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穿越历史 > 娇公主与莽驸马 > 69 孩子
    次日一早,天还没亮,闫默就下山了。

    洗漱过后,林芷兰来寻褚清辉一同用早膳,“昨夜听到几声马儿嘶鸣,可是京中出了什么急事?”

    “哪有什么事,是先生来了,方才一大早已经下山回京。是不是把你吵醒了?”褚清辉关切道。

    林芷兰笑道:“那会儿我还没睡下呢。表姐和表姐夫感情可真好,一日都分开不得。”

    紫苏正给两人盛粥,听她这么说,忙附和道:“昨晚奴婢也说了一样的话,被公主当成嚼舌根的坏丫头,如今表姑娘也这般说,可见奴婢说的没错。”

    林芷兰捂着嘴,“你一句话就说到了点上,难怪表姐要恼羞成怒。”

    褚清辉瞪着两人,“好哇,你们竟然连起手来欺负我。要不要我给妹夫去一封信,就说表妹夜里孤枕难眠,让他也连夜上山来找找你?还有紫苏,咱们十几年的情分,却没给你找个小郎君疼你爱你,倒是我不够称职,你且安心,此次回京,我立刻就着手张罗此事。”

    紫苏忙把一碟新鲜的桃花羹递到她手边,讨好道:“奴婢还想长长久久在公主身边伺候呢,求公主饶我一饶。”

    “不饶了,不饶了,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还是早点嫁出去好。”褚清辉摆着手,煞有其事。

    林芷兰扑哧笑出声,“不知道的听表姐这么说,还以为紫苏是你的女儿。”

    紫苏忙忙摆手,“表小姐可别折煞了奴婢。”

    “不过一句玩笑,怕什么。”褚清辉轻拍她的手,“好了,如今既不在宫里,也没在府上,不必这么拘束,你昨晚守了夜,眼下叫别人来伺候就是了,你也赶紧下去吃点东西,省得一会儿就凉了。”

    “是。”紫苏退下,又有别的宫女上前伺候。

    褚清辉慢慢舀着桃花羹,一朵朵桃花在碗底绽放,娇艳逼真,栩栩如生。“这样的好春光,可惜含珺不能与我们一同欣赏。”

    “她如今正当忙吧。”林芷兰道,“记得我那会儿行笄礼之前,可是被引教嬷嬷磋磨了好久。”

    褚清辉点点头,“等过几天回去,我就叫人把生辰礼送到她府上。”

    “我的也准备好了,表姐何时要送,知会我一声。”

    “好。”

    林芷兰细嚼慢咽吞下一口粥,似是想起什么,试探着问道:“当日表姐把含珺送的夜光杯给了太子表哥一只,表哥可曾说什么?”

    一说这个,褚清辉就皱眉,“不理哥哥了,跟个闷葫芦一样,行不行也不给人一个准信。好在含珺过后不曾问我,不然我都不知该如何回她。”

    林芷兰便知道了太子的意思,转而劝她:“当日这么做,本不过就是为了试探,探不出什么实属正常。况且你也知道含珺的性子,她怎么可能会因这个怪你。想来表哥跟她无缘,待回京,我就找去找我娘,让她探探大娘的口风,我那堂弟与含珺同岁,两人看来也是匹配的。”

    “那我也找母后探探几位亲王妃的意思。”褚清辉不甘落后。

    林芷兰放下筷子,忍不住笑道:“方才还开玩笑,说紫苏是表姐的女儿,如今咱们二人你来我往的,似乎又把含珺当成了自己的小辈。”

    褚清辉也笑,“她可要叫我一声表姐呢,可不就是小?咦,你怎么只吃那么一点儿?不合胃口吗?”

    她看了看林芷兰面前的碟子碗筷,她就用了小半碗粥,几块梅子糕,一个春笋卷。

    褚清辉自己食量也小,如今在闫默的管教下,已经慢慢上涨成跟普通人一般,林芷兰刚才吃的,才只有她的一半。

    宫人端来茶水,林芷兰漱了口,摇头道:“这几日早上起来,都觉得胸口闷闷的,吃不下东西,到中午又好了。”

    “是不是受寒了?怎不叫大夫瞧一瞧?”

    “又不是什么大毛病,也没有哪里不舒服,不必劳师动众的。”林芷兰不以为意。

    两人说话间,紫苏用完早膳又回来,恰好听见林芷兰先前那句话,便上了心,走上前道:“表小姐除了晨起食欲不振,可还有别的症状?”

    林芷兰认真回想,一时说不出什么。

    褚清辉忙问紫苏:“怎么,难道当真是什么病症?”

