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玄玉奇缘之姻缘劫 > 第二十五章 请旨成婚
    玘抱着瑶进了院子,丫头小厮都在。瑶是实在觉着难为情,“人都看着呢,放我下来,让我自己走好吗?”

    玘是权当没听见,对着院里的丫环说道:“送盆水到房里来。”吩咐后径自抱着进了卧房,放在榻上坐下后,接过丫环送来的水,从柜子里拿出了新鞋袜搁下后蹲身就准备给洗脚。 见势瑶缩了一下,伸手从玘手里抢洗脚布,“我自己来。”

    玘是紧拽着,一手玩闹地拍掉了瑶的手,四目相对,轻声细语,“别动。不想让我惹上麻烦就让我给你洗给你穿。”天知道此时玘的心里是否存了些别的。

    他这样一说瑶也实在无话可说。这郡主也着实是个麻烦。玘问了问方才的事,瑶是一五一十的说了。

    “好了。”

    “别动,冻了这么久,多泡一会儿。”

    “她会放过你吗?”瑶是眉目含笑,“我看这事挺悬的。这桃花你是招定了。”

    “招不招桃花那就得看你有多配合了。”对着瑶坏坏地笑了一下。不无捉狭。

    这样子的玘看得瑶是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看来这假媳妇还是不好当的。

    细碎的脚步声停在了门口。瑶条件反射性的将双足从木盘里缩了回去。

    “别动。”玘眼尖手快,一把拽住了往回缩的双足放在自己蹲屈的膝上,拿过事先备下的干巾帕轻柔的擦了起来……

    瑶立时羞涩,低着头脸红到不行。

    驻足门口边的慕容卿透过窗格看到这一番的宠溺,惊得膛目结舌。想嫁给玘霸占玘的心思是愈发的强烈,虽心里嫉恨瑶。不过这次倒是学乖了变得聪明了,不出声悄悄地避到了一边,等到房里的丫环将水盆子端了出来,估摸着“玉瑶”差不多穿好后,这才移步到门口轻轻的说道:“樊玘哥哥,我是来向玉瑶姐姐赔礼道歉的。”

    玘嗤之以鼻冷笑了一声,“郡主真是好家教。夺人之物不够还要取人性命,你这赔礼道歉我们受不起。请回吧。”后背对着门口连身子都曾未动一下。

    暮容卿尴尬的杵在门口进退不是,在玘的面前她是断断不敢跋扈。

    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瑶悄悄地扯了一下玘的衣袖,见玘还是一幅冷脸,急忙开口说道:“郡主不必如此,让郡主的鞋子脏了我们也有错的,难怪郡主生气。”算是给了慕容卿一个台阶。

    “那玉瑶姐姐的意思是不计较了?”慕容卿显得非常的高兴,未待瑶回答,便入门内,“樊玘哥哥,伯母说可以用餐了,我们走吧。”说着便伸手去拉玘的手。

    玘适时的抬手牵了瑶的手,“都这时辰了你该饿坏了。”声轻语柔,“走吧。”与方才对慕容卿的语气是判若两人,天地之别。

    “嗯,还真饿了。”瑶莞尔一笑,极力的配合。

    慕容卿愣了愣,伸出的手不知如何缩回。

    “郡主,请便。”冷冷的,玘还是连个正眼都未给慕容卿。

    在这凡世他有了任性的资本,不是帝君不需要权术不需要平衡。

    瑶有些不忍,行之交错时对着慕容卿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玘立时皱了下眉头,牵着的手紧了紧,拉着快速从慕容卿身边走过。

    慕容卿也是个敏感的。玘这小小的举动算是彻底让她明白了玘对她是有多么的厌恶。

    出门时玘牵着的手换了换,一手握着贴在胸前一手揽腰,迈过了门槛后执手而去。

    “这樊公子尚未成婚就宠妻如此,郡主若想嫁入樊家,怕是不能够了。”云止陌不知从何时起就立在了门边。

    “我的事不用你管。”

    “若不是先前答应了王爷为你保媒,我才懒得管。”嗤鼻一笑即往偏厅而去。

    樊家四个来客四位刚好一桌,玘在席上对瑶也是宠溺满满,根本不忌讳旁人在场。

    这下靖王是彻底的开不了口。

    席间李蒙出于好奇询问了玉衡的一些锁事,玘耐心极致有问必答,非常的恭谦有礼。 散席后樊夫人寻了个由头让玘和瑶陪着自己回了后院。余下众人又小叙了一会,云止陌离去后靖王携女离去,临走时说过几日便是自已寿辰邀请樊家举家前往,樊凡不好推辞只得应下。

    靖王走后,李蒙看着樊凡是连连摇头,“老樊,你家樊玘这回是被他盯上了。”

    “这玘儿都有婚约了,他还能让他那宝贝女儿嫁给玘儿做妾不成。”

    “他临走时要我给你透个底,说他是瞧上你家小子了,要你给个答复。”

    “这娶妻之人是玘儿,要我答复做甚。”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说这主你作得。他还说你要愿意他就收玉瑶为义女留在王府,让两个孩子同时嫁入两人不分大小。他说你不同意他就请旨下嫁。”

    “亏他想得出来。”樊凡嗤之以鼻。顿了一会,“李老弟,你也看到了,这玘儿的眼里只有瑶儿,你说他能答应吗?”这靖王一直就有夺天下的心他岂能与这样的人结亲家。

    “先不说你家小子肯不肯,这靖王和皇帝早已是参辰卯酉,老樊你也不想要这样的亲家吧。不过话说回来,你家小子真有福气。这样的齐人之福不是谁都能有的。要不就从了吧。”说着是幸灾乐祸的大笑了起来。笑毕,犹豫着,顿了一下,看了看这满屋的字画,“你素来清高不喜结交走动,虽有经纬之才却不善权术,峣峣易缺,回来当当夫子还真是走对了。寿宴那顿饭绝对是个坑,收玉瑶作义女是真的,但嫁的是谁就不一定了,他干得出来。”意有所指。

    “你还知道些什么?”樊凡已猜到了些许……

    “移花接木。”拿起几上的茶水抿了一口,“坊间一直不都在传靖王府眷养了许多异士吗?有善易容者,有隐迹飞天者。啧啧啧……这都是些什么人呀!”

    事实确实如此,皇帝就是忌惮着靖王这背后的势力和悠悠众口,才放任到今天,除了些硬性的,基本对他是有求毕应。而靖王也忌惮着皇帝手中的“神界法卷”和那道御龙口决,隐忍多年。

    玉瑶身份特殊,樊玘身手他也见过,要是让玉瑶嫁给了她的儿子,硬是将女儿塞给了樊家,那赤焰火龙对他来说就不足为虑了。跟他家马厩里的良驹宝马也没什么分别了。

    樊凡想着不由倒吸了口冷气。被李蒙说对了他虽有经伟之才但对这样的事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想罢是一脸的厌烦,“我知道你有的是鬼主意,你说怎么办?”

    这李蒙外表正经敦厚,里子是一极滑头之人,不过心地不错也是个仗义的。与樊凡私交甚笃。

    “我只是个带话的,应不应是你的事,请不请旨是他的事。话带到了就行了,你家小子今晚成婚的话,我倒是还可以留下来喝喝喜酒的。”

    “你的意思让玘儿他们提前……”

    “对,不但提前还要差人先他去请旨,即刻起程不眠不休来回也就两日的工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