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玄玉奇缘之姻缘劫 > 第十二章 无福消受
    水雲居中的各路大神喝过堇沁奉上的碧水春烟后,赞不绝口。海王昂更是并着将这沏茶之人也夸了一番,加之玘先前的一番话,这堇沁是飘飘然然,一双媚眼时不时看向上座的玘。

    片刻后,玘用手指揉了揉额头,轻轻地松了松领口。堇沁将一切看在眼中,“帝君可是乏了,要不要堇沁帮您揉揉。”

    琅玕和琰各自看了玘一眼,琰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玘方才喝过置于桌上的那杯茶。

    “不劳烦姑娘了。”玘浅笑着,道:“本君出去一会儿,稍后就回,诸位自便。”言毕匆匆离去。

    玘是前脚刚走,堇沁是后脚紧跟了出去。

    琅玕深深地叹了口气,唇角浮笑,含糊着嘀咕了一句,“自作孽,不可活。”摇了摇头。

    两人一前一后,玘到了院子一处偏暗的角落边是停下了脚步。

    “姑娘为何一直跟着本君?”转身对着堇沁,言语温和。

    两人距离很近,近得堇沁能够清楚地看到玘那又密又长的睫毛。

    怀春少女,心如鹿撞。

    “堇沁看帝君乏了,又独自出来,怕无人侍候。”娇滴滴,粉面含羞,一双勾人的眼睛顾盼流连。

    “姑娘真是有心之人,正好,本君现下就有一事要姑娘帮忙。”

    “只要是帝君的事,堇沁都愿意。”声娇语柔,媚态尽现。

    “那就好。”也不知什么时候,玘的手上已多了一杯茶,“请姑娘把这杯茶喝了吧。”

    “……这……”花容失色,一双勾人的眼眸瞬时暗淡了下去。心想帝君是早知茶里有药,可她明明看见他喝了下去的……

    “怎么了。”玘的声音一如先前般温和,只是一双眸子却冰冷如霜,“这茶是姑娘方才给的那一杯,只是本君不喜,故而未喝,这茶是好茶,姑娘可别浪费了。”言毕将茶递了出去。

    “……帝君。”颤抖着双手接过玘手中的茶,“……我……”

    “姑娘如此吞吐,莫非这茶里有什么?”冷冽中杀气隐隐,“若这茶里真有什么,按这三界的法规,姑娘恐怕是要被毁仙根除仙骨,贬入九幽绝地。”

    三界的霸主岂能容你如此玷污。

    这下算是骑虎难下了,不喝就等于承认茶里有什么,喝了就是作死的节奏。帝君果然如同素堇说的一般,深沉可怕,想及此处堇沁是追悔莫及,肠子都悔青了……

    “没……没有……”一番权衡后,堇沁是狠了心,闭着眼将一杯茶全数喝下。

    玘冷冷地笑了一声,扔了一句“姑娘自重”便回了去。

    堇沁自已下的药自己清楚,这媚药‘忘心水’本就霸道,更何况她怕帝君修为高定性好,还特意给下了两份,这下好了全让自受了。

    隐隐地觉着药效发作,这下是回不得房又爬了不了帝君的床,只能出了水雲居。幻回狐身,飞快地来到了离水雲居再远的瀑布边。变回了原来的样子,解下衣衫欲进那瀑布的泉池里解解药性。双脚刚踏进泉池子,一个黑影募地向她扑了过去……

    飞泻的瀑布,震耳欲聋,掩盖了一切……

    梅林里。

    月光透亮,风儿轻而无声地拂过花枝,花瓣如雪,幽香入鼻。沛睿被这月下梅花的清姿傲骨深深折服,竟从林子的这头,一棵棵地欣赏到林子那一头。

    “果真名不虚传。难怪人人都说,这水雲居的白梅是三界独一份的,今晚真是不虚此行,亏得鑫弟怕热要来泡凉,要不还真就错过了。”这花赏得是心情大好,沛睿觉着身子也热了起来,摇摇头一阵轻笑,“莫不是这热也能传染?”

