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穿越历史 > 娇公主与莽驸马 > 58 沐浴
    虽然公主府仆从如云, 但闫默不习惯内监伺候, 更从不用宫女, 此刻他在沐浴, 门外一个人都没有。

    这倒方便了褚清辉, 她踮着脚尖溜进屋内,入眼的是一面屏风, 屏风后头白雾缭绕,水声潺潺。

    她小心翼翼靠近屏风,嘴角挂着要干坏事的笑, 一只眼睛透过屏上镂空的花纹往内室头瞧,心里盘算着,等一会儿先生洗得投入之时,她就忽然蹦出来, 吓他一跳。

    但还不等她在脑海中设想好闫默被吓住的表情, 就听他停下动作, 问:“谁?”

    褚清辉张大了眼睛,有点儿想不明白, 方才她入内时, 脚步声被水声掩盖了,连自己都没听见, 先生是怎么发现的?还是说,他只是在诈她而已?

    她拿不定主意, 仍不想放弃一会儿捉弄他的打算, 犹豫之下, 张开嘴:“喵~”

    这一声猫叫学的不是很像,她原以为骗不过去,可闫默竟然信了,褚清辉见他沉默了一下,然后自言自语道:“是猫。”

    她立刻得意起来,捂住嘴,无声偷笑。

    水声继续,褚清辉又上前一步,两只眼睛都贴在屏风上。

    闫默背对着门口,她只能看见一副结实的后背,随着一举一动,背上筋肉张弛,蓄满了力量,仿佛一张绷紧的弓弦。

    褚清辉忽然有些不好意思,眼神闪躲了一下,面上发热,可一想到猫在这儿偷看的目的,她又把视线移回来,一面羞于去看闫默,一面又忍不住偷偷去看他。

    终于,闫默洗完,自浴桶中站起来,一颗颗水珠从他古铜色的身体上滚落,顺着那流畅结实的筋肉线条往下掉,眼见他准备从里头跨出来去拿衣袍,褚清辉赶紧转开眼。

    她咬着唇,心下有些懊恼。方才竟一时看入了神,忘记跳出去吓他,错过玩笑的最佳时机,现在先生已经洗完了,正在穿衣服,她总不能此时跳出去,到时尴尬的还不知是谁。

    今天只能放过他了。她在心里遗憾地想着,无声无息转过身,准备在闫默回房之前溜出去。但才刚迈出一步,就撞到一副犹自带着水汽的胸膛。

    “呀!”褚清辉低呼,捂着鼻子后退一步,抬起头来,正对上闫默漆黑的眼,眼中隐约含着几缕笑意。

    他说:“一只小猫。”

    褚清辉原本还惊奇,他怎么忽然就到了自己身后,听他这么说,立刻就明白了,跺着脚道:“原来先生早就知道我来了,故意逗我玩!”

    闫默并不认为自己是在逗她玩,而是陪她玩。他拉着褚清辉的手往外走,“躲在这里做什么?”

    “我原本打算跳出来吓你一跳的。”褚清辉嘟着嘴。

    “为何没出来?”

    她可不想说出自己看他看入迷了的真相,只得装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后来觉得太幼稚,就算了。”

    闫默看她一眼,嘴角微不可察的勾了勾。

    两人入了正房,桌上已放着一个食盒,是厨房的人赶着做出来的,先送过来给公主和驸马爷垫垫肚子,后头还有好几样正在锅里。

    闫默把里头的面和几碟小菜端出来,将筷子递给褚清辉。

    “先生不吃么?”褚清辉疑惑。

    “你先吃。”闫默转身坐到铜镜前,不知从哪里掏出匕首,对着镜子刮起了胡茬。

    褚清辉见状,哪还有心思吃面,赶紧搁下筷子跑到镜台边,双手撑着下巴,看热闹一样看他。

    闫默微微仰着头,随口问她,“有趣?”

    褚清辉连连点头。以往闫默都是在沐浴之时顺便修面,今天大约见她躲在屏风后,所以才回房来刮胡子,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呢。

    耳边听着匕首刮掉胡茬发出的沙沙声,她都觉得有点儿手痒了,不由摸了摸自己滑溜溜的下巴,心中不无遗憾。

    “去吃面,一会儿凉了。”闫默任她看了一会儿,才说。

    褚清辉摇摇头,她还没看够呢,“天又不冷,凉就凉一点吧,我还没见过先生刮胡子呢。”

    闫默只好随她。

    褚清辉看着看着,就想伸手去摸一摸,可看着闫默手中锋利的匕首,又怕自己使他分心,在脸上刮出一道口子,那可就不好了,只得忍下。

    看了一会儿,她又发现了其他好玩的东西。她看见先生喉咙上有一个突起,每当他吞咽或者是说话的时候,喉结就会上下滚动,可有意思了。

    趁闫默放下匕首,拿布巾擦脸,她伸出手,飞快地在他喉节上摸了一把,觉得挺有趣,又捏了一下。

    闫默几乎是立刻握住她的手,鹰目幽沉沉地看过来。

    褚清辉被抓了包,吐吐舌头,又赶紧道:“先生,刚才还捏我脸呢,现在我也捏了你,咱们抵消了。”

    闫默看了她半晌,才牵着她站起来,声音有一丝微哑,“先吃面。”

    褚清辉心不在焉地嚼着面条,时不时瞥闫默一眼,她还记挂着闫默的下巴,想去摸摸刮了胡子茬之后是什么手感。

    闫默仿若未觉,只低着头吃面,直到连汤都喝尽了,才放下碗筷,看了看褚清辉面前没动几口的碗,“不饿?”