    紫苏轻笑道:“公主莫担心,未必是病症,或许是件喜事呢。”她又看向林芷兰,“表小姐最近可爱吃些酸的鲜的、闻不得鱼腥味?”

    这么一问,便已经十分明显了,林芷兰心头一跳,迟疑着不敢相信,“有是有,可……会不会只是巧合?”

    “巧不巧,找大夫来瞧一瞧不就知道了,若是真的,这种事可不能耽误。”褚清辉等不得,立刻就叫宫女去将随行的太医找来。

    诊断过后,果真是喜脉,只是月份还小,并不明显。

    林芷兰怔怔坐着,一时回不神来。

    褚清辉打赏了太医,回过头来看她,喜滋滋道:“果真是个好消息,今日这件事,紫苏是头功。快,还得派个人给妹夫传信呢。”

    “别……”林芷兰听见这话,有了反应,忙阻止,“表姐,太医会不会……诊错了?”

    “怎么会?”

    林芷兰拉着她的手,“可我心里有点没底。”

    自她成了亲,还没有过这样茫然无措的时候,褚清辉忙安抚道:“那就先不和表妹夫说了,咱们立刻回京,再找几个大夫确认一番,好不好?”

    林芷兰缓缓点了点头。

    原本她们准备再在别庄里逗留一日,此时马上就收拾了行装,褚清辉特意命人在马车里叠上一层又一层的锦垫,唯恐林芷兰受了颠簸。

    褚清辉直接把林芷兰送到了张府,让张家人去请几个大夫,只说林芷兰在山上吃坏了肠胃。

    三个大夫诊断下来,除了一个诊不出什么,另外两个都说是喜脉,如此才真正定下心,将这个好消息告知张府众人。

    张家人一派喜气洋洋,立刻派人给亲家递信,又命一个下人在宫门口守着,只要张志洲一出来,就让他马不停蹄往家赶。

    褚清辉一直陪着林芷兰,等用过午膳,看着她睡下,方才回公主府。

    夜里闫默回来,见她已经回了府,有些惊讶。

    褚清辉叫人打水给他洗漱,一面把今日的事说来。

    “真没想到,表妹这么快就要当娘了。”她回想一番,两人小时候手拉手一块儿玩耍的场景,似乎才在昨日,一眨眼,连孩子都要有了。她忍不住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肚子。

    闫默洁了面,转过头来,正好看见她的动作,“怎么?”

    褚清辉摇摇头。其实,今日看见表妹和张家人的喜悦,她有点羡慕。但若往深了想,如果眼下自己有孕,她真的做好迎接一个新生命的准备了吗?她真的能够当好一个母亲?像母后那般,像姨母那般?

    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宠着她,纵容着她,若反过来,叫她去疼爱一个孩子,叫她为一个孩子负起责任来,能否做到?

    她心里没有底。

    记挂着这件事,褚清辉一整个晚上都有些心神不属。

    “在想什么?”睡前,闫默问她。

    褚清辉在他怀里支起脑袋,“先生想不想要个孩子?”

    闫默摸摸她的头,“不急。”

    “可是表妹和妹夫成亲比咱们晚,孩子出来的比咱们早。先生之前说我还小,实际上我比表妹大几个月呢。”

    闫默沉默着,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她的背。正当褚清辉以为他不准备再说话,被他拍的昏昏欲睡之时,却听他道:“我的母亲是难产而亡。”

    褚清辉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她从未听闫默说过过去,只有当初定下他为驸马时,父皇曾调查过,知道他是个孤儿,自小被上清宗收为弟子,除此以外一无所知。

    开了头,后面的话就好说了,闫默缓缓道来。

    他记事早,三岁时的事情还记得,那时候他娘说要他她添个弟弟妹妹,结果却难产了,一尸两命。

    第二年,他爹给他娶了后娘,很快有了新的弟弟妹妹。家里生计困难,人口越来越多,渐渐的,那家中没了他的立足之地。

    六岁生辰那天。他爹将他带去深山,说要打一只狍子给他做生辰礼,却将他丢在水潭边,再没有回来寻找。

    回家的路他记得,但他并没有往回走,成了个无家可归的小乞丐,两年后才被师祖捡回上清宗。

    屋内十分安静,唯有烛光跳动,闫默的语调不紧不慢,语气平平淡淡,似乎只是在说别人的故事。

    褚清辉却忍不住抱紧了他,眼眶发红,“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先生,太过分了。”

    闫默亲吻着她的额头,反过来安慰她,“早已过去,不必在意。”

    “先生还记不记得他们在哪里?我、我要找人把他们打一顿。”褚清辉带着鼻音赌气道。

    闫默轻轻吮去她眼角一点泪珠,“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人,不值得动气。”

    褚清辉闷闷趴在他胸口上,过了好一会儿,轻声问道:“先生是不是怕我也……所以才暂时不想要孩子?”

