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玄玉奇缘之姻缘劫 > 第十九章 倒霉孩子
    坐在房中的瑶对琴音这件事是怎么也想不通,可铁证如山。玘说琴音心性已变,玘还知道些什么?琴音又瞒了自己多少?

    琴音失控的情绪让瑶感受到了另一个琴音的存在,一个有着暗黑本质的魔尊……

    斩杀肃炎后,噬神剑沾染了魔毒之气变得不受驱使,玘便将剑交给瑶嘱托带回岚岕封印回天湖底。

    众神本欲各自离去。因次日便是海王独子庆王生辰,昂再三挽留,盛情难却,众神留了下来,琅玕因事先行离去。

    第二天三界神仙纷纷来贺。再加上得知四位天神都在无尽海,宾客更是走了一批又来一批。宴席从午时开始到了申时末也结束不了,瑶沾不得酒,众神仙是轮番着敬酒,三位男神是喝了自已的又为她代酒,几个时辰下来,玘和琴音喝得是晕头转向。

    敬酒的还是络绎不绝,瑶便悄悄离席避之。回到了昂为自己准备的,宿了几日的房间。

    坐在书案边上的矮榻上对着手上的噬神剑发愁。这神剑长三尺有余,通体墨色流金,有灵有性且威力强大,是玘在第一次作客岚岕时,噬神自已找上了他并认了主。瑶纠结着,心想这么好的剑封回湖底太可惜了,想着想着便想试着用自己的血净化噬神剑上的魔气。

    想定,随即咬破左手无名指滴了几滴上去,滴上去的鲜血晕开瞬间即逝,就像被剑吃了一般。

    早听玘说过,噬神剑噬血,瑶盯着出了神……

    “姐姐,你在做什么?”一个小男孩从床侧的屏风后钻了出来,锦衣华服玉带软靴,神采奕奕长得甚是好看,走近后,双眼盯着瑶手上的噬神剑。

    瑶急忙收了手,“擦剑。”掏出巾帕仔细地擦了起来,“小孩,你叫什么又怎会在我的房里?”看着孩子的穿衣打扮和举止气度其实已猜到了几分。

    “沛睿。”凑近瑶身边,一双眼睛还是离不开噬神剑。“好漂亮的剑。”手不自觉地,就伸向了噬神剑。

    瑶怕剑的魔气伤了孩子,立时收了剑。

    “小气,我把房子都让你住了,你倒好,多给我看一眼都不行。”沛睿撅着嘴,一脸不高兴。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占了你的地方。”昂算是有心的,知道瑶喜静,不惜将孙子的房间腾了出来,“明天我就走了,再借我住一晚?”眨巴着星眸,逗比地看着眼前的沛睿,一脸笑嘻嘻。

    在这无尽海除了他母亲,那些个仙婢侍卫才不敢这样直直地看着他,更别说这般戏谑的。一下,这沛睿就被瑶看得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让你住一辈子都行。”低着头脱口就说了出来,又觉着不妥,“只要你把剑让我好好看看。”

    “还知道两相交易,不愧是昂的……”孙子两字还未说出口,就被沛睿一把捂住了嘴巴。

    沛睿一手施法隔空打开了半掩着的房门,看了一眼门口不远处的几位仙婢和侍卫,轻声说道:“不能直呼祖父的名讳,被人打了小报告是要受罚的。”直到肯定他们没听到,这才放了手。

    “昂有这么蛮横?”想着什么就说了出来,看外边几个候着的样子,战战兢兢连大气都不敢出,想必这事定是真的。

    “你这笨女人刚说了又忘了。”这下也不捂嘴了,直接着走到门口,对着外边候着的,指了指,“你,你,还有你统统都给我退下,这里不需要侍候了。”小小的一个人,口气倒是蛮强悍的。

    瑶是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可比外面的推杯换盏来的好玩,正好她也烦那几个杵着外面的“木桩子”。

    众仙侍先是愣了一下,但瞧着这小主子一本正经的,里面的那位也不吭声,也就恭顺地退了下去。

    “好了。”看着沛睿走了回来,瑶强忍着笑意,“这下我是不是可以随便说了。”这孩子太好玩了。

    “嗯。”沛睿走到瑶身边挨着就在坐榻上坐了下来,跟个熟人一样,“我都这么照顾你了,你就大方点,把那剑拿出来让我再看一下呗。”一半示恩一半恳求。

    “不行。”

    “真得不行?”

