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玄玉奇缘之姻缘劫 > 第十章 祸起萧墙
    前院园中。

    一众散仙魔妖分散在园中各处,各自互相攀聊。从宴席下来的沛睿领着沛鑫是早早地回了自己的厢房,可这二王子向来是热闹惯了,在房里也是坐不住,闷了一会儿,就独自出了房。

    “沁儿妹妹,好久不见。”沛鑫看着独坐一边的堇沁是一脸的笑意,这位二王子是出了名的好色。

    “噢,我当是谁叫我呢,原来是二王子殿下呀。”堇沁,子抒的侄女。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发愣,你那好表姐素堇呢?怎么没跟你一块。”说着就蹭在堇沁的身边坐了下来,一双眼更是不安份地紧盯着这低开的领子。

    “殿下真是好生大胆,你就不怕被人瞧见,辱了你无尽海的清名。”声娇语柔说不出的妩媚,不过身子倒是在沛鑫坐下的那刻就离了出去,落坐到了旁侧。

    “哟哟哟,这不是没攀上高枝么,就不必装金贵了。”手是不安份地伸了出去,英俊的五官显尽了流气。白生了一副好皮囊。

    “呸,你少埋汰,本小姐我本来就金贵。”微眯着一双勾人的媚眼瞟了一眼沛鑫,不屑轻蔑是写尽了一脸,朱唇挽笑,“我跟你不一样,只要帝君一日未娶,噢……不是,就算他娶了我也照样有机会。倒是你,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沛睿入岚岕,看着他成神看着他继了王位,你是什么机会都没有,你还以为你自己金贵吗?”

    “……你……”一张俊脸从流气变到了满脸紫绀。

    “殿下,你也不必生气,堇沁说得都是实话。你和大殿下是同年同月同时出生,可偏偏你样样要落于他之后。”从鼻孔里轻哼着笑了一声,“殿下,您也真该为自己谋划谋划,以你二殿下的才智,容貌,你那样输给大殿下了,无非就是他大殿下是正房所出。”说着说着“唉”地叹了一口气,“你说这老海王也真是糊涂,这庆王子和两位王子妃都幻灭了,他还计较个什么嫡出庶出的。”

    庆是昂的独子,遭劫离了他后,昂是既当祖父又当父母的把这俩兄弟抚养成材,白发人送黑发人,说起来也是辛酸一把。这也是昂盘算着让沛睿娶瑶的原因之一,当然更多的是为他一族在三界的地位永保以及其他更多的,他想要得到的想要超越的……

    这也就是妖魔不尽坏,神仙未必都心善。

    “这是我们自家的事,用不着你来啰嗦。”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这沛鑫是狂妄好色,但也相当的聪明,和沛睿和昂的感情还是深的。

    “你敢说你对神女就无半点想法,别到时人家真成了你嫂子,你再来后悔莫及。”眼看着盘算落空,堇沁狠狠地再添了一把,心想只要这沛鑫今晚做出点越矩的事来,那这神女是入定了无尽海,那自已离帝君也就更近了一步。

    “哼,你是眼红帝君处处护着尊神,而拒了你姐妹俩,心生嫉恨才挑拨我们兄弟祖孙的情份,素沁你以为你有多聪明。我也不妨实说,对神女我确实有过非份之想,像她这般的倾城绝世又温柔善心,哪个男人不想。”沛鑫也学着堇沁那样叹了口气,“只可惜啊,我那兄长对神女是情根深种。我沛鑫虽好色,但也不致于要抢兄弟的女人。”从鼻子里哼着笑了一声,一张脸凑近堇沁的耳根,深深地吸了吸,“好香,……堇沁你的盘算怕是要落空了,哈哈哈哈……”嘴皮子也是相当的厉害。

    说完后,沛鑫是悠悠荡荡地离去了,留下堇沁是咬牙切齿……

    后园园中,瑶独自坐在回廊下。

    园子里静静地,风亦轻柔,墙角紫竹叠影摇曳,花草在皎洁的月色下更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样的美。

    “神尊。”暮青端着一盘糕点从前院过来,“帝君说您晚饭没怎么吃,嘱咐厨房做了这些糕点,让我送过来给您。”

    蜂蜜果子糕,糕点做得非常别致新颖,白黄青三色大小匀均,每块面上雕着白碧桃花,花姿各异栩栩如生。

    瑶冲着暮青笑了笑,“他有心了。”接过暮青手中的盘子,看着这精巧的糕点忍不住闻了闻,“嗯~好香,我还真有点饿了,走,跟我进屋。”说着起身就往厢房走去。

    “尊神。”暮青想到临来时帝君的吩咐,立时叫住了瑶,“帝君说下午跟您说的话是认真的,让您今晚就在他的寝房安歇。”