    闫默点了点头,直言不讳,“怕得很。”

    “我记得当初母后怀小恂时,太医曾说过,难产之人,有些是母体本身不够健壮,有些是孕期进了过多的补,导致胎儿太大,剩下少数才是出了意外状况。我现在身体比以前好多了,等我再好好养一养,我们再继续考虑这些事,好不好?”

    闫默不置可否,只道:“日后再说,睡吧。”

    褚清辉也没要他立刻给个准信,况且她自己都还没做好准备,这个话题便暂且揭过。

    次日去给皇后请安,皇后也听说了林芷兰有孕之事,从宫里赐下不少补药。

    她见褚清辉兴致不高,以为她是看林芷兰怀了孕,自己没有心下失落,便安慰道:“你还小,与驸马成亲不到一年,此事慢慢来,不要着急。我和你父皇自觉还年轻,可一点儿也不急着抱外孙呢。”

    “我没着急,只是……”褚清辉想了想,把昨夜与闫默的话说给皇后听,“我瞧先生的意思,似乎以后也不准备要孩子。”

    皇后听后,沉吟一声,缓缓摇头,“这是驸马心头上的一个结,恐怕没那么容易解开,总需要一些时日。好在你还年轻,有的是时间慢慢化解,切记不要将驸马迫急了,他会有这些忧虑,归根到底,还是看重你多于孩子。”

    褚清辉点头,“我晓得,其实我自己都还不知如何做个娘亲,要是眼下真有了孕,恐怕我比先生还要手足无措,还要心慌。”

    皇后轻声笑道:“初次做爹娘,谁都是新手,没有经验,一点一点学就是了。如今芷兰有身孕,又在前三个月,胎位还没坐稳,你要小心些,这段日子别总上门找她玩耍了,张家的人不敢拦你,可见芷兰跟你出门,心中肯定是要着急的。”

    “这个分寸我还是有的,母后放心就是了。”

    “那就好。”皇后道,“对了,秦将军家那位姑娘是不是马上就要行笄礼?去年他们一家人回京,我还答应了秦夫人要给她的姑娘赐婚,不知她们相看的如何了?”

    褚清辉忙道:“我正要请母后帮忙呢。母后不知,那些人惯会捧高踩低,如今去含珺家中提亲的,竟没有一个像样的,我和芷兰看不过眼,打算替她牵牵线。芷兰那儿有个人选,是她的堂弟,威远侯长孙,母后你帮我想想,咱们皇家那些宗亲里,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皇后笑道:“你如今还当起月老来了,也罢,那秦姑娘确实乖巧懂事,我瞧着也喜欢,便帮你留意留意就是。”

    “多谢母后。”褚清辉喜道。

    与皇后一同长大的柳姑姑,因兄长去世,月前已经带了其尸骨回故乡安葬,如今皇后身边可以说话的人更少了。褚清辉一直陪着她,直到傍晚方才出宫。

    出宫之时,遇上巡逻的侍卫队,她无意看了一眼,见张志洲赫然在其中,只是一张脸上却挂着傻笑,仿如在梦里,还未睡醒,人家巡逻,他也巡逻,却时不时就踩了前头人的脚跟,要么就突然停下来,站在原地笑出声,害得后边的人差点撞上他的背,且看与他同队之人的表现,似乎已经习惯了。

    褚清辉瞧着挺有意思,将此事记下,想着以后拿来取笑。

    天气一日比一日暖和,秦含珺生辰在五月份,她的笄礼没什么人在意。虽有昌华公主送礼,可那些自诩高门的,嫌她不过是个武夫之女,行事鲁莽,不是贤妻之选;那些地位低的,倒是想要攀高枝,可有一个布政司参议前车之鉴,也不敢轻易出头,前来观礼不过寥寥数人。

    仪式快要结束时,府里却来了几名内监,竟是为太子送礼而来的,所赠之物并不多,只有一支白玉簪,一件白狐斗篷,却足以叫满座之人哗然。

    谁不知太子如今年过十六,房内却没有一个伺候之人。去年中秋节之后,皇后似乎有意为太子选妃,可惜后来京中流言喧嚣尘上,许多贵女牵扯其中,此事不了了之。当时被殃及的,就有这一位秦将军之女。

    须知太子至今也不曾与哪一位大臣之女走得近些,唯有当初沈家小姐与太子似乎有捕风捉影之事,却也没有得到证实,如今却公然派出身边的公公,为秦将军之女生辰赐下贺礼,怎不叫人震惊?