    一番自语后。

    远远地对着湖里的身影,“鑫弟,这一湖的凉水可有让你凉爽快了,若是,差不多就该回了。”

    三步并两步地往湖边走,脚下也不知被什么绊倒跟着踉跄了几步。低头细看,脚下踩着一条白色的织锦披帛,心下生疑,拾起后退到了被绊着的地方,一套质地上乘白色织锦衣裙落入沛睿的眼中。哪儿来的女子衣裙?整个梅林里除了自己就是沛鑫,沛鑫先自己到的梅林,想及心凉了一截,拾起衣裙闪身来至湖边欲盘问沛鑫。

    走近了,才看到他一直以为是沛鑫的那个背影。

    湖里弥漫着轻烟薄雾,女子如丝绸般的墨发随意散落,湿答答贴在白玉般的肌肤上,分外的娇媚。水刚没至的肩胛处一只红蝶栩栩如生风致嫣然,浸在水中裹在雾里更是娇美难言。

    看着湖中的背影,想着手中远处拾到的衣裙以及身上那种难以抑制的冲动。沛睿意识到自己和沛鑫以及瑶都被算计了,堇沁的那杯茶……

    身体越发的灼热,沛睿极力地抑制着那股越来越疯狂的欲念。

    他是个正人君子,像沛鑫一样悄声而走他怎么也做不出来。

    “不知尊神在此,沛睿无意冒犯,还望恕罪。”态度恭谦,硬性的抑制,声音显得哑而生抖。

    迷糊中隐约听到尊神二字,瑶慢慢清醒了过来,“暮青?”说着转过身来对着堤岸,“有一个时辰了吗?” 看清后是不由自主“啊”的一声惊叫,身子下意识地往下沉了几分。

    “无耻。”一声喝叱。

    半空人影闪动, 声落,一道冷光从上至下击中了堤岸上的沛睿。在毫无抵御的情形下,这一击差点要了沛睿的性命,接二连三地吐了好几口鲜血。

    琴音从天而降,侧身单手结印,湖水立时升起,环砌如墙,衣裙飞起穿过水墙而入……

    琴音一步步地走向被击中倒地的沛睿。

    “……魔尊请听我解释,……事情……并不是你想得那样的。”吐字都已费力,沛睿看着盛怒的琴音步步逼近自己,无半点招架之力,“我是无意的……”这事还真一句两句说不清楚。

    此时的琴音已是盛怒之下,怎么可能听得进去。“什么是我想的?听你解释?你是无意的,手里都拿着人家的衣服了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极致的凤目冷冽阴沉,“本尊不要你的命,今儿个就要了你的这对色眼。”指尖寒光浮现。

    “琴音不可。”水幕骤落,瑶飞身上岸掠向沛睿,同时,手上结印,一道金光罩向己无还手之力的沛睿。

    琴音另手迅速单掌直劈沛睿身旁,硬生生地震开瑶和那道金光,指尖那道森冷白光,以电光火石之速划向靠在梅花树上勉强支撑着的沛睿。

    所幸的是琴音出手阻了一下瑶,对沛睿出手的力度似乎弱了许多。

    一声凄厉,被夺了双目的沛睿疼痛得幻回龙形,腾空而起游走挣扎。霎那,风雲骤然电闪雷鸣……

    同一刻,瑶疾速地靠近了琴音,琴音始料未及,就这样被瑶暗算了一次,昏睡了过去……

    月白的身影一闪,琰第一个来到了梅林,暮青随后……

    瑶庆幸来的不是昂,“琰,帮我把琴音带走。”来不及多作解释。

    琰看了一眼半空翻腾的蛟龙,立时明白,犹豫一闪而过,便和暮青带着琴音隐迹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