    “嗯,真的……”

    这边话未说完,沛睿就起身跳到一侧的圆床上钻进了被窝,露个脑袋,“那我今晚就睡这里了。”

    耍赖?

    这下瑶是一点辙都没有了,刚想走,床上的小不点就开口了,“你尽管走好了,等会回来时我定分寸不动的还在这儿。”

    看这脾气,定是个说到做到的主,瑶是彻底的举白旗了。

    “下来,准看不准动。”说着拿出噬神剑放于案上,“快点看,看完了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堂堂的神尊被一个小毛孩要挟,也真是够了。

    沛睿眼看得逞,高兴地窜了下来。那顾得瑶的话,双手是不安份地将噬神剑从剑鞘里拔了出来。想阻止都来不及。募地,剑格上镶嵌的龙珠金光四射,一团黑色的雾气从剑身上窜了出来。瑶立时意识到了这是肃炎残留在剑上的魔气。立时念决结印。魔雾如有思想,非常狡猾,裹上沛睿就往外急速飞了去。瑶根本来不及收剑。纵身跟了上去。那缕魔雾带着沛睿穿过后院的珊瑚林穿过锁水结界直奔深海而去。

    沛睿这住室本就清幽偏辟,又支走了侍卫和仙婢,众人都在王宫大厅里忙碌,谁也不知道这里出了事。

    魔雾似乎对这深海非常熟悉。沛睿陷在其中瑶是出手受碍,几次追上不是被它狡猾地溜走,就是受到要挟。时间一久,逃窜的魔气似乎也不耐烦了,拐着绕着进了一处三面绝壁后,索性也放下了沛睿直接从沛睿的眼中钻了进去。

    沛睿被魔气控制 操 纵,小小的孩子发了疯了地攻击,招招致命。魔气进的是沛睿的身体,瑶只得把它逼离,加之进得这地方后,瑶就觉出这地方有一种力量在限制着自己的法力,处处受制,双方持战了许久。

    被魔气入侵久了,沛睿的脸是越来越白。这下瑶也顾不得会不会惊动别人了。随即念诀结印启用七色玄铃。好象知道这玄铃的厉害,被控制着沛睿立马对着自已自残,借此威胁,瑶立时收手,“你想怎样?”

    被 操 纵的沛睿发出了阵阵冷笑,“这孩子的元神就快要散了,要想我从他的身体里出来,我们就谈个条件。”看这招管用也不想逃了,停下攻击,远远的立于对面,目光森冷而贪婪。

    “什么条件?”瑶下垂的右手暗中结印。

    “帮我找一个宿体,我看魔尊就不错。”

    “做梦。”声出同时,手中生成的金光以电闪之速直逼沛睿,黑雾随即从沛鑫眼中突离,瑶左手吸过受击后瘫软的沛睿护在怀中,右手指尖金光再起极速罩向逃窜的魔雾。

    魔雾被困在了金光圈之中。瑶放下沛睿,口中念决,金光圈越收越小。

    “姐姐,你真厉害。”沛睿总算缓过了神,“让你欺负我。”上前踢动如蹴鞠般大小金光圈,抵着崖壁狠狠地踢了起来。里面的黑雾翻来覆去形态万变,看样子很是痛苦。这才住了脚。

    就在沛睿住脚的同时崖壁一声闷响,两人头顶上方有物体极速而下,瑶立时一手勾带着沛睿本能地往后一闪,两人原先站立的地方落下了一道石壁。瞬时,漆黑一片。

    瑶取下头上的珠花,纤指拂上,珠花中的月夜之珠发出了柔和的月白光芒。

    “吓死我了,亏你反应快,要不然非砸成肉饼不可。”沛睿的手在自己胸口拂了拂,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

