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穿越历史 > 娇公主与莽驸马 > 32 相思
    此为防盗章,24时后替换,到时若看不见,请清缓存再看。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想当年,皇后就是都城内出了名的美人。

    不想如今,昌华公主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等绝世的容貌,无人可出其右的出身,既令人向往,又仿佛有一种看不见的迫力,让人不敢也不想靠近她。

    似乎一站在她身边,就会被她的光芒完完全全掩盖下去,徒留自惭形秽。

    褚清辉得了皇后的懿旨,负责招待诸位姐,领着她们赏梅。她在前头走着,众人与她隔了数步远,只有表妹林芷兰敢陪在她身边。

    褚清辉没觉得什么,这些年她早已习惯,身旁亲近些的同龄人,只有林芷兰和伺候她的紫苏。

    带着姐们在红梅园中逛了一圈,褚清辉去向皇后复命,之后单独带着林芷兰回到永乐宫。

    一入殿内,被地龙烧得暖暖融融的气息袭来,褚清辉舒适地叹息。紫苏伺候她将被雪沾湿的鞋履脱下,换上干燥暖和的新鞋,又把披风解开,穿上柔软的常服,头上的红珊瑚首饰也摘下。

    不过片刻,褚清辉就已经裹着毛茸茸的毯子,缩在软榻之上,喝一口热腾腾的蜜果茶,满足地眯起眼睛。

    林芷兰也被伺候着换了双鞋,安坐在铺了毯子的绣墩上,手里被紫苏塞了一杯热茶。

    她见紫苏熟练利落的指挥宫人,不由笑叹:

    “紫苏姐姐越来越能干了。”褚清辉自得的晃了晃脑袋,

    “那当然,苏苏可厉害了。”林芷兰捧着蜜果茶喝了一口,感觉甜滋滋暖洋洋的汤水,将自己整个人由内到外都熨帖得暖和极了。

    她不由又呷了一口,缓缓吐出一团热气,再次感叹:

    “表姐这里真好,好得我都不想走了。”褚清辉紧了紧身上裹着的毯子,将一个漏风的口堵上,

    “那就别走了,正好留下来陪我。你不知道,最近恂去含章殿,母后要我跟着她,看她处理宫务,我都快闷坏了。”林芷兰身有同感,

    “最近娘亲也叫我学着管家。”褚清辉眨眨眼睛,

    “你的亲事还没定下吗?妹夫到底是哪一家人?”林芷兰垂下头,羞涩道:

    “快了,娘年前就要定下来。”褚清辉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

    “我的好妹妹就要成为别人家的人了。”林芷兰脸上更红,声反驳,

    “表姐不也快了吗?”褚清辉笑眯眯道:

    “比你要慢一些。”林芷兰低头喝了口热茶,掩饰内心的羞窘。过了一会儿,她想起什么,抬起头来,迟疑道:

    “那阿弟跟我了一件事,似乎跟顾公子有关。”

    “什么事?”褚清辉吃了块酸梅枣糕,觉得味道不错,给林芷兰也递了一块。

    林芷兰接过,捏在帕子中,

    “阿弟是无意间从书院同窗那听来的。”她把京城内的流言一一来。褚清辉听着听着,停下口中的进食,蹙眉不高兴道:

    “这些书生可真讨厌,整日里不管读书,不论朝政时事,不关心百姓生计,却如长舌妇一般,在背后三道四,枉他们还以读书人自居,我都替他们脸红!”她心里想,这些日子顾行云的反常,莫非就是因为这些流言?

    他是否十分在意别人的看法?无论如何,她都需要好好的问问他才行。

    当晚上,褚清辉就到皇帝面前告了一通状,

    “父皇,那些书生乱话,就没人管管他们吗?”皇帝摸摸她的脑袋,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管管地,怎么管得了别人话?有些事,做不如不做。父皇相信,若顾行云心性够好,别人的言语中伤,与他而言,不过是些无关痛痒的事罢了。”褚清辉认真想了想,父皇的似乎有些道理。

    皇帝又了些话,三言两语将褚清辉打发走。她走后,皇后给皇帝端了杯茶,

    “陛下早就知道这些流言了,是不是?”皇帝放下朱笔,拉过皇后的手,点头承认,

    “不错。”

    “可陛下什么都没做。”皇帝又点点头,那些流言刚放出来之时,他就知道了。

    并且,谁是背后主谋,又是为了什么目的,他都一清二楚,但他没有任何举动。

    到底,皇帝并不排斥有人使用计谋。只要没伤害到他在乎的人,没有损伤他的利益,他乐得坐山观虎斗。

    古往今来,凡是在争斗中最终留下的,往往是最出色的,他为自己的公主选归宿,自然要选最优秀的那一个。

    虽然他的皇后和公主都觉得顾家那子不错,但顾行云若连这一点波折都经受不起,这桩亲事,皇帝无论如何都不会颔首同意。

    皇后猜出皇帝的心思,轻轻叹了口气,

    “到底还都是孩子,陛下该帮一把时就帮一把吧。”皇帝不高兴道:

    “曼曼口中的孩子,却要抢走我的公主。我允许他来抢,已经是最大的恩典,抢不抢得到是他的本事,难道还要叫我把暖暖送到他手中?那子不如躺下做个梦,看梦中有没有这样的好事。”皇后被他赌气的口吻逗笑,摇摇头道:

    “陛下已经年过不惑,难道还要跟十几岁的孩子置气不成?”皇帝让皇后坐在自己腿上,双手不老实的捏着她的腰,嘴里却有几分委屈,

    “曼曼是不是嫌我老了?”皇后按住他的手,转头来瞪了一眼,

    “这话从来都是陛下的,我可一次都不曾过。”皇帝勾唇一笑,双手越发放肆。

    皇后随他去,心里却无奈的想,年纪越大,这一张老脸皮,越发刀枪不入了。

    这话也只能想想,若出来,到时候皇帝又要装委屈,又有借口胡闹。此时,顾府内一处院里,顾行云正看着烛光出神。

    他这些日子清瘦许多。那在墨香楼中听了那些话,心中郁气难消,去酒楼买醉,却不慎感染风寒。

    这段日子一直反反复复,大夫请了不少,祖父甚至入宫请了太医,风寒虽已经好了,但总断断续续还在咳嗽,脸色也不太好。

    每次咳嗽,他就会想起这次生病的原因,想起那些人口出狂言,心里堵了一团郁气,便咳得更厉害。

    猫扑中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