    褚清辉喝了口汤,将碗往前一推,“晚膳用了不少,本来就不饿,现在已经饱了。”

    闫默便将她的碗端来,也不觉得吃她剩下的有什么,几下就吃干净了。

    褚清辉主动端过茶杯给他漱口,紧接着又殷勤地拿手帕给他擦嘴。

    闫默一一受用,之后才抬头看她,用眼神示意。

    褚清辉嘿嘿一笑,道出用意:“我想摸摸先生的下巴,好不好?”

    闫默没说话,只是揽住她的腰,手臂蓄力,将她整个人抱来,如骑马一般面对面骑在自己腿上。

    臀下的大腿炙热有力,褚清辉略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但叫她好奇不已的下巴就在眼前,一时也管不了那么多,新奇地伸出指头,在闫默下颌轻触了一下,缩回手,拇指捻着食指,回味刚才的触感。

    她很快笑眯起眼睛,“真有趣!”紧接着把整个手掌都附上去,用自己柔嫩的掌心,在闫默粗糙的下巴上来回抚摸。那略有些刺,又有些□□的感觉,令她乐此不疲。

    她只顾着玩乐,却没发现两人的身体越靠越近,抱着她的手臂越发滚烫。

    等她察觉,闫默的脸庞距她已经只有一指之遥,呼吸间温热的气息都能落在对方脸上。

    她眨了眨眼,后知后觉,“你——唔……”

    她娇小的身体几乎完全笼在闫默怀中,等被放开,水润的唇略有些红肿,眼中弥漫着一层水雾。

    闫默盯着她的唇,又低下头啄了一口,将要离开时,似乎抑制不住一般,用牙齿叼住她的下唇,轻轻咬了一下。

    “咝——”褚清辉立刻捂住了嘴,嗔怪地瞪他。但她很快发现,面前的人黑沉沉的眼中,翻滚着一些几乎要凝成实质的情绪。她的身体轻轻颤了一下,垂下眼睫,面上漫满起红晕。

    成亲这些日子的肌肤相亲,已经足以让她明白那样的眼神意味着什么。她低头下意识抠着闫默的衣襟,无措道:“怎么忽然就……”

    闫默没有开口,比平日略微粗重喘息喷在她颈边。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并不是一时性起,更不是忽然的情动。

    从一开始,从他踏入这座院子,看见她朝他飞奔而来之时,心头的骚动就没有一刻停止。

    原本独自沐浴,是想叫自己冷却下来,却偏偏有一只小猫闯入,撩人心弦。

    之后她的一次次碰触,更是无时无刻不在挑衅他的忍耐,眼下终于忍不住了。

    他再一次一口叼住褚清辉的红唇,声音暗哑得几乎听不清楚,“调皮的小猫。”

    院外,两名宫女提着食盒匆匆而来,在距离房门数步远处,就被赶来不久的紫苏拦下。

    两名宫女对视一眼,忙道:“紫苏姐姐,驸马爷回来了,这是公主吩咐厨房给驸马爷备的夜宵。”

    紫苏道:“我晓得,放在这儿吧。”

    “这……”宫女们原本还觉得奇怪,忽然听到房内传来一声细微如猫儿般的抽噎声,立刻闭了嘴,面红耳赤地将食盒放下,急忙忙退出正院。

    紫苏也同样脸红,清了清嗓子,不自在地叫人再准备热水。

    屋内的动静响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停下。

    闫默用被褥裹着褚清辉,吻去她面上的泪痕。

    褚清辉微弱地哼哼:“我想沐浴。”

    “先吃些东西。”闫默道。

    “不饿,想睡觉……”

    闫默却道:“吃饱了才有力气。”说完,不等褚清辉说什么,又拢了拢她身上的被子,披了件外袍下床,去门外把食盒提进来。

    褚清辉被他抱在怀中,几乎是昏昏欲睡的喂了个半饱。

    等闫默又抱着她走向床铺,她在他怀里扭了一下,“要洗澡。”

    “等会儿一起洗。”

    褚清辉昏沉的脑袋瓜艰难转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要等一下一起洗。不过她很快就明白了,也听懂了闫默之前说的吃饱了才有力气是什么意思。

    但此时,她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哽咽,“大坏蛋……”之后再说不出完整的话。 166阅读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