    闻言,瑶怔了怔,转头,眨巴着一对如星的眸子看着暮青,脸上郁闷诧异轮番着过,微张着嘴想说点什么来着硬是说不出来……

    样子别提有多逗。

    看着这尊神这番可爱模样,暮青是忍俊不禁,“帝君说等会儿魔尊回来了,他和琅玕,他们三个就在您隔壁的厢房打坐一宿。”

    瑶“噢”了一声,俩人进了房里,围着桌子坐了下来。

    “三个?那圣尊是要回岐灵。” 瑶随口问了一句。糕点精致得她不忍下手。

    “圣尊是书虫,八成是要泡在书房了,琅玕说好端端的聚会都被他们给搅了,所以呀都不回,等明日他们一走接着尽兴。”说着从盘子里捡了一块蜂蜜果子糕递给瑶。

    瑶接过糕点尝了一口,连连点头,“嗯,松软香甜,真是不错,比天玄的手艺好多了,九重天的厨子都这么厉害吗?”

    暮青笑了笑,“今日个九重天的厨子没来,韶华去岐灵带了几个过来。”

    “怎么好手艺尽出在了岐灵,有会做衣的巧手,又有这做得美味的能手,这琰的日子过的定是不错。”说着一块糕点己全部下肚。

    暮青递上了第二块。

    “尊神,那个衣服的事,我……”暮青怪不好意是的。

    “衣服……噢,就那领子。”笑了笑,“你说我怎么罚你才好?”假装着一本正经的看着暮青。

    “尊神怎么罚我都没关系。”见架势暮青立马跪了下去,“帝君也让我跟您领罪来着。”声音是越来越小。

    暮青一跪,瑶是没了一点逗乐的兴致。轻叹了一声道:“暮青你好无趣啊!我才没那么小气,不怪你的。”一脸无趣加失落,拉着暮青坐回了原处。 摇了摇头,“开个玩笑都能让你跪下来,这日后如何在空灵安生?”给自已倒了杯茶水,顺便也给暮青倒了一杯。

    暮青接过茶后低头不语。

    瑶笑了笑,“好了,不说了,这么好吃不吃就负了那厨子的好手艺了。”拿起一块,示意着暮青张嘴“啊”,一把塞在了暮青的嘴里,笑得如孩子一般,“琰真是好有口福。”

    看着眼前明眸璨笑的瑶。暮青霎时被感染,心想这神女如此可人,怪不得魔尊痴心苦等帝君为她情根深种。

    “味道果然美妙极了”暮青细细的尝了尝蜂蜜果子糕,“是尊神您有口福。”

    “此话怎讲。”这第三块已拿在手上。

    “韶华说这是冰离做的。”暮青细细看着手中的果子糕,“尊神你说这冰离是放了什么,没看到丁点果子,这糕吃起来却是果香浓郁……”

    瑶傻傻的看着手中只剩下一半的果子糕,木木地说着,“他不会是放了果子酒吧。”脸上红晕微染,双目已有些许迷离。

    “啊!这可怎么办?”暮青见过瑶酒醉的样子,跟眼前的样子十分相似,只是没有睡着而已。

    暮青已着急得不行。

    “无妨,他做到糕点里的量想必不会很多,现在也就稍觉困乏而已。”说着起身就往外走,到了门口又停了下来,转身,“记着不要告诉玘,免得他责怪冰离,我去梅花林的池水里散散就回,要是一个时辰后未归,你记得来寻我,切莫声张,若被有心人知道,冰离就入不了岚岕了。”

    “嗯,那尊神自已小心。”暮青点了点头。

    在瑶开门出去前的一刻,有个人影俏俏地隐匿而去,只是瑶已是微熏,暮青急得无主,两人都未察觉。

    水雲居前院今夜是好生热闹,前院的东西两侧厢房里是灯火通明,人影簇簇,时不时传出笑语欢声。

    瑶怕撞见旁人,出门后即从后院偏门绕道到了梅林,整个人亦是迷迷糊糊困乏得不行,除却衣裙就往这湖里下了去,幸好这三四月的湖水亦不是很冰,虽有些凉倒也能够忍受,闭上眼睛心想着幸亏吃得不多,过个个把时辰被这湖水的清凉浸透了,自然也就酒意全消了。

    果子酒糕酒劲倒不厉害,奈何她是沾不得酒,过了一会儿,还是耐不住困意靠着堤岸浅睡了过去。

    梅树后那道尾随而至的黑影无声地闪出,瑶的衣裙缓缓地飞起落在了那最远处的梅树后。黑影随即悄无声息出了梅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