    在场之人个个都是人精,一时间脑中已经闪过了十七八个念头,但不管心里如何沸腾,面上都含着笑,若无其事的与秦夫人你来我往,试图探出一些消息。

    可怜秦夫人也是被震惊的一员,哪里晓得其中缘由?

    众人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却又一时间摸不准宫里到底是什么意图,不敢将秦夫人逼得太过,虽不甘心,也只得一一告辞。

    等这些人出了这道门,恐怕整个京城都要议论起此事了。

    客人一走,秦夫人便瘫坐在椅子上。

    秦含珺给她端了一道茶,担忧道:“娘,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

    秦夫人转头看着她,忽然紧紧抓住她的手,“含珺,你和娘说实话,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太子——”

    秦含珺忙道:“娘,我与太子什么事都没有。”

    “那为何……”

    到底是为何,其实秦含珺自己也不知。

    当初公主虽说要替她送礼给太子试探一番,实则谁都知道此事没有准数,也不会有结果。

    事实确实如此,三四个月过去,宫内并没有一点消息。她原本还有些忐忑,毕竟无论如何,自己送出的礼到了一个陌生男子手上,总归不太妥当。后来渐渐淡忘,又听说每年太子生辰,收到的贺礼不记其数,一般人送的礼,连给太子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她便彻底安了心。

    哪里料到,当所有人都已将此事揭过的时候,突然又有了这一出。

    她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原因说得通。当初太子生辰,她奉上贺礼,如今她生辰,太子礼尚往来,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见秦夫人忧心忡忡,她便把这个理由说了。

    秦夫人眉头紧蹙,追问道:“果真只是如此?”

    “果真如此,娘,您就放心吧。”

    秦夫人久久不语,许久后叹了口气,“含珺,你……要知道,太子那样的人品,不是咱们可以肖想的。原本你和昌华公主交好,娘就担心你失了分寸。好在公主抬爱,又亲切宽和,可再怎么样,咱们都要牢记自己的身份,万不可有非分之想。太子生辰,你送礼之事,其实已经算得上出格。若叫外人知道,媚上的流言都能把咱们秦府淹没。娘只想要你一辈子平平安安和和乐乐,你答应娘,好不好?”

    秦含珺连连点头,轻声道:“您放心,这些话我都记得。”

    秦夫人抚摸着她的脸庞,叹道:“去吧,这阵子也够累了,好好歇歇。”

    “是,娘也要好好歇一歇,不要再为这些事烦恼了,外面的流言咱们不去管它,过一阵子自然会消散。”

    “娘知道,去吧。”

    秦含珺回到房里,今日所收到的礼物也都在她房中,太子赐下的就摆在桌子正中央。

    她身边的丫鬟芍药围着桌子转了一圈,想摸又不敢摸,只拿一双眼神膜拜,忍不住惊叹道:“小姐,这真是太子殿下送给你的?我没做梦吧?”

    秦含珺看了一眼,苦中作乐:“做没做梦,你掐自己一把不就知道了?”

    “哎呦,好疼……”芍药果真听话的在自己大腿上拧了一把,眼泪汪汪道:“不是梦。”

    秦含珺哭笑不得。

    “小姐你瞧,这支白玉簪子像不像去年冬天,你丢在雪地里的那一支?”

    秦含珺探身仔细看了看,摇头道:“不像。”虽也是白玉簪,可两支的材质、做工都天差地别,无可比较。

    芍药还要再说,她摇摇手,“别再看了,收起来吧。”

    “太子殿下送的也收到库房里去吗?”

    秦含珺想了想,“把太子殿下与公主殿下赐的摆到佛龛上。”

    御赐之物是要供着的,两位殿下赐下的应该也差不多。

    今日发生在秦府之内的事,果真马上就传得众人皆知。

    当初在赏花宴上,太子不过与沈家小姐多说了一句话,之后便叫京中众人看了好大一出戏。如今他给秦家小姐赐下生辰礼,却反倒没有人敢传出流言,只是私底下各家夫人小姐难免议论不绝。

    有人猜测太子此举用意,有人暗想秦府是否从此以后要清云直上,还有人为自己从前对秦府小姐的怠慢而暗自懊悔。

    不说外人诧异,连褚清辉也十分惊奇,因为她也没有从太子那里看出一星半点的苗头。因此,她在想原因时,就比外人谨慎得多,甚至也想到了秦含珺所想,莫非太子此举真的是礼尚往来?

    可给太子送贺礼的人多了去,怎么不见别人生辰时,他也来一个礼尚往来?

    褚清辉左右想不通,恼地捶了下桌子。决定明日一早就入宫,把这件事说给皇后听,让皇后把太子拎来审一审,看他敢不从实招来。 166阅读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