    “别高兴的太早,”想着刚才法力受制,看着落下的石壁,瑶的心凉了半截,细细地看了一下四周,手指抠开崖壁上的苔藓,“我看我们是出不去了,你刚才踢的那一脚真是准哪!”心里直怪自己起时大意,未曾发现这崖壁其实是墙。

    双方对战,墙上长满了苔藓海草,发现得了那才叫怪。

    “什么意思?”沛睿是一脸好奇。甚至有点小兴奋。

    瑶现在觉得这孩子是一点都不好玩,就是个惹事精,“这是镇魔塔,你刚才是踢上了崖壁上的暗格了,塔门就下了。大殿下。”一声大殿下叫得特别响亮。

    镇魔塔,三界大乱临时关押战俘的地方,玘和众神练就的。争战结束那些个罪大恶极的都被判入了九幽绝境,轻的改过自新后就放了,镇魔塔也空置在了海底。

    一听镇魔塔,沛睿意识到是摊上事了。出不去了。无尽海所有人都知道。只是不知道它的位置。一般也没人会来这深海处。

    “哪怎么办?你这么厉害都出不去了?”这下沛睿是真着急,自己失踪久了,定会遭长辈训诫,处罚,“这下死定了,祖父知道我又乱跑了,少不了又要挨罚。”说着不甘心地对着塔施了几次法,看看不行还用身子撞了几下。

    瑶看沛睿是真急了,轻声安慰道:“别怕,回去的时候我跟你祖父说就好了。”

    “不行不行,要是你将这事说了出去更加不得了。”凑到瑶身边,指着塔门,“姐姐,要不你就试试看。”

    “没用的,你还是过来乖乖地坐这儿,说不定等会就有人过来。”本来这镇魔塔对她来说出去应该不难,可玘偏偏针对她在塔壁下了道结界,防她私放人犯,只要进来她也出不去。

    “要是一直没人发现,那我们不就出不去了。”沛睿是急得直跺脚,“真不该拔那破剑。”

    说话间瑶手中的“月夜之珠”突然暗了下来,塔里顿时一片漆黑。

    这下轮到瑶坐不住了,全身都不舒服,扶着墙,胸闷的厉害,“沛睿,你身上有什么照明的东西吗?”说话都觉着费力,没来由的怕黑。

    “没有。”沛睿可能察觉到了瑶的异样,摸着来到瑶的身边,探到瑶扶在墙上的手,“姐姐,你的手好冰,不舒服?”捉过瑶的手使劲揉搓对着呵气。

    这下瑶觉着天都塌了,脑中闪过一个念头,立时抽手回来,念决起印。

    沛睿反应极为灵敏,一把拍散瑶结印的双手,“不能把定水珠逼出来,它出来你不被淹死也会被冻死的。”

    定水神珠,一种能让凡人都能在海里行走自如的神奇宝贝。用法置于体内,能如鱼一样自由呼吸,衣服见水不湿。当然龙族是不用这玩意,昂的王宫里也用不上。

    伸手不见五指,沛睿虽看不见瑶,但从气息中完全的感受到了瑶此刻的恐惧,“我有办法。”张嘴吐出了一颗紫金色的小龙珠,悬浮在二人身边,发着如烈火般正红的光泽。

    见到亮光,瑶如释重负,“谢谢。”对着沛睿开心地笑了笑。

    沛睿傻了一下,挠挠头,“没事,你不用客气的,这不都是我连累的么。”

    说话间外面传来了一些声响,只是一小会儿就远了,沛睿急忙大叫起来,但一点用都没有,可能这就是屋里和屋外的区别。

    瑶示意沛睿往后退开。手指寒光扫向塔门边沿,塔门上的水草苔藓溅射散开,冷光穿过硬掏出来的半丝缝隙出外而去。

    “这下就听天由命吧!”转头对着沛睿摊了摊了手,“不过你要是不介意让你祖父知道的话,我倒是可以用玄玲试试看。”其实瑶自己也不愿用,要是玘知道了整件事肯定也会说教,拿噬神剑给孩子玩,虽然是被“逼迫”的。

    “玄玲。”沛睿仔细看了看眼前的人,又看了看瑶手腕上的那串七彩琥珀铃珰,“你是岚岕的神尊?”

    “嗯。”瑶眨巴眼睛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