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玄玉奇缘之姻缘劫 > 第十一章 一箭双雕
    水雲居前院一间厢房里,沛睿是安安静静地坐在一侧茶榻上拿着书翻阅。边上,沛鑫仰靠在另一侧,双手垫在脑后,晃荡着二郎腿,百无聊赖。

    一阵叩门声。

    “谁?”沛睿放下手中的书。

    “大殿下,是我,堇沁方才在园子里言语上冒犯了二殿下,过后思起觉着自己实在是无礼,现在特来道歉,望两位殿下开个门,让堇沁道个歉。”听起来是诚恳非常。

    沛睿起身开了门,堇沁端着一盘子入了屋里,那盘子里搁着两杯茶。

    沛鑫仍是方才一般姿势,晃着长腿,不理也不睬。

    “二殿下莫不是还在生气。”笑了笑,放下茶盘,走上前施了一礼,“请二殿下恕罪,堇沁一时妒心,说了不该说的冲撞了殿下,请二殿下您大人有大量,喝了这杯茶,就算愿谅堇沁这一回。”言毕,端上盘子里的一杯茶恭敬敬地递上。

    “鑫弟。”看着沛鑫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沛睿拿起几上的书拍了一下沛鑫晃荡的腿。

    沛鑫看了一眼沛睿,对着堇沁也没好气,“好了好了,看在我哥的面上这事就算过了,原谅你了。”接过茶杯,仰头喝尽。

    堇沁开心地笑了一下,“谢二殿下大人大量。”转身端起另外一杯递于沛睿,“堇沁谢谢大殿下。”

    沛睿接过茶杯,“仙子客气了。”说着将茶搁于几上。

    “大殿下唤我堇沁就好。”顺手又将几上的茶端了起来,“这是我大伯庄子里的碧水春烟,殿下趁热尝一口,看看比不比得帝君的绮雲茶。”堇沁两眼笑眯眯地看着沛睿,一脸诚意。

    盛情难却,沛睿接过茶杯,掀起杯盖,杯中水气袅袅婷婷升气真如那阳春早晚的朦胧烟雾,轻浅地尝了一口,“果然是好茶,掀盖后春烟袅袅,茶水色泽清碧盈透,口感极佳,茶好名字更好。”沛睿是真心赞叹。

    “比之绮雲茶可有逊色。”堇沁是开心极了,笑靥如花。

    沛睿端着茶又喝了一口,“茶虽不如绮雲清香,但茶色略胜一筹,口感都是极好,各有千秋吧。但总体来说姑娘的茶稍胜一点。”笑了笑,“就这名头很是贴切,也非常好听。”

    “大殿下真是有趣之人。”说着欠身施了一礼,“那堇沁就不打挠俩位了。”

    沛睿礼貌地点了点头。

    堇沁行至门口,顿了下,好象想起了什么,遂转身,微笑,“大殿下,可知道这水雲居有片白梅林。”

    “……姑娘这一提,我倒想起了,听说这片梅林四季常开,花色白中透碧花香也比寻常的梅花更幽香沁人。可惜还未曾过去。”脸上不无遗憾。

    “大殿下也爱梅花。”

    沛睿浅笑着点了点头,“无尽海如魔尊的幻海一般种不了梅花,这没有的东西也就越发使人觉着爱惜。”

    “那大殿下何不现在就去,这月下赏梅可是别有一番情趣,夜间那梅花的香味反而会更加浓郁。”

    “沁儿。”外面园子里传来女子轻唤之声。

    “大殿下我该走了。”说话间迈出了房门。

    沛睿非常礼貌的送至廊下,素堇亦从园中寻了过来,两人照面各自行了礼。

    “沁妹,韶华说大伯有些醉了,在厅里扯着神主胡缠,还非要你沏茶过去。”素堇向来中规中矩,遇上这等事也难为她会着急,言毕对着沛睿又施了一礼告辞而去。

    这素堇清丽温婉大方得体,和这堇沁刚好相反。沛睿瞧着这俩这姐妹走远后的身影,浅笑着摇了摇头。

    “走了。”这沛鑫终于肯从榻上起了来,顺手捡了块糕点塞进嘴里,出了房门。

    沛睿笑了笑,“走了,她是怎样得罪你了,能让你这样臭脸。”转身,对着靠在廊柱上一个劲地用手扇风的沛鑫,打趣道:“你平日里对那些莺莺燕燕的风度都到哪去了。”

    “别提了,那女人就一嘴欠的。”说着把自己胸口的衣襟敞了一点,“哥,你不觉着热吗?”

