵轻燕虽然心里有些发憷,但她好歹是东晋正经得宠的公主,这会儿在气势上半点都不输。

    “拜见西楚国君,皇后。”

    两人走到殿中间对坐在上首的嘉禾帝跟皇后微微躬身行礼。

    嘉禾帝今天穿了一件暗红色的龙袍,金丝线绣出来的五爪金龙张牙舞爪的盘旋在袍子上,便是配上嘉禾帝这样敦实的身材都颇具上位者的气势。

    不过他看起来还是那副懒懒的样子,那随意的气质到是跟南宫尊有几分相似。

    “嗯,二位不必多礼,起来吧。”

    “多谢陛下。”

    “都说西京出美人,今日一看果然名不虚传。”坐在嘉禾帝身边的皇后看着缓缓开口。

    林沐沐将视线转去,眼里闪过一抹惊艳,见过嘉禾帝之后她就只到南宫倾城的容貌当是继承了当今皇后的,果不其然。

    算下来,皇后如今有三十来岁的年纪了,但单从容貌上看,说她是二十出头都不会有人不信。

    这样一个美人跟嘉禾帝联袂坐在一处,怎么看……都十分的不和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