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玄玉奇缘之姻缘劫 > 第十三章 无辜受累
    瑶随即飞身半空,起诀结印,腕上七彩玄玲迸出七道彩光,光芒如练困裹着半空中沛睿变化的蛟龙,轻柔地将之带了下来,落地后沛睿变回了人形。

    瑶扶起沛睿半靠着梅树,细细地查看了一下被毁的双目,“沛睿,你暂却忍耐,七日之内我定还你一双明目。”极致温和,顿了一下,“只是海王问起,你就说是我伤的你,好吗?”

    沛睿是个聪明人,瑶一开口,他即明了,“好。”琴音和祖父本就不和,宿怨颇深,神女是想息事宁人,“我是无意的,你信吗?”儿时的记忆在沛睿脑海划过,心心念念几千年,如今就在身边,可惜双目一片漆黑。

    “我信。”渡了些许修为给沛睿后闪出了梅林,转瞬之间反了回来,手上多了一把神血草,即是瑶草,那草眨眼间在瑶的手中变作了一团轻雾,飘进了沛睿紧闭的双目之中。

    等玘和昂赶到梅林,瑶己帮着沛睿打点干净,没了先前的满脸血污,看上去倒没那么严重了。倚着瑶的肩头。

    “你这是怎么了?”看着虚弱的沛睿,昂立时老泪纵横,单膝跪地,伸手摸着被瑶用丝帕蒙上的双目,“睿儿,你的眼晴怎么了?”

    “海王,是我伤的大殿下。”瑶抢先认了下来。

    “不怪尊神,是我冒犯在先。”这沛睿是个孝子贤孙,怕昂伤心伤身,硬是挤出了笑容,“祖父,我没事的,只是暂时看不见,无碍的。”

    “无碍便好,海王,先把大殿下带回水雲君吧,其中事由稍后再说。”看着瑶一头的湿发,玘已然明白了个大概。

    昂带着沛睿先回了水雲居。

    “瑶,你……”玘看着瑶,心里竟莫名地嫉妒起沛睿……

    “我没事。”浅笑了一下,笑容些许疲惫,经玘身边淡淡的说道:“回吧。”也没多看玘一眼。

    这接二连三的出事,玘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伸手一把把人拉了回来,长臂一揽,深深拥入怀中。

    玘突如其来的反应让瑶不知所措,全身僵直,一双手不知如何安放。

    “没事就好。”手臂不自觉地紧了几分,“我好生羡慕琴音……”羡慕瑶对琴音的维护。

    “……?”轻轻地推开玘,瑶一脸纳闷。

    玘意识自已失言,“方才在水雲居看到玄玲的彩光,就担心你再出事,几个时辰前就被你吓过一回,我好羡慕琴音总能护你周全。”言语极至温柔。

    “你都知道了?”瑶一双星眸里满满的问号,“琰告诉你的。”心想这时间也对不上,不应该。

    玘笑了笑,指着方才沛睿坐靠的那棵梅花树旁,“看看那是什么?”

    草丛里落花下,冰离送的那颗珠子安稳稳地“躺”在那里,只是被沛睿的鲜血沾染了。

    “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说着就欲上前捡回珠子。

    “别脏了手,我来。”挥了挥衣袖,那珠子退去了血迹,自动地飞到了玘的手里,“你呀,总把日子过得跟凡人一般。喏,好生收着。”递珠子的手轻轻地颤了一下。

    “怎么了。” 瑶接过珠子,指尖托着转了转,“珠子咬你了?”也就随口一说。

    “没错,它还真咬了我。”玘看了一眼指尖上残留的星点血迹,是越发的断定这就是弑神剑上的龙眼天珠。

    “ 怎么,逗我很好玩吗?”瑶未曾注意到玘的手指,只是觉着玘是顺口接话说着笑的,把玩着手上的珠子*地回了一句。心情倒不似先前那般阴沉了。

    “逗你好不好玩倒是不知道,但你和沛睿的事我们是都知道了。”琅轩总是神出鬼没地,声落出现在了梅林里,重重地叹了一声,道:“瑶,你被算计了,亏得琴音及时,要不然那被下了药的沛睿还真不知道能否镇得住自己。”

    闻言,玘是一脸阴沉。

    琅玕知道玘的心思,看着玘阴沉沉的脸,他是一脸的不屑,极致地不耐烦,“不用那样看我,我说的并非臆测,瀑泉那边就有活生生地版本,已经被琰和琴音带了回来。沛睿也说明了事情来龙去脉,只是瞒下了琴音一事,现下昂在水雲居大发雷霆呢,要子抒给沛睿个交代,还说要让沛睿娶了瑶,算是给瑶一个交代。说到底这罪魁祸首还不都是你,你下午若要了那堇沁,若不强难着瑶坐你身侧遭人嫉恨,也就不会害得她白白地受了牵连,遭了算计。”