    “没有呀,你很热?”看着沛鑫这敞衣露胸的,沛睿不无责怪道:“席间让你少喝点,你偏不听,今晚的酒都是从岐灵送来的,歧灵地处寒冷,那酒本来就有温血驱寒之效,再加上我们蛟龙族的体质,你不热倒是怪了。”

    “哥,你看现在还这么早,这也睡不着,要不我们就去那梅花林吧,听说那里有一弯泉湖,我去凉快凉快,你也顺便去看看。”

    “这大晚上的,不去了吧,再说过会祖父来了要是看到我们不在,怕是又要责备了。”

    “哎呀,这老爷子那有这么早就回的,走吧走吧,”说着,两手推着沛睿就往外走,“我们去去就回,我都快热死了。”

    这沛睿被这沛鑫是推着出了水雲居的门。

    前厅。

    昂对琰和玘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琰是不咸不淡作陪着,上云偶尔插上那么几句。

    子抒喝得已是满面通红,“老夫是早就听说,空灵谷的妖神是酒中神仙,千杯不醉,起先我还不服,认为那都是些不会喝的吹得,今日看着这神主的酒量,小老儿算是彻彻底底的服了。”说着起身就坐到琅玕身边琴音的那个位子上,竖着个大拇子在琅玕面前晃了晃,“酒逢知己千杯少……来,接着喝。”

    显然是喝大了。

    琅玕是一脸的笑意,身子懒懒地倚坐,“来,喝,这酒逢知已千杯少,那今儿个,子抒还真得喝够这千杯,方不负了这知已二字。”拿起白玉壶又往子抒的杯里倒满了酒。

    “服,小老儿我是真正的服了。我是喝遍了三界都没找着个对手。来来来,神主,咱俩接着……喝。”手哆嗦着拿起酒杯将杯中一饮而尽。打了隔,手抚了抚胸口,双腿是打飘着站了起来,“帝君,小老儿失礼了。”

    “真神,那里的话,本君早就说过,这是水雲居,大家随意自在便好,没什么失礼的。只是你还能喝?”玘端着一 张 万年万事不变的脸。

    “……没事……没事,……还能……喝……喝它个千杯……百杯的。”嘴巴都不利索了。

    门外一道红影袅袅婷婷地走来,后面跟着一端盘子的小仙。玘抬眸望了一眼,这一眼刚好碰上了来人那双勾人的眸子。玘是自嘲地笑了一下,心想自己是否也喝多了,见着红衣就认为是瑶。可在堇沁的眼里,帝君这浅然地一笑是冲着自己的,不由得春心荡漾,越发地娇媚做作起来。

    “帝君万福金安。各位尊神万福。”千娇百媚的施了一礼。“大伯爱酒,每回必醉,沁儿来时就给他老人家备了醒酒茶,也给各位尊神沏了一杯。”

    堇沁从仙婢端着的盘子里端起了一杯茶水,袅袅娜娜地走到玘的面前,恭恭敬敬递了上去,“请帝君用茶。”声娇语柔。

    “有劳了。”玘淡淡地说了一句,接过了茶杯,揭开杯盖,望着这杯里的茶水,脸上一脸浅笑,端着喝了一口。

    “嗯,好茶,”声音愉悦,“不但茶好,姑娘这沏茶的手艺也真是了得。”

    只是谁也未曾察觉那双眸子中一闪而过的冷冽。

    这边,走在前面的沛鑫觉着是越来越热,驻足回头,“哥,你快点。”看着落在后面不紧不慢走着的沛睿,他是耐不性子了,“我先走了,真是热死了。”心里也不曾觉着奇怪。  风驰电掣,转眼就到了梅林,果然如那堇沁说得一般,皎洁的月色下梅花别有韵味,幽香浓郁。只是沛鑫才没这种风趣,更何况他急着下湖解热,风似地穿过密层层的梅花树来至湖边。

    此时的沛鑫已热得如同火烧一般,身体里每根神经都极其难受,又如万千条虫子在噬血、爬行。感觉难以言语,这才觉得不对劲。心里暗骂了一声“该死”抬脚就往湖里走。这时,眼角的余光仿佛看到了什么,凝神定睛,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沛鑫已然看得清楚,湖里的确有人,是岚岕的神女.瑶,看样子已是入定。

    沛鑫是再也不敢看瑶一眼,怕自己会失控,“堇沁,你这该死的贱人。”心里诅咒着,强抑着欲      念,急速地退出了梅林。看到沛睿已近梅林,在道上稍停了一下,若有所思后绕道避开沛睿疾风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