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小说 > 我有一个大剑仙系统 > 第七百一十章 顶尖大剑仙之间的厮杀
    面对侳崖的提议,蓐司秋一口爽利的答应下来,彼此双方都在用攻心的谋略,考究得是个明辨是非的能力,这种博弈更加诛心。

    所谓的富贵险中求,那些有胆子叛变儒家之人既然要博这一场富贵,就看有没有这个心境去把到手的利益给死死得捏在手里。

    其实侳崖的意思很明确,就算有羽衣国皇室和地支组人员的配合确实会挖出几条小鱼小虾,但要倾覆一段文气长城并不是一个两个小修士是可以完成的,其中必然会有几条大鱼藏得很深。

    羽衣国虽然不似大栗王朝那边供奉着诸多上三境大修士,可养几个元婴金丹修士不在话下,偏偏这拨人当中,元婴境金丹境的修士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羽衣国守军里这些随军修士数量颇多,但大多是出自几个羽衣国境内的大宗门,很可能挖出一人直接就可以牵起一整条脉络出来。

    不管蓐司秋会不会故意挑几个名字出来借刀杀人,世间事很奇妙的,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很多浮在水面之下的龌蹉事经不起较真的核查,一国境内就那么几家底蕴不浅的宗门大家知根知底,藏着掖着的事藏不了多久。

    看着羽衣国守军鱼贯而入纷纷驻守在文气长城各处,侳崖笑道:“各位兄弟,这战暂时由我们这些大剑仙来接下,你们勿用担心性命之忧,也是给你们一个机会,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人的心呐不在儒家这边,是黑了的,没关系,人孰无过呢,我侳崖以我大剑仙的名义向诸位保证,只要知错悔改一定既往不咎,同为人间一脉,互为同袍,当真投靠了那些妖魔鬼怪以为自己会有好下场嘛?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真到了那边,是否有人愿意心甘情愿的站在自己身前护着自家的性命,莫要一失足成千古恨,世世代代被世人指着脊梁骨唾骂,这滋味不好受,请相信人间有正道。”

    一番话说得数百万将士鸦雀无声,一片宁静,按理说在这等战事即将开启的时候说这些话有些打击军心很可能会有骚动出现,但是所有人都相信一个事实,在茫茫众生里,心向人间美好之辈多亦,利欲熏心谋求富贵的人少,与其在这些拼死护着家国之人提心吊胆自己的背后会不会有同袍暗地里出刀子,不如来个人人监督各自提防,只要不与远伐军互通,管你心有二意终归只能是看戏。

    并且侳崖的意思表达得很清楚,在这一段文气长城里,暂时用不到他们任何人出力,到底儒家在这场人间大战里能不能取得胜利,拭目以待,时间会给出最好的答案。

    蓐司秋扬声道:“到底打不打,整些虚头巴脑的有何意义,本王一向一言九鼎,当真要是我方败下阵来,绝不会随便给几个人来糊弄,远伐军靠得是绝对的实力,策应一事,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蓐司秋这番话看似有些无情,实则也是在安那些叛变之人的心,传达出一个意思,远伐军有实力吃下儒家,不管尔等是锦上添花也好,雪中送炭也罢,最后谁活着,自己掂量掂量。

    侳崖笑应道:“蓐司秋咱也甭说太多的废话,要不就我们两个下城厮杀一场打个样?当年在九幽界自家的地头还输了一招半式,心里很不爽吧,今儿个就给你机会找回场子,敢不敢?”

    蓐司秋道:“你如今只是九境修为当着要找本王问剑?可别说本王仗着境界欺负人,输了你侳崖的人头可就留在这边咯。”

    侳崖大手一挥,径直从文气长城跃下,“老子人就在这里,有本事尽管把老子的项上人头拿去,与人无尤,让那些个蠢蠢欲动的小王八蛋滚远一点,给划出个战场出来嘛,老子一剑剑气延绵数千里,可别给老子窥准了机会杀得屁滚尿流啊。”

    蓐司秋果然也是硬气,厉声大喝道:“全军退出三千里之外,谁也不用插手。”

    要说蓐司秋是妖族里最会带兵的一个祖巫确实有几分底气,军令一下兵马立马退却,直奔三千里之外整齐划一,言出令行,贯彻得十分坚决。

    就连跟着一起分羹的定军山大剑仙,远古八大姓氏,冥间鬼王都没有任何唧唧歪歪的言语,可想而知平日里蓐司秋的威望有多高,可能这也是青泽愿意让蓐司秋带一族人马去开辟另一个大战场的缘故,十二祖巫里大多是自顾自身一族的自私一辈,在九幽界巴不得一口吞下别脉祖巫的家底好能壮实自己的实力,真要行军打仗的话,祖巫之首的帝首不合适,神通第一的九烛不合适,唯有比奢和蓐司秋二人方能挑得起大任。

    侳崖也是同样潇洒一挥手,“诸位莫要下城协助,不管这场打下来结果如何,就算当场被一剑劈成了两半也莫要下城。”

    侳崖开始迈步而行,朝着空出来的偌大战场而去。

    “这是属于我的剑道,是生是死,勿用放在心上。”

    城墙上熟人其实都很能体会侳崖此刻的心境,自愿跌境重走一趟人间,却偏偏卡在九境上,这对于曾经站在剑道最巅峰之处的半步合道境大剑仙来说简直就是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宁愿搭上自己的性命来博一条破境的大道,或许换成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面临如此抉择都会像侳崖一样,不管不顾,勇敢的迈开脚步,追求属于自己的大道吧。

    梅令唏嘘道:“唯有如此性情方能在剑道之上登高绝顶,吾辈剑修终究还是太过爱惜自身亦,人间无数年来唯有一位半步合道境的大剑仙,也唯有侳崖大剑仙飞升天外天,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反而白川一点都不担心侳崖的安危,这厮看似轻视生死其实要没有一点胜算绝不会如此莽撞行事,其实从侳崖一言一行里他可以感觉出,这厮想必是要赌一把大的。

    相传当年侳崖为何成人间第一个飞升天外天的大剑仙,实则是因为文圣老爷亲手炼化的那柄功德神兵蕴养出了剑灵,而后被侳崖炼化成自身的一部分方能一举登天,故而才有侳崖一人天上天下剑气最高的说法,白川料定侳崖这一次如此冒险行事,怕应该是和那位融为一体的剑灵有莫大的牵连。

    人人都瞩目着即将上演的顶尖剑仙之间的厮杀,唯有施依依心思并不在此处,用手肘捅了一下白川,遥指姜落雁道:“那娘们阴了你一次,这个场子我给你找回来。”

    白川无言以对。。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现在说这个,不合适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