    琅玕早先心仪过瑶,只是后来知道两人是决无可能,也就埋葬了深情,实心实意地将瑶当成了妹妹。出了这档子事,他心里是比谁都窝火。

    一番言辞,听得玘是哑口无言。虽说牵强,但也确实是因他而起。若今晚琴音换成他,他也会毁了沛睿的双目。

    琅玕把沛睿说的简单地复述了一遍后,突然记起了什么,“玘,堇沁给你的那杯茶,你出去的那会儿是不是逼着她喝了。”他了解玘,虽有慈悲胸怀,但也足够冷血,一个予盾的结合体。

    “注意用词,那杯茶本君无福消受,还回去了而已,只是让她别浪费了,何来逼迫。”也挺无赖的。

    琅玕是鸟都不鸟玘,拉上瑶就走,“走,哥给你报仇。”三界中的中立派,老好人,这次是真发火了。

    “不用你来。”一想到这堇沁用心之歹毒,瑶是杀她的心都有,“我自已动手。”孰可忍孰不可忍。

    三人一并回了水雲居。

    刚一进门。

    素堇就拦在瑶的前头跪了下来。

    她很聪明,知道这事只要瑶开恩放过堇沁,昂便掀不了风浪,毕竟堇沁和沛鑫生米己煮成熟饭,也算是一脚己踏进了无尽海,而昂的最终目的是想借这事由让沛睿娶回神女,故而把这沛睿见到瑶的事弄得人尽皆知,对这沛鑫进过梅林却是一字未言。

    “求尊神慈悲。沁儿犯下滔天之罪本万死也难赎其过,素堇也不该为此求情,所幸尊神无恙,堇沁也已自作自受。”说着弱弱地望了玘一眼,“就求尊神慈悲,放她一条生路。”

    她望玘的一眼没有逃过瑶的眼晴。

    “好一句自作自受,你是想帝君有愧疚感,你别忘了那杯茶只是原物奉还,自作孽不可活。”瑶对这素堇本来有几分好感,这下是一点都没了。

    琅玕冷冷地扫了一眼跪着的素堇,接过话头,“这事瑶说了不算,玘,我看就交给琰吧。”拉着瑶就往正厅走。

    素堇双腿跪走,再次拦截,“尊神莫怪素堇厚颜护短,我自小孤苦无依,是姑母将我养大视如己出,就请尊神看在当年素堇娘亲曾帮过您的份上,求尊神慈悲留沁儿一命。”言毕,从髻间拔下一支珠花。

    珠花极其精致,白玉片镶嵌成的白碧桃花,鹅黄色玉丝花蕊中的一颗珍珠是格外圆润光泽。

    瑶接过珠花,手指轻轻拂上珠花,花蕊中的那颗珠子竟然如星如月般闪烁光芒,“素堇,我当年给你娘亲这支珠花,是承诺过答应她所求的一件事,你确定要用在这里。”

    “嗯。就当素堇还姑母养育之恩。”毫无犹豫之色。

    “珠花收回,本尊兑现承诺,你我就此再无瓜葛。”看着下跪着的素堇,不无叹惜。

    素堇祈求地看着瑶,认真地点了点头,“素堇明白尊神的意思,但素堇心意已决。”

    瑶亦不再言语,府身轻柔地扶起素堇。

    “留她一命,免入九幽绝地,其他的你们看着吧。”无奈地苦笑。

    “瑶,你……”琅玕气得直摇头,撇下二人,径自而去。

    素堇喜极而泣。

    “谢谢尊神。”当即跪下,头重重的一直不停地在那里磕,血肉已模糊。其实在她心里也是憎恶堇沁做的事情,当她盘问出,堇沁是知晓瑶酒后沉睡,给沛睿沛鑫两人下药又蛊惑他们同去梅林,她是狠狠扇了堇沁一把掌。亏得一切万幸,要不然这尊神还真是万劫不复了。尊神慈悲,这头磕得血流满地她也难以心安。

    “起来吧!” 瑶扶起素堇,欲言又至。

    玘吩咐门口的仙侍将素堇领去上药。

    素堇走后,瑶卸下伪装,露出了一脸疲惫,对着玘轻声言道:“厅里我就不去了,我去看一下沛睿。”经过这一连串的折腾,对这些人这些事已然生厌。

    “嗯。”玘觉着她不去也好,要是昂提出些什么她也免得尴尬,“去过后,就早些回后院。”柔声嘱咐。

    瑶点了点头,硬是挤出笑容应了一声,一惯的亲和。

    玘的心又被揪了一下,很痛。今晚的事他表面无波无澜,内心早就愤怒到了极点,这就是他作为一个帝君的悲哀,为了顾全大局